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全国最大的动物园,鸿洲市动物园的规模还是让人非常惊叹的。

  人流量非常大,再加上安妮、甜甜、彤彤这些女人一进来就咋咋呼呼的,结果还没有多少时候就走散了。

  好不容易电话联系上了,欢喜哥让大家各玩各的,到时候在动物表演馆那里集中。

  一个人就要清静多了,再不用听女人在耳边的叽叽喳喳。

  有些口渴,看到有小卖部,就想着过去买瓶矿泉水。

  “怎么今天都是大票子?找不开,找不开。”

  小卖部那,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握着一张一百票面的大票子有些尴尬。

  他也是来买矿泉水的,一瓶六元,他掏遍了全身也都没有零钱。

  “两瓶矿泉水。”欢喜哥递上了零钱,买了两瓶矿泉水,递了一瓶给那个男人:“喏,请你喝。”

  “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男人显得非常为难。

  “不就一瓶水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欢喜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这不行,这不行。”男人却表现得非常固执:“一分一厘,辛苦所得。这样吧,你请我喝水,我请你吃烤肠。”

  欢喜哥看了看边上,有卖烤肠的,也就笑着点了点头。

  趁着男人买烤肠的时候,欢喜哥特别注意了一下他。

  也看不出年纪。

  头发花白,可容貌看起来一点都不显老,估计50出头,60不到吧?

  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好像还上了一些发蜡。

  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休闲西装,特别合体,人也显得更加精神。

  皮鞋也很旧了,可是却刷的干干净净。

  尽管衣服鞋子都很旧了,可整个人看起来斯文儒雅,风度翩翩。

  “烤肠。”男人递了两根烤肠给欢喜哥:“3块钱一根,两根6块,正好。”

  嘿,你账算得倒清,一分钱便宜不占我的,一分钱便宜也不让我赚?

  “小兄弟,一个人啊?”

  “恩,和朋友走散了。你呢?”

  “我也一个人,结伴同行怎么样?”

  “好啊。”欢喜哥是个好交朋友的人:“我叫雷欢喜,你呢?”

  “雷欢喜?这个名字很好听。”男人琢磨了一下这名字:“我叫乔远帆。”

  乔远帆?你瞧人家这名字取的,可比自己这个雷欢喜的名字有文化多了。

  欢喜哥笑道:“老乔,我叫你老乔不生气吧?你心里大概在说雷欢喜?这名字太没有水准了。”

  乔远帆“哈哈”笑了起来:“正是,正是,我倒是说谎了。不过我们国家地大物博,叫什么名字的都有。偶尔听到个古怪的名字,也不稀奇。”

  “可不。恩?什么味道?”欢喜哥抽了抽鼻子:“不是肉香味,什么味道挺好闻的?”

  “这个吧。”乔远帆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指大小的花苞:“这是小叶兰,其花长大了也只有这么大,你说的味道大概是这上面发出的。小雷,送给你。”

  欢喜哥接了过来,闻了闻,果然好闻,顺手放到口袋里:“谢了啊。”

  口袋里有样东西立刻跳动起来,发出了无声的抗议。

  小胖!

  欢喜哥可不放心把小胖单独留在宾馆,也带在了身上。

  哎呀,小胖最不喜欢兰花。

  欢喜哥这才想了起来,赶紧把小叶兰换了一个口袋:“老乔,你也喜欢兰花啊?”

  “我?兰花?不喜欢,不喜欢,一星半点都不喜欢。”乔远帆连连摇头:“我不但不喜欢兰花,反而还挺讨厌兰花的。这花是出门的时候,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你看,别人那么热情的给了我,我也不好拒绝是不?正好借花献佛,送给你了。”

  兰花可是好东西啊,那能卖大钱啊。

  和风雅一点不沾边的欢喜哥如此想道……

  “小雷,做哪行的啊?”乔远帆忽然问道。

  “我?养鱼种庄稼的。”雷欢喜把串着烤肠的小棒扔到了垃圾箱里:“仙桃村你知道不?我在那里承包了十亩鱼塘,开了一家小饭店,顺带着种了一些蔬菜。老乔,有机会去玩啊,不过吃饭可要付钱啊。”

  乔远帆笑了起来:“那是一定的。仙桃村?恩,我知道,云东市祝南镇上的。那里可是有不少美丽的传说。养鱼好啊……江上往来者,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什么啊?你好好的念什么诗啊?你写的啊?”欢喜哥怔怔地问道。

  “哈哈哈,臭脾气,臭脾气,一听到什么,总喜欢卖弄一下。”乔远帆自嘲的笑着:“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写出这样的诗,这是宋朝时候范仲淹写的。意思是大家就爱吃鲈鱼的鲜美,却忘记了打渔人的辛苦。”

  “现在哪还有那么辛苦?”欢喜哥大是不以为意:“一口鱼塘,注意着点就是了,也不用整天泛舟出海。老乔啊,你那么喜欢吟诗的,真得好好的去一次我们仙桃村。就我们那,和世外桃源一样。你吃着刚打捞上来的鲈鱼,看着美丽的仙女山,欣赏着遍地都是的兰花,那景象,我都替你美得慌。我给你打个折,全套服务85折。”

  “你这是拉我的生意啊。”乔远帆啼笑皆非:“你们仙桃村不是出桃子吗?怎么还有兰花?”

  炫耀的机会到了,欢喜哥得意洋洋:“老乔,你这还不知道?天下三大兰花名品都在外面仙桃村啊。”

  乔远帆似乎起了一些兴趣:“我在国外办了半年的事情,对国内的情况不太了解。三大兰花名品?哪三大?”

  你?

  你这个穿着打扮也不像个有钱人啊,能在国外呆半年?

  欢喜哥有些不太相信,可是要吹嘘到自己兰花那可是兴致勃勃的:“紫绶盖绿英,知道吗?你也不喜欢兰花,我告诉你,这可是两种兰花嫁接而成的,国内的养兰爱好者几十年了很多人都还在追求培育方法。”

  “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乔远帆淡淡说道:“早就有人培育成功了。”

  “嘿,这还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欢喜哥瞪大了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不是不喜欢兰花,还很讨厌兰花吗?怎么知道这些?”

  乔远帆一笑:“我不和你说了,我的朋友是养兰爱好者吗?都是他告诉我的。”

  欢喜哥恍然大悟:“成,紫绶盖绿英还真有人培育出,不过下一株可就了不起了。素冠荷鼎!听说过没有?价值1500万的素冠荷鼎啊!”

  原以为乔远帆会大吃一惊,1500万啊!你不懂兰花,多少钱总明白吧?

  让欢喜哥没有想到的是,乔远帆还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素冠荷鼎啊,你说的价值1500万的,是天南市那株号称天下第一的吧?好像属于一个叫关……什么人的。”

  “关宝方。”

  “好像是吧,反正我也不认识。可是他的那株素冠荷鼎称不上是天下第一,仍然有缺陷。叶冠圆润却缺乏晶莹剔透,花朵有神而缺乏灵动……1500万?天下第一?也就是别人无法拿得出可以和他媲美的品种,这才被炒作起来的而已。”

  欢喜哥不服气了,这次他是真的不服气了:“老乔,不带你这么说的啊。这天下第一,1500万,可是大家评选出来的,全国全亚洲全世界就这么一株,你难道还见过其它的?”

  乔远帆一本正经:“我如果说我朋友家的素冠荷鼎,随便找一株出来都能胜过关宝方的,你信不信?”

  欢喜哥瞪大了眼睛,看了乔远帆好大一会这才叹了口气:“老乔,你除了会吟诗,还有一个长处,你会吹牛啊。随便拿一株出来就能胜过关宝方的?你朋友哪位啊?他变戏法的?会变素冠荷鼎出来?你这吹牛吹的没边没际了啊。”

  “哈哈,哈哈,是吹牛,是吹牛,你是行家,被你给发现了。”乔远帆居然笑得还很开心:“很久没有那么笑过了,小雷,继续说。你不是说你那有三株名品吗?这才说了两株,还有一株是什么?难道还能超过素冠荷鼎?”

  “你又不懂兰花,又爱吹牛,也就是咱们对脾气,要不然啊,我都不乐意和你说。”欢喜哥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龙王兰!”

  “龙王兰?”

  乔远帆一声惊呼,身子也随即一颤。

  “怕了吧?你朋友肯定都不知道有这种兰花。”欢喜哥更加得意:“天下独一无二的龙王兰,就在我们仙桃村。老乔啊,我和你说说这龙王兰啊……”

  他把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关于龙王兰的故事说了一遍:“此花一出,万花失色。老乔啊,厉害不?”

  “真的有龙王兰?真的有龙王兰?”乔远帆面色居然一片煞白:“这个世上怎么可能真的存在龙王兰?我……的朋友费劲半生心血,也都没有研究出龙王兰的培育方法……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一个小小的仙桃村居然能够有龙王兰?”

  我们的欢喜哥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欢喜哥大拇指一竖:“服了吧?我可不会吹牛,你朋友要是不信,带他去仙桃村一起看看啊。保证他一看,下巴都会掉下来的。”

  乔远帆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有一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