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雨丹,你家欢喜哥算是服了你了。

  一听说欢喜哥捐出了9万,立刻宣布他还有27万的挑战奖。

  众目睽睽之下,你欢喜哥好意思不捐吗?

  可娄书记居然又朝他点了点头。

  好吧,捐,我捐。

  赤条条来还赤条条去。

  翟区长看起来更加高兴了:“小雷同志,我代表金山区感谢你啊。是这样的,我们区里,有一个小女孩患了白血病,急需骨髓移植,这是一笔巨大的花费啊,我看你的这笔钱就捐给她吧。”

  这倒是件好事。

  欢喜哥的心态一下就平了。

  这一战看起来欢喜哥没有捞到什么钱,但无形的好处还是一大堆的。

  环海水产城没有那么神奇,不是什么样的水产都能拿得出来的。

  雷欢喜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挑战整个环海水产城,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印象。

  翟区长看起来对雷欢喜的印象也不错。

  金山区是云东市有名的经济大区,能够和这里的区长搞好关系还是大有前途的。

  那几条怪鱼,第一时间就被梁雨丹收购了,给了一个整数,总计50万。

  光是一条活⑤∈,..的野生大黄鱼,便占了其中的一半多。

  不过这一次梁雨丹是用私人的名义悄悄转账给了欢喜哥。

  “做个骨髓移植大概要多少钱?”欢喜哥忽然问道。

  莫胖子查了一下:“如果全部吻合的话大概30万左右,半吻合的话要4、50万,出现并发症的话价格更高。再加上后期治疗,是个大数目。”

  “再拿30万出来给那个小女孩,你帮我问问在哪家医院。”

  欢喜哥话音刚落,梁雨丹的声音已经传来:“在云东市人民医院。小雷先生,你不用再捐了,我刚才已经吩咐下去,那个小女孩的所有费用扣除你的捐款,全部由我私人承担了。”

  哦?

  梁雨丹的心还是不错的啊。

  这位环海集团的总裁,除了做生意太强势、不近人情之外。其它方面倒没有什么可以过多指责的。

  “不过,你的30万我看也别省了。”梁雨丹出人意料地说道:“云东市有许多身患疾病的孩子,还有一些是无法治愈的怪病,我很早就成立了一个‘小天使基金’,专门为这些身患重症的孩子服务,我看你的30万就捐给我的基金吧。”

  “好。”欢喜哥这一次没有一分一秒的迟疑。

  他自己就是一个“孤儿”,所以对这些孩子们自然而然的特别有感情。

  “我也捐30万。”安妮决定做一次好事。

  “你捐50万。”欢喜哥朝她看了看:“你过年可从你爸妈那里捞到了不少。”

  “可是人家看中了一款新的包包……”安妮大小姐一咬牙:“算了,我就捐50万。”

  接着,目光落到了莫胖子的身上。

  要莫胖子捐钱。好像割了他的肉一样,在那盘算了半天,才抖抖索索地说道:“我……我捐5万……”

  欢喜哥一笑,能让这个大胖子拿5万出来算是不错的了。

  “谢谢你们,我代表小天使基金和所有身患重病的孩子们谢谢你们。”梁雨丹真诚地说道:“你们的捐款,也许很快就能挽救一个孩子们的生命。一会我们会有一个宴会,请务必留下来。”

  吃饭?成,不吃白不吃。

  梁雨丹还有客人。打了个招呼就忙去了。

  安妮觉得有些奇怪:“欢喜哥,这个梁总挺喜欢孩子的。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万一人家结过婚呢?只是没有孩子而已。”莫胖子抢先说道。

  “关你们什么事。”欢喜哥对这两个家伙的八卦啼笑皆非:“也许人家一心就扑在事业上呢?”

  可是这两个把八卦精神决定发扬至死的家伙,一直到开宴的时候还在喋喋不休。

  安妮和莫胖子被安排在了一桌,雷欢喜居然被梁雨丹专门请到了主桌上。

  安排宴会的是一个27、8岁,理着平头、看起来挺精神的小伙子。

  胸口挂着一个员工牌,安妮看了下,写的是“弓自龙”这三个字。

  “好奇怪。还有姓弓的啊。”安妮问道。

  “是的,弓姓出自姬姓。”弓自龙非常礼貌地说道:“我是环海水产集团运营部经理。”

  “胖子,和你一个部门的啊。”安妮朝莫胖子眨了眨眼。

  莫胖子乐呵呵的:“弓经理,我是方寸公司的运营总监,以后多多关照。”

  “好的。莫总监,我想也许我们将来会有合作机会的。”

  ……

  陪翟区长、娄书记两个领导坐着,怎么坐都觉得不舒服。

  所以我们的欢喜哥特别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娄书记啊,听说小雷同志是你在祝南镇当书记时候的爱将,今天看了,我可有些妒忌了。”翟区长笑着举起了杯子:“不能喝酒,我以茶代酒,代表金山区的学校和那个小女孩谢谢你啊。你得喝酒,满上。”

  “谢谢翟区长。”雷欢喜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雷先生,之前我们在沟通上有些误会,我敬你一杯。”梁雨丹也举起了杯子:“希望我们之间还能够有合作的机会。”

  雷欢喜非常认真地说道:“梁总,机会肯定有,但我不喜欢被人收购了,我喜欢自由自在的做事情。”

  他喝了第二杯酒,放下了杯子:“梁总,你的水产城我不了解情况,但是在祝南镇,有一些水产养殖户和我的情况是一样的。养鱼,肯定是为了赚钱,市场上什么需求量最大,我们就养殖什么。我们真不希望有人命令我们今年必须养什么,必须以多少的价格收购,这样束缚实在太大了……”

  梁雨丹微微点头:“雷先生,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是环海方面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这和种植农作物是一个道理,西红柿今年的行情好,结果大家一窝蜂的去种西红柿,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市场上西红柿供大于求,种植户宁可烂在地里也不愿卖了。卖多少亏多少,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在水产养殖户的身上出现……”

  她在那里停顿了一下:“至于规定价格,我们是出于平抑物价方面考虑的。”

  这桌上的人都听的非常仔细。

  “我看,可以保持沟通嘛。”翟区长此时说道:“祝南镇的那些水产养殖户,不一定非要选择加盟环海水产城,环海方面呢,多和祝南镇保持联系,开出适当的价格收购,彼此认为合适了,那不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雷欢喜和梁雨丹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这也许是目前停止“战争”最好的办法了。

  “小弓,你过来一下。”梁雨丹把那个叫弓自龙的叫了过来:“以后你就专门负责和祝南镇方面的联络,尤其是我们的雷欢喜先生,你给我盯着点,他一有什么新的鱼种,第一时间开出一个让他满意的价格收购。一定要给我盯紧了,就把他当成特务一样盯着。”

  一阵笑声在酒桌上传来出来。

  梁雨丹还是挺有趣的,雷欢喜心里想到。

  “梁总,我要批评你了。”翟区长忽然说道:“不能光顾着做生意,个人问题也要注意嘛。这话我本来不应该说的,但我还是要说啊。这一直单身,身边没有人照顾可不好啊。”

  “翟区长,我结过婚,后来又离了。”梁雨丹坦率地说道。

  啊?

  酒桌上一下安静了。

  翟区长也有一些尴尬:“我失言了,失言了,非常对不起啊。”

  “没有关系。”梁雨丹微笑道。

  欢喜哥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脱口而出:“那你先生肯定……”

  一说到这,赶紧收口,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这不是在人家伤口上撒野吗?

  “你们肯定认为我先生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梁雨丹竟然丝毫没有避讳这个问题:“其实,我先生他很爱我,很宠着我,而且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真的,从我认识我先生的第一天起,我就是他最疯狂的崇拜者。他一旦要做一样事情,专心致志,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都投入进去。我每次看到他在做事时候的背影,总是特别的痴迷,每次都有一种初恋的感觉……”

  雷欢喜和酒桌上的人全都面面相觑。

  谁见过一个女人这么夸自己前夫的?

  “我们离婚,是有特殊原因的,但绝不是谁对不起谁。”梁雨丹缓缓说道:“你们知道我先生有多伟大吗?他把自己的全部都投入到了自己的爱好上,所以一直非常清贫。后来我成立了环海集团,有一次资金上遇到了重大困难,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美国著名的SS投资公司和花旗银行的代表却突然出现了……”

  这两家公司的代表告诉梁雨丹,他们愿意向环海集团投资,帮助环海渡过危机。

  至于原因?

  因为梁雨丹的前夫也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得知了环海的困境,然后他打了一个电话给SS投资公司和花旗银行总部。

  于是结果就是这两家美国公司出手了。

  欢喜哥听的目瞪口呆。

  这是清贫?这要是清贫的话那自己也宁可清贫到底了啊。

  这、这简直就是能够呼风唤雨了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