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我这么做的目的吗?”

  欧鑫根自己主动说出了目的了:

  “当时我是憋着一口气这么做的,我早就知道那块最好的商铺已经被承包出去了,所以我还特意这么说。我就是想让朱国旭尴尬。明明已经到手,却又丢了商铺的那对夫妻怎么会心甘情愿?他们肯定会讨要说法,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君诚集团就会下不来台了。

  地铁12号线是市里的重点工程,市领导们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丑闻发生的,到了那个时候,君诚集团会有麻烦,朱国旭也一样会有麻烦的。这样,也算是帮我自己出了一口气,也算是帮我儿子出了一口气吧。”

  他端起酒杯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可是事后,我越想越不妥,我这么做实在是太幼稚了,不仅仅是幼稚,还拖累了两个原本和这件事毫不相干的人。可是那时候我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总不见得要我主动退出去?所以我一直在等着朱国旭来和我协商把商铺退出去。”

  可是他始终都没有等到朱国旭。

  朱国旭一直都没有出现过。

  欧鑫根几次想主动开口把商铺退回去,但他实在开不了这个口。

  而且朱国旭的态度,也再一次激怒了欧鑫根。

  他要看看朱国旭到底什么时候会来找自己协商。

  朱国旭他没有等到,却在今天等来了雷欢喜。

  雷欢喜实在有些啼笑皆非。

  这根本就是小孩子赌气才会做的啊。

  可是仔细想想,欧鑫根的一口气憋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发泄一些也未必是什么坏事了。

  只是倒霉就倒霉在耿山泉那对夫妻了。

  万幸的是,自己找到了欧鑫根,也算是顺利的解决了这件事。

  皆大欢喜。

  雷欢喜眨了眨眼睛说道:

  “老欧,你需要赔偿。”

  “什么?赔偿?”欧鑫根怔了一下。

  “你需要赔偿。”雷欢喜重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我不管你之前和朱国旭之间有什么恩怨,但现在是方寸公司接手了地铁12号线的配套项目,你主动退回了原本属于你的商铺,所以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对你进行赔偿。”

  “怎么赔偿?”欧鑫根完全没有弄明白。

  雷欢喜早就已经想好了:

  “在方寸公司的体系里,我们有一家方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专门经营虫草王项目的。这种产品供不应求,最近,我们在云东寻找一个新的总代理。老欧,你要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的话,这个总代理,就由你来担任吧。”

  “我?”欧鑫根完全呆在了那里,好半晌才能说出话来:“虫草王?我一点都不懂啊。”

  “你不懂可以学啊,很简单的。”雷欢喜再次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刚才说过虫草王在市面上供不应求了,所以销路你根本不用发愁。至于货款,第一笔货款可以欠着,等到第二次进货的时候才结清第一次的货款。

  老欧,你别和我争了,你想拒绝?可以啊,我不勉强你,可你刚才也说了,我这个人有些无赖,做事情呢也是随心所欲的。拒绝我?你猜会怎么样?你的商铺我又拒绝你退了,你还是对不起那对夫妻,每天晚上,你一想到这件事心里就会隐隐作疼。”

  欧鑫根服了。

  欧鑫根这次真的对这个小无赖服了!

  “我做,我做!”欧鑫根举起了杯子说道:

  “这个虫草王的总代理,我做了。”

  “这还差不多。”雷欢喜笑嘻嘻的举起了杯子:

  “敬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欧鑫根一口就喝掉了半杯子的酒:

  “雷总,谢谢你。”

  雷欢喜笑了笑:“好人不会总受委屈的。”

  欧鑫根点了点头说道:“我还知道朱国旭的女儿安妮是你的女朋友,是不是?”

  咦,这个老欧知道的事情倒挺多啊?

  雷欢喜也没有否认。

  “朱国旭这一辈子除了自己的公司,最想的事就是如何让他的儿子朱晋岩顺利的接班。”欧鑫根对于自己曾经的好朋友朱国旭实在是太了解了:

  “为了这个儿子,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知道。”雷欢喜不在意地说道。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欧鑫根忽然这么说道:

  “为了他的儿子,他甚至会去杀人。”

  嗯,嗯,当然。

  每个父亲为了自己的儿子什么事情都会做的。

  比如他们经常会说“为了儿子我杀人都愿意做”。

  但这通常都只是一个比喻而已。

  欧鑫根喝得眼睛红红的:

  “别的父亲都只是说说而已,但朱国旭真的这么做过。”

  什么?

  雷欢喜听得呆了了那里。

  杀人?

  朱国旭会杀人?

  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喝多了,老欧你肯定是喝多了。

  “雷总,我没有喝多。”欧鑫根放下了杯子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

  “有些话我本来是不应该对你说的,这一辈子我都该烂在肚子里,可是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你和朱国旭的关系又非常的特殊,所以这些话我必须要告诉你。哪怕有一天我死了,起码还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雷欢喜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了。

  大事件。

  欧鑫根要说出来的绝对是个大事件。

  杀人?

  朱国旭居然会杀人?

  雷欢喜怎么想也都不相信。

  是在那里开玩笑吧?

  “那还是朱晋岩刚刚生下来时候的事情了。”

  欧鑫根在那一边抽着烟一边缓缓地说道:

  “朱国旭有了儿子,高兴的和什么似的,他专门请了一个保姆照顾自己的儿子,每天只要一下班有再大的事情也都会推了,回去看自己的儿子去,生怕自己的儿子受到哪怕一丁点的委屈。那个保姆,对朱晋岩也非常的好。”

  大约在朱晋岩出生后一年,那天,师若雅的一个亲戚结婚,她带着小安妮去了外地。

  朱国旭也正好要出差。

  即便出差在外面他也心神不宁,第二天上午就回到了云东。

  一到云东,他连公司都没有去,而是直接回家了。

  可他看到保姆在那六神无主的嚎啕大哭。

  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从朱国旭的心里升起。

  保姆一边大哭着一边断断续续的告诉朱国旭:

  朱晋岩在今天凌晨天还不亮的时候被人给偷走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