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然拒绝了什么游泳队的邀请,雷欢喜回到了自己的仙桃村。

  训练、参加比赛什么的他一点兴趣也都没有,他现在唯一最在乎的就是如何种好自己的菜,养好自己的鱼。

  地里的菜是按照正常速度在那生长,但鱼塘里的鱼就不一样了。

  短短几天时间,那些鱼苗好像在那比赛似的一个劲的疯长,长的最快的鳜鱼,这才几天功夫?可最大的居然已经超过两斤了。

  按照这种节奏下去,将来会长到多大雷欢喜自己都无法想象了。

  而且孙老板说的,那几条养不活的观赏鱼也顽强的活了下来,活蹦乱跳的,虽然体型没有见长多少,但活的可精神了。

  最稀罕的就是其中有两条神仙鱼,居然一直存活到了现在。

  神仙鱼对水温的要求很高,要保持在24-27度之间,而且非常容易得病、死亡。不过一旦它在一个环境中适应下来,立刻会变得食欲旺盛,生长迅速,不受外界气温变化影响,始终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中。

  这两条神仙鱼就是如此。

  雷欢喜记得孙老板把这两条鱼送来的时候,它们已经奄奄一息,眼看着就不成了。可在这口水塘里生活了那么几天,居然活蹦乱跳的。有的时候雷欢喜来到水塘边,它们还会跃出水面,兴致勃勃的游来游去,似乎在那讨好自己的主人。

  有一条龙生活在水塘里,果然大为不同。

  眼看着周末快到,也该准备准备了。

  问卢姐买了一只鸡,纯农家散养的土鸡。像这样的土鸡,经常有城里的老板来购买回去自己吃,150块钱一只都未必肯卖。要是到了三四月份“春三头”生蛋季节,200块钱都是有价无鸡。

  可卢姐就问雷欢喜收了100块钱。

  想了想,又问卢姐买了一只鸭,鸭子的价格就要便宜多了。

  等到了周末的时候,炖个老母鸡汤,油汪汪的,感冒不适宿醉不醒,来上一碗就好。再配上个老鸭煲,两道大菜就成了。

  “欢喜。”把鸡和鸭给雷欢喜绑上,卢姐说道:“帮个忙,大刚小刚的老师让他们买啥资料,可咱们镇上没有,要去云东才买的到……”

  “成了,我帮你跑趟腿吧。”雷欢喜爽快地说道。

  正好自己正想着去趟云东呢。

  最好的兄弟周亚平喜欢喝上几口,怎么着也得帮他弄两瓶好酒。去云东买,一是正宗,二来价格也便宜。遇上打折活动什么的,还能买一送一。

  才上了去云东的班车,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本来还以为是做广告推销的,可一接,一个嗲的让人骨头都发酥的声音传了过来:“欢喜哥,猜猜我是谁?”

  谁?这声音听着倒耳熟。

  见雷欢喜没有回答,对方自己说出了答案:“我是甜甜啊。”

  甜甜?雷欢喜一怔,这才想了起来,不就是上次吃牛肉面时候认识的吗?

  “欢喜哥,你现在在哪?”

  “啊,我快到云东了。”

  “你又出差做生意啊。”

  做生意?自己会做什么生意?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甜甜又紧接着说道:“欢喜哥,今天我生日,在山明饭店吃饭,就是山明路上的那家……你有空来不?”

  “啊,生日?祝你生日快乐,今天恐怕……”

  “欢喜哥,来嘛,就吃顿饭,求你啦。”

  这个……雷欢喜心里盘算了下,或许吃完饭还能赶上回云东的末班车,实在不行找个小旅馆住下得了。人家一个女孩子都这么央求自己,拒绝了也不好:

  “那成,几点?”

  “谢谢欢喜哥,6点,314包厢。欢喜哥,记得一定要来啊。”

  6点?从山明路再赶到车站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今天铁定是要住在云东的了。还好山明路离当初上的云东大学很近,自己熟,哪家旅馆便宜自己心里清清楚楚。

  先去帮卢姐的两个儿子买了学习资料,又去了一家大超市。运气不错,一进去就看到这家超市在那热热闹闹的弄店庆,大量商品打折。

  雷欢喜直奔酒类专柜。

  原价300多的“xx”牌子的白酒,现在居然只卖半价。

  雷欢喜想都没有想就拿了两瓶。其实他还是经验不足,酒类价格本来就是虚高,像这样的酒你要是找到这个品牌的促销,和她一说,人家肯定给你买一送一。

  也就是说这种牌子的酒,卖300,成本就在50左右。之所以卖那么高的价格,是因为进大超市的进场费实在太高。

  两瓶白酒买好,正好看到红酒也在打折,同样折扣力度很大。

  想着甜甜生日,总不好意思空着手去,干脆学电视里的样子给她带瓶红酒去。

  看中一款木盒包装的,原价298,现价才120,包装又挺漂亮的,干脆一咬牙买了一瓶。

  “先生,您要送人啊。”边上的促销眼尖,热情的向他推销起了自己促销的品牌:“您看,这牌子也在打折,送出去特别有面子,您要不要考虑这款?”

  雷欢喜仔细一看,法国城堡级的红酒。好家伙,800多,打折下来也近700。

  算了,等到自己哪天真的发财了再来买瓶尝尝吧。

  结了账,出了超市,步行了5分钟,气派的五星级锦绣大酒店出现在了面前。

  雷欢喜一笑,从容的走进了锦绣大酒店,穿过大堂,经过电梯口、酒店商场,来到了后门。

  推开那扇安全门,雷欢喜来到了一条小弄堂里。

  “顺风旅馆”。

  弄堂里一排的小旅馆,大多是住在这里的人家改装成的。这家顺风旅馆雷欢喜最熟,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周亚平经常会来这开个房间,哥几个喝酒打牌打到天亮。

  “老板,来个单间,还是老价格吧?”雷欢喜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

  “老价格,65,没变。”老板嘴里叼着烧到一半的烟:“你不就那谁谁谁吗?你那批哥们呢?可好长日子没有来了啊。”

  “早毕业了。”雷欢喜笑着付了钱,接过了钥匙。

  像这样的小旅馆主要是做大学生生意的,价格便宜,你要是住三个晚上以上还能再给你打个折。

  走进了房间,还是那熟悉的发霉的味道。可是对于雷欢喜来说再亲切不过了。

  记得那次追求徐燕燕失败,心情烦躁,被周亚平拖到了这里,哥两个喝了一晚上的酒,雷欢喜足足醉了一个礼拜。

  可惜啊,房间还是这个房间,人却已经都各奔东西了。

  把东西都放了下来,休息了一会,叱咤战刀的电话打了过来:“哥们,你去买把出尘剑做什么?3000万呢,你疯了啊?”

  啊?

  3000万买了把自己游戏里职业根本派不上用场的出尘剑?不用问了,安妮,肯定是安妮弄的。

  把账号密码给了安妮,雷欢喜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可这事还不能给叱咤战刀说,要不然非得在自己的工会里传遍了,自己这张脸还往哪里放?咬牙切齿,硬着头皮:

  “我乐意,我准备加入峨眉派了,你管我。”

  “啊,你要加入峨眉派?”

  “你管我?哪天你哥我不高兴了,加入丐帮去。”

  恶狠狠的挂了电话,心里不断的宽慰自己,还好,只用了3000万,自己有七个亿呢。

  可为什么心里那么发虚?想想决定还是给安妮打个电话,可电话响了半天就是没有人接。

  在那郁闷了半天,干脆调了闹钟,倒头睡觉。

  做了个梦,梦见安妮把自己游戏里的钱都败光了,自己真的从一个游戏富豪榜上排名前十的,落魄到加入了丐帮。

  而且那些极品装备全都没了……

  一吓,吓的浑身是汗,一个机灵醒了过来。

  拿过手机看看时间,快要到5点半了,差不多该走了。再一看,还有一条未读短信,居然是安妮来的:

  “干嘛呢?忙着下副本呢……我帮你买了好多极品装备,用了一点点的钱啊……不说了,副本大门开了……”

  还好,还好,只用了一点点的钱。

  洗了把脸,离开了小旅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