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戏剧性的转变。

  唐家人,尤其是潘雪琴瞬间便成为了众目睽睽的。

  抛夫弃子的剧情,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此时再看着潘雪琴的眼神那些客人们都有些变了。

  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孙子,在农村艰苦的生活着,你却另组家庭,逍遥快活,那么多年不管不问。你还算个当母亲的吗?

  好不容易见到儿子了,区区3000块钱就准备一笔割断母子之情?

  你还像个人吗?

  潘雪琴却是有苦难言。

  她总不能当着那么多的人面说:雷欢喜不是我亲生的,是我拐骗来的?

  那不用说做生意了,只怕警察第一个就会找到她。

  “你居然敢瞒着我在外面有个儿子。”唐贵宝气急败坏,感觉到自己头上被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其实他是知道潘雪琴原名潘招娣,也是结过婚离过婚的,两人当初只是为了利益才结合到了一起。

  可一旦知道她还隐瞒自己有一个儿子的历史,这心态可就一下子变了。

  “我到时候慢慢再给你解释。”潘雪琴也是真的急了。

  唐佳露却又是另一种想法。

  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哥哥”?这个“哥哥”将来会不会来分自己的家产?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此时的唐家已经面临了巨大的危机。

  故事也说完了,宴会也开始了。

  只是大家为什么都躲避着唐家的人?

  就连原本那个和潘雪琴、唐佳露相谈甚欢的范总,也都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他们。

  这个时候每个人都看出了朱国旭和雷欢喜的关系,谁还愿意和唐家人联系在一起?

  如何自保才是最重要的。

  “朱总,朱总。”看到朱国旭朝这里走来,唐贵宝急忙迎了上去:“你等我说,我内人的事情……”

  “我可不管家庭纠纷。”朱国旭居然是笑容满面:“家庭纠纷是我夫人说了算,生意上的合作是小鲁安排的。你找他们去吧。啊,老孙,你怎么一个人躲在那里。”

  说着看都不看一眼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唐贵宝慌神了,为了年后的合作,他可是不惜重金去法国订购了流水线啊,为此不但公司的大部分现金流都砸在了上面,还问银行贷了一大笔款。

  一看到鲁中明正在和师若雅、安妮、雷欢喜说着话,也不顾这张老脸了,拉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就走了过去:“雷总,刚才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乡下来的穷小子,此时在他的嘴里变成了“雷总”。

  潘雪琴也知道事情的厉害了:“欢喜,我是不对,我错了。看在我们母子一场的份上,你无论如何要帮帮我们家老唐啊。”

  怎么潘雪琴和雷海叶这对夫妻说话都是一样的吗?

  自己和他们半毛钱的血缘关系也都没有,居然他们非要自己看在“父子、母子”一场上?

  “唐夫人,我叫雷欢喜,不是欢喜。”雷欢喜笑着说道:“再说了,我有什么本事帮你们唐家?我就是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一个挑大粪的。”

  “鲁总……”

  唐贵宝才一开口,未来的丈母娘发威了。

  师若雅看了看唐家三口子:“小鲁,他们的合作协议签订了吗?”

  “没有,夫人。”鲁中明恭恭敬敬地说道:“唐贵宝的前一份合同,到今年3月份到期,续签合同原本明天签署。”

  师若雅“哦”了一声:“3月份才到期啊?那就等着合同到期吧。续约合同也别签了。”

  “夫人,夫人,朱夫人。”唐贵宝汗都下来了:“您高抬贵手,您无论如何都高抬贵手啊。为了新的合同,我特意在法国订购了两条流水线啊。这是为君诚集团特定的流水线,型号、规格、尺寸。拿到别的地方去就没有用了啊。我的全部身家都在上面,还问银行贷了一大笔款啊。”

  师若雅淡淡地道:“那你就退了呗。”

  唐贵宝哭笑不得:“夫人,我刚才说了是特定的流水线,专门为君诚集团下属企业成产配套设施的。一旦毁约,我要赔偿全部损失啊。更不用说按照法国人的要求,我已经提前支付了70%的货款啊!”

  “那这么说你的现金流已经很紧张了?”师若雅忽然问道。

  “对,对,何止紧张。”唐贵宝似乎看到了希望,一迭声地说道。

  师若雅一笑:“小鲁,我们还有没有给唐总的应付款?”

  “有的。”

  “那就再压上几个月吧。”

  师若雅一句话,好像五雷轰顶一般砸在了唐贵宝的头上。

  这不是要了自己的命吗?

  “夫人,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啊。”唐贵宝颠来倒去只会说这么几个字了:“我公司要跨的,真的要跨的啊。”

  “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师若雅笑了笑:“好像不光公司会跨,你的豪宅也会被银行方面收回去吧?不过没有关系,谁让你得罪了我未来女婿呢?”

  未来女婿?

  当唐贵宝的目光落在雷欢喜的身上,恨不得先狠狠的抽老婆女儿几个巴掌,再抽自己几个巴掌。

  得罪谁不好,偏偏去得罪雷欢喜?

  师若雅绝对是个喜欢赶尽杀绝的人:“小鲁,从此后君诚集团不和唐总发生任何关系,不和唐总做任何生意,并且通知我们的所有下属企业、合作单位、关联企业,都不许和唐总发生任何业务来往,不许借一分钱给唐总。我这不算是干涉集团运营吧?”

  “不算。”鲁中明微笑着说道:“朱总特别有交代,这件事上您可以全权处理。”

  “那就好。”师若雅轻轻的舒出了口气。

  这就是得罪雷欢喜的下场。

  雷欢喜倒还好,关键是他的丈母娘。

  老话说,得罪谁也别得罪丈母娘,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唐贵宝心慌意乱,这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老唐,我们先回去……”潘雪琴小心地说道。

  “啪”!

  唐贵宝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到了自己老婆的脸上。

  潘雪琴被打懵了,瞬间泼妇性格暴露无遗:“你敢打老娘?老娘和你拼了!”

  这两个夫妻居然在这样的场合下打起了架。

  潘雪琴虽然是个女人,但很早就在社会上混了。

  一打起架来,撩阴腿、骷髅爪、吐口水、牙齿咬,什么招数都往自己男人身上招呼啊。

  片刻功夫,包贵宝竟然已经是伤痕累累。

  “欢喜哥,这比莫胖子和郭宇康打起来厉害多了啊。”安妮目瞪口呆。

  “是啊,两大绝顶高手华山论剑,何其壮哉。”雷欢喜眼晕神迷。

  “欢喜哥,有瓜子不?”

  “我找找……”雷欢喜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轻轻咳嗽一声:“哎,你现在是淑女。”

  安妮这才发现。

  恩恩,自己今天是淑女,端庄贤淑、落落大方、气质高贵、迷人典雅……

  “哥!”

  一声声音,吓的雷欢喜一个机灵。

  唐佳露!

  唐佳露居然叫了雷欢喜一声“哥”。

  她大概也是知道情况危急了,不得不使出亲情这一张牌。

  拉住了雷欢喜的胳膊:“哥,你就帮帮我们吧。”

  雷欢喜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凛然杀气。

  就见安妮冷冷地说道:“请放开雷欢喜,不然我报复起来比我妈妈还狠。”

  正好客人都围观了过来,安妮立刻收声,保持典雅状态,露出迷人微笑。

  淑女,淑女,我是淑女。

  唐佳露却早就吓的送卡手闪到了一边。

  朱国旭看到唐家夫妻打的不可开交,皱了下眉头:“成何体统?故意捣乱的?保安,把他们分开拉出去。”

  四个保安费了好大力气才分开了两夫妻。

  再看唐贵宝,和自己老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脸上、手上、脖子上全是一道道的血痕,就连头发也都被抓下了不少。

  欢喜哥猛的发现安妮的手正在悄悄比划着什么:“安妮,你在做什么呢?”

  “学习潘雪琴打架的动作呗。”安妮顺口回道。

  欢喜哥立刻警觉起来:“你想要做什么?”

  “啊?不做什么,不做什么。”安妮甜甜一笑。

  阴险,太阴险了。

  唐贵宝也真是的,一个保护自己还击的动作都不让你家欢喜哥偷学的。

  “师若雅,你个婊.子养的!”被拉出去的潘雪琴破口大骂:“老娘和你没完,没完,老娘毁了你的容!”

  “等等。”师若雅却忽然叫住了保安,拿过一杯酒走到潘雪琴的面前,一下全泼在了她的脸上:“你试试看?我和你单练试试?老……我等着你。”

  风范、风范。

  师若雅重新露出迷人微笑:“好了,把他们带出去吧。”

  雷欢喜悄悄后退一步。

  这个,今天自己得到了一个教训:

  得罪安妮尚有活路,得罪了自己未来的丈母娘那是自己找死啊。

  朱国旭,朱总,这些年你受苦了啊。

  只不过是一场小小风波而已。

  酒照喝、菜照吃。

  就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唐家人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

  “欢喜,你可又欠我一个人情了啊。”朱国旭笑着说道:“准备怎么还这个人情啊?”

  “又不是我让你们来的?”雷欢喜嘟囔着说道。

  师若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好半晌才说道:

  “安妮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你这个家伙真的是挺无耻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