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清凉的味道从舌尖一直渗透到了他的心里。,

  这是什么?

  可欢喜哥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品味,“轰”的一下,嘴里好像一团火忽然燃烧。

  欢喜哥被吓了一跳。

  可是一点难受的感觉也都没有。

  紧接着,一股略带着一点苦涩,但却暖洋洋的感觉又开始在他的嘴里、身体里蔓延。

  太舒服了,这感觉真的太舒服了。

  雷欢喜还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

  “陈大哥,这是什么啊?”雷欢喜好奇的问道。

  “这叫……叫……”陈晨在那想了一会:“也没个准确的名字,我们暂时叫它‘呼拉甘’。它的主要成分是大草原上特有的乌拉尔甘草,然后配合几种草原制成的。对于清热解毒、祛痰止咳都有很大的效果。而且对想戒烟的人也能起到极大帮助。平时当零食吃同样有好处。”

  他身边的同伴接口道:“是啊,呼拉甘已经通过国家检验了,我们向开发它,但是缺乏资金,所以就找到了君诚集团合作。”

  “陈大哥,这东西真不错,我现在身体就觉得特别舒服。”雷欢喜停顿了下,还是决定把自己心里的一个疑惑说出来:“就是那团忽然好像在嘴里燃烧的火焰,恐怕大多数人都无法接受啊。”

  陈晨皱了一下眉头:“雷兄弟,你说的是,君诚集团方面也是这个意思。我们草原上的人习惯了,但是其它地方就不好说了。我们也研究过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种植物蔬菜自己是内行啊,好吧,小胖是内行啊。

  它什么神奇的植物种不出来?没准就能解决这一问题了。

  雷欢喜对这几个草原上来的汉子很有好感,心里存了这样的想法:“陈大哥。你能把那个呼拉甘再给我一些吗?”

  “这有什么问题。”陈晨豪爽的把那个装着呼拉甘的小盒子往雷欢喜手里一塞:“全送给你了。但记得不要多吃,吃多了对身体是没有损害的,但会有一种醉酒的感觉,持续时间大概要1分钟左右呢。”

  “那感情好啊。”雷欢喜笑道:“又能戒烟,又能当酒喝,以后我赴宴。别人喝酒,我就吃这个呼拉甘啊。”

  陈晨一笑,接着大笑起来。

  很快,他便发现自己笑的声音太大,赶紧收住了声音。

  那个叫唐佳露的,朝这里看来,满脸鄙夷。

  她母亲潘雪琴大概又看到了什么大老板,拉着女儿朝那走去,经过陈晨这里的时候。忽然张口说出了一句英文:

  “yourejustafoolishfarmer。”

  雷欢喜听懂了,意思是在骂陈晨“你是个愚蠢的农民”。

  这是摆明了陈晨这个粗犷的汉子听不懂。

  雷欢喜怒了。

  你可以看不起我,但不能侮辱我的朋友。

  正想反击,陈晨却忽然站了起来。

  雷欢喜、唐佳露和潘雪琴都吓了一跳。

  打架可不好玩了,唐佳露只怕被陈晨一拳就能打个半死。

  雷欢喜正想拦住,没有想到陈晨却忽然开口说道:“thefirstthingyoushouldknowhowrespectothers,youcanearntherespectothers。”

  雷欢喜和唐佳露都没有想到陈晨居然能够说出那么流利的英语,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意思大概是“美德首先要学会尊敬人,然后才能够获得别人的尊敬。”

  然后。陈晨缓缓说道:“小姐,请您不要随意侮辱别人。农民并不愚蠢。相反在国外农民是个非常受人尊敬的职业。”

  唐佳露哼了一声,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英文说的那么好。

  再看看对方人多,不敢再多说什么,拉着潘雪琴的手急匆匆的离开。

  陈晨若无其事:“见笑了,雷兄弟,30岁出头的人了。火气比年轻时候小多了。她们又是女人,要是个男人的话……算了,算了。”

  奇葩的人果然什么地方都有,那对母女简直就是奇葩中的奇葩。

  看到那对母女在那又和一个老板样的人谈的热火朝天,雷欢喜苦笑了下。

  关自己什么事?

  和陈晨又在那里聊了一会。君诚集团过来了一个工作人员,大概是找陈晨和他的团队有什么事。

  陈晨有些抱歉:“雷兄弟,我去一下,咱们一会再聊。”

  “哎,好。”

  陈晨一走,雷欢喜又有些无聊了。

  打着哈欠,正想找点事情做。忽然看到一个刚进来不久,手里拿着拖把,穿着清洁工衣服,长着倒三角眼的家伙目光逗留在潘雪琴身上好久,试探着叫了一声:

  “潘招娣?”

  潘雪琴猛的回过了头,看到那个倒三角眼,有些慌乱,赶紧又转过了头。

  “潘招娣,真的是你啊!”倒三角眼却走到了潘雪琴身边:“哎哟,这么多年没有见了,瞧瞧这金货戴的,发财了吧?”

  “你认错人了,认错人了。”潘雪琴慌乱地道。

  “不可能认错。”倒三角眼却不依不饶:“我以前还去过仙桃村你家里呢。你老公外号不是大叶子吗?我们不还一起喝过酒?”

  “胡说什么,我叫潘雪琴。”潘雪琴拉着自己的女儿:“再不走我叫保安了啊。”

  倒三角眼有些纳闷,嘴里嘀咕着什么,可是他只是君诚集团一名清洁工,今天来这里的全是大老板,自己能怎么着?

  边上有一个人,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些对话。然后“轰”的一下脑袋炸开了。

  潘雪琴?潘招娣?仙桃村?大叶子?

  这,这个叫潘雪琴的就是自己的母亲潘招娣?

  对啊,虽然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父母,但很清楚的记得父母的名字:

  雷海叶、潘招娣!

  老天,你在和自己开玩笑吗?过年时候见到了一个死认钱的父亲,现在又遇到了如此奇葩的母亲?

  自己招惹到了谁?怎么自己的父母全是这样的人?

  可是。男孩子的心里总是崇拜父亲、亲近母亲,那是割舍不断的亲情。

  雷欢喜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真的是仙桃村的潘招娣?”

  潘雪琴一下就怒了:“你谁啊你?什么潘招娣?你脑子昏头了是吧?”

  雷欢喜怔怔的看着她:“我是雷福根的孙子。”

  刹那间,潘雪琴的脸色惨白。

  这一切都没有瞒过雷欢喜。

  只这一个表情,雷欢喜便可以确定,这就是潘招娣!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

  自己的母亲怎么是这样的?

  自己的父母怎么都是这样的人?

  一边的倒三角眼听到了一怔:“你是雷福根的孙子?”

  “是,我是。我叫雷欢喜。”

  倒三角眼怔了一会,忽然叫了起来:

  “他是雷福根的孙子,那不就是你们那年……”

  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潘雪琴已经叫了出来:“保安。保安,这个清洁工哪里来的,怎么到处捣乱!”

  保安赶紧冲了过来,连声道歉,硬把倒三角眼拖了出去。

  潘雪琴平定了一下情绪:“你是雷欢喜?”

  “对,是我。”

  “雷福根的孙子?”

  “是。”

  “祝南镇仙桃村的?”

  “对。”

  “你跟我来。”潘雪琴又有一些慌张,把雷欢喜叫到了边上的一个角落:“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即便到了现在,她也依然不肯承认自己是潘招娣。

  雷欢喜本来想说实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却忽然变了:“本来是我一个朋友来的,他有事来不了。我就来了。”

  “你现在在做什么?”

  “还在仙桃村种地。”

  一丝鄙夷的神色从潘雪琴的眼中闪过。

  这没有瞒过雷欢喜。

  他的心一下便凉到了底。

  心中对母亲最后的一丝幻想也破灭了。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一个连自己儿子都看不起的母亲。

  潘雪琴朝周围看了看,从包里掏出了一叠钱,塞到了雷欢喜的手里:“好了,好了,你也别呆在这里了。赶紧拿着这钱回去种你的地。啊。那个老宅子我也不跟你争了,归你了。至于你那不要脸的爸爸会不会和你争我就说不好了。”

  这已经等于承认了自己是他的母亲。

  说完这些话,潘雪琴似乎看都不愿意多看雷欢喜一眼便走了。

  雷欢喜从来没有那么悲哀过。

  他手里捏着一叠钱,大约有三千多的样子。

  母子间的关系就只值这个价吗?

  3000!

  3000就买走了一切吗?

  谁见过那么奇葩的父母?

  雷欢喜的脑子有些乱,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前别人都有父母。只有自己没有,每天晚上做梦都会哭醒。

  可是现在呢?自己见到了父亲,也见到了母亲,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那是什么样的父母啊。

  拖着麻木的步子走到了外面,想要冷静一下。

  刚走到安全通道那里,看到那个倒三角眼正在抽着闷烟,雷欢喜皱了一下眉头,想要离开,没有想到倒三角眼一看到他急忙说道:

  “你真的是祝南镇仙桃村雷福根的孙子?”

  雷欢喜点了点头。

  倒三角眼还有一些不太确定,再三询问,弄的雷欢喜都有一些不耐烦了。

  再加上他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带着几分厌恶的口气说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没有空陪你在这里瞎扯。”

  倒三角眼迟疑了一会,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

  “雷欢喜,我卖一个对你特别重要的大秘密给你!”(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