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朱家的世界不是欢喜哥能够明白的,尤其是安妮妈妈师若雅。

  这绝对是一个极品丈母娘啊。

  本来我们的欢喜哥还以为她很难打交道,风轻云淡、举手投足无不显示端庄严肃。

  可是这才多少时候,本性就完全暴露了、

  这和安妮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啊。

  这次欢喜哥大赚一笔。

  一个大红包,整整3万8千啊!

  这可是欢喜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收到的前所未有最大的一个红包了。

  过年真好啊。

  打麻将欢喜哥又狠狠的赢了一把。

  如果每个月都过一次年,那这妥妥的就是发家致富奔小康的节奏啊。

  后来欢喜哥才知道,在当年朱国旭还没有成功的时候,师若雅的家人是反对她和朱国旭交往的,可是师若雅不顾一切,偷出户口本和朱国旭办了结婚证。

  婚礼也举办的非常简单,气的师若雅的父母根本没有参加女儿的婚礼。

  所以有自己的遭遇在先,师若雅对儿女的恋爱非常宽松,无所谓对方的条件,只要人品好,对自己的儿女好那就足够了。

  其它的?其它的都朱家承包了。

  欢喜哥应该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这么通情达理的丈母娘。

  不过这个丈母娘的“真实面目”,可只在自己家里人面前露出来而已。

  朱国旭对妻子的脾气也早就习以为常了,反正欢喜在他眼里也不是外人了,暴露就暴露了吧。

  不过朱国旭还是有规矩的。

  他给欢喜哥订好了五星级的酒店。

  家里很大,空房间很多,就是不让欢喜哥在自己家里过夜。

  理由嘛?

  理由很简单,欢喜哥和安妮还是男女朋友而已,在家过夜成何体统?

  这个……老兄,你女儿可在仙桃村的别墅里和你家欢喜哥“同居”很久了啊。

  “装呗。”师若雅很是不屑的低声对欢喜哥说道:“生怕被邻居看到了背后说闲话呗。他现在是朱总了,有身份了,不一样了。也不想想当年和我一起挤在15个平方的出租房里都还没有结婚怎么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了。”

  呃……好吧,好吧,未来的丈母娘大人,你的好欢喜哥可是牢牢的记在心上了……

  被闹了个大红脸的朱国旭咳嗽几声化解尴尬:“欢喜啊,明天要在君诚大厦举办每年一度的合作商大会,并签署过完后的合作计划。你现在也算是君诚集团的合作商了,明天一起来参加吧。”

  ……

  君诚集团的合作商大会,对外叫做“君诚集团新年研讨会”,汇聚了来自五湖自海君诚集团的合作商,也是集团本身和合作商一年一度最重要的一次会议。

  这次会议将签署明年的合作协议,因此合作商们即便再远,也肯定会赶到。

  欢喜哥只是这一链中很小的一个,甚至可以说是最不引人注目的一个。

  朱国旭可以在平时对他很好,然而一旦牵扯到生意上的事情,完全就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除了给欢喜哥一张出入的邀请函,没有给予他任何特殊的待遇。

  甚至也没有让安妮陪着他。

  所以欢喜哥只能打的到了君诚集团总部。

  一个起步价而已,欢喜哥给出租车司机是一张100的大钞。

  在司机给他找零钱的时候,后面响起了急促而不间断的喇叭声。

  “嘿,这么宽的路,再来两辆车都可以开过去,开着辆宝马mini了不起啊?”司机嘟囔着找出了零钱。

  欢喜哥笑了笑,打开车门下车。

  后面那辆宝马mini车窗摇下,一个年轻女孩的脸露了出来:“瞎眼了,不会停到边上去啊!”

  好大的火气。

  要说这个年轻女孩长的还算有几分姿色,可是这妆化得实在太浓了。

  司机和她争执了几声,把保安引了出来,双方劝了几句,这才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升级。

  那辆宝马mini在停车场停下,年轻女孩和一个中年妇女一起从车上下来,能够看得出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

  等电梯的时候,欢喜哥的耳朵好,清楚的听到那个年轻女孩说道:“现在怎么什么人都能来君诚大厦开会了?乘出租车来的穷鬼也来了。”

  “万一是来拿快递的呢?”中年女人嘴也不饶人。

  “不是,刚才好像看到有邀请函了。”

  “看看也不像是做生意的,朱总也不知道把把关,毛都没有长齐的穷鬼也合作,估计是被下面人糊弄了。”

  欢喜哥知道她们在谈论的自己,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

  电梯来了,欢喜哥先请这对看起来像是母女样的人走了进去,然后自己才迈进了电梯。

  那对母女站在他的后面,还在那不断议论着雷欢喜。

  “衣服倒是尼诺切瑞蒂的。”

  “肯定是买的地摊山寨货,看看就不像穿得起尼诺切瑞蒂的人。”

  欢喜哥有些无语了。

  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过年前安妮非要帮自己买的。

  真货,绝对的真货啊。

  算了,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自己也就是个大土鳖。

  欢喜哥仍然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电梯18楼停了下来。

  早有迎宾台在那布置好了,欢喜哥让出了身子,还是请这对母女先行。

  两个女人看都不看雷欢喜一眼,来到迎宾台前,出示了邀请函,签了名,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大厅。

  “你好,我叫雷欢喜。”欢喜哥把邀请函递了过去。

  “好的,雷先生,请在这里签个名。”

  签名的时候,欢喜哥顺带着看了一下那两个女人的名字。

  年轻的叫唐佳露,中年女人叫潘雪琴。

  大厅里雷欢喜一个人也不认识,站在一角不说话,只是看着。

  那对母女就在不远的地方,正笑容满面的和一个男人说着话。

  这个时候欢喜哥才可以仔细的打量一下她们。

  唐佳露有几分姿色,但一是妆化得太浓了,二是身上的衣服穿着怎么看怎么别扭,似乎给人的第一感觉,这衣服是她问别人借的,有点不太合身,可却硬套在身上的。

  里面装的是低胸衣,事业线一览无余。

  至于那个中年女人潘雪琴,就有一些惨不忍睹了。

  暴发户,这绝对是暴发户的感觉啊。

  穿着打扮就不说了,脖子上戴着一条小手指粗、男人才会戴的金项链。手指上三个戒指。左手手腕上是一个大金镯子,右手手腕上是一个玉镯子。

  这是恨不得把全部家当都带在身上的节奏啊。

  “范总,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唐佳露,英文名是爱丽丝。”偏偏那个潘雪琴的嗓门又大,就算欢喜哥不想听也听的清清楚楚:“范总,以后要请你多多关照啊。”

  “范总,你好。”唐佳露拿捏着姿态伸出了手。

  “啊,唐小姐,啊,不,爱丽丝小姐真是漂亮。”范总握住了她的手,一双眼睛色眯眯的盯着唐佳露的胸部直瞄。

  “范总是做建筑材料的,可是君诚集团的大合作商。艾丽莎,你要好好的和范总学学做生意。”潘雪琴的样子简直就是在推销自己的女儿:“范总这次肯定要在云东多呆几天吧?明天晚上,我们请范总吃饭,艾丽莎酒量很好,陪范总多喝几杯。”

  范总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好,好,一定到,一定到。对了,你先生唐总呢?”

  “哎呀,我老公本来昨天就要回来了,可是航班延误,改签了机票。最晚明天也会到了。”

  “嘿,那个小兄弟,这里。”

  正当欢喜哥无聊的听着的时候,左面角落那有人大着嗓门叫道。

  一看,陌生人,坐在那圈沙发那的七八个人自己一个都不认得。

  难道他们认识自己?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欢喜哥干脆走了过去。

  “来,大家挤挤坐。”打招呼的那个人年纪估计也就30来岁,让同伴让出了坐的地方:“我看你进来后就一个人站着,我们这里也一个人不认识,就招呼了你一下。我叫陈晨,我们都是从蒙内大草原来的。”

  “你好,我叫雷欢喜。”欢喜哥对这个豪爽的草原汉子一下就产生了好感:“我看他们都在聊天,找商机,你们怎么不去参与啊。”

  “嘿,我说了我们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陈晨掏出了一个小盒子,从里面倒出了一些东西在一张薄纸上,一边卷着一边说道:“我们是去年年底的时候才开始和君诚谈合作的,现在还没有谈成。今年也是第一次参加君诚集团的会议。这里都是大老板,哪会愿意和我们这些人谈生意啊。”

  边上同伴接口道:“是啊,小兄弟,我们来的比你早,本来也想交朋友的,可是别人对我们都爱理不理。”

  “哈哈,大概是嫌我们身上有味道吧?”陈晨豪爽的笑了,虽然是在自嘲,可是听起来却根本就不在意。把卷好的那个东西往雷欢喜面前一送:“小兄弟,你来尝尝这个,我们草原上特有的,吃下去特别提神。”

  欢喜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他也没有问,接过来就放到了嘴里。

  一股清凉的味道,从舌尖开始,一直渗透到了他的心里。(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