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卖一个对你特别重要的大秘密给你。”

  “什么秘密?”

  “钱,看你出多少钱了?”倒三角眼狡黠地说道。

  雷欢喜笑了笑:“我都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怎么信任你?”

  “雷欢喜,我叫游德旺,外号油条,当年在社会上也是一号人物。”.

  “那关我什么事?”

  “你认识雷海叶和潘招娣,就是那个自称叫潘雪琴的。”游德旺恨恨地道:“当年他们和我称兄道弟,一个锅里吃饭,我帮了他们多少忙?现在有钱了,不认我了?成,他们不仁,别怪我不义。他们做的那些事情我什么不知道?我卖给你的就是和你有关的。”

  雷欢喜沉默了一下:“你认得贺建军吗?”

  “军哥?”游德旺倒吸了一口冷气:“谁不认识军哥?”

  “我和贺建军是好朋友,你开个价,把事情说出来,我认为值得了,就把钱给你。”雷欢喜淡淡地说道:“我现在就给贺建军打个电话,让他为我担保。”

  “别,别了。”游德旺赶紧赔着笑脸:“既然您和军哥认识,那没什么说的。两万,您要是觉得我这个消息值,您给我两万就成。没办法,现在混的实在太惨了。”

  游德旺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当年雷海叶和潘招娣两口子,在祝南镇的名声都不好,还经常坑蒙拐骗。人家要不是看在雷福根的面上,早把他们扭送到派出所了。

  每次这两口子骗了人家的钱,都是雷福根在后面跟着擦屁股,到处变卖家当,到处借钱还儿子媳妇骗走的钱。

  雷福根正直了一辈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生了这么一个儿子,有了这么一个媳妇。

  后来雷海叶两口子在祝南镇实在骗不到钱了,就跑到外地打工去了。

  一走就是三年。

  三年后,两口子回来了,依旧穷的叮当响,但却多了一个孩子。

  雷家的后代!

  雷欢喜!

  雷福根看到雷家有后了,高兴的和什么似的,把儿子媳妇的不孝也全都忘记了,还把村里刚补助给自己的一笔钱全给了儿子媳妇。

  雷海叶和潘招娣一拿到这笔钱,把孩子扔给雷福根,自己就跑到镇上去胡吃海塞了。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听到这里,雷欢喜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我知道,可这关系到那个大秘密。”游德旺生怕拿不到钱,赶紧说道:“下面我就要说正题了,你肯定不是雷海叶和潘招娣的孩子!”

  好像一道闪电砸到了雷欢喜的脑袋上。

  游德旺在说什么?自己不是雷海叶和潘招娣的孩子?

  雷福根不是自己的爷爷?

  自己不是雷家的人?

  “你凭什么这么说?”雷欢喜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游德旺朝周围看了看:“我可以肯定,因为我还知道雷海叶的一个秘密,他被人打过,早就不能生孩子了,甚至连男人都当不了了。”

  “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潘招娣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钱什么都肯干,经常和男人上床。有次喝酒的时候,我问她,你这样做大叶子要是知道了不生气?还不得和你拼命?你猜她怎么说?她说,‘他拼的屁命,下面那玩意都被人踢坏了,床上根本就没有用’。”游德旺拼命抽着烟:

  “那天她也是喝多了,把事情经过全告诉了我。有次大叶子骗了一个人的钱,偏偏这人的小舅子是混社会的,找了一批人把大叶子和潘招娣绑了。对方一脚踢在了大叶子的裆部,大叶子当时就惨叫一声昏过去了。那批人见出了事都跑了。大叶子被送到医院后一查,那里是永久性损伤,就是说再也当不了男人了。”

  说到这,游德旺请似地说道:“您说,一个连男人都当不了的,怎么可能会有您这样的儿子呢?”

  雷欢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到游德旺又掏出烟来,从来不抽烟的雷欢喜居然说道:“给我一根。”

  “哎,您抽,这烟就是差了点,没办法,现在穷啊。”游德旺讨好的点着了打火机。

  雷欢喜用力抽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了烟雾。

  原以为找到了父母,可是“父母”却是这个样子的。

  而且“父母”居然不是父母!

  自己是被雷海叶和潘招娣抱来的?

  “你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把我找来的吗?”雷欢喜闷声问道。

  “不知道,但我估计您不是被抱来的。”游德旺随后的话更加让人震惊:“雷海叶夫妻俩跑到云东打工,但他们好吃懒做,什么都不肯做,尽认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其中有个外号叫‘土猫’的,是个人贩子,雷海叶夫妻俩和他走的很近。你想啊,当时他们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还可能去抱养一个孩子?所以我猜,十有八九您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雷欢喜也猜出了:

  自己是被拐骗的!

  今天的荒唐事情够多了。

  如果雷海叶夫妻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那么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

  还有,爷爷知道这件事吗?

  这些疑惑都困扰在雷欢喜的心头。

  也许只有找到雷海叶、潘招娣夫妻才能问清楚了。可是这对夫妻绝对不会说实话的。

  啊,还有那个土猫也许知道。

  怎么办?

  “雷欢喜,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您看那钱……”

  “把你的卡号给我,我会打给你的。你先走吧,放心,我不会赖你的钱。对了,把你的烟给我留下。”

  游德旺将信将疑,可对方和贺建军是朋友,他也不敢得罪,急忙放下了烟离开了这里。

  雷欢喜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他不喜欢抽烟,可现在却特别想抽。

  他的脑海里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

  当了22年雷家的孩子,现在却告诉自己其实和雷家一点关系也都没有?

  电话响了起来,一接,是朱国旭的:“欢喜,人呢?就要开会了,你跑到哪去了?”

  “朱总,我有点事,很重要的事,我暂时没有办法来。”

  “好。”朱国旭也没有问他是什么事:“晚上的晚宴记得一定要参加,要不然安妮妈妈那里我可过不去。”

  ……

  贺建军对于雷欢喜的到访,还是非常惊讶的。

  在他的记忆里,雷欢喜可从来没有主动拜访过自己。

  “军哥,你认识一个外号叫土猫的吗?”雷欢喜开门见山地说道。

  “土猫?认得啊,不就是那个尽做拐卖儿童这些将来自己生了儿子没屁.眼坏事的家伙?”贺建军一皱眉:“你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人来了。”

  “欢喜,坐,喝茶。”燕姐把一杯茶递给了他。

  雷欢喜接过茶坐了下来:“他现在在哪里?”

  “你找他?”贺建军笑了起来:“谁都没有办法找到他了。这人20多年前就被政府抓住,后来罪大恶极,枪毙了。听说他被枪毙那天不少受害人家里都放起了鞭炮。”

  土猫这条线是断了,雷欢喜随即又问道:“还有个叫雷海叶的呢?外号叫大叶子,你认识吗?”

  听到大叶子这个名字,贺建军和燕姐互相看了一眼,这才缓缓说道:“你说的是你父亲雷海叶吧?我知道他是你的父亲,我也帮你找过他,他将来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不是,军哥,我不是怕他找我麻烦,而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请你务必要告诉我,他以前是不是和土猫关系很好,是个什么样的人?”

  雷欢喜郑重其事的样子,让贺建军也努力回想了一下:“大叶子以前是跟土猫的,他们夫妻两个都是,但没有什么胆量,不敢下手,经常被土猫骂。他们只敢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有次居然偷到我头上来了,被我打了一顿,还是土猫过来求情才放了他们。后来土猫出事了,就没有他们消息了。最近两年,啊,前年,我在云东居然又看到大叶子了,这小子开了一家旅行社,起码自己吃饭没有问题了。”

  现在恐怕能够指望的只有贺建军了。

  雷欢喜沉默了一下,把游德旺和自己说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贺建军。

  贺建军两口子听的呆在了那里。好半晌才说道:“还有这事?”

  “我也想确认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贺建军没有任何迟疑,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顾彪啊?立刻帮我去办一件事,把大叶子给带到我这里来。什么,他在哪喝酒?给我去把他拖来。在和徐炮兵一起喝酒?你现在就去,告诉徐炮兵,是我要的人,不放人,连徐炮兵的腿都给我一起打折了。”

  放下电话:“欢喜,在我这里等着。等大叶子一到,我让他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有一个字的隐瞒,不用你出手,我来。”

  “军哥,谢谢你,这次又麻烦你们了。”雷欢喜有些无奈。

  自己似乎和贺建军特别有缘分,明明不想接近,却三番五次的纠缠在了一起。

  燕姐叹息了一声:“欢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都帮过我们这么多次了,我们帮你一次难道不行?”

  雷欢喜看了看她,然后异常苦涩的笑了一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