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定时炸弹一旦被引爆,带来的破坏力必然是惊人的。

  二胖子管志涛失踪了,贝利亚创投根本就是一个骗子公司。

  当这个消息在村民中传开,整个仙桃村都被惊呆了。

  还好,消息最先是由村委召开村民公布的。

  起码,这暂时能给村民们一种错觉:

  既然村委能够那么镇静的公布这个消息,那么也许他们就有解决的办法了。

  不管怎么说,徐村长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家的钱被骗吧。

  徐村长还是非常感激雷欢喜的,如果不是雷欢喜给他出了这个主意,现在的仙桃村只怕已经炸锅了。

  可是雷欢喜却非常清楚,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

  过完年,那些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村里只留下了老人、孩子和不多的女人。

  这些人,尤其是老人大多常年生活在仙桃村,在他们的心中就没有村委办不成的事情。

  可是,一旦等那些在外打工的知道了这个可怕的消息,这些见过世面的人肯定会知道:

  这笔钱很难被追回来了。

  到时候给仙桃村带来的动荡将是灾难性的。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解决的办法。

  他拿出了电话,拨了一个他非常不愿意拨打的电话……

  ……

  “徐大格,你在搞什么名堂!”

  新上任的祝南镇左书记用力一拍桌子,办公桌上的茶杯晃动了几下,茶水从杯子里渗到了桌面。

  徐大格——仙桃村徐村长坐在那,低着脑袋一声不响。

  “谁给你的权利,动员全村人集资?谁给你的权利,利用村委的名字向银行贷款?”左书记怒气冲冲:“我看你是头昏了,想蹲大牢了!你这是在破坏祝南镇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你告诉,怎么办?你有解决的办法没有?没有,你就给我回家卖田卖房子,还上村民和村委的欠债!”

  也难怪左书记如此大动干戈。

  他刚刚上任,还没有熟悉整个祝南镇的情况,仙桃村就给了他这么个下马威。

  这事要处理不好,弄的整个仙桃村的村民上访喊冤,他这个祝南镇的书记只怕要成为最短命的书记了。

  徐村长浑身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真的可以卖田卖房子就凑够,他早就去变卖了。

  左书记也觉得自己气糊涂了:“徐大格,你的责任,肯定要追究,而且我告诉你,不会轻。但是在研究决定下来之前,你必须要做的是稳定住仙桃村村民们的情绪,绝不允许出现任何问题。如果出现非正常事件,你直接掂量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吧。”

  “是,是,左书记,知道了。”徐村长巍颤颤的站了起来。

  “等等。”左书记忽然叫住了他,面色铁青:“仙桃村有个叫雷欢喜的,帮我把他叫来。”

  “左书记,他,他就在外面等着呢……”

  ……

  这是雷欢喜第一次和祝南镇新来的书记见面。

  和之前的娄书记是大学同学,37岁,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带着一副眼镜,西装革履,看得出来平时很注重自己的仪容仪表。

  态度还算和蔼:“小雷同志,请坐。老娄在进行交接工作的时候,特别向我郑重介绍过你,对你的评价很高啊。”

  “谢谢左书记,也帮我谢谢娄书记。”雷欢喜客气地说道。

  “好了,咱们客气话也不多说了。”左书记很快带到了正题上:“仙桃村这次的事件非常严重,这在祝南镇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我听说你曾经劝过徐大格,他没有听你的,一意孤行。他的问题,我们会另行处理。但是当务之急是稳定局面,避免情况失控,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没有?”

  雷欢喜想都不想:“想尽一切办法挽回村民损失。左书记,那些集资的钱,有的是村民的棺材本,有的是准备盖新房子用的,有的是孩子上学用的。我有一个邻居,姓孙,叫孙水根,两口子省吃俭用,好不容易赚下了一点钱,听说这次又发大财的机会,把钱全拿了出来,还问信用社贷了一笔款子,为的就是将来让两个双胞胎儿子长大后可以顺利的上大学,这些钱拿不回来,两口子非记得跳河不可,”

  左书记微微点头。

  雷欢喜接着继续说道:“左书记,你和村民们说大道理,没有用。不是说我们仙桃村村民的觉悟不高,而是这些都是他们的血汗钱,一分钱一分钱积攒起来的,换了谁都舍不得。打个比方,一个村民被骗了十万块钱,那是准备给儿子结婚用的。一分钱拿不回来,他们非寻死觅活不可,没准还会闹出严重事件。你帮着讨回了两万,他们心里会略略平衡。讨回了五万,他们会对你千恩万谢。全部讨了回来,非当场给你磕头,称呼你为青天大老爷。”

  句句都说到了左书记的心里。

  可是他随即叹息了一声:“这些道理都对,村民们拿出这些钱来不容易。可是这样的集资贷款骗局,你清楚,我明白,幕后黑手早就跑到国外去了。案件其实并不复杂,破案甚至相当容易,但要抓到主谋,一个字,难。就算知道他们躲在哪个国家,但没有个三年五年,要想把这些骗子引渡回国,两个字,太难。就算真的带回国了,能不能把钱顺利的追回来?四个字,难上加难!”

  这个书记说话倒挺有意思的,雷欢喜心里想道。

  也不知道自己的那个电话有没有用。

  雷欢喜迟疑了下:“左书记,要不我去想想办法?”

  左书记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小雷同志,老娄介绍过你,你常常会有出人意料的举动,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我刚刚上任,就遇到了如此严重的突发性事件。小雷同志,如果你真的有办法解决了,我代表祝南镇,代表我本人谢谢你啊。”

  “我也不确定是否真的有把握。”雷欢喜实事求是地说道:“我只能尽力而为了。左书记,如果我没有办到,你可千万不能责怪我。”

  “不会,不会。”左书记连声说道:“你尽管撒开膀子去做,我会亲自坐镇仙桃村,稳定村民们的情绪。”

  正说着,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左书记接起电话听了没有几句,立刻皱起了眉头:

  “缪易胜,视察什么工作?吃什么饭?你在搞什么名堂?我刚刚到任,你就准备请我大吃大喝腐蚀我?你给我安心的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总搞这些花花肠子!”

  说完重重的挂断了电话。

  这个缪易胜也是倒霉催的,偏偏在这个时候招惹到了左书记。

  不用猜,既然是大学同学,而且听着两人的关系相当不错,娄书记在交接工作的时候肯定和左书记说过祝南镇全方面的情况。

  这其中肯定就包括仙桃村的雷欢喜和雁湖村的缪易胜。

  只怕缪易胜的形象在左书记心目中也高不到哪里去……

  ……

  雷欢喜并不想打那个电话的,他不想和贺建军有过分多的接触。

  可是现在没有办法了,有些事实无法通过正规途径解决的。

  比如贝利亚创投,公安机关要先立案,登记被骗人数、被骗钱款,然后是破案是追逃工作……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逃犯被真的追到了,钱款也被追回了一部分,那么在退还被害人钱款的时候,肯定是按照金额大小来进行工作的。

  轮到仙桃村的那些被骗村民天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

  也许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听说受害者里损失最惨重的,达到了三千万的巨额资金。

  “欢喜,这事相当麻烦。”在燕姐的办公室里,贺建军皱着眉头:“我托一些朋友去仔细的打探过了,贝利亚创投的幕后老板叫蒋冠先,早年做点小生意,后来玩起了空手套白狼的游戏,被他蒙到了不少钱。两年前弄起了贝利亚创投,许以高额利润,拆东墙补西墙,几个月前资金链就已经出现了断裂的危机,随即开始秘密转移资产。过年前人就潜逃出境。现在贝利亚创投的账面上只剩下了区区的一百多块钱了……”

  果然和自己猜测的完全一样,雷欢喜苦笑了一声:“军哥,知道这个叫蒋冠先的跑到哪里去了吗?有没有可能把他给带回来?”

  “难啊,难。”从来不说难字的贺建军接连说了两个“难”:“我在衡明市的朋友抓到了蒋冠先一个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心腹马仔,据说他跑到了南美的一个小国,具体在哪里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南美小国和我们国家肯定没有引渡条例。”

  雷欢喜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来。

  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像这种小国在地图上都未必能够找得到,一旦跑到了那里,等于把一根针扔到了大海里,想要找到谈何容易?

  就算你知道他在哪个国家又能怎么办?

  看样子想通过蒋冠先这条路追回损失是不太可行的了。

  贺建军看了看雷欢喜:“欢喜啊,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抓到他,我没有办法了,毕竟我的手可伸不到国外去,可是让他吐出一部分的钱,我也许有点办法。”

  恩,这个意思雷欢喜就不是很明白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