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当年的米一骏,现在的陈佳豪的故事。

  那一年朱晋岩设计陷害了陈佳豪后,他父亲的公司跨了。

  而这,也是朱国旭一贯的作风。

  要么不做,要做就赶尽杀绝!

  一点机会都不给对方留下。

  就好像那个庞世强。

  “那个人叫米忠。”陈佳豪甚至都不愿意说起自己父亲的名字:“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到了我的身上,每天都喝的酩酊大醉,一回来就拼命的打我,不管我母亲如何哀求也都没有用。到了后来他居然和一个女人搞在了一起……”

  米忠彻夜不归,偶尔归来也是非打即骂。

  终于有一天,他把一章离婚协议放到了陈佳豪母亲面前。

  儿子归陈阿姨,一幢老房子归米忠。

  为了儿子,陈阿姨没有丝毫犹豫就在离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带着儿子回到了老家,远离了繁华的都市。

  然后带着对前夫的彻底绝望,她给自己的儿子米一骏改了一个名字:

  陈佳豪。

  “大小姐,我真的是被冤枉的。”陈佳豪面无表情:“我没有刺伤你的弟弟,那时候我在学校里是总欺负朱晋岩,但我绝对没有刺伤人的勇气。不过,我也有错,我不该在学校里当个小霸王,我这是咎由自取。”

  “我知道,我知道。”安妮紧紧握住了欢喜哥的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缓解自己的内疚:“后来我从晋岩嘴里都知道了,是他的错,是他的错。我一直都在找你,但怎么都找不到你。我想当年对你说声对不起……”

  陈佳豪脸抽动了一下:“大小姐,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需要别人对我说对不起。本来我在乡下好好的,可是有一天……”

  那是在陈佳豪15岁的时候。

  有天他放学回家,忽然有几个大人冲了出来。

  两个大人按住了他,然后另一个大人举起了手里的木棍。

  “他们把我的一条腿悬空架在了一块石头上,木棍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腿上。”陈佳豪说话的语气若无其事,好像这事和他一点关系也都没有:

  “我清楚的听到了我腿骨的断裂声,打完我以后,他们就乘车走了。我住的地方很荒,天又下着雨,一个人也没有。我就爬啊爬啊,一路爬到了家里。我家里穷,没有那么多钱拿出来给我看腿,所以就落下了这毛病。我也不怪我妈,我妈已经尽力了,他到处哀告着借钱,可是我家里那个样子,谁愿意借钱给我们?”

  他说的非常淡定,好像这是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而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似的。

  安妮不敢相信,哪个大人能对一个15岁的孩子下这样的毒手?

  她更加难以想象,一个15岁的孩子,在风雨中居然忍着如此的痛苦爬到了家里?

  而且在他的话中竟然是如此的轻描淡写?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毅力?

  “我也很想知道我又得罪了谁,可是我回到老家后,接受了教训,一直都夹起尾巴老老实实的做人。”陈佳豪还是那样淡然的语气:

  “后来我忽然想起,在我断腿前的一年,我妈正好有一个去云东打工的机会,帮工地上的工人烧饭。太巧了,那个工地是君诚集团的下属单位,我妈在那里遇到了一个人,你们猜是谁?”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自己说出了答案:

  “朱晋岩。”

  “晋岩?”安妮一怔,随即醒悟过来陈佳豪要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那年我弟弟也只有14岁,而且身体一直不好。”

  “大小姐,真的吗?”陈佳豪讥讽的笑了一下:“朱晋岩一眼就认出了妈妈,而且还对妈妈嘘寒问暖……”

  甚至,朱晋岩还拿出了1000块钱,真诚的对陈阿姨说道:“陈阿姨,这是我的压岁钱,你拿去,告诉米一骏,我和他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陈阿姨是个老实人,彻底的被朱晋岩感动了。

  所以朱晋岩问什么,陈阿姨就说什么。

  陈佳豪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她们母子住在哪里。

  “只有朱晋岩知道我们住在哪里。”陈佳豪冷冷地说道:“大小姐,你说呢?”

  “不会的,不会的。”安妮喃喃说着,怎么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晋岩明明见过陈阿姨,为什么这么多年却一直说也在寻找陈佳豪母子的下落呢?

  “不可能吗?”陈佳豪喝了一口水:“为什么在妈妈见到朱晋岩的第二天,就被工地给开除了?你知道开除的借口是什么吗?说她偷工地上给工人吃的米。大小姐,妈妈老实了一辈子,从来都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朱晋岩今天来,明天妈妈就被开除,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安妮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但她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在自己的心目中,自己的弟弟善良、老实,也许小时候做过坏事,但那毕竟不懂事。

  渐渐的长大后,一直都在生病的晋岩,最大的乐趣就是呆在家里玩游戏。

  他怎么可能做出这些事情?

  误会,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大小姐,我该说的都说完了。”陈佳豪站起了身:“我的家没有了,我的腿也断了,如果我当初有什么对不起朱晋岩的地方,现在也都还清了。我没有别的奢望,只想和妈妈一起好好的过日子,所以,我请你转告晋岩,放过我吧。”

  他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里。

  安妮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然后转过头来看向欢喜哥:“欢喜哥,我该怎么办?”

  欢喜哥第一次看到安妮眼里含着泪水。

  如果这些事情都是真的,那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可是欢喜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毕竟,这是别人家的家事。

  朱晋岩?

  一个小小年纪的孩子,居然真的能够做出这种事情?

  可是在欢喜哥的内心,却隐隐的相信陈佳豪说的都是真的……

  ……

  火车高速而有节奏的开动着。

  “不可能。”朱晋岩愤怒地说道:“姐,我从来没有见过陈阿姨。是,我小时候是做过错事,可我早后悔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找米一骏……啊,他现在改名叫陈佳豪了?”

  为了问弟弟这事,她特意让欢喜哥和朱晋岩换了一张位置。

  “你没有?”安妮发现自己的声音大了,赶紧压低了一些:“陈佳豪都和我说了。你说,为什么你一见到陈阿姨,第二天她就被解雇了?”

  “姐,我没有做过,真的,你怎么不相信我?从小到大,我所有的心事都是和你说的。”朱晋岩看起来有些急了:“陈佳豪在还叫米一骏的时候就是个小霸王,在学校里整天欺负这欺负那的,还老是喜欢说谎,他对我做过的那些,我早报仇过了,我还要去找他麻烦?还要去打断他的腿?我有那么可怕吗?大人?我到哪去找那么几个大人帮我做事?”

  毕竟是亲姐弟,安妮心里的天平渐渐的偏向了自己的弟弟。

  是啊,晋岩怎么可能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

  在自己的心里,晋岩一直都是个听话的乖孩子。

  “我不管你有没有做过,反正现在陈佳豪回来了,而且他变成这样你也有责任。”安妮的口气缓和了不少:“这次从鸿洲市回来了,你和我一起去看看他和陈阿姨,知道了吗?”

  “姐,这不用你说,我当面去和陈佳豪道歉这总成了吗?”

  “滚吧,去和欢喜哥把位置换回来。”

  欢喜哥重新坐到了安妮的身边。

  安妮小声问道:“欢喜哥,你说陈佳豪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不知道。”欢喜哥笑了笑:“我又没有参与过这事,我怎么会知道?”

  “你帮我分析分析啊。”安妮摇晃着欢喜哥的胳膊,不断的在那里撒娇。

  欢喜哥就怕安妮撒娇,头一下就大了:“我真的猜测不出。可是那个叫陈佳豪的眼睛里有一种东西。”

  “什么东西?”

  “我也说不出来。”

  欢喜哥说谎了。

  他能够看得出陈佳豪的眼睛里跳动的是什么:

  复仇!

  他是为了复仇才来到云东市的。

  就好像一个被冤枉侮辱了许多年的基督山伯爵,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曾经的家乡。

  然后向自己的仇敌展开报复。

  他在隐忍,他在等待机会。

  看起来这个叫陈佳豪的很平凡、很懦弱,被人骂了也不敢吭声,可是他一定在等待着什么。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他是比较倾向于陈佳豪话的可信度。

  但如果是这样,自己对朱晋岩的印象就被彻底的颠覆了。

  一个孩子,怎么能三番五次的做出这些事情?

  “欢喜哥,我在游戏里被人杀了,快来帮我报仇。”

  “欢喜哥,带我下副本呗。”

  “欢喜哥,我也要去仙桃村玩。”

  朱晋岩的这些话不断的在欢喜哥的脑海里浮现。

  他说的都是真心话?

  他真的对自己有那么的崇拜?

  他是不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也戴着一张面具?

  而在面具后面隐藏的是什么,谁也无法看透?

  欢喜哥不知道,他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