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威廉给欢喜哥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海葵、海马、黑魔虾这三种生物的人工养殖难度,尽管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还是超出了欢喜哥的想象。

  当他将准备人工养殖的想法告诉小胖后,小胖却连连摇头。

  这次无论欢喜哥如何哀求,甚至拿出小胖的欠条来威胁,小胖也就是不肯答应。

  原因?它又没有办法说给欢喜哥听。

  这三种生物,当初就是龙族世界里食物链中最底层的,本身也没有什么特效。

  不过偶然的一次机遇,却改变了它们的命运。

  龙王在还没有成为龙族之王前,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蜕皮,当时的它正好有急事,就将自己兑换下来的皮留在了海边。

  当时还是两栖生物的海葵、海马、黑魔虾看到了这张皮,然后分而食之。

  赶回来的龙王见了大怒,将这三种生物抓伤,把海葵、海马扔到了大海里,将黑魔虾扔到了大湖中。

  由于刚刚吃下了龙王兑换下的皮,三种生物得而不死,但生命力却变得低得无法再低。也正是吃下了龙王兑换下的皮,它们也具有了很强的药用性。

  千万年来,三种生物都始终在死亡的边缘游走,生命脆弱的就如同一张薄纸,可是仰仗着龙王之皮的威力,居然一直存活到了今天。

  小胖目前的力量,还不足以彻底改变龙王决定的三种生物的命运。

  不过小胖很想告诉欢喜哥,虽然自己做不到,但欢喜哥却有可能达成,他的身体里本身就蕴含着龙王的灵力。

  可还是那个老问题:

  欢喜哥根本不懂得如何使用,只能够偶尔灵光一闪爆发一次而已。

  其实小胖目前也陷入在纠结中。

  它希望欢喜哥能够完全掌握龙王灵力,可是这种强大的力量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伤害?最终是否会让他彻底崩溃?

  小胖说不清楚。

  毕竟他只是人类的躯体而已。

  而欢喜哥却根本没有想到小胖的想法。

  既然小胖死活都不愿意帮忙,那就自己来尝试一下吧。

  专门开辟出了一亩鱼塘,一分为二,用来养殖那三种娇贵的不能再娇贵的生物。

  杜威廉答应在半个月内,人造海水和三种生物的苗种就会送达。

  欢喜哥暂时把这事放到了一边。

  目前的重点还是在仙桃村。

  对民房的改造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约到下个月,全部改造都可以完成。

  从外部来看,民房依旧保持着原貌,丝毫未加改动。

  然而在其内部,却已经大变样了。

  完全是按照快捷酒店的标准装潢的。

  淋浴、电视、网络这些基本的设施必须齐全。

  而不同的是,快捷酒店推开窗户,看到的是高楼林立和汽车的尾气。

  这里一推开窗户,看到的却是一片农家景色。

  深深的吸上一口气,甚至还能够闻到青草的味道和蔬菜的甘美。

  而由于前任村长徐大格的带头,很多闲置在家的老人、女人都开始种植兰花了。

  反正不管兰花市场的价格如何变动,都有方寸公司进行收购呢。

  那位花疯子关宝方为了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也是尽心尽力的,

  欢喜哥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摇头晃脑的给徐村长念着:“杏花春雨闹枝头,喜见幽芳日渐抽。檐下避霜更防冻,惜花时动夜寒愁。”

  他念的起劲,可是徐大格却听的满头雾水:“关先生,你在那里唱戏啊?”

  欢喜哥也是听的莫名其妙,把关宝方拉到了一边:“老关,你在那念什么呢?”

  “清人许齐楼的‘兰蕙同心录’的四季养兰口诀啊。”关宝方瞪大了眼睛:“难道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们都不懂吗?”

  欢喜哥张大了嘴,什么啊什么啊?

  谁是许齐楼?什么是“兰蕙同心录”?

  许齐楼著的“兰蕙同心录”被许多养兰爱好者奉为宝典。在关宝方看来,能够养出“龙王兰”这样绝世品种的人,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这部宝典。

  可惜的是,他不知道,欢喜哥根本就是个养兰的大外行。

  什么许齐楼,什么“兰蕙同心录”,他根本都是第一次听到。

  关宝方耐着性子大致给他解释了一遍三月里的养兰技巧,欢喜哥这才明白。

  可是随即又哭笑不得。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徐大格这一批人,他是初中毕业,在他那个年代算是有文化的了。

  而其他的老人呢?有的甚至不识字。

  当然,麻将上的字他们还是认得的。

  你和他们说这些文绉绉的东西?他们能够弄得明白吗?

  在你眼里最浅显的道理,在他们听来简直就是天书一般。

  欢喜哥眼睛眨了眨,在那想了好大一会,来到徐大格身边:“徐叔,别听他的,听我和你说啊。‘春天到,阳光照。阳光照的多,兰花长的壮。防春寒、防春冻、晚上一定要注意。气温升、多浇水,害虫记得要杀死……’”

  “哎,这么一说我不就明白了。”徐大格恍然大悟:“刚才关先生那些文绉绉的东西,我一句都没有记得。欢喜哥,你拿纸帮叔记下来,叔和别的老伙计说去。”

  关宝方看着欢喜哥在纸上刷刷写着,心中连声叹息。

  刚才自己和他说的三月兰花养殖技巧,倒的确是他说的那些,但实在太粗俗了吧?

  什么“阳光照得多,兰花长得壮”?这哪有“杏花春雨闹枝头,喜见幽芳日渐抽”有意境啊。

  关宝方从小就跟着老师学习兰花种植技巧,像什么“兰蕙同心录”、“都门艺兰记”这些都能够倒背如流,不知道下了多少苦功夫,彻夜长读背诵。

  书上写的东西,他是半个字都不会改动的。

  虽然老师经常说他资质平平,只记得死记硬背,不懂变通,可老师不也还说过,养兰人,就要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这些村民们听不懂养兰诀窍不要紧,自己可以一个字一个字得翻译给他们听,然后让他们背诵。

  一遍不成来十遍,一天不成就来一个月。

  功夫不负有心人嘛。

  他这想法要是被欢喜哥知道非被气死不可。

  这些种兰花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难道你还要他们和孩子一样的背诵古文?背不出来是不许回家吃饭还是打手心?

  关宝方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师教出来的那么古板。

  老师?

  欢喜哥忽然想到,好像谁说过,关宝方他的老师外号“乔疯子”,自己在鸿洲遇到的那个乔远帆也是姓乔啊?

  顺口问了一声:“老关,你老师叫什么啊?”

  关宝方一怔,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可是他素来为自己的老师骄傲:“我老师叫乔关山,这是取自‘建兰’中的两句诗,‘辇至逾关山,滋培珍几阁’中的。”

  乔关山,果然不是一个人。

  想想也是,乔远帆——老乔对兰花非但不喜欢,而且颇有厌恶之感,怎么可能是兰花界大名鼎鼎的“乔疯子”?

  再说了,听关宝方所描述的,他的老师肯定是个真正的高洁之士,武侠小说里世外高人一样的人物。

  再看老乔呢?

  尽爱吹牛,而且一点架子没有,和“高人”两个字简直是天差地别。

  欢喜哥迟疑着问道:“老关,你老师外号‘疯子’……啊,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

  “没关系,没关系。”关宝方却根本就不在意:“老师知道有人叫自己‘疯子’后,不仅不以为忤,反而还很高兴。他说我们养兰人啊,就要和疯子一样,疯疯癫癫、忘乎所以,把自己的全部都投入到兰花中,这样才能略有小成。”

  您太客气了,您师傅乔疯子太客气了。

  都能养出素冠荷鼎了,还说什么略有小成。

  这“小成”可价值1500万啊。

  雷欢喜对这个乔疯子很有兴趣:“老关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和我说说你的老师呗。”

  一说到老师,关宝方双目放光:“我的老师可是乔致庸的后人啊。”

  “乔致庸?谁啊?”欢喜哥摸摸脑袋问道。

  关宝方恨不得吐欢喜哥满脸唾沫星子:“乔致庸,清朝末年的大商人,其旗下复字号称雄蒙内,大德通、大德恒两大票号遍布全国各地商埠、码头,人称‘亮财主’。门生弟子遍布天下。别的不说,我国的第一任银行行长就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

  哦,那这人听着挺nb的啊?欢喜哥心里想道。

  “还有,还有。”关宝方越说越是起劲:“电视剧‘乔家大院’,另外那个香港影星郭富城演的‘白银帝国’,就是根据乔致庸的故事来拍摄的。乔致庸的票号,掌控全国金融,生意鼎盛时拥有全国各地以及俄国、外蒙古、日本及南洋的二十三个分号,富可敌国。他家银库里的现银,抵得上当时国库的七分之一。”

  我的天老爷啊。

  欢喜哥听了连连吐着舌头。

  “这还不算什么,一度时间乔致庸甚至把茶叶、丝绸、瓷器亲自海运口到了美国和欧洲,得到欧美国家的疯抢。我还听我老师说过乔致庸的一个神奇故事……”

  就在这个时候,欢喜哥的电话响了。

  看看是朱国旭打来的,欢喜哥笑着说道:

  “老关啊,我先去接个电话,你老师的那些神奇故事,咱们下次再听你说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