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培先生是位固执并且绝不会轻易退缩的绅士!”

  切克是这么介绍自己的保护对象的:

  “在面对善意劝告和威胁的时候,他并没有退缩,而是更加下定了要查明真相的决心。”

  所以他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加强了他亲人的保护工作。

  而这份工作则交给了他最信任的安全主管:

  也就是这位切克先生。

  切克发誓不会让州长先生受到任何伤害的。

  他为此甚至不惜违反安保条例,聘请了三名雇佣兵和一名杀手来保护雅培先生全家人的安全。

  雇佣兵和杀手的组合,听起来非常怪异,但其实是特别有效的。

  然后,他亲自负责雅培先生的安保工作,日夜贴身不离寸步。

  因为他知道雅培先生对于佩特里奇公司的调查一天都没有停止过。

  只是转入了更加秘密的阶段。

  而佩特里奇公司也明显加强了警备。

  一些公开的运作已经停止了,对外也做到了滴水不漏。

  一些在德克萨斯的部门也开始撤离。

  这让雅培的工作变得困难了不少。

  更加不用说他还担任着州长这份职业了。

  可是尽管艰难了一些,但却并不是毫无成效。

  从13年到现在,雅培在困难重重之下还是取得了不少的证据。

  而这也因此给他带来了麻烦。

  白宫的一些实权人物给他打来了电话,劝他不要总是做一些固执的事情,因为这会损害到美国的安全。

  这可是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了。

  “我正是考虑到美国的安全和美国人民的利益才这么做的,先生。”

  雅培是这么回答对方的:“这份工作我是不会停止的,任何伤害到德克萨斯州公民利益的行径都必须得到惩罚。”

  所以危险开始降临了。

  在这之后一连发生了几起诡异的事件。

  “我可以确信这全都是针对雅培先生的刺杀。”切克非常肯定地说道:“幸运的是,这几次刺杀都失败了。第一是我们充分的安保工作,第二,是得益于雅培先生那位神秘朋友事先对我们提出的警告,他准确的告诉了我们刺杀的时间和地点,这才能让我们提前做好准备。”

  雷欢喜听到这里好奇极了:“那个什么佩特里奇公司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不知道,这也不是我应该去打听的事情。”切克坦率地说道:“我唯一关心的只是如何去保护雅培先生的安全。雷先生,这次在来云东前我们同样得到了警告。”

  对方决定在国外完成一次刺杀。

  一旦离开了德克萨斯本土,安保力量肯定会被削弱,主要的安保必须依靠到访地本身的安保准备。

  而这会造成某些冲动,以及协调上的不配套。

  只要一个轻微的环节出现配合上的不完美,那就会给刺杀者造成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种配套上的不完美是任何人都无法解决的。

  而更加重要的是:

  雅培州长是在国外被刺杀的。

  所以这和佩特里奇公司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有的责任全部都应该由云东当地警方来承担!

  “为什么要来找我?”

  雷欢喜嘀咕着说道:“你应该把这些事告诉云东警方,相信我,他们比我更加有经验。而且我们的警察绝对的比我更有力量。”

  “第一,刺杀是我们通过秘密途径得知的,我们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而且这次雅培先生的朋友只知道刺杀的地方,却没有准确的时间或者说石准确的对象。”

  切克很快便这么回答道:

  “第二,雅培先生不想把这件事闹得所有人都知道,毕竟,针对佩特里奇公司的调查时非常秘密的,一旦公开雅培先生会面临非常大的压力的。第三,一旦此事公开,那么这次对云东的到访很有可能会被取消,而这次的到访,却是雅培先生所非常重视的!”

  说到这里,切克朝雷欢喜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说道: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雅培先生的那位神秘朋友告诉他,来云东,找那个雷欢喜,他会帮助你解决一切麻烦的。”

  雷欢喜听到这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切克先生,让我;来猜一下,雅培先生的那位神秘朋友,是不是一个臭不要脸,整天不干正事,就会给人家找麻烦。而且心胸特别狭隘,谁要是得罪了他,他就会让人连晚上都睡不好觉的家伙!”

  切克怔在了那里:“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他可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绅士。”

  “绅士?他是绅士?他是个屁的绅士!”雷欢喜忽然变得暴跳如雷起来:

  “哈特曼,那个该死的家伙是不是哈特曼?”

  切克这个时候完全的呆住了,甚至连说话都变得口吃起来:

  “你、雷先生,你、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还用猜?我还用猜?”

  雷欢喜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说道:

  “除了那个该死的哈特曼,还有谁会把这样的事情往我身上推?我用脚趾头想想就能知道了,雅培州长根本不认识我,我和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来找我?他的朋友让他来找我这个小人物,放着你们和警方的力量不用?这么荒唐的事情只有哈特曼才能够想得出来!”

  到了这个地步,切克也没有任何可以隐瞒的了:

  “是的,雷先生,既然您都已经猜到了,我想我也可以承认您所说的话了,没错,的确是哈特曼先生让我们来找您并且寻求您的帮助的。”

  雷欢喜忽然发现自己的脑袋有三个那么大。

  哈特曼。

  哈特曼。

  这个老哈啊!

  难道他一段时间不给自己添麻烦就浑身难过是吗?

  刺杀?

  州长?

  佩特里奇什么什么公司的?

  和自己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这可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啊。

  也许会让自己也跟着倒霉的。

  美国人的事情关自己屁事啊。

  “我不做,我不做!”

  雷欢喜很快便下定了决心:

  “我可不想让自己和我的家人陷入到危险中!”

  我不做!

  说不做就是不做!

  打死我也不做。

  “哈特曼先生让我转告您一句话,他说您听到了这句话一定会改变心意的。”

  切克在那迟疑了很久,似乎觉得说出这句话来未免也太荒谬了。

  可是他还是说道:

  “反正你这家伙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不找点刺激的事情!”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