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总,有个叫莫大伟的人找您。”

  “莫胖子?”江胜利一怔:“他老子不来,他找我做什么?”

  为了自己儿子江斌的事情心烦意乱的江胜利,本来是不想见的,自己和一个屁大的孩子有什么好谈的?

  可是再仔细一想,莫大伟不说了,他老子可是个厉害人物。

  尤其护短,对自己的儿子宝贝的和什么似的。

  在那想了一下:“让他进来。”

  那个熟悉的肥胖的身影,扭动着浑身的肥肉走了进来,一看到江胜利赶紧说道:“江叔叔好。”

  “大伟啊,坐吧。”对莫胖子,江胜利就算装也会装的客气一些:“什么事啊?”

  他可不像自己的儿子那么草包,总以为莫胖子是个窝囊废。

  提醒江斌多少次了,可他就是不听。

  看起来莫胖子处处吃亏,可是算来算去,到头来赚便宜的总是他。

  “江叔叔,我是来向您道歉的。”莫胖子还是恭恭敬敬地说道。

  “道歉?道什么歉?”江胜利一怔。

  莫胖子叹了口气:“江叔叔,过去呢,我和江斌有些矛盾,后来我到了仙桃村,矛盾更加重了。比如上次兰花展的时候,我做的那些真的不应该。”

  那次兰花展上江斌受到的羞辱,江胜利后来辗转也听到了。

  虽然满腹怒火,但这又能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呢?

  苦笑了一下:“那些事啊,你们孩子玩的时候,过去就算过去了。”

  “谢谢江叔叔,谢谢江叔叔。”莫胖子一叠声地说道。

  “大伟,还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吗?我今天很忙啊。”

  “还有一点小事。”莫胖子陪着笑脸说道:“再耽误江叔叔几分钟的时间我就走。”

  “说吧,什么事?”

  莫胖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U盘,礼貌的放在了江胜利的面前:“江叔叔,有人送给了我这个东西,我一听,和您,和江斌都有关,我想了好久,还是给您送来了。您听听,您听听。”

  江胜利有些好奇,把U盘插在了电脑上。

  打开来,发现是几段音频。

  疑惑的看了看莫胖子,还是点开了音频。

  “吴哥,你喝多了,别喝了。”这是莫胖子的声音。

  紧接着传出的那个“吴哥”,江胜利也认识,是自己儿子江斌的一个朋友。

  “胖子,再给我拿一瓶酒来,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哎,你等等啊,吴哥。你的酒来了。我给你倒上。”

  “胖子,你说你虽然傻兮兮的,但人勤快、识相,今天你吴哥就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天,我看到江斌的母亲和白厚春进了一家宾馆。”

  “啊?吴哥,您这瞎说了吧?白厚春?那是江斌的姨夫啊?”

  “我瞎说?我会瞎说?那天,我在宾馆和个妞开完房,我那妞事情多,我就在大厅里等,结果就看到江斌的老娘余彩芳和白厚春一起走进来了,他们没有看到我。我也觉得奇怪啊,就花了两百块钱买通了一个前台的,一查,嘿,你猜怎么着?他们每个月都会来开一次房!”

  听到这,江胜利面色铁青,一下关掉了音频。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江胜利恼怒的拍着桌子:“给我找到这个姓吴的,我当面质问他,要是他有一个字是假的,我打断了他的双腿!”

  “您别急,别急。”莫胖子急匆匆地说道:“我也认为姓吴的那个家伙在瞎说,阿姨那么好的人,白叔叔那么有名望的画家,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后来我就采取了一些技术手段……当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结果,我碰巧又录下了一段录音,您再听听下面这段。”

  江胜利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可是他的心里同样也好奇,手有些哆嗦的点开了第二段音频。

  里面传出的一男一女的声音,江胜利一听便听出了是自己妻子余彩芳和自己连襟白厚春的声音。

  “厚春,阿斌又闯祸了,这次江胜利是真的生气了,罚他在家里不许出去。”

  “哎,阿斌从小被你们宠坏了,闯祸又不是一回两回了?等江胜利的这股气消了就好了。”

  这已经可以证实那个姓吴的话了,余彩芳和白厚春真的在偷情。

  可是他们下面的话,却好像一个晴空霹雳一下炸在了江胜利的头顶:

  “厚春,你说我们一家三口什么时候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啊。”

  “再忍忍,再忍忍就好了。彩芳,我们都忍了那么多年了,再多忍忍有什么关系?你想,为了能够在一起的时候不被人发现,你都把我介绍给你大姐了,我们还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厚春,我后悔嫁给江胜利太早了,后来遇到了你,我才找到了我一生中的真爱。要不是为了江胜利的财产,我早就和他离婚了。”

  “这样难道不好吗?阿斌被江胜利当成亲生儿子养了那么多年,等到他一死,江家的财产全部都是他继承的。那是我们的儿子,为了儿子我们什么苦都要忍。”

  江胜利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关掉了音频,拔下了U盘。

  他浑身都在哆嗦着。

  过了好久,颤抖的手拿起了电话:“今天的会议全部取消。约好见面的也全部取消。对,一个人我都不想见。”

  挂了几次才把电话挂好:“大伟,这个U盘里的东西还有几个人听过?”

  “江叔叔,瞧您说的,我是这样的人吗?”莫大伟的眼中似乎写满了同情:“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我一直都珍藏着。我保证除了您和我,没有第二个人听过了。”

  江胜利沉默了一会:“开个价吧。”

  “开什么价,江叔叔?”

  “大伟啊。”江胜利叹息了一声:“在你江叔叔面前就别再装傻了。你老子精,你比他更精明。说吧,这个U盘里的秘密,你要多少钱才能不说出去?”

  莫大伟也是叹了口气:“江叔叔,您都说成这样了,那就先给我100万吧。”

  “100万?先给你?”江胜利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你还有备份吗?”

  “瞧您说的,江叔叔,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没有备份?”莫胖子咧嘴在那傻笑:“我先拿个100万,将来缺钱了,我再拿一个U盘来卖给您。你那么了不起的人,肯定也怕这个家丑外泄吧?”

  说到这,猛的一拍脑袋:“啊,您别学着江斌,要绑架我什么的,江斌试过了,没有用。我被绑架了,几个小时之内所有的知名网站都会收到一份同样的录音。真的,我不骗你,就算我死了这个录音也会被公布的。”

  江胜利笑了,在这个时候他居然笑了。

  他又拿起了电话:“詹总监?一会有个叫莫大伟的来财务室,你给他转账100万。账怎么做?你是财务总监还是我是财务总监?”

  竭力让自己平静的挂断了电话:“大伟啊,去财务室拿钱吧。将来缺钱用了,就到江叔叔这里来,要多少有多少。”

  “谢谢江叔叔,谢谢江叔叔。”莫大伟连声道谢:“江叔叔,我在想,你会怎么样应付这件事?你肯定不会高兴三天两头的给我钱啊。您一定能够想出办法解决这件事的,我确信。您教教我可以吗?”

  江胜利笑容满面:“江叔叔暂时还没有想到,想到了我一定告诉你好吗?”

  “好的,那我不打扰您了,再见,江叔叔。”

  “再见,大伟。”

  江胜利目送着莫胖子出去,目送着办公室的门被缓缓关上,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他忽然操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狂吼一声恶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咚”!

  江胜利失魂落魄的跌坐到了老板椅上。

  二十四年,二十四年了!自己竟然在替别人养孩子!

  自己最疼爱的江斌,竟然不是自己的孩子!

  身为一个男人,还有比这更加羞辱的事情吗?

  白厚春,白厚春!

  我这么对你,把你捧成知名画家,大把大把的在你身上花钱,你却给我戴了二十四年绿油油的绿帽子?

  余彩芳!你怎么敢对不起我!

  江斌,你这个小杂碎!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像我,除了愚蠢还是愚蠢!

  你这样的废物,我居然疼爱了你二十四年?

  一家三口?

  一家三口!

  难道你们一家三口不知道我江胜利是什么样的人吗?

  既然你们对不起我,我又何必再在乎你们?

  二十四年的父子情?去你妈的!

  小杂碎,小杂碎,我就算养了你二十四年,我也不会再对你客气的!

  我是江胜利,只可以我对不起别人,不可以别人对不起我!

  他忽然定了一下神,拿起电话:“曾主任,进来下。”

  “江总,有什么事吗?”办公室的曾主任很快走了进来。

  “最近你给我安排一下,集团总部做一次体检,所有的项目都要做,尤其是抽血检查,这也是集团对于总部员工的关心。”

  “好的,江总,您准备大约什么时间进行体检?”

  江胜利的嘴角闪过了一丝不为人知的狞笑:

  “稍微等几天吧,等到我亲爱的儿子江斌回来的那一天。”(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