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第一次见到了自己未来的丈母娘。

  尽管这是朱国旭和安妮强加给自己的。

  到底是有钱人家的,会保养、会打扮。咋一看,安妮的妈妈不管看脸、看身材、看穿的衣服都才只有30来岁。

  再看看脸,也是短发,和安妮长的有六七分像。

  要说她和安妮站在一起是姐妹两个也有人信。

  可是我们的欢喜哥却悄悄地问道:“安妮,这不是你亲妈吧?”

  安妮妈妈可能是听到了,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猛的更加阴沉了。

  “瞎说什么呢?”安妮一下急了。

  “怎么那么年轻啊。”

  欢喜哥的声音恰到好处,每一句声音都不高,但却都能让安妮妈妈听到。

  瞬间脸上一天乌云尽散,甚至还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小伙子,嘴那么甜,人家都40多,快奔50岁的人了。

  “妈。”安妮撒娇的坐到了妈妈的身边。

  “你这个野丫头,还知道舍得回来啊?”安妮妈妈板着脸:“我从国外回来,你过年也野在外面,今天又那么晚,说,到哪去了?”

  “人家有事。”安妮缠着妈妈:“妈,别生气了+-,..,这不回来补偿你了?妈,给你介绍,他就是雷欢喜。”

  安妮妈妈站了起来,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安妮的妈妈师若雅。”

  “阿姨好。”雷欢喜赶紧伸出了手。

  “欢喜哥,你给我妈准备的礼物呢?”安妮连使眼色,一看爸爸正好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爸,你怎么亲自下厨了?孙阿姨呢?”

  “我放她假回去过年了。”朱国旭笑着说道:“欢喜啊,你又不是第一次来,还带礼物那么客气做什么?”

  “要的。要的。”欢喜哥客客气气的,把包打了开来。

  朱家人都很好奇。

  他们什么好东西都见过,雷欢喜会拿出什么新奇的东西来?

  “阿姨,一点小小意思。”

  当欢喜哥拿出第一样礼物,安妮朝地上看了看。

  地上有缝吗?自己找条缝钻进去啊。

  萝卜!雷欢喜竟然带来了一个萝卜!

  还带着泥!

  师若雅有些尴尬,这萝卜自己接好还是不接好?

  欢喜哥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阿姨。这是我们仙桃村特有的萝卜,不但甜,而且还能治咳嗽,还上过步行者网呢。我想,你们家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送其它东西俗了,您肯定不是那种俗人啊。所以,我想了很久就把萝卜当成礼物送给您了。您别嫌弃。”

  “这小伙子有意思。”师若雅笑了,接过了萝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拿萝卜当礼物的。可是送其它东西俗了,我喜欢。别的东西再好我还真看不在眼里,这礼物我收了。”

  安妮太了解欢喜哥了。

  你当欢喜哥是高雅之士?他根本就是小气啊!

  师若雅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只大红包:“给,第一次正式到家里来,又是大过年了,给个红包喜庆喜庆。”

  “谢谢阿姨。”

  欢喜哥一接过来,一捏。好厚!

  起码得三四万的样子啊!

  出手太大方了!

  一个萝卜换了这么大一个红包啊,值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看安妮和朱晋岩纵身而上,一边一个挽住妈妈的胳膊,异口同声:

  “妈,我们也有仙桃村的大萝卜!”

  ……

  和长辈,尤其是和有钱人家的长辈吃饭浑身都不自在。

  朱国旭开了一瓶红酒,欢喜哥也不敢喝的太快。假装斯文,一小口一小口抿着。

  主要是师若雅在那“发言”,问的都是一些雷欢喜家里的情况。

  欢喜哥也没有任何隐瞒,问什么自己回答什么,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要说师若雅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谈吐温和,高端大气,不卑不亢,和安妮大大咧咧的性格完全就是两样的。

  谁说安妮妈妈凶了?他欢喜哥第一个不答应。

  “穷人家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好的,起码比我们的孩子懂事。”师若雅一点没有嫌弃欢喜哥的出身:“安妮和晋岩有你一半我们也就放心了。”

  一顿饭就吃了40分钟,可怜的欢喜哥为了冒充斯文付出的代价是:

  现在肚子还是饿的。

  朱国旭那么大的一个老总,居然负责收拾桌子。安妮和朱国旭太了解母亲的喜好了:“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打麻将吧?”

  师若雅有些为难:“欢喜才来,你们就让他打麻将,不太好吧?”

  有教养、又高贵,雷欢喜衷心折服:“没事,阿姨喜欢打我陪着打,只是我的牌技不好。”

  安妮和朱晋岩互相看了一眼,连声冷笑。

  又来?

  海山的时候还没有玩够?

  雷欢喜、安妮、朱晋岩、师若雅四个人摸了位置坐好,安妮妈妈手气不错开庄,一边摸牌一边说道:“我就是打牌的瘾头大,在国外的时候还想着打牌呢。老话说,打牌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如何。打牌,要不急不躁,心平气和,把它当成娱乐,胜不骄、败不馁。摸花。九饼。”

  “碰。”欢喜哥拿过了九饼:“东风……阿姨说的是,我平时也不玩。”

  “偶尔玩玩也无妨……晋岩,走牌啊,怎么磨磨蹭蹭的和女孩子似的……2条?那么嫩的牌你都敢打。”师若雅摸了张牌:“西风。”

  “碰。幺鸡。”又是欢喜哥碰了。

  “牌不错吧?”师若雅淡淡一笑,雍容华贵:“八万。”

  “碰。”还是欢喜哥:“杠九饼,摸花……哎哟,不好意思,杠上开花对对胡六个花,这一家多少钱啊?”

  师若雅面色微变。爽快的给了钱:“手气不错,手气不错。”

  “6万。”

  “碰,3条。”

  “安妮,你看着点打牌,欢喜肯定在做万子啊。”师若雅有些不满:“南风。”

  “糊了,混一色。”欢喜哥把牌一倒……

  ……

  “8饼。”

  “吃。红中。”

  “安妮,你会不会打牌啊。”师若雅瞪大了那双和女儿一样漂亮的眼睛:“8饼你都敢放?打万啊,这把欢喜肯定不要万子。9万。”

  “糊了,垃圾胡。苍蝇也是肉。”欢喜哥眉开眼笑……

  ……

  “雷欢喜,我就不相信你还要筒子。7筒!”

  “阿姨,不好意思,边7筒,糊了。”

  ……

  “雷欢喜,我和你拼了!3条!”

  “杠!抓花……又是杠上开花。谢谢阿姨。”

  ……

  “朱国旭,给我倒杯酒来!”

  师若雅气急败坏:“再来,我就不信打不过你!”

  好怕人的样子啊。

  刚才谁说的来着?

  打牌,要不急不躁,心平气和。

  还有什么来着?

  打牌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

  安妮和朱晋岩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看样子他们早知道自己妈妈打牌时候是什么脾气的了……

  朱国旭端了一杯酒给自己的妻子,看着雷欢喜也是一脸苦笑……

  ……

  “6万。”

  “糊了”

  ……

  “北风。”

  “吊北风,糊了。”

  ……

  “发财,姓雷的有本事你再要!”

  “发财9万对倒。糊了!”

  ……

  “姓雷的,你到底是什么来路!”师若雅一拍麻将桌:“十把里你一个糊八九把。你出老千啊。”

  如果说之前师若雅只是长相和安妮有六七分像,那现在撕去伪装,这脾气可和安妮一模一样啊!

  不愧是母女啊。

  “妈,欢喜哥外号云东大学争上游小王子。”

  “不,我还有一个外号。”欢喜哥淡淡说道:“祝南镇小赌圣。”

  呃,这……

  ……

  我们的祝南镇小赌圣。如果斗败了的小公鸡坐在沙发上等待发落。

  打的兴起,忘乎所以了。

  完了,完了,这下可彻底把安妮妈妈得罪了。

  师若雅不断冷笑:“雷欢喜,想娶我女儿。你有几套房子啊?”

  “没有,那套别墅还是朱总送给我的。”欢喜哥老老实实的回答:“老宅子改成饭店了。”

  “有多少家产?”

  “没有几个,都投到方寸公司了。”

  “这样还想娶我女儿?安妮可是从小享受惯了的。”

  惨了,惨了,这事情要黄啊。

  欢喜哥正想解释,师若雅却忽然说道:“这样吧,我知道你的出身很苦,你将来要是娶我女儿,我要不要你的彩礼,所有婚礼开销全部我们朱家来,安妮嫁过去了,我再给她一大笔嫁妆。我们家老朱的那些企业,你看中了哪家,也当成你们小两口的新婚礼物……”

  听错了?幻觉吗?

  欢喜哥怀疑现在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雷欢喜!”

  师若雅又是用力一拍桌子,把我们的欢喜哥吓个半死,可她随即便赔着笑道:“你的麻将到底是怎么打的啊,打的那么好。教教我啊,祝南镇小赌圣,只要我学会了,我把安妮送给你,还倒贴嫁妆啊!”

  “妈!我是你充话费送的吧?”

  “小姑娘家的闭嘴,在讨论你的婚姻大事呢。”师若雅倒了一杯酒递给雷欢喜:“来,喝杯酒,这个交易不坏吧?还有什么条件尽管说!”

  这就是我们的欢喜哥第一次见到未来丈母娘时候的经历。

  一个和安妮完全是一个模子里浇出来的丈母娘。

  有其母必有其女,这话一点不错啊。

  这是一场麻将引出的故事。

  可怜的安妮,就被她的妈妈为了麻将给“卖”了。

  而我们的欢喜哥因为这个丈母娘的存在,从此后也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