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竟然和鲁中明认识!

  而且他们还如此亲热!

  唐贵宝一家人和那位范总有些发懵。

  这个乡村来的穷小子,居然和一个大集团的高层那么熟悉?

  怎么回事?

  还没有等他们想明白这件事,全场忽然响起了一片掌声。

  朱国旭一家三口出现了。

  今天的安妮,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半露背晚礼服,长至膝部,配着粉红色的高跟鞋,一出场便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球。

  脖子上戴着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耳朵上是粉色的小巧耳坠,手腕上是一块精巧的手表。

  一切在她身上搭配的都是如此完美,就如同是一个粉红色的公主。

  唐佳露忍不住朝自己看了一眼。

  自己戴的项链比安妮的粗,耳坠比安妮大,手腕上是和自己母亲一样粗大的金手镯。

  可是和安妮一比……

  怎么比?没得比!

  一个打扮的简单,但却处处透着华贵;另一个却完全像是暴发户,恨不得把所有的家当都带在身上。

  唐佳露妒忌的朝后退了一步,此时的她居然非常害怕站在特别显眼的地方。

  安妮看到了欢喜哥,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迎面扑来,而是对欢喜哥微微笑了一下。

  和以前判若两人。

  什么样的场合做什么样的事。

  可这一笑,如同一朵百合绽放。

  这一笑,欢喜哥忽然觉得自己一下被融化了。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安妮的笑居然也可以如此的迷人。

  朱国旭没有发表什么演讲,只是带着他穿着白色礼服的妻子师若雅和女儿一起,不断的和熟悉的客人打着招呼。

  经过雷欢喜身边的时候,朱国旭停下了脚步:“事情办好没有?”

  “办好了。”雷欢喜简单的回答道。

  “你送的萝卜,真不错,不过你以后能不能送点值钱的东西啊?我看你的仙女石就不错,还有那个兰花。”

  “朱总,你要了我的亲命了。”

  “哈哈哈哈,你就是个守财奴,哪天我去你家喝酒,非把你的宝贝顺走不可。”

  他们两个在这说话,边上的人听的完全呆住了。

  朱国旭和雷欢喜什么关系?

  这关系绝对的非同一般啊。

  能够见到朱国旭一次就不错了,让他收礼更加难上加难。

  而雷欢喜送给朱国旭的礼物居然仅仅是萝卜?

  朱国旭不但没有任何不高兴的地方,反而还和雷欢喜开起了玩笑?

  唐贵宝一家人面面相觑。

  难道要闯祸了吗?一种不妙的感觉在他们的心中升起。

  而在这个时候,朱国旭却忽然低低的在雷欢喜的耳边说了一句:“想做什么,放手去做。”

  师若雅也和雷欢喜握了下手,同样用只有对方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只有我们欺负人,可没有人能欺负我们家的人。”

  雷欢喜有些发懵。

  难道朱国旭和他的家人已经知道自己的事情了?

  最后经过的是安妮。

  这个今天全场的焦点,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轻轻的拥抱了一下欢喜哥,在他的耳边说道:

  “欢喜哥,不管你是谁,我都是安妮。”

  够了,有这句话就足够了:

  不管你是谁,我都是安妮!

  那个可以疯疯癫癫,也可以高贵典雅的安妮。

  那个一旦喜欢上了一个人,就能够不顾一切的安妮。

  那个总喜欢缠着欢喜哥,这辈子都吃定了欢喜哥的安妮。

  欢喜哥忽然有了一种跪下来求婚的冲动……

  ……

  雷欢喜是谁?

  雷欢喜到底是什么身份?

  唐家人几乎要发疯了。

  为什么朱家人都对他那么好?

  为什么传说了一贯心高气傲谁都看不上的安妮,竟然表现的和他如此亲昵?

  雷欢喜就是一个农村小子啊!

  他们肯定是得罪雷欢喜了,但雷欢喜会不会报复他们?

  不会的,不会的,朱国旭和他的君诚集团想来是以生意为重,从来不会为了个人恩怨而放弃生气不做的。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

  “雷兄弟,你到底是谁啊?”陈晨同样目瞪口呆。

  “我?雷欢喜啊?”

  “不,不,我的意思是你和朱国旭一家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我想想啊。”雷欢喜挠了挠头:“朱国旭要我进他公司,我拒绝了。他夫人和我打麻将,钱被我赢光了。他女儿,总是被我骂。就是这么个关系啊?”

  陈晨张大了嘴,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话:“你还能说句真话不?你还能更加无耻点不?”

  老兄,你家欢喜哥今天说的每句都是真话啊……

  ……

  “欢迎各位尊贵的伙伴们。”

  在致了欢迎词后,朱国旭的目光从客人们的身上一一扫过:“你们虽然不是君诚的员工,但你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君诚集团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当中有的已经合作了十多年,有的才刚刚开始合作,但你们中的绝大部分,在我的眼里就和我的家人是一样的地步,是我和君诚集团不可或少的一部分。”

  有些聪明的人已经听出了一些味道。

  “绝大部分”这四个字朱国旭使用了几次。

  这说明今天的合作伙伴中,已经不在这“绝大部分”的行列里了。

  “在新的一年里,君诚集团这艘航空母舰将再次起航。”朱国旭继续说道:“而船上又新增添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客人。在新的一年里,我将在这个场合,向大家隆重推出一个君诚集团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他略略停顿了一下:“云东市祝南镇仙桃村,方寸公司的总经理雷欢喜先生!”

  “刷”的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雷欢喜的身上。

  雷欢喜有些不知所措。

  朱国旭居然在这个场合专门介绍了自己?

  你好歹提前和自己通知一下啊……

  ……

  “坏了,要坏了。”唐贵宝喃喃说道。

  “坏了,要坏了。”范总喃喃说道。

  “妈,我们闯祸了吧?”唐佳露害怕的抓住了潘雪琴的手。

  潘雪琴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雷欢喜?

  朱国旭介绍的是雷欢喜?

  自己的“儿子”吗?

  雷欢喜难道不是在祝南镇养鱼吗?

  潘雪琴发现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够用了……

  ……

  “我这个人,生意第一,有钱赚我就开心。”朱国旭的声音重新响起:“可是有的时候,我也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凭自己感情用事的事情。我喜欢雷欢喜这个小伙子,有想法,有能力,本事大的不得了,连我都望尘莫及。而和仙桃村的合作开发,又是君诚集团这一阶段的重点,所以谁招惹到了雷欢喜,等于就是破坏我的生意。那我就感情用事一次吧,得罪雷欢喜就是等于得罪了我朱国旭,得罪了整个君诚集团!”

  听众一片鸦雀无声。

  这其中不乏和朱国旭认识了十多年的老朋友,在他们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听过朱国旭这么说话过。

  这等于是赤裸裸的在支持雷欢喜,态度强硬的站到了雷欢喜一边啊!

  雷欢喜究竟是什么身份,值得朱国旭这么做?

  朱国旭根本没有理会别人是怎么想的:“雷欢喜,你过来,现在这里交给你了,大过年的,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雷欢喜知道朱国旭要自己说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总是问爷爷,爷爷,爷爷,我的爸爸妈妈去哪里了?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可就是我没有呢……”

  他缓缓的把那个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故事说了一遍。

  有些感情丰富的女士眼眶已经红了……

  “今年过年非常特殊。”雷欢喜从来没有那么平静过:“我见到了我的父亲,可是我的父亲让我撕毁和君诚集团的合作……然后我见到了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不但没有认我,还让我离的远远的。为什么?怕我会打扰她,怕我会敲诈她。然后她给了我3000块钱。整整3000块啊,母子间感情的价值……”

  此时潘雪琴的脸变得煞白。

  雷欢喜掏出了一叠钱:“我从小都有一个幻想,期望有一天能够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不管他们之前对我做过什么,我都能原谅他们,然后一家人开心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当我真正见到的时候,我很失望,很难过。但我同样也解脱了。

  因为我知道我的父母,不值得我去原谅,也不值得我和他们重新生活在一起。我不会来破坏你们重新组成的家庭,不会来打扰你们甜蜜的生活。但我也想请你们不用再来侮辱我。对吗,潘总?我是该叫你潘雪琴潘总呢?还是该叫你潘招娣潘总?”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潘雪琴的身上。

  潘雪琴慌了。

  忽然,雷欢喜猛的一扬手。

  3000块钱好像下雪一眼纷纷扬扬飘在半空。

  他微笑着离开了说话的位置。

  当他经过呆若木鸡的潘雪琴身边的时候,忽然凑过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揭穿你是人贩子吗?因为好戏还没有开始。妈妈!”

  这一声“妈妈”,充满了讥讽,充满了报复前的宣言。

  潘雪琴后退了一步,生怕对方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

  可是雷欢喜却微笑着从她的身边走过。(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