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人据说是很小的时候就去了东南亚。

  然后他们就成为了杀手。

  他们曾经长时间待在东南亚一个叫“乍伦蓬”的杀手组织中。

  这是一个具有军方背景的组织。

  在东南亚的某些国家,都是军人当政。

  而这些军人政府需要这些组织去为自己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乍伦蓬”就是负责做这些事情的。

  而多巴猜和颂察旺刚一加入,便展现出了他们在这个行业里卓越的“才华”。

  他们帮组织完成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任务,从而获得了组织首脑的赏识。

  这以后,一次次的任务他们都顺利的完成了。

  而随后,一个更加艰难的任务交到了“乍伦蓬”的手里。

  该国的民选总理与军方在对国家的治理上发生了严重的分歧,致使实际掌握该国政权的z将军严重不满。

  偏偏这个总理在该国威望非常高,不容易被强制赶下台。

  于是z将军再次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乍伦蓬”。

  乍伦蓬的首领毫不迟疑的选择了多巴猜和颂察旺去处理这件棘手的事。

  多巴猜和颂察旺经过了几个月的精心准备,然后动手了。

  他们策划了一次完美的刺杀。

  总理被刺杀身死。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总理之死,整个国家都处在了愤怒之中,他们强烈要求惩治凶手。

  为了平息民怨,“乍伦蓬”成为了替罪羊。

  这些为军方服务的杀手组织本来命运就是如此,一旦你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为了灭口你都会被毫不迟疑的除掉。

  对“乍伦蓬”知根知底的z将军,组织军队进行了一次突袭。

  从首领到下面的成员,“乍伦蓬”几乎被斩草除根。

  只有多巴猜和颂察旺活了下来。

  他们决定复仇。

  不是为了组织,而是为了自己。

  他们不愿意被人当成傻子一样耍。

  他们等待了一年的时间。

  等到所有人都认为风波已经过去之后,他们动手了。

  z将军在一次赴宴的路上遭到了刺杀,死了。

  总理死在多巴猜和颂察旺的手里,握有军队的z将军一样也没有例外。

  整个军方都愤怒了,他们发誓要把凶手揪出来。

  全国都陷入了戒严中。

  可是多巴猜和颂察旺却还是神奇的跑出了这个国家。

  “那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有点本事。”

  故事听到这里,雷欢喜顺口便说道:“我有点好奇他们是怎么跑出来的。”

  “也许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纳斯里淡淡地说道:“他们是通过一艘货轮离开的,而这艘货轮,你知道来自哪里吗?就来自云东。”

  “什么?你说来自云东?”雷欢喜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一艘来自云东的货船救走了这两个杀手吗?

  “的确来自云东。”纳斯里很肯定的回答道:“因为当时我就在船上。”

  雷欢喜听的脑袋都有三个那么的大了!

  因为当时我就在船上。

  纳斯里当时的确在船上。

  他当年也在东南亚执行完了一次刺杀任务后撤退,而负责撤退路线的中间人一样安排他登上了这艘货船。

  中间人告诉纳斯里,还有去接两个人撤退。

  纳斯里没有表示反对。

  大家都是同行。

  中国的船只在z将军所在的国家是非常受欢迎的,因为他们给这个国家带来了许多的财富,所以在这个国家也享有很多的特权。

  有一项特权是最值得看重的:

  不会被检查。

  即便有检查也是例行公事而已。

  那个中间人和纳斯里也是老朋友了,把多巴猜和颂察旺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他。

  当然,这也是为了消除纳斯里的疑虑。

  “纳斯里,你知道那艘货船是属于哪个船运公司的吗?”

  雷欢喜也不知道怎么的,隐隐的把这艘船和其它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当然知道。”纳斯里毫不迟疑的回答道:“做我们这行的必须把每一件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艘货船,隶属于云东君诚船运公司。”

  雷欢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和刚才自己所想的完全能够吻合。

  君诚船运公司。

  君诚集团。

  朱晋岩。

  也许这些事情完全都能够联系在一起了。

  朱晋岩也许和这件事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有一个人一定和其中有关系。

  所以雷欢喜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平静:“纳斯里,你的那个中间人叫什么名字。”

  “姓严,严品台。一般他都喜欢使用马力这个名字。”

  当雷欢喜听到这个名字,他的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微笑:“你和他的关系很好?”

  “不,我和他的关系不好。”纳斯里虽然不知道国王陛下为什么要这么问,但还是非常老实的回答道:“我和他是合作关系,我在东南亚一旦执行完任务,撤退路线都是他安排的,而且每次的合作都非常的不错。”

  “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听说他在东南亚惹了一些麻烦,跑了。”

  “如果我要让你找到他,你有办法吗?”

  “有。”

  “他跑了你还有办法找到他?”

  “是的。”纳斯里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在我们这一行,有些不为外人知道的秘密,比如我们特殊的联系方式。所以不管我们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我们总能够找到我们想要找的人。”

  雷欢喜歪着脑袋问道:“等到雅培州长离开后,如果我要你找出严品台,你能够找到吗?”

  纳斯里迟疑了。

  卡拉格在一边说道:“记得,纳斯里,严品台并不是你的雇主,只是一个中间人而已。你和他之间只是完全的金钱关系。而且,你现在已经准备离开这一行了。”

  你现在已经准备离开这一行了!

  这一句话对于纳斯里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他在那里想了很久才终于回答道:

  “我想我能够办到的。”

  成了。

  雷欢喜知道成了。

  严品台的末日很快就要来到。

  朱晋岩呢?

  朱晋岩的末日也就快要来到了。

  “对了,再见到多巴猜和颂察旺你还能认出他们来吗?”雷欢喜这么问了一声。

  “不能。”纳斯里很快摇了摇头说道:

  “我当时一直都在船舱里没有出来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