这是一间废弃的工厂。

  走进这里的时候,贺建军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为什么做这种事的时候,对方总是喜欢找这样的地方呢?

  不是废弃的工厂,就是正在拆迁的工地。

  还有别的更好的地方吗?

  弄得好像在做什么大事似的。

  一走进工地,就有几个人围了上来。

  领头的那个就是昨天在酒店里闹事的那个“鳝鱼”。

  “老牛呢?”

  贺建军平静的问道:“我和他约好了。”

  “检查。”

  “鳝鱼”脸上露出了一副凶狠的表情。

  “你想搜我的身?”贺建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也配!”

  你也配!

  “鳝鱼”怔了一下。

  他是外地来的,不知道贺建军的名气。

  可是这一刻他却被贺建军的气势震慑住了。

  过了一会,他才发现自己丢了气势:“姓贺的,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一间废弃的工厂,还能是什么地方?”贺建军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

  “鳝鱼”更加的尴尬了。

  就在两边相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老贺就算空着手来,难道你们就能为难他了?”

  贺建军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老牛,10年没见了。”

  “是啊,10年,整整的10年啊。”

  “牛魔王”缓缓的走了出来。

  这是当年叱咤衡阳的风云人物。

  虽然坐了10年的大牢,可依然可以看到当年的风采。

  当他看到贺建军的时候,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老贺,10年了,你在外面过的很逍遥自在啊。”

  “还行吧。”贺建军点了点头说道:“做点小生意,现在在一个好兄弟那里做,已经脱离这一行了,走正道了。”

  “走正道?”老牛冷笑了一声:“我们这样的人还能走正道?”

  “当然可以。”贺建军一点都没有犹豫地说道:“你想走正道了,就能走正道。比如你,老牛,本来判的是15年,现在待了10年就出来了,这不就是因为在里面好好的改造了?”

  一丝怒气从老牛的眼里一闪而过:

  “弟兄们,就是面前的这个人,当年我把所有的罪责都承担了下来,被判了15年,进去的时候,我把这个人当成是自己的兄弟,把我的老婆拜托给了他去照顾。可结果呢?他的手下给我戴了一顶老大的绿帽子,还带着我的老婆跑了,跑了啊!”

  他的情绪渐渐的变得激动起来。

  贺建军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安静的听着老牛说了下去:

  “贺建军,你刚才不是说我坐了10年的大牢就出来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要早点出来找你报仇。所以我在大牢里的时候,好好改造,服从管教,干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因为我在想着你,贺建军,我每天都在想着你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那件事是我不对。”贺建军等他说完了,平淡地说道:

  “我的小弟做了这样的事我们这些当大哥的都要承担起责任来!”

  他朝老牛看了看:“‘花狼’带着嫂子逃跑后,我一直都在寻找他们的下落,可是我无能,始终都没有能够找到他们。老牛,我手下的债我这个当大哥的扛上了。”

  “你准备怎么还?”老牛冷冷的问道。

  “我当然会还,而且今天就会还。”贺建军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提出了一个条件:

  “现在这个江湖,早就已经没有道义可讲了,钱才是第一位的。可是老牛,我们这些老家伙,总是要给自己小弟做个榜样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和你之间的恩怨,我们自己解决,不要牵连到身边的人,老牛,不要再去方寸大酒店捣乱了。”

  “我答应你!”

  老牛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只要你今天给我一个交代,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去方寸大酒店闹事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贺建军猛的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匕首。

  “鳝鱼”那伙人被吓到了,纷纷掏出了家伙。

  “收起来!”

  老牛冷喝一声:“你们当贺建军是什么人?”

  “鳝鱼”和他的兄弟这才将信将疑的收起了家伙。

  “还是你老牛了解我。”

  贺建军笑得非常灿烂,然后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匕首:

  “我发誓再也不会动刀子了,可是今天我要食言了。”

  接着他举起了刀子,迅捷的朝着自己大腿落下。

  “噗噗噗”!

  他竟然对着自己的大腿一脸捅了三刀。

  血,一下子便飞溅出来。

  老牛看傻了。

  “鳝鱼”看傻了。

  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傻了。

  天啊,这家伙狠到了什么程度啊。

  对自己都那么狠,对别人呢?

  “鳝鱼”只感到一阵阵的后怕。

  还好刚才老牛及时出现了。

  要不然自己真和贺建军动起手来,这匕首可就是扎在自己身上了啊!

  “还傻愣着做什么,赶紧救人啊!”

  还是老牛第一个反应过来。

  所有人都冲到了贺建军的身边。

  止血的止血,包扎的包扎,乱的不亦乐乎。

  贺建军的脸色惨白,可他还是问道:

  “老牛,我欠你的还清没有?”

  “还清了,还清了,什么都还清了。”老牛连声说道:“我说老贺啊,你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和年轻时候一样冲动啊?”

  “没办法。”

  贺建军苦笑着说道:“两边都是兄弟,这件事又是我有错在先,不这么做,我还能怎么做才能被你原谅?毕竟,你为我吃了那么多年的官司啊。”

  “官司是我自己要去吃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10年的大牢,老牛无时无刻想的就是出狱之后怎么报仇。

  可现在贺建军这么做了,所有的怒气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事其实仔细想想和贺建军的关系不大。

  老牛忽然就想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

  是,“花狼”是他贺建军的手下,可是当老大的,也不可能控制住每个手下。

  哪怕自己也是同样如此。

  10年来,自己满含愤怒,可是贺建军又何尝不是天天生活在愧疚中呢?

  过了,过了,所有的恩怨从这三刀之后就算彻底的翻篇了。

  再也没有什么仇恨。

  再也没有了。

  有的只是兄弟。

  就和当年一样。

  从这一刻开始老牛忽然就觉得自己心中再也没有什么仇恨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