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真的是用自己的鲜血种出来的人参?

  长条须、老而韧、黄褐色之皮,种种加在一起,完全符合标准老参的要求。

  甚至看起来,比当初给朱晋岩的可颗还要好。

  自己的血液居然如此神奇,将来还要求小胖做什么?

  可是为什么小胖看起来如此的古怪?

  管不了那么多了,小心翼翼的把人参挖了出来,乐得屁颠颠的跑出了地下室。

  看着欢喜哥的背影,小胖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嘿嘿,你傻乐去吧。

  还真以为自己血液可以种植出神器植物了。

  到时候对着自己一刀、一刀、又是一刀……

  想到这个场面小胖就又忍不住有了狂笑的冲动……

  ……

  人参已经有了,赶紧给朱国旭打了个电话。

  一听到雷欢喜居然那么快就弄到了自己想要的人参,朱国旭在电话那头怔了好半天。

  “雷欢喜,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办不到的吗?”朱国旭长长叹息一声。

  “生孩子我做不到。”

  “去。”朱国旭笑了:“我现在有点事,明天我来拿。”

  欢喜哥的心里开始盘算起来了。

  上次自己一颗人参换到了一幢别墅,这一次呢?

  能够让自己发什么样的财?

  “欢喜,欢喜,出事了,出事了!”

  正在那里美滋滋的,徐大格忽然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

  “什么事啊,徐叔?”

  “兰花……兰花快死了……”

  啊?

  雷欢喜差点蹦了出来。

  开什么玩笑啊,兰花快死了?

  “快,快去把老关叫来!”雷欢喜眼睛都红了,三步并作两步便朝着徐大格家冲去。

  这可是牵扯到很多事情的大问题啊。

  到了徐大格那里一看,果然如此。

  几十株兰花一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的蔫在那里,一副垂垂欲死的样子。

  怎么回事?昨天还是好好的啊。

  而且怪了,自从自己发现了小胖,这仙桃村是养鱼鱼肥、种蔬菜蔬菜旺盛啊。

  怎么偏偏到了兰花,就出这么大的问题了?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闪开,闪开!”

  关宝方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

  一只脚穿着球鞋,一只脚居然穿着一双拖鞋。

  看得出来,当这个花疯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慌张。

  “怎么会这样的?怎么可能这样!”一看到那些无精打采,正在死亡边缘游走的兰花,关宝方暴跳如雷:“老徐,你对兰花做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有做啊。”徐大格一脸无辜:“你让我怎么养我就怎么养,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你问我,我问谁啊。”

  “不可能,不可能。”关宝方嘴里不断的说着相同的话:“按照我的方法,我的兰花绝对不会出问题的。我养了那么多的兰花,一点问题也都没有出过。”

  他围着兰花看了又看,同样的问题问了徐大格一遍又一遍,可是徐大格却一口咬定:

  没有,除了他关宝方教的办法,其它自己什么也都没有做。

  关宝方急的抓耳捞腮,这些兰花就是他的命根子,现在出了那么大的事,怎么办?

  “欢喜,欢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桂花嫂也心急火燎的跑了过来:“菜地出事了。”

  啊?

  菜地又出事了?

  这里有关宝方镇着,让他慢慢的想解决办法吧。

  赶紧跟着桂花嫂来到菜地那,一些村民也都闻讯赶到了。

  一看,雷欢喜便懵在了那里。

  大片的青菜、西红柿就和那些兰花一样无精打采,有的已经死亡。

  见鬼了!

  今天撞到什么邪了?

  用小胖精元之水浇灌出来的菜地,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问题是,还找不出问题在哪。

  “别是老母虫吧?”边上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说道。

  老母虫?

  不可能!

  老母虫又叫白土蚕,学名蛴螬,是金龟甲的幼虫,别名老母虫、核桃虫。这其中尤其以植食性老母虫食性广泛,危害多种农作物、经济作物和花卉苗木,喜食刚播种的种子、根、块茎以及幼苗,是世界性的地下害虫,隐藏土壤之中,危害很大。

  可是雷欢喜很确定不会是老母虫。

  这可是用小胖精元之水浇灌过的土地啊!

  别的不说,就看方寸饭店门口的那两分地,什么时候闹过虫灾?

  可是越想什么越来什么。

  “欢喜哥,欢喜哥。”

  随着这个声音安妮出现了:“你赶快去饭店那看看吧,菜地出事了。”

  雷欢喜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方寸饭店门口的两分菜地果然出事了:

  和桂花嫂种的菜地一模一样!

  所有的蔬菜正在和死亡做着挣扎!

  雷欢喜头发都快被自己抓光了。

  “欢喜,我那的兰花,还有你这的菜地。”徐大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以我种了那么多年地的经验看,十有八九就是老母虫了。”

  “绝不可能。”雷欢喜非常肯定地说道:“真的是老母虫,我把虫给一条条吃下去!”

  他趴到了菜地上,用手刨着泥土。

  一群人都围拢了过来。

  其实雷欢喜的朋友们还是很期待真的是老母虫的。

  这个原因很简单:

  看欢喜哥吃虫的机会可不是很多。

  当刨到植物根部的时候,雷欢喜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缓缓的从土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老母虫!

  “我的天老爷。”徐大格惊呼一声:“这么大的老母虫,足足抵得上我以前看到的两倍啊!”

  的确,雷欢喜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老母虫。

  竟然有5公分以上,而且吃的又胖又壮。

  只要长成成虫,变成金龟子得有多大啊?

  被小胖精元之水浇灌过的土壤里,居然会出现了害虫?

  而长的如此肥壮,肯定也是得到了精元之水的好处啊!

  我的天,小胖的神奇力量不但在养着农作物,居然还在养着害虫?

  可是雷欢喜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以前连一条害虫都看不到,莫名其妙一夜之间就出现老母虫了?

  烦心,太烦心了。

  现在不是刨根究底的时候,而是必须想出办法来如何消灭这些害虫。

  危害太大了,这样被精元之水养大的虫,要比普通的害虫危害大上十多倍。

  也难怪无论是兰花还是蔬菜,在老母虫的攻击下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甚至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农作物大规模死亡事件。

  更多的坏消息开始传来:

  不光是那些兰花、雷欢喜和桂花嫂种的菜地,在其它的田里也都发现了大量的老母虫。

  老母虫本来就繁殖力惊人,一只雌性老母虫一次可以产卵100粒左右。

  而在仙桃村的老母虫,根据密度初步判断,一条雌虫一次产卵起码在200粒以上。

  这也就是说,大规模的虫灾已经爆发了!

  “不行啊,欢喜。”徐大格忧心忡忡:“8年前咱们村也闹过灾,农作物成片成片的死去啊,要是不及时控制,今年咱们可就真玩了。最后连桃树也会受灾。”

  8年前的那次虫灾雷欢喜也经历过,不过当时他还是个孩子。

  他记得这种老母虫虽然是被村民深恶痛绝的害虫,但却也是药材的一种。

  他们这些孩子,往往翻土把老母虫抓起来,用开水烫死,接着晒干,卖给专门收老母虫的药贩子。

  这种药材专门治疗小儿脐疮、丹毒、痈疽,对白内障也有很大的效果。甚至对立志戒酒的人也有奇效。

  把老母虫研成粉末,然后用酒送服,用不了多少时候就能戒酒成功。

  只是其中的毒性一定要控制好。

  雷欢喜此时没有心思考虑老母虫的药性:“徐叔,当初我们是怎么办的?”

  “也简单,用特效杀虫剂,一块钱一包,直接混合在土壤里就可以了。我那还有过去用剩下的十几包呢。”

  雷欢喜长长的松了口气:“那成,徐叔,你赶紧给我拿来,我先试着用下。”

  徐叔去拿杀虫剂了。

  雷欢喜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悄悄的准备开溜,没有想到安妮怯生生的声音传来:

  “欢喜哥,这虫你喜欢吃红烧的还是清蒸的啊?”

  呃。

  “真的是老母虫,我把虫给一条条吃下去!”

  我们的欢喜哥刚才斩钉截铁的赌咒发誓话音还没有完全散去呢。

  “欢喜哥,我没有烧过这道菜啊。”郭宇康也是趁机火上浇油:“你说该加多少盐多少味精啊?”

  弟兄们,机会来啦,大家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啊!

  一双双幸灾乐祸的眼睛盯上了我们的欢喜哥。

  尼玛,这些都是什么朋友啊!

  欢喜哥心里发出了误交损友的悲哀。

  还好,徐大格很快拿着杀虫剂来了。

  总算给了欢喜哥一个缓冲的机会。

  “别闹,别闹,先做正事要紧。”

  欢喜哥和徐大格一起把一包杀虫剂混合在了土里。

  徐大格点了根烟:“顶多半个小时就能起效果,这我有经验。”

  比真正种地的本事,徐大格可远远的在雷欢喜之上了。

  一边应付这安妮她们要自己吃虫的纠缠,一边在那不断的看着时间。

  半个小时一过,雷欢喜和徐大格急急忙忙的重新刨开了泥土,可是当他们重新挖到根部的时候,两个人这一次算是彻底的傻眼了:

  老母虫竟然一条都没有死!(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