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回来了,我错了。”

  站在江胜利的面前,江斌低垂着头。

  这次真是倒了血霉了,千辛万苦弄来,又提心吊胆偷运到日本去的那个明朝花瓶,到了日本一经检验,竟然是个赝品。

  赝品!

  这可是他借了高利贷买来的啊!

  江斌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和雷海叶还不甘心,担心日本人蒙自己。又花钱专门去了两家鉴定行做鉴定,但给出的结果却都是相同的:

  赝品!

  绝对是个赝品!

  雷海叶吓的浑身发抖,差点就昏了过去。

  倾尽家产,而且还借了高利贷,结果只买回一个赝品?

  自己可怎么办啊?

  江斌倒并不是如何在乎,反正家里有的是钱,回去后顶多被老子训斥一顿也就是了。

  一回到云东,雷海叶急匆匆的就跑路了。

  必须在放高利贷的找到自己之前,变卖自己在云东的所有财产,然后溜之大吉。

  反正国家那么大,随便找个地方隐居起来,那些放高利贷的到哪里去找自己?

  江斌却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老子的办公室,然后装出了一副自己知道错了的表情。

  低垂着头,一声也不敢吭,站在那里准备着迎接一次狂风暴雨。

  谁想到,意料中的谩骂却没有出现,江胜利一直沉默在那里。

  江斌反而有些担心起来。

  “在外面吃苦了吧?”江胜利叹息一声,站了起来,走到“儿子”身边,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接受教训就好,这点钱爸爸还是赔得起的。和那些放高利贷的人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出息?阿斌,以后千万别再做傻事了。”

  江斌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说到底还是父子情深,自己在外面闯了那么大的祸,爸爸居然一点没有责备自己,反而还说出了这样温情的话。

  这次江斌是真的发誓了,一定要好好的和爸爸学些做生意的本事,再也不出去胡混了。

  就留在溪海集团干了。

  “回去吧,你妈想你了。”江胜利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下,明天去人事部报道,先做一些简单的工作。”

  “知道了,爸,那我先回去了。”

  “恩。”

  等江斌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江胜利忽然说道:“对了,公司今天体检,你去做下,省得到时候再补做了。”

  “知道了,爸。”

  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江胜利脸上慈祥的笑容骤然消失,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徐医生,我有个事情求你帮忙,而且一定要优先处理,我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知道结果……”

  ……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君诚大厦里的父子一幕也在上演着。

  朱晋岩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那么急着要自己赶来,可是当朱国旭一开口他便明白了:

  “晋岩,有个叫瑞祥公司的你知道吗?”

  “知道。”朱晋岩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很快便坦率地承认道:“那家公司,是个我两个朋友一起开办的,不过我在里面占的股份很少。”

  儿子的坦然,让朱国旭有些吃惊。

  他早就调查清楚了,这样的事情他想弄清楚并不是什么难事。

  原本以为儿子回百般抵赖,可是命运想到儿子居然如此诚实。

  朱国旭心中的不快已经消失了许多:“为什么?什么事情总有一个理由的是吗?”

  “是,我有理由。”朱晋岩还是表现得非常坦率:“我想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朱国旭皱了一下眉头。

  朱晋岩点了点头:“爸,我过去一直生病,又贪玩,所以始终没有办法好好的跟您学习怎么做生意。现在我的病好了,就和两个朋友一起开办了这家公司。我想向所有人证明,即便不靠君诚集团,我也一样能够成功,我不是那个病怏怏的只知道玩的纨绔子弟。”

  朱国旭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赏:“你还是很有一套的,那么短的时间里居然找到了大量的投资。只是你做生意我不反对,但为什么要撬君诚的墙角呢?这可是你爸爸的心血啊。”

  “爸,我想要打败你。”朱晋岩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从小,在我的心中,您一直都是最了不起的偶像,您不知道我有多崇拜您。我喜欢看篮球比赛,在nba中有一句名言,只有打败自己的偶像,才能表达对偶像的尊重,才能够证明自己的价值……”

  朱国旭微微笑了一下:“晋岩啊,能够说实话就好,你有志气,有雄心,我很高兴,我朱国旭的儿子就该这样。可是,你现在还太嫩了,还没有打败爸爸的实力。小鹰要先学会滑翔,然后才能展翅高飞。做生意,切记好高骛远,心浮气躁,要一步一个脚印。”

  “知道了,爸爸。”

  “还有呢?”

  “还有?”

  “为什么要开办瑞祥公司的全部原因。”

  朱晋岩沉默了一会:“我怕。”

  “怕。”

  “恩,我真的怕。”朱晋岩抬头说道:“您很欣赏欢喜哥,欢喜哥的能力也很强,我和他比,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如他。我知道,只要他和姐姐结婚了,君诚集团您迟早会交给他的。在所有人的眼里,我只是个贪玩的孩子而已。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在儿子的眼里,朱国旭看到了晶莹的泪花,朱国旭一颗慈父的心瞬间便融化了。

  这个傻孩子啊,为什么这么想呢?他从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

  “晋岩,你想偏了。”朱国旭叹息一声:“是啊,我是很欣赏欢喜,但再欣赏,他也姓雷,而你姓朱。将来即便他和安妮结婚,成了我的女婿,我会把许多很重要的业务交给他去办,但整个君诚集团,却还是姓朱的。”

  “爸爸……”

  朱晋岩一张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眼泪却“噗嗤噗嗤”的不断落下。

  “好了,晋岩,不要瞎想了。”朱国旭安慰着自己的儿子:“爸爸今天很开心,因为爸爸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长大了,有危机感了,知道要努力上进了。晋岩,记得,一家人永远是一家人,爸爸永远都会爱着自己的孩子。瑞祥公司你继续做下去吧,资金方面有困难,从君诚这里调集。还有,香港茱莉娅公司的合作,你也可以继续和他们谈下去,我会和杜威廉说一声的。”

  “爸……”朱晋岩哽咽了。

  朱国旭淡淡一笑:“做生意,做些小动作无可厚非,但是做人还是光明磊落一些的好。得饶人处且饶人,陈佳豪已经被你害得够惨了,留给他一条活路吧。”

  朱晋岩面色骤变。

  爸爸怎么什么都知道?

  “儿子啊,你过去做的那些事情,瞒不过爸爸的。你动用的,可都是我的人脉,你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朱国旭轻轻叹息了一声:“心狠,是做生意必须的,这也是我一直没有追究,相反还包庇纵容你的原因。可是如果做得太狠了,连一线生机都不给别人留,兔子急了都会咬人啊。”

  朱晋岩沉默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对雷欢喜那么好吗?”朱国旭忽然问道。

  “您喜欢他,他能力强。”

  “有这个原因,但不是全部。”朱国旭有些出神:“你的命,是雷欢喜救的,他可以救你,也可以毁了你。别看他现在生意小,和君诚这棵大树没有办法比,可是他早晚都会长大的。你的性格,我清楚,雷欢喜的性格,我也清楚。看在我的面子上,看在安妮的面子上,他可以对你一忍再忍,可是当他忍无可忍的时候,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会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你,我根本猜测不出。”

  一股奇怪的眼神在朱晋岩的眼中一闪而过。

  可这并没有瞒过朱国旭:“你不要不相信,我曾经哀求过雷欢喜,你没有听错,是哀求。我朱国旭强势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求人。我求他,有朝一日当他决定反击的时候,能够放过你,不要伤害你。他可以打败你,可以打败整个君诚集团,甚至可以让你一无所有,但一定一定要让你活着,我朱国旭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朱晋岩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记得我的话,晋岩,把我今天和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朱国旭看起来好像苍老了不少:“你很聪明,但世界上的聪明人不是只有你一个,你以为你姐姐就不聪明吗?疯疯癫癫?大大咧咧?还是没心没肺?你其实一直都看不起你姐姐是吗?你错了,你真的错了,安妮其实比你更加聪明,她只是不愿意动脑筋,她只是想做个简简单单的女孩子。可你同样不要激怒她,就和不要激怒雷欢喜是一个道理。”

  他来到窗口,看着大楼下的车水马龙叹息着道:“你得罪了雷欢喜,看在我的面子上,或许他还会放你一条生路,可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让安妮也绝望了,看到外面了吗?那么大的云东市,你恐怕连一块落脚的地方也没有。”

  可能吗?

  自己的姐姐?安妮?

  朱晋岩从头到尾连一个字都不相信。(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