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胜利放下了徐医生刚送来的检测单,嘴角抽动了一下。£∝,

  很好,很好,现在一切的结果都出来了,自己可以放手去做一些事情了。

  他拨通了自己妻子的电话:“彩芳啊,我今天回来吃饭。不,不,让保姆们都休息,我忽然想吃你亲手做的菜了。哈哈,没什么事,真的想念你做的菜了。让阿斌今天不要出去,一起吃饭,他最近心情不好。你儿子,你和他说。”

  放下了电话,对着办公室的镜子照了一下,拔掉了一根白头发,然后把自己的办公室曾主任叫了进来。

  “小曾,你今年多大了?”江胜利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声。

  曾主任一怔:“刚过完30岁生日。”

  “30了,真快啊。”江胜利像是无限感慨:“你22岁进的溪海,一干就是8年。从我的秘书一直做到了董事长办公室主任。对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啊?”

  曾主任没有想到江胜利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有些慌乱:“我,我想以事业为重。”

  “不,你没有说真话。”江胜利笑着摇了摇头:“你喜欢我,你一直都喜欢我,尽管你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有过任何表现,但我知道。所以,你到现在从来没有找过其他任何男朋友。”

  曾主任的脸绯红,她完全不知道江总为什么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江胜利却凝视着她:“我给你一个机会,记得,你一生只有这一次机会。你是不是喜欢我?”

  曾主任忽然就豁了出去,8年的秘密一旦被人说破,再也不管不顾:“是,我喜欢你。从我成为你秘书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喜欢你了。我一直在幻想,当你的情人,当你的小三,我都不在乎,不在乎,只要能够拥有你哪怕一天也就够了。”

  一说出。她忽然觉得自己轻松多了。

  哪怕因此而立刻就会失去工作她也不在乎了。

  “那么,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

  曾主任再一次怔在了那里。

  是自己听错了吗?

  “过去,我不给你机会,是因为我这个人虽然坏,但还是很在乎自己家庭的。”江胜利淡淡地说道:“现在我没有这个顾虑了。你可以成为我的女人,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你必须要给我生一个儿子。”

  曾主任在溪海集团做了8年,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但唯独没有经历过今天这样的场面。

  “现在。我要回家了,你好好考虑考虑吧。”江胜利拿起了外套:“记得,儿子,要成为我的女人必须要给我生一个儿子才行……”

  ……

  江胜利是很难得在家里吃顿饭的。

  余彩芳年轻的时候做得一手好菜,这也是当年征服江胜利的一大绝招。

  只是,自从成为阔太太以来,她已经很少下厨了。

  而平安渡过危机的江斌,也决定要老老实实的当几天乖儿子。

  一家三口终于又一次聚在了一起。

  “彩芳啊。别忙了,出来吃饭吧。”

  “还有一个汤。马上就好。”

  “阿斌,去把那瓶红酒拿来。”

  “哎。”

  等江斌把红酒拿来,余彩芳的最后一个汤也端了上来。

  江胜利在三只杯子里倒上了酒:“来,今天大家都喝一点。”

  “哎哟,胜利啊,难得见你心情那么好。”余彩芳笑着抿了一口酒。

  “是啊。是啊,今天心情不错。”江胜利给儿子夹了一块带鱼:“多吃点,当年你妈妈做的这道干煎带鱼可是彻底让我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一抹绯红掠过,余彩芳嗔怪着道:“当着儿子的面说这个做什么。”

  可是过去的种种很快又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自己真的太对不起胜利了。

  也许,真的该和那个男人分手了。

  一心一意的当个贤妻良母。

  “还有这个。黄金猪手。”江胜利兴致勃勃,又夹了一块给江斌:“这个好吃,其实不应该用红酒,黄金猪手配着啤酒那才是一绝。”

  江斌觉得爸爸今天似乎有些奇怪。

  “还有这个,这个我喜欢,豆腐鱼头,来,阿斌,吃块大的。”

  “爸,够了,够了,再多就吃不下了。”

  江胜利却好像没有听到,把一大半的鱼头都夹到了江斌的碗里:“吃,吃,多吃点,以后就吃不到了。”

  啊?

  江斌和余彩芳一怔,以后就吃不到了?这是什么意思?

  “胜利,瞧你这话说的,以后你喜欢吃我再做给你吃呗。”余彩芳白了丈夫一眼。

  江胜利放下了筷子:“你看我这说的什么话。我的意思啊,是阿斌和你以后没有办法在我这里吃到了。”

  说着,用手抓起一块黄金猪手放到嘴里就啃。

  江斌勃然变色:“爸,你在说什么啊?”

  江胜利吃的津津有味:“唔,在我口袋里,对,就这个右面的口袋里,有样东西你拿出来看下。”

  江斌疑惑的掏出了一页纸,上面写着很专业的术语,应该是一份dna检测报告。

  可是最后一句话他却看懂了:

  “被检测人之间,可以确定没有血缘关系。”

  “爸,这是谁的亲子鉴定啊?”江斌觉得莫名其妙,爸爸给自己看这个做什么?

  余彩芳却忽然一下脸变得煞白。

  江胜利朝她看了看,然后不急不慌地说道:“你的,和我的啊。”

  什么!

  江斌一下就被震傻了!

  自己的?和爸爸的?

  没有血缘关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江斌疯狂的叫了出来:“爸,弄错了,一定是那些混账医生弄错了!我现在就找他们算账去,我要告他们侵害了我和你的名誉权!”

  “省省吧。”江胜利对手里的黄金猪手的兴趣远远比对江斌的兴趣浓厚多了:“你说呢,彩芳?”

  “噗通”一声,余彩芳跪倒在了地上:“胜利。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要错都是我的错,和阿斌没有关系。虽然他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但他和你做了24年的父子啊。我求求你,求求你,原谅他吧。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

  江斌一瞬间呆若木鸡。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自己不是江家的人?自己和江胜利不是父子?

  他的双腿在发抖,他不愿意失去自己拥有的一切,然后他也跪倒在了地上,放声大哭:“爸,不关我的事啊,真的不关我的事啊。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当你的儿子,我孝顺您一辈子啊!”

  江胜利扔掉了早就被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手在江斌身上擦了擦,然后把他的“儿子”从地上拉了起来:“来。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又不是你爸爸,你跪我做什么?你爸爸姓白,叫白厚春。”

  “不!”江斌疯狂的叫了起来,他怎么也都不肯接受这个事实:“我姓江,我叫江斌。我不姓白,我是江家的人!”

  “傻孩子,要接受事实。”江胜利微笑着:“你们父子、夫妻能够团聚。我也为你们感到开心。彩芳啊,带着你得儿子去你和爱的人团聚吧。对了。明天会有律师来找你签署我和你的离婚协议,”

  “我不签,我不签。”余彩芳失魂落魄地说道。

  “不签不行啊,彩芳。”江胜利叹息了一声:“你要是不签,你的儿子会被人打断双腿,扔到蓝影江里。你的情人也会被人打断双腿。同样也被扔到蓝影江里。你会在一天之内同时失去儿子和爱人,你会很痛苦的。我们夫妻一场,我真的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余彩芳的浑身开始发抖,她知道江胜利说的出就做得到。

  江胜利朝屋子看了看:“多漂亮的地方啊,可惜不属于你们了。彩芳。阿斌,明天开始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们不许从我这里带走一草一木。不许带走一分钱,不然你们的结局会更加悲惨。还有,阿斌,过去我养育你的钱,算我倒霉,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可是,我才帮你还了1200万,你得还我啊。我知道你一时也拿不出来,这样吧,你给我立个字据,有生之年慢慢的还吧。”

  江斌双脚一软,重新跪倒在了地上:“爸……”

  “不要叫我爸爸,我不是你的爸爸。”江胜利纠正了他的说法:“叫我江总。”

  “江总,你放过我吧,我给你打杂,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只要不赶我走。”江斌苦苦哀求。

  “你让我觉得厌恶。”江胜利还在那里微笑:“你这个废物,离开了我你还会做什么?我很乐意看到你变成一个乞丐。来人啊。”

  “江总。”

  他的几个手下很快走了进来。

  江胜利指了指余彩芳,又指了指江斌:“看好他们,不许他们从我这里拿走任何东西,如果他们不听,给我打断了他们的手。啊,左手,右手他们明天还要留着签字呢。”

  几个手下默默的站到了余彩芳和江斌的身边。

  江斌的脑袋里一阵眩晕,差点晕倒在了地方。

  江家的大少爷,溪海集团未来的掌门人,难道现在这一切都不再属于自己了吗?

  他忽然对着余彩芳咆哮起来:“都是你,全是你害的我!”

  “不要怪你母亲,你本身就是个废物。”

  江胜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