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环海方面的加盟要求。∈♀,

  他如果不高兴做一件事,没有人可以强迫他。

  不过安妮还是有些不放心,从环海总部一出来,直接拉着雷欢喜奔到了君诚集团。

  “环海城?梁总?”当听到女儿和未来女婿的来意,朱国旭皱了一下眉头:“那个女人可以算是非常特立独行的了。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以非常强势的态度进入的。第一次进云东的时候,就准备和我们联手,但我考虑到君诚在水产方面不是特别熟悉,就婉言拒绝了对方的合作要求。”

  “爸,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路?”安妮帮欢喜哥问了出来:“怎么好像所有的人都必须听她的?”

  朱国旭在那想了一下:“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来历,这个女人叫梁雨丹,有四十七八岁了吧?很多事情我也只是听说的,她过去在一个小城市摆个小水产摊子,结果抓住了一个机遇,生意越做越大,后来就有了如今的规模。她在做生意的时候的确很强势啊……好像一直没有家庭,不过听说虽然做生意厉害,但人相当不错,第一次来云东的时候,尽管生意没有做成,却给云东福利院捐了一百万……”

  哦,那这么说心地还挺善良的?

  欢喜哥很快在心里想到。

  “对了,还有一件事。”朱国旭忽然说道:“溪海的江胜利也曾经想和环海方面合作,当时在见到梁雨丹的时候江胜利说,‘你也是海,我也是海,两条海汇聚在一起可以淹没一切’……你们猜梁雨丹是怎么说的?”

  梁雨丹告诉江胜利:

  “环海是奔腾的大海,溪海呢?第一这个名字取得不好。既然是大海,又何必在加一条小溪?而且,现在溪海这条海太脏了,满是污垢……”

  当时的梁雨丹一点情面没有给江胜利留。

  嘿,欢喜哥和安妮互相看了一眼,心理都同时冒出同样的想法:

  这个女人有意思。

  溪海这条海太脏了。满是污垢。

  居然能有人当面对江胜利这么说?

  只是梁雨丹一口拒绝了溪海方面合作请求,而且还打位奚落,也给自己的环海埋下了隐患。

  有不确定的消息,环海第一次进入云东受挫,江胜利在背后使坏也有很大因素在内。

  “那这么说这个梁雨丹还挺有正义感的啊?”安妮忍不住说道:“可惜太霸道了一些。爸,你都没看到她是怎么和欢喜哥说的,好像在那下命令似的。”

  朱国旭笑了出来:“做生意的谁不这样啊?更何况是个女人?我不是对女人有意见,但很多事情都是事实。你说女人做生意有优势吗?肯定有,而且优势很大。但女人想把生意做大。劣势也同样多,所以必须强势,越强势才能越把自己置身于有利的位置。我们说的女强人,指的就是这些人,做生意特别成功的女人,而不是只会撒泼发疯的。”

  有道理,有道理。

  欢喜哥忍不住悄悄瞄了一眼安妮。

  “喂,欢喜哥。你什么意思啊?”安妮一下便明白了欢喜哥的意思:“我什么时候撒泼发疯过的啊!”

  “没有,没有。”欢喜哥赶紧把头扭了过来:“朱总。我也大概知道情况了。反正我也不怕她,她做她的水产,我做我的仙桃村,井水不犯河水。”

  “对,就是这个意思。”朱国旭点了点头:“也不要发生正面冲突,反正就算你鱼塘里养的鱼卖不出去。对整个仙桃村的开发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了不起就是少赚一点钱就是了。”

  这也正是欢喜哥心里所想的。

  了不起就是自己少赚一点钱!

  “朱总,你倒是给我一点茶喝喝啊。”欢喜哥觉得有些口渴:“你的那个金骏眉呢?”

  “金骏眉?”朱国旭瞪大了眼睛:“你小子口气不小啊?还金骏眉?你知道多少钱一两?”

  欢喜哥嘀咕了声:“朱总,你现在怎么变得和我一样小气了?”

  朱国旭“哈哈”大笑起来,亲手给泡了茶:“哎。欢喜啊,老实说,莫胖子那里怎么回事?别找那些借口,什么江斌请他去船上玩啊什么的,老老实实的告诉我。”

  “你的消息这么快啊?”

  欢喜哥知道这事迟早隐瞒不住,大致说了一遍。

  “啊!”安妮第一个叫了出来:“莫胖子被绑架了?欢喜哥,你怎么不告诉我?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让我送你到云东,就是为了去救莫胖子的吗?你怎么骗我啊!”

  欢喜哥摸了摸脑袋:“那么危险的事情,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何必让女人和我一起冒险?”

  原本以为安妮会跳起来,谁想到这位大小姐却怔怔的看了欢喜哥好大一会,然后才无限温情地说道:“爸,我没找错人吧?”

  “没找错,没找错,我女儿可以放心的交给你了。”朱国旭叹息一声:“欢喜啊,我是真的服你了,单枪匹马就把胖子给救了出来。嘿嘿,江斌居然敢绑架小胖子,老胖子要发飙了!”

  什么小胖子老胖子的?

  朱国旭笑着说了出来。

  老胖子是莫胖子的老爹,莫小宝。

  欢喜哥正在那里喝茶,一听这名字,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儿子叫莫大伟,老子叫莫小宝?

  这名字取的……太有水平了……

  “别看名字叫的滑稽,但老子比儿子还不是个好东西。”朱国旭也笑了:“莫小宝很早就来云东闯荡了,什么都做过,最落难的时候,还在江胜利的公司里做过打杂的……”

  哦,莫小宝还在江胜利的公司里做过?

  可是不过两年时间,莫小宝就离开了江胜利的公司,非但如此,还抢走了江胜利的一个大客户。

  这以后,莫小宝一帆风顺,也办起了自己的公司,算是在云东站稳了脚跟。

  江胜利强横了半辈子,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但古怪的是,江胜利却什么举动都没有,居然默认自己吃了这样的亏。

  甚至在莫小宝公司开张的那天,还派人送来了一个花篮表示祝贺。

  怪了,这可绝对不是江胜利的作风啊?

  “你当这就算了?”朱国旭的故事还没有说完:“莫小宝最初开的是汽车维修店,他边上有个同行,外号叫什么疤脸的,是在社会上混的,汽修店里养的也是一群混混,平时尽做些敲诈勒索的事情,人家一辆车开进来修,本来是小毛病,楞能给人家修出大问题了,一开口就是天价。车主要是不乐意,这帮混混一拥而上,不按照他们的意思给钱就别想走了,这基本就等于明抢了……”

  莫小宝倒是老老实实做生意的,人家也更加愿意到他的店里去。

  看到莫小宝的汽修店生意红火,疤脸眼红了。三天两头的到他店里去找麻烦。

  一家好好的店,今天来被人威胁,明天来被人捣乱,谁受得了?

  莫小宝后来直接找到了疤脸,主动提出每个月交给疤脸一万块钱保护费以换来自己太平。

  那时候一万块钱还是比较值钱的,疤脸本来就是为了钱,这么一来也就眉开眼笑的不再去找莫小宝的麻烦。

  所有的人都认为莫小宝很好欺负,麻烦事不找了,但疤脸的那些小弟,只要手头一紧,就去莫小宝的店里敲诈几个。

  莫小宝人也老实,几乎是有求必应,总是几百几百的给。

  在所有人的眼里,莫小宝都是一个老实的近乎没用的家伙,谁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终于有一次,疤脸犯了事,事还不小,急着跑路,莫小宝一听到,立刻送上了两万块钱。

  疤脸是真感激,拍着莫小宝的肩膀:“兄弟,还是你讲义气啊,我犯了那么大的事,平时跟着我吃吃喝喝的那些王八蛋全跑了,只有你啊。没说的,等这事风头过了,谁再敢欺负你,我疤脸帮你拼命。”

  “疤脸哥,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快跑吧。到了地方,悄悄给我打个电话,要什么我给你送什么来。”

  “后来呢?”欢喜哥和安妮异口同声问道。

  “后来?”朱国旭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后来警方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在距离云东一千多公里的一个小镇里抓捕到了疤脸。抓到的时候你们猜怎么着?”

  他在那里沉默了一下:“疤脸的两根脚筋都被人挑断了,完全成了一个废人。”

  欢喜哥倒吸了一口冷气:“莫小宝做的?”

  “嘿嘿,你说呢?”朱国旭反问道:“警方讯问疤脸,疤脸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说半夜里忽然就有几个人冲进了他的出租屋,从动手到离开始终关着灯蒙着脸,一共就几分钟的时间,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警方也找过莫胖子,可当时莫胖子一直都在云东,不少他的客人都可以帮他作证,调查来调查去也就成了悬案。”

  欢喜哥有些疑惑:“万一真的不是莫小宝做的呢?”

  “是啊,当时我们也这么想,但是……”朱国旭走到了办公室的窗前,然后招了招手:

  “你们过来看看就知道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