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家伙,真打啊。”

  雷欢喜“啧啧”称叹。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拍戏,这家伙,刺激啊!

  同样场景的戏都是并在一起拍的,这样能够节约成本个时间。

  现在拍的是方海然从城里回来,准备迎娶甜言。

  结果一看,自己心爱的女朋友结婚了。

  方海然的怒气瞬间被激了起来,狠狠的打了自己曾经的好朋友黎浩东一拳。

  本来是个很简单的情节,可偏偏就是这个简单的情节出事了。

  方海然的戏份几次都没有能够通过。

  一次次的重拍,方海然一次次的挥拳击出,每一次都是用足了力气。

  这一来黎浩东就惨了。

  每一次被方海然击中,他都会惨呼一声。

  没有多少时候,脸上已经出现了几处淤青。

  “这是真打啊。”雷欢喜虽然不懂演戏,可看还是看的出来的。

  刚刚午睡好,打着哈欠出来的安妮也正好目睹了这一幕:“方海然下手真够狠的啊。”

  方海然是真打,在那里存心报复啊。

  黎浩东虽然不出名,但每条戏份几乎都是一次过,一下就把方海然比下去了。

  方海然是在故意出气,给黎浩东好看啊。

  “浩东,怎么样?”

  休息讲戏的时候,副导演洪飞鹏来到黎浩东身边问道。

  脸上五六处淤青,有一拳挥到了眼部,左眼都被打青了。

  黎浩东笑了笑:“没事,洪导演,我能行。”

  一阵阵的疼痛无可遏制的浮现,尤其是左眼,几乎睁都睁不开了。

  可是自己只是个新人,剧组给自己这次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把握住。

  只要不把自己打死,就一定要撑下去。

  那边导演胡永伟也急了:“海然,你下手轻一点啊,再这么下去明天的戏怎么拍?”

  “导演,拍戏贵在真实。”方海然根本不在意的用手机给自己拍了张照,然后发到了朋友圈:“不真打怎么能够体现人物内心世界的愤怒和绝望呢?”

  一句话把胡永伟给呛住了,无可奈何的朝黎浩东那里看去摇了摇头。

  方海然的心实在太小了。

  雷欢喜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转过头对甜甜说道:“把我们店里的那盆芦荟摘两片花瓣下来。”

  甜甜“恩”了一声,急忙跑进了店里,一会便拿了芦荟叶子出来。

  这芦荟原本是养在雷欢喜别墅里,用池塘里的水养的,那可是小胖曾经呆过的池塘。

  芦荟本来就具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痒的功效,再把小胖呆过的水一养,功效可就更加突出了。

  雷欢喜把这盆芦荟放在这里,本来是想着饭店里,尤其是厨房,总免不了被滚油热汤溅到的可能性,放盆有特殊功效的芦荟在这里备用备用。

  现在倒可以派上用场了……

  ……

  虽然早就有了吃苦的准备,但黎浩东的心里还是有些委屈的。

  背井离乡、住在地下室里,一个房间七八个人拥挤在一起,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演员梦。

  当过替身、当过群众演员,终于被胡永伟导演慧眼识珠,让他出任男二号了。

  好不容易一个最好的机会放在了面前,可却要遭受这样的屈辱。

  “擦擦吧,这东西对伤口有好处。”

  忽然,有人在他身边说道。

  黎浩东一抬头:“雷经理。”

  “雷欢喜,我不喜欢别人叫我雷经理。”雷欢喜笑嘻嘻的把芦荟递给了黎浩东:“擦擦吧,保证效果好。”

  “哎,谢谢。”黎浩东结果芦荟的那一刹那,眼眶都红了。

  在外背井离乡,不怕吃苦受累,就希望有个人能关心关心自己。

  可是很多时候即便连这个愿望都是奢侈的。

  不管芦荟有没有用,黎浩东的心里都对雷欢喜充满了感激。

  可是他很快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当把芦荟的汁挤出来涂抹到淤青出,一股清凉的感觉迅速蔓延。

  非常的舒服,那种疼痛难忍的感觉迅速减轻了大半。

  当把芦荟的汁液涂抹在眼睛的淤肿处,片刻功夫眼睛竟然能张开了。

  “雷……欢喜,这是什么啊?”黎浩东有些发懵。

  我们的欢喜哥秉承着能够装傻就绝不当聪明人的一贯精神:“芦荟啊,怎么你们演员连芦荟都不认识?”

  “不是,不是,我认得这是芦荟。”黎浩东急忙说道:“可这效果也太明显了吧。”

  欢喜哥更加的“惊讶”了:“我们仙桃村的芦荟都是这样啊,你们那的难道不是吗?”

  是吗?不是吗?

  黎浩东脑袋有些糊涂了。

  “欢喜,谢谢你。”也不管什么芦荟了,黎浩东认真地说道。

  “不就是一盆芦荟吗?”雷欢喜笑嘻嘻地说道。

  “不,在你看来只是芦荟,但在我的眼中却绝不是这样的。”黎浩东表现得非常真诚:“我会永远记得这片芦荟的。”

  雷欢喜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要记就记得吧。

  咦,莫胖子呢?莫胖子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回来?

  一条戏千辛万苦的总算拍过了。

  当一过的时候,在场的剧组人员,甚至包括仙桃村的人都把掌声献给了黎浩东。

  他付出了怎么样的努力,谁都能够看得出来。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莫胖子还是没有回来。

  打他的电话,通是通的,但却一直没有人接。

  “估计又见到什么好吃的,脚也挪不动了,电话也不接了。”安妮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这样的事情可不是没有发生在莫胖子身上过。

  剧组的晚饭也是在方寸饭店吃的。

  这是一部小成本的电影,剧组人员并不是很多。

  男女主角和导演副导演都在楼上的包厢里吃,雷欢喜他们自己摆了一张台子在饭店外面吃。

  安妮今天兴致不错,还弄了两瓶红酒。

  只是和大土鳖欢喜哥呆的时间长了,他身上的土鳖习气自然而然的就会被沾染到一些。

  全都是用的普通玻璃杯喝的红酒。

  “这个死胖子,电话还是不接。”安妮恨恨的放下了电话:“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别管他,我们管我们喝。”

  这一桌人说说笑笑,热闹得很。

  可是很快一个人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走了下来。

  方海然。

  身上一股股的酒气,也不知道究竟喝了多少。

  “安……安妮小姐……我……我敬你一杯。”

  方海然好死不死的居然来到了安妮面前。

  酒桌上一下就安静了。

  你去招惹安妮做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安妮一旦发起脾气来,有多可怕?

  “谢谢,不喝。”安妮干净利落地说道。

  “我……我是方海然……”方海然可以确定是喝多了:“多、多少人想和我喝酒,我、我现在找你喝,你不能不给你面子。”

  大家闺秀,自己是个大家闺秀,那么多人,还是剧组的呢,不能把自己的形象给破坏了,安妮心里一直提醒着自己。

  然后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谢谢,我真的不喝。”

  这时候方海然的助理下来了,一看这样,赶紧去搀扶住。

  谁想到方海然胳膊一甩,甩开了助理:“不就是认识老腾吗?有、有什么大不了的。愿意给我、我投资的老板多了去了……哎,你是不是和老腾睡、睡过觉,他才那么、那么听你的话啊?”

  完了!

  有人要倒霉了!

  安妮的朋友们都很自觉的把座位往边上挪了挪。

  城门失火,千万不要殃及鱼池。

  一会就要天崩地裂、狂风暴雨了啊!

  我们的欢喜哥也赶紧的挪了下位置。

  安妮微笑着站了起来:“滕叔叔呢,和我父亲是老朋友,他的钱没有我家多,产业没有我家大,投资也没有我家的广,所以我不用和他睡觉就能让他听我的话。至于你呢?”

  安妮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忽然飞起一脚!

  跆拳道!

  红带!

  伴随着那声凄厉无比的惨叫,方海然一下就被踹到在了地上。

  你当这就结束了?

  早呢!

  安妮操起凳子,就朝方海然砸了下去。

  “你做什么。”方海然的助理急了。

  “你敢再靠近一步!”安妮操起了一盆韭菜炒蛋。

  助理果然停住了脚步。

  那盆韭菜炒蛋全盘子带韭菜带蛋全都扣到了方海然的脑袋上。

  “救命啊。”方海然凄惨的叫道。

  “我的韭菜炒蛋啊。”郭宇康哭丧着脸。

  “安妮小姐,冷静,冷静。”剧组的人在胡永伟的带领下全部冲了出来。

  “你们谁敢上来?”安妮操起一盆糖醋鱼:“我让你们戏都拍不成。”

  甜甜和彤彤赶紧拦住了胡永伟:“胡导演,千万别上,安妮真说的出做的到。等他把脾气发完就好了。”

  胡导演倒吸了一口冷气。

  “安妮,冷静。”郭宇康急着叫道:“那盆糖醋鱼的味道特别好。”

  “哦。”

  安妮这才放下了糖醋鱼。

  可是……可是她居然拿起了番茄蛋汤!

  一大盆热腾腾的番茄蛋汤啊!

  接着,连着鸡蛋连着番茄连着汤全部扣到了方海然的脑袋上。

  这就是得罪安妮大小姐的下场。

  雷欢喜躲得远远的,关自己什么事?万一自己去劝架再惹到了安妮大小姐呢?

  能不惹麻烦尽量别惹麻烦是不?

  这时候他手机的短消息响了起来。

  雷欢喜笑着拿出手机看了下短消息,但立刻笑容凝固在了他的脸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