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明酒店也是云东数一数二的五星级酒店了,和雷欢喜曾经工作过的溪海大酒店一时瑜亮。

  豪华的大厅处处透着奢侈的味道,一走进,“欢迎光临”的声音便不绝于耳。

  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来到314包厢,一推开门,荷,好大。

  一圈沙发环绕,电视里播放着轻柔的音乐,当中一张大圆桌上已经坐满了人。

  “欢喜哥。”

  甜甜和彤彤一起站了起来。

  在走向雷欢喜的时候,两个人还悄悄互相挤了一下,似乎谁都不愿意落后。

  一靠近雷欢喜,居然一边一个挽住了他的胳膊,那亲热的样子好像很早以前就认识似的。

  坐在那的一个年轻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发青,很不高兴的鼻子里哼了一声。

  雷欢喜自己都有些不太适应,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哪个女孩子对自己那么主动亲密过。把手里的红酒递给了甜甜:“生日快乐。”

  “谢谢。”甜甜笑靥如花,挽着雷欢喜的胳膊来到主位上坐了下来。她自己和彤彤一边一个,看起来她们倒像是“护花使者”一般。

  “这位就是欢喜哥。”做为今天的绝对主角,甜甜第一个介绍了雷欢喜。接着又依次把今天来的朋友一一介绍了下。

  那个刚才一脸不满,坐在甜甜另一侧的家伙,叫吴自力,市游泳队的,据说已经被省里的游泳队看中了,即将上调。

  雷欢喜就有些纳闷了,怎么自己最近这段时候老遇到游泳队的?上次是石总教练,这次又来一个队员。

  难道有了小胖之后,自己就和水有缘了。

  “来,让我们祝甜甜生日快乐。”吴自力好像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第一个举起了杯子:“祝甜甜越来越漂亮。”

  “干杯。”

  起哄声中,甜甜连声道谢,却专门和雷欢喜碰了一下杯子:“欢喜哥,谢谢你今天能够来,还有谢谢你的礼物。”

  就一瓶100多的红酒,有什么好谢的?

  可是甜甜的这一举动,更加引起了吴自力的不满,看到雷欢喜只浅浅的抿了一口:“哎,我说,你来的最晚,怎么喝酒也就喝这么一小口?”

  “我不太会喝酒。”

  雷欢喜这倒说的是实话。他之前的酒量很差,还是那次和董山北宏哥一起喝酒,才发现自己酒量忽然涨了,到现在为止他还以为那是很偶然的情况。

  “欢喜哥事情忙,就别让他多喝了。”甜甜正想开口,彤彤已经抢先说道。

  两个吴自力眼中的大美女居然这么帮着这个叫雷欢喜的家伙,吴自力心中更加不开心了。

  他很早就认识甜甜了,而且一直在追求她,可是甜甜始终没有答应他的追求。

  现在倒好,莫名其妙出来了这么个叫雷欢喜的小子,看甜甜彤彤对他的样子,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甜甜,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压制着内心的不快,吴自力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甜甜打开盒子一看,是一条金项链,淡淡一笑:“谢谢。”

  可是一转脸,看向雷欢喜的时候,那笑容要多甜有多甜:“欢喜哥,也谢谢你的红酒,太浪漫了,要不我们现在开了喝了?”

  送瓶红酒难道就很浪漫了?

  甜甜叫来了服务员,打开了红酒,给每人都倒上了点,第一个举起杯子:“谢谢大家光临,也谢谢欢喜哥能来。”

  吴自力妒火中烧。

  他买这条金项链花了2000多,可甜甜正眼都不多看一下。反过来雷欢喜只送了一瓶红酒,却把甜甜高兴的和什么似的。

  再看看雷欢喜的打扮,根本就不像有钱人。按理说以甜甜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样的人?

  吴自力面色有些发白:“欢喜……做哪行的?”

  “我?”雷欢喜停顿了下:“我种地的。”

  “种地的?”

  “恩,农村里种地的。”

  甜甜朝彤彤眨了下眼睛,意思是说怎么样,我说的没有错吧,这些有钱人就喜欢装没钱,问他们做什么的,不是说自己是搬砖头的就是说自己是种地的。

  可这话在吴自力的耳中就不一样了,一听说对方是种地的,一股优越感自然而然出现:“啊,种地好啊,时间自由,虽然赚不到什么钱,但总比我们这些人自由自在的。”

  有吹嘘的,自然就有拍马屁的。他边上那个戴眼镜的家伙很快讨好地说道:“自力,你可是云东市青少年游泳锦标赛100自、200自的双料冠军。这次省里游泳队的总教练下来考察,一眼就看中了你,那个教练姓傻来着?”

  “石,石头的石,石总。”

  “对,对,石总。听说他很快要上调到国家队了,到时候你吴自力前途无量啊。在全国再多拿几个冠军,将来进世锦赛奥运会都不在话下。”

  吴自力听得眉毛都乐的翘了起来:“哪有那么简单,我能够拿几个全国冠军,将来在奥运会上进前八就心满意足了。”

  雷欢喜根本没有插嘴,在边上很认真的听着,心里的第一感觉这个姓吴的还真有本事,居然有进奥运会前八的能力。

  眼镜又是一通吹嘘,大概意思无非就是石总教练去选拔队员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吴自力,说他前途无量等等。

  说到这,雷欢喜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吴自力到现在还是在市游泳队,看年纪和自己差多不大,这么大的年纪才进省队,这前途未必有那么光明吧?

  别是在吹牛?

  可这念头一起,随即便否定了自己,自己又不懂游泳这方面的专业知识。

  吴自力被眼镜吹捧得飘飘然的,话也多了起来,无非就是石总教练如何如何赏识自己,和自己关系如何如何好,临走的时候特意留下了电话,让自己有什么困难立刻打电话给他。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趁着他喝酒喘气的功夫,彤彤忽然说道:“自力,你和石总教练关系那么好,帮我个忙呗。”

  吴自力一怔:“你也想进省队?”

  “我哪有那个本事,我顶多到了水里不沉。”彤彤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亲戚就在省游泳队,食堂里的,临时工,是我妈家的亲戚。上次不小心摔断了腿,现在还住在医院里呢。你知道临时工这医药费什么的没有办法报销,他家里有困难。你和石总教练关系那么好,托他帮我亲戚说说好话呗。”

  吴自力一下便尴尬起来。

  他的确见过石总教练,可当时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在座的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云东市游泳队的教练是他舅舅,石总下来挑选苗子一个满意的没有,他舅舅趁机竭力推荐自己的外甥。

  按说吴自力已经20多岁了,没有太大的发展前途,不过抹不过面子,石总教练也就答应了下来。

  他的意思是让吴自力去省队试试,可以就留下来,不可以就回去。

  按照石总教练的说法,吴自力虽然拿过几次市里锦标赛的冠军,但受限于自身的身体素质,对水性的感悟力,和年纪问题,基本没有前途了。

  吴自力也没有当回事,他的想法不过是去省队镀层金,回来后好让自己舅舅帮着在市游泳队安排一份舒服的办公室工作。

  谁想到彤彤居然真的有事来拜托自己?

  他倒有石总教练的电话,可打过去了人家也得肯帮忙才行啊。

  “行不行啊。”彤彤有些不耐烦了。

  “石总最近工作忙,全国到处跑,要不等两天他回来了再说?”吴自力敷衍着道。

  彤彤的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这个吴自力,就会吹牛,还托自己撮合他和甜甜呢,现在自己这点小事他都帮不到忙。

  “要不,我来试试?”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雷欢喜!

  “你?”几个人同时叫了起来。

  就连甜甜和彤彤也都有些不相信:“你还认识游泳队的啊?”

  “只能试试啊,我也没有把握。”雷欢喜这说的是老实话,人家一个总教练,不定还记不记得自己呢。

  在一片疑惑的目光中,雷欢喜拨通了石顺忠的电话:“石总教练,你好,我是……”

  “雷欢喜!我记得你的声音。”石顺忠一下便听出了是谁:“欢喜,怎么,那么快就想通了?我现在就派车来接你。不,我亲自来接你。”

  雷欢喜的破手机永远都是免提模式,石顺忠的话酒桌上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不是,不是,石总教练,我有个事想麻烦你。”

  “说,什么事,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肯定全力以赴。”

  雷欢喜把彤彤亲戚的事情说了一遍。

  石顺忠沉默了下:“本来呢,这个事情不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

  雷欢喜的一颗心沉了下去,但随即石顺忠就说道:“不过既然是你雷欢喜开口了,我这张老脸也不要了,明天我就去找总务科长去。放心,三天之内肯定帮你办好。”

  “哎,那谢谢你了啊,石总教练。”

  “别忙着谢我我,我让你考虑的事情怎么样了?”

  “石总教练,我要是想学游泳,肯定第一个打你电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