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一些,大家安静一些!”

  徐村长声嘶力竭的喊着,可是乱哄哄的场面根本无法得到控制。

  贝利亚创投骗局的消息终于彻底扩撒,那些在外打工的村民们几乎都回来了。

  他们的血汗钱,难道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吗?

  这可是他们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啊。

  谁来为他们主持公道?谁来为他们讨还自己的血汗钱?

  还有,谁为这起事件承担责任?

  “村民同志们,请大家安静一些。”左书记也是用扩音器呼唤着。

  好歹他是镇里的书记,多少更有威严。更何况这么嚷嚷着也解决不了问题,场面勉强被控制住了。

  “请大家一定要相信组织,相信政府有能力处理解决……”

  左书记的话无非就是一些安慰的话,其实起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老百姓看中的是什么?看中的是现实。现在大家的钱被骗了,很有可能追不回来了,你镇里总得帮老百姓做主是不?

  要不然大家伙怎么办?

  左书记也相当的为难。

  他虽然是一镇之长,管着整个祝南镇,但也仅仅如此而已。总不能让他这个祝南镇的镇长,跑到衡明市去协助办案捉拿逃犯吧?

  他反复的说着相同的话,颠来倒去无非就是镇里一定会如何如何……但要真的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没有了。

  衡明市那里还在加紧登记受骗人数呢。

  卢姐和一些女人都在呜呜的哭着,那些被骗的钱可怎么办啊。

  孙水根和男人们也懊丧的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

  自己怎么就这么傻?怎么就那么轻易的相信了管志涛?

  管志涛,你心黑啊,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怎么动起了乡里乡亲的脑筋啊?

  越想心里越是窝火,越窝火越有冲动的感觉。又有人开始忍不住大声叫嚷起来。

  有人开头,就有更加多的人跟着。

  局面眼看又要处于失控的状态……

  屈突聪、林奇这些方寸公司的保安,站在了左书记的身后,随时防备发生任何突发性事件。

  而方寸公司的那些员工,虽然没有遭受到任何损失,但在仙桃村呆的时间长了,和这个村子还是非常有感情的,也都非常同情这些村民们。

  此时的徐村长束手无策,左书记焦头烂额。

  再这么继续闹下去,非出大乱子不可。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灰色的沃尔沃忽然停了下来。

  然后汽车喇叭“滴滴滴”的拼命按着。

  村民们重新安静了下来,目光都投到了这辆沃尔沃上。

  车门打开,雷欢喜和莫胖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左书记好像一下看到了希望。

  雷欢喜什么话也没有说,和莫胖子两人从后备箱里拎出了两只旅行包,看起来挺沉重的。

  来到村民们的面前,把旅行包放在了地上,雷欢喜的表情非常严肃。

  在所有人的印象里,雷欢喜向来都是嘻嘻哈哈,很不正经的,难得看到他如此严肃的样子。

  “钱,我帮你们追回来了。”

  雷欢喜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就是这一句话,左书记狂喜,村民们也都再次炸锅了。

  “欢喜,钱真的追回来了?”

  “欢喜,你真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啊!”

  “欢喜,钱在哪?”

  雷欢喜不说话了,只是看着这些村民们。

  过了一会,大概感觉到了什么,村民们又重新安静下来。

  雷欢喜这才开口说道:“我一再提醒你们,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但你们谁也不肯听我的,都被发财梦给迷住了。钱丢了,乱了、慌了、后悔了。是,钱我是帮你们追回来了,但只有这么一次,永远不会再有下次了。”

  说完,他和莫胖子一起拉开了两只旅行包的拉链,然后一声不响的掉头就走。

  身后,是村民们的惊呼和欢呼!

  钱!他们看到了满满两旅行包的钱……

  ……

  “欢喜哥,你太棒了,你怎么把钱追回来的啊?”

  方寸饭店里,安妮大小姐一脸的崇拜。

  “是啊,欢喜,说说呗,这钱到底是怎么追回来的?”宏哥也觉得不可思议。

  “是这样的。”欢喜哥一脸正经:“我走在路上,心里为仙桃村的事情担忧着急,脚一踢,发现踢到了一样东西,我低头一看,是个古董。我拿到云东古玩市场找人一鉴定,好家伙,宋朝的,于是我就卖了,换了380万……”

  “真的啊,欢喜哥,你还有那么好的运气啊?”甜甜和彤彤瞪大了眼睛。

  安妮笑得趴在了欢喜哥的肩膀上:“甜甜、彤彤,你们听他瞎掰。想从欢喜哥嘴里听到一句真话,你们想都别想。”

  甜甜和彤彤这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恨恨的瞪了欢喜哥一眼。

  “欢喜,欢喜。”

  随着这个声音,孙水根和卢姐拉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大刚、小刚冲进了店里。

  一看到雷欢喜,夫妻俩一人拉着一个孩子,“噗通”就给雷欢喜跪了下来。

  “水哥、卢姐,你们做什么啊,快起来。”雷欢喜被吓了一条,急忙和宏哥一起把这一家子扶了起来。

  “欢喜,我们糊涂,我们糊涂啊。”孙水根一脸懊丧:“鬼迷了心窍,一心想着发财,不但把家当都赔了进去,而且还问信用社贷了款。要是还不出,我们一家四口真的得去跳大雁湖了。”

  “大雁湖在雁湖村,你们得先买票啊。”

  雷欢喜的一句话,让孙水根和卢姐破涕而笑。

  “水根,你们的钱领到了?”宏哥关切地问道。

  “没有了,现在正在登记核查,然后发钱,有那么多领导在,少不了我们的。”孙水根认真地说道:“欢喜,以后我再也不做那些不切实际得发财梦了,一门心思,就跟着你干。你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你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成,水哥,有你这句话就成。”雷欢喜请他们坐了下来:“年过了,钱也讨回来了。咱们踏踏实实的呆在仙桃村,开发仙女山要做的事情多着呢……”

  正在那里聊着,左书记一个人走了进来。

  “左书记。”

  “左书记。”

  “坐,大家都坐,没有打扰到你们吧。”左书记的精神看起来不错:“小雷同志,有没有空啊,有空的话咱们出去聊聊?”

  “哎,行。”

  跟着来到了外面,打谷场那依旧聚满了登记核查等着领钱的村民。

  左书记朝那看了看:“小雷同时,我代表仙桃村,代表祝南镇镇政府,谢谢你啊。你言出必行,真的把钱追回来了。这稳定了仙桃村的和谐,也稳定住了祝南镇的安定局面。”

  “左书记,应该做的,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乡亲。”雷欢喜想了想:“不过,我有一件事情要和左书记汇报一下。在追这笔钱的时候,我用了一些不是特别光彩的手段……”

  他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如何找到管志涛的,如何在没有通知警察的情况下就把这300多万赃款给带回来了。

  左书记听的非常认真,插了一句嘴:“管志涛人呢?”

  “现在应该已经在公安局了吧?”雷欢喜抓了抓脑袋:“左书记,我当时太冲动了,想的就是怎么尽快的把仙桃村村民们损失得钱找回来,其它的没有想太多。”

  “小雷同志啊,的确冲动了一些。”左书记看起来像是在批评,但却一点责怪的意思也都没有:“你这么做,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啊。不过呢,你也是为了咱们整个祝南镇在考虑,冲动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你放心吧,有人来调查我会和他们说明情况的,你是代表的祝南镇嘛,代表这我们整个镇政府嘛。有责任,我和你一起承担!”

  雷欢喜要的就是这句话:“谢谢左书记。”

  “不用谢我,该我谢谢你啊。”左书记叹息一声:“还是那句话,老娄走的时候就一直在和我说你有多么神奇,多么了不起,现在亲眼看到,果然如此。说句老实话,这个过程,我并不是如何看重,我要的是结果。你完成的非常漂亮,这就已经足够了。”

  说完,在那沉默了一下:“对徐大格同志在这次事件上应该承担的责任,镇政府开了一个临时会议,虽然没有得出最后结果,但从我个人的态度,我认为徐大格同志不再适应担任仙桃村村长职务。当然,具体怎样,还是要等组织最后讨论决定。小雷啊,我听说你和徐村长的关系不错,你是怎么看待他的啊?”

  问我?

  你让我怎么说?

  徐叔是个好人,绝对是个大好人,就凭他早就知道了自己不是雷家的亲生孩子,但却一直帮自己隐瞒着这一点就能够看得出。

  可是村长?老老实实的说,他真的不是太适合。

  仙桃村在他的带领下,不但没有丝毫进步,反而还惹出了那么大的乱子。

  但这话要自己亲口说出来可实在是说不出。

  左书记一笑道:“算了,不让你做难人了,小雷啊,要努力,要有进取心,明白吗?”

  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们的欢喜哥忽然就想到了:

  你左书记不会真的要让我来当这个村长吧。

  也不是没有可能,娄书记在的时候就有这个意思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