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看到那个人了吗?”

  在朱国旭的指引下,雷欢喜和安妮看到在君诚大厦的对面街道上,一个拄着拐杖的落魄潦倒的男人正在垃圾桶里翻着什么。☆→,

  “这个难道就是……”

  “他就是疤脸。”卓国旭确认了雷欢喜的猜测:“当年好歹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大哥,现在却落魄到了要靠捡垃圾为生。”

  疤脸被抓后,因为他已经成了残疾人,所以被特许保外就医。

  他的汽修店被封了,后来被人买了下来,而买下这家汽修店的正是莫小宝。

  疤脸心存侥幸,想要投靠莫小宝,莫小宝居然也收留了他,并且什么事都不用他做,每月还发给他一笔工资。

  虽然生活上暂时得到了保障,但心理上的巨大落差却是很难承受的。

  疤脸开始靠赌博来麻醉自己。

  只是他的赌技实在差了点,十赌九输。

  每次输了,莫小宝总是豪爽的借给他钱,只要疤脸出具一张借条而已。

  最后越输越多,疤脸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输了多少。

  终于有一天,莫小宝把疤脸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和他核算了一下借条的总额。

  47万!

  整整47万。

  “莫小宝,我现在暂时没钱,等我翻本了我就还给你。”当时的疤脸还根本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

  “疤脸哥,我现在状况也不好啊。”莫小宝苦着脸说道:“你看这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的。”

  “你不才又投资了一家什么……什么店来着?”

  “4s店,疤脸哥。”

  “啊,对,4s店,你说怎么有那么怪的名字?小宝。你疤脸哥不是赖账的人,手里有钱了就给你,你也不缺这几个钱用。”

  莫小宝还是非常为难:“真的缺钱啊,我还准备再开一家4s店呢,所以疤脸哥,您无论如何得在一个礼拜之内把账给我结了。”

  疤脸是大哥当惯的人。更何况面前的是以前只会对他唯唯诺诺的家伙?当时一拍台子:

  “莫小宝,我疤脸问你要几个钱用,你还不乐意了?告诉你,钱,没有,再问我要,我把你的店给拆了!”

  “疤脸哥,你当现在还是你的时代?现在都是法制社会了。”莫小宝不动声色:“您要再这么威胁我,第一呢。我可以报警。第二呢,我也有些朋友帮我……”

  随着他的声音,十多个人走进了办公室。

  疤脸一看脸色就变了,这些人都是原来跟着他的小弟。

  “我有钱,我雇佣了他们,他们现在是我的员工。”莫小宝笑嘻嘻地说道:“您现在有两条路,第一,再把您的手筋给挑了。第二。您不是还有套房子吗?卖了足够还我钱了。”

  听到这里,雷欢喜忍不住问道:“后来呢?莫小宝把他房子抢了?”

  “抢?”朱国旭笑了笑:“莫小宝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他打官司起诉疤脸了。”

  “啊?”雷欢喜和安妮同时叫了出来。

  打官司?起诉?莫小宝居然用了这个办法?

  莫小宝有借条在手。这场官司的胜负当然不用多说。

  不但起诉,莫小宝还申请财产保全。

  疤脸肯定还不出钱来,一到法院判决还款期限到来,莫小宝立刻申请强制执行。

  “最后房子归莫小宝了,法院要做的只是被执行人有最低居住面积。”朱国旭从窗户那走了回来:“后来疤脸孤注一掷,卖了自己的一切开了一个小饭店。开业不到一个礼拜,不是今天有人在汤里吃出死蟑螂,就是明天有人在菜里发现苍蝇。饭店开了不到一个月就关门了。关门的那天,莫小宝到了。他对疤脸说了一句话……”

  “疤脸哥,您不管做什么。我都会和一只苍蝇一样围绕在您的身边,天天嗡啊嗡,嗡啊嗡。一直到您的精神崩溃为止。”

  这就是莫小宝对疤脸说的。

  雷欢喜忽然想到了什么:“朱总,这些事你怎么会知道的?”

  “疤脸后来彻底断绝了生计,再加上他又是残疾人,过去冤家又多,谁会要他?最终落魄到了现在这个样子。有次我遇到了他,派人把他叫到了我的办公室,给了他1000块钱,让他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朱国旭端起已经有些冷了的茶喝了一口:

  “做生意,要尽量知道你的对手底细,我和莫小宝也有生意上的来往。所以你们想,莫小宝从来是个有冤必报的人,而且他特别会忍,一旦被他找到机会,他是真把对方往死里整啊。这次他儿子被绑架了,做老子的能咽下这口气?他现在实力不如江胜利,但他会等待,会设下圈套。没准啊,早晚江胜利会变成第二个疤脸。”

  雷欢喜简直难以想象。

  江胜利变成第二个疤脸?

  “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个故事吗?”朱国旭缓缓地说道:“欢喜啊,你早晚会和江胜利死磕到底,怎么死磕?凭你十亩鱼塘?一座仙女山?办不到。你要学会利用自己身边的关系,找到属于自己的盟友。莫小宝的儿子和你是好朋友,他和江胜利之间肯定有矛盾,我看你什么时候也可以和莫小宝交交朋友。当然一定要记得,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千万要小心,不然被他卖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在那里略略沉默了一下:“第二,如果要对付一个人敌人,就不要给他活路。你给了他活路,没准有一天你自己就会被逼到死路上。”

  雷欢喜默默的点了点头。

  幸运的是,自己和莫胖子、朱国旭这些人都不是对手。

  朱国旭忽然笑道:“好了,就说到这里,不留你们吃饭了,反正你们和我吃也没有意思。哎,对了,君诚大厦边上看了家小饭馆,味道还不错,记得,一定要去那里吃。”

  “朱总,我懂了。”雷欢喜站起来的时候说了一句:“你肯定拿那家小饭店的回扣了,费力帮他们拉生意呢。”

  朱国旭一怔,随即笑骂:“滚。”

  ……

  朱国旭说的那家小饭店很好找,饭店很有特色,民族风很强。

  随便点了几个菜,在那等着上菜的时候,安妮的目光忽然落到了一个正在收拾台子的男人背影上:“哎,欢喜哥,这个人背影好像挺熟的。”

  “你又遇到什么熟人了啊?”雷欢喜朝着那里看去,也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当那个人端着狼藉的空盘子一转身,六目相对,三个人全都怔在了那里。

  “我是大老板,大老板!我有两家公司、一家厂!”

  这个无数熟悉的声音同时在雷欢喜和安妮的脑海中出现。

  海山102号!庞世强!

  那个开口闭口说自己是大老板,最后为了先逃生还把安妮推下大海差点送命的庞世强!

  这个“大老板”,现在成了一家小饭店打杂的勤杂工!

  “叮当”!

  庞世强手里的托盘落到了地上,残羹碎片满地都是。

  “安妮小姐,我错了,我错了。”庞世强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我的公司没了,我的厂也没了,还欠了银行的一大笔债,连房子都被银行收了。我到哪去上班顶多做一个礼拜就会被开除,好容易在这找到了一份工作,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要养老婆,还要养孩子,我求求你了啊。”

  安妮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些事了?

  雷欢喜却一下就明白了。

  朱国旭,这一切都是来自朱国旭的报复。

  当庞世强把安妮推下海之后,朱国旭最惨烈的报复就来到了。

  庞世强失去了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

  而朱国旭特意让他们来这里吃饭,为的就是要让自己的女儿亲眼看到对方的下场!

  “我不是人,我是畜生。”庞世强拼命扇着自己的巴掌:“我不该对你说那些话,不该把你挤下海。可现在我得到惩罚了,求求你,看在我还有老婆孩子的份上,放过我吧。”

  饭店里那么多人呢。

  众目睽睽之下,安妮尴尬不已,扔下钱,菜都不要了,急匆匆拉着欢喜哥就离开了这家饭店。

  可是背后,却依然还是不断传来庞世强的哀求声……

  “爸也不和我打声招呼,那么多人看着,难为情死了。”安妮嗔怪着道。

  “你爸故意这么做的。”

  “啊,故意的?”

  雷欢喜点了点头;“他想要告诉你,这个人差点害死你,他帮你报仇了。而且我猜这个人还会继续在这家饭店做下去,因为你爸要庞世强经常可以看到他,时时的让他生活在恐惧里。不过恐怕这也是庞世强唯一能够做下去的工作了,就算将来想走,你爸也不会让他走的。”

  安妮有些发懵:“真的啊?”

  “我猜的。”雷欢喜长长的叹了口气:“而且朱总也在告诉我一件事。他今天先让我看了疤脸,又让我看了庞世强,为的就是要我知道,对待自己的敌人,要么不动手,要动手就不要给他们任何翻身的机会。”

  他终于弄清楚朱国旭今天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他其实是在用疤脸和庞世强血淋淋的现状在那告诉自己该怎么做!(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