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熬的一晚终于过去了。

  到了天亮的时候,肆虐了一晚上的狂风暴雨渐渐停歇。

  所有人都长长松了口气。

  和低温抗击了一个晚上,鲥鱼只死了几十条,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了。

  叶添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娇贵的鲥鱼吗?

  那么低的温度,他本来以为一条也保不住了,但没有想到居然一个这样的奇迹出现。

  不可思议,只有用不可思议来形容了。

  电话响了起来,叶添龙看了一下来电号码,递给了雷欢喜:“老孙来的,你接吧。”

  “孙老板,我雷欢喜,你那的情况怎么样?”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孙老板同样也用上了这一个词:“我这里死了一大半,不过活下来了不到五分之一。老天,太不可思议了,居然活下来了近五分之一啊。”

  的确,虽然死亡率惊人,但能够幸存下来五分之一,对于鲥鱼这种品种来说已经称得上是奇迹了。

  如果没有雷欢喜悄悄打进鱼塘的那两桶水,极大的增强了鲥鱼的体质,只怕连一条都活不下来。

  “欢喜,你那里呢?”

  “我?我们几乎全部活下来了,只死了40来条。”

  “啊?”电话那头的孙老板夸张的叫了起来:“你再说一遍,死了多少?”

  “40来条啊。”

  “你们到底怎么养的啊?”

  欢喜哥眨着眼睛,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这是一个感人的、众志成城的故事……”

  说完,他就把电话递给了叶添龙。

  嘿嘿,看着叶添龙大声在电话里告诉孙老板昨天发生的一切,欢喜哥自己先乐了起来。

  怎么活下来的?我说我身体里有股暖流能够救鱼的命你信不?

  众志成城?恩,的确昨天晚上自己这批朋友真的很让自己感动。

  可是眼看着危机渡过,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泄了精神,哈欠连天。

  “走了,欢喜哥,睡觉去了。”

  “欢喜哥,没事别打我电话啊。”

  “欢喜哥,饭店里还有一些碗没有洗呢,你帮着洗了呗。”

  我擦!

  才想对你们说几句感激的话,你们居然就这么对待你家欢喜哥?

  不过危机总算过去,鱼塘里的那些鲥鱼,绝对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了。

  叶添龙看了一下天气预报:“成了,今天下午气温会有所回升,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成,那我也睡觉去了。”欢喜哥忽然觉得困顿异常,等着哈欠:“叶大哥,你也休息一会吧。”

  “啊,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再观察一会。”

  ……

  欢喜哥的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一直被不断催促的手机声给叫醒为止。

  “欢喜啊,有事吗?赶紧叫上安妮来村委一趟。”传来的是徐村长的急促的声音。

  雷欢喜一个机灵,难道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一看时间,已经下午3点多了。

  赶紧敲开安妮的房门,也不多说,拉着连声抗议,还穿着睡衣的安妮直奔村委。

  包括徐村长在内的那些村干部都在。

  地上的烟屁股满地都是,屋子里烟雾缭绕,安妮捂着鼻子连胜咳嗽,拼命扇着面前。

  这些村干部人人面色凝重。

  “徐叔,发生什么事了?”雷欢喜的心中还带着一丝侥幸。

  徐村长狠狠的抽了几口烟:“欢喜,二胖子联系不上了。”

  年都已经过了,村委问银行贷款的第二次还息期眼看着又要来了,二胖子管志涛那里却还是一点消息没有。

  徐村长有些急了,可是管志涛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实在没有办法了,找到管志涛媳妇的电话,谁想到也一样打不通。

  再打贝利亚创投的电话,倒是有客服接,可是支支吾吾的半天也说不清楚怎么个情况。

  一会说老板在美国还没有回来,一会说董事会的成员都还在继续放假。

  在徐村长的一再追问下,客服这才说出实情:

  他们也和老板失去了联系。

  坏了,真的坏了!

  到了这个地步,徐村长也隐隐的猜测到只怕真的要出大事了。

  “安妮,我托你帮我问的事你问了没有?”徐村长胆战心惊。

  “问了,你等等啊。”安妮拨通了一个号码。

  屋子里实在太呛人了,安妮走到了外面。

  一屋子的人人人提心吊胆,谁也不敢说话,只顾着闷头抽烟。

  足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安妮才重新走了回来,面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安妮?”徐村长急忙问道。

  “徐叔,这……”安妮欲言又止。

  “我的大小姐,你倒是说啊。”徐村长这次是真的急了。

  “徐叔,你们恐怕被欢喜哥说中了,真的被骗了。”

  “啊!”所有村委干部都大声惊呼起来。

  安妮苦笑着道:“贝利亚创投的总部在衡明市,在那我有朋友,我朋友今天中午的时候才去他们总部看的,到处都是投资者,总部里早就乱成了一团,而且警察正在那里维持秩序。我朋友打听了下,贝利亚创投的老板早就失联了,谁也找不到他。现在衡明市市委成立的特别工作组已经进入了贝利亚创投……”

  “扑”。

  徐村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夹着烟的手在那不断的哆嗦着,一不留神,掉到了地上。

  弯腰,捡了两次才把烟给捡了起来,闷头在那一口接着一口抽着。

  完了,完了。

  怎么会这样?

  那么大的公司啊,几个亿几个亿的资金啊,老板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自己这么怎么办啊?

  “二胖子好歹是咱们村出去的,不会也跑了吧?”沈会计还抱着一丝侥幸:“要不然咱们再打打他电话?也许他电话没有电了?不,不,二胖子不会那么绝情的。”

  “他电话没电了,他媳妇电话也没有电了?这个天杀的二胖子啊!”徐村长终于发出咯额一声哀嚎:“几百万啊,咱们仙桃村投进去的几百万啊,就这么没有了?二胖子,你这个天杀的,坑谁不好,要坑自己的乡里乡亲的?我可怎么去和村里的老少爷们交代啊!”

  雷欢喜摇了摇头。

  徐村长真的不太适合当这个村长。

  说他谨慎胆小?他几百万真敢往里投啊!

  说他胆子大?仙桃村那么多年没有丝毫发展都是因为他的故步自封。

  现在出了事情了,不想着如何解决难题,却在这里如丧考妣。

  徐叔是个好人,但绝对不是个合格的村干部。

  “徐叔,我想二胖子其实也不是想故意骗你们钱的。”

  雷欢喜才刚刚说完,徐村长已经破口痛骂:“欢喜,你到现在还帮着那个天杀的二胖子说话?这个披着人皮的白眼狼,祸害了咱们整个仙桃村啊。有的人是打工千辛万苦赚下来的钱,有的是自己的棺材本,还有的是准备给孩子上大学的钱啊。二胖子这个丧尽天良的,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徐叔,你冷静冷静。”雷欢喜好不容易才让徐村长能够听自己说下去:“我估计,二胖子就是个打工跑腿的,没有他自己吹嘘的那么玄乎。他其实也是被他们老板利用的,现在出大事了,他慌了,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们了,关机了。现在不定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呢。放心吧,警察肯定会找到他的。”

  徐村长老泪纵横:“欢喜啊,我后悔就后悔当初没有听你的。全村就你一个明白人,其他人一个个都被钱给糊了眼睛啊。欢喜啊,当初我哪怕能够听你一句该多好啊。”

  现在再说这些还有用吗?

  徐村长此时已经完全乱了方寸。

  雷欢喜有些无可奈何:“徐叔,现在第一件要做的,就是要让所有的村民知道这件事情。”

  “啊。”徐村长叫了一声:“万一他们闹起来怎么办?”

  “徐叔!”雷欢喜是真的急了:“你以为自己可以隐瞒多久?就算你们全部不说,但咱们村也一样有在衡明市打工的,他们早晚也会知道。隐瞒来隐瞒去,被村民们自己发现了,那时候事情只怕闹的太大!”

  徐村长想了半天,这才下定决心的点了点头。

  “把事情的经过老老实实的告诉他们,一点也不要藏着,然后先征询大家的意见这事该怎么办。”雷欢喜在这里简直成了一个真正的村长了:“然后立刻向镇里汇报这件事,请求镇里的帮助。徐叔,你只不过是个村长,还是通过镇里出面比较好。”

  雷欢喜说一句,徐村长点一下头。

  他早就已经乱了方寸,一点主意都拿不出。

  这个时候的雷欢喜,根本就成了他的主心骨。

  可是雷欢喜也知道这么做根本无法解决核心问题。

  这可是几百万啊。

  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村,忽然被人骗走了几百万,这简直就是伤筋动骨啊。

  刚刚过完了年,喜庆的气氛却被一扫而空。

  雷欢喜甚至可以预想到仙桃村很快会出现的一幕:

  大量在外打工的村民纷纷涌了回来,男人嚎、女人哭,团团围着村委,问村干部们讨要一个说法。

  这可是他们一分钱一分钱不舍得吃不舍得用积攒起来的血汗钱啊。

  可是村委又能拿出什么办法来?

  仙桃村历史上从所未有最大的危机从现在正式开始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