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军很感激自己有雷欢喜这样的好兄弟!

  他到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在自己刚认识雷欢喜的时候,他总是刻意和自己保持着一段距离。

  他完全能够理解。

  像自己这样身份的人,身家良好清白的总是不愿意和自己过多来往的。

  可是这样的事情很快便得到了改变。

  雷欢喜渐渐的了解了自己。

  也渐渐的知道了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贺建军从此后就有了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兄弟。

  一个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的兄弟:

  雷欢喜!

  他同样很感激雷欢喜给了自己一个重走人生路的机会。

  无论是方寸保安公司,还是方寸大酒店,都是自己一个新的开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绝对不会让方寸公司发生任何事的。

  他已经做了一个决定。

  “真的决定这么做了?”

  燕姐平静的问道。

  “决定了。”贺建军喝了一口茶,小心的放下了杯子:

  “如果我不去解决的话,老牛会每天都派人来捣乱的。阿燕,方寸大酒店眼看就要迎接那个什么州长的到来了,在这之前,酒店里绝对不能再出乱子了。老牛每派一次人来,对酒店的声誉就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也许,甚至会影响到我们接待州长的工作。”

  “我知道了,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吧。”

  燕姐的眉宇间写着一丝淡淡的哀愁:“老贺,你都已经从这个圈子里跳出来了,怎么还有那么多的事找到你?”

  “只要在江湖上混了一天,你一辈子都是江湖的人。”贺建军淡淡的笑了一下:“这个圈子你随时都可以进,可不是随时都可以从中抽身的。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人。阿燕,对不起,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燕姐不再忧愁,她也笑了:

  “跟着你,一点都没有受苦,你知道吧,只有在跟着你的时候,我才觉得最快乐开心。老贺,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跟着你打架吗?”

  记得。

  贺建军当然记得。

  那个时候还没有人叫自己的女人是燕姐,大家都叫她“阿燕”。

  那时候,自己刚认识阿燕没有多久。

  那时候,阿燕还跟着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他就记得,阿燕对自己特别的崇拜,甚至崇拜到了痴迷的地步。

  有一天,自己被一伙仇人堵住了,自己只有一个人。

  那群人是准备置自己于死地的,带着家伙拼命的朝自己身上招呼。

  自己被砍得身上到处都是伤痕。

  阿燕那天正好路过,看到了这一幕。

  让贺建军没有想到的是:

  娇小的阿燕竟然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刀就朝着那伙人砍了过去。

  要知道在此之前阿燕可是一次架都没有打过啊。

  看到一个女人正在为自己拼命,本来已经准备放弃的贺建军重新燃烧起了斗志!

  他就如同一只受了伤的狮子一般猛扑了上去!

  他战斗——

  和一个女人一起战斗。

  然后他和阿燕一直坚持到了自己兄弟的赶到。

  “那次没有你,我就死了。”

  贺建军笑着说道:“我记得你也受了好几处伤。”

  “是啊,是啊。”燕姐就好像回到了自己还是小女孩的那段岁月:“打架的时候受伤我一点都不疼,可是打完架了,帮我包扎伤口的时候我疼的哇哇直哭。”

  “我记得我还训你了呢。”贺建军想到那天阿燕的样子就乐了:

  “我和你说,既然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那就别这么杀猪一样的叫唤。给别人听到了还以为在做什么呢。你听了我的话,拼命忍住,可眼泪却‘噗嗤噗嗤’的流了出来。”

  燕姐一直在那点头:“我当时心里恨透了你,说人家为你拼命,可你却对人家那么凶,以后再也不和你好了。”

  可燕姐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最终还是和贺建军走到了一起。

  这一在一起就是那么多年过下来了。

  她是贺建军最好的帮手。

  亲亲密的伴侣。

  贺建军当时所有的生意都是燕姐在打理的。

  “那个砍伤你的人叫什么来着。”

  “祁国中,外号‘老虎’。”贺建军记得非常清楚:

  “后来我伤还没有好,我就带人找他报仇去了。他的小弟都被我们打伤了打跑了,我拿刀对着他,他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我对他说,‘老虎,我不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不是你派人追杀我,我还不知道有个女人那么关心我’。所以那天我放了他。”

  贺建军虽然放了祁国中,但是从此之后道上再也没有“老虎”这么一号人物了。

  “听说老虎进医院了?”贺建军说完顺口问了一句。

  那以后,自己一直都没有过祁国中的消息。

  “是啊,住医院了,渐冻症。”燕姐对这些还是了解的非常清楚的:“据说他以后会慢慢的变成一个石头人,这种病是绝症,没有办法看好的。他也惨,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没有一份正经工作,积蓄也没有,连住院的钱都没有了。”

  “你帮他交了?”贺建军一下就猜到了。

  燕姐点了点头:“我帮他交了住院费,又留了几万块钱给他,我们也只能够帮他到这了。”

  “这样好,这样好。”

  贺建军喃喃的说着,他似乎是在那里说给自己听的:“像我们这样的人,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他看了一下时间:

  “时间到了,我要走了。”

  “老贺,衣服。”

  燕姐帮着贺建军拿过了外套,细心的帮他穿上:

  “回来吃晚饭吗?”

  “不知道,不知道。”

  贺建军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如果可能的话,我一定会回来吃晚饭的。”

  燕姐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

  “不哭,咱们不哭。”

  贺建军温柔的帮自己的女人擦去了眼泪:

  “贺建军的女人,从来都不流泪。”

  燕姐忍着,可是根本就忍不住。

  她知道自己的男人这次是去做什么事的。

  她更加知道自己的男人这次要面对什么样的危险。

  也许真的就回不来了。

  可是她没有办法去劝阻自己的男人。

  男人,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

  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自己的兄弟。

  人可以死,但却绝对不能畏缩。

  贺建军就是这样的人。

  而这也是燕姐最为自己男人感到骄傲的地方!

  【可换源APP看书软件,百度搜索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