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怎么回事,不就问你借几万块钱应应急吗?你平时吃我的用我的还少?喂、喂,你tmd敢挂我的电话?”

  江斌怒气冲冲的将电话拍到了桌子上,一仰头,一杯啤酒一滴不漏的全部进了肚子里。

  这已经是他打的第几个电话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可是当初的那些朋友却没有一个愿意帮忙的,接到他的电话,一个个都好像遇到瘟神一般。

  tmd,等到江少重新翻身的那天又你们好看的。

  “维森。”徐燕燕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看到自己的女朋友,江斌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钱呢?钱带来没有?”

  “维森,你现在这个情况,就别来这么好的饭店吃饭了。”徐燕燕看了看饭店的环境。

  “不用你管,钱带来没有。”江斌烦躁地问道。

  徐燕燕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了一叠钱放到了江斌的面前:“这里是3000。”

  “才3000?”江斌一下又恼怒了:“3000块钱还不够我吃两顿饭的!”

  “我又没工作,哪里来的钱。”徐燕燕也是一脸的委屈:“而且现在溪海集团也停止了对我父亲公司的资助,我们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平时用钱也大手大脚的,哪里存得下钱?”

  “废物,你这个女人有什么用?”江斌一点都不客气:“你说我平常养了你做什么?”

  “你够了,江斌。”徐燕燕也再也忍耐不住:“你还当自己是原来的江少啊?你过去对我呼来喝去,我看着你有钱也就算了,现在你都这样了还摆这个臭架子?什么东西,这钱我还不乐意给你了呢。”

  徐燕燕真的拿回了3000块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饭店。

  江斌一下傻眼了,这个臭女人怎么敢这么对待自己?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自己连这几百块的饭钱都付不出来了!

  白厚春,你这个狗东西,你怎么敢和我妈妈弄在一起?

  余彩芳,你这个不要脸的,看中白厚春做什么?

  江胜利,你怎么一点父子之情都不顾?

  只要你肯重新认回我这个儿子,不,哪怕当你的干儿子都行,我现在立刻就去打断了白厚春的双腿。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无论他给江胜利打多少电话,江胜利一律不接。

  甚至到后来直接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走的时候,江斌在众目睽睽之下掏空了身上的最后一个钢镚。

  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要他住在白厚春租来的房子里,他是无论如何也都不会答应的。

  但现在怎么办?别说将来,就眼前的这顿饭前怎么办?

  还有饭店里的那些势利小人。

  过去自己可是这里的常客,现在知道自己出事了,好像生怕自己会逃单,一直都有服务员在那监视着自己。

  “江少,今天的菜还合口味吗?”

  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餐厅经理笑容满面的走过来问道。

  “还可以。”江斌含糊的回答了一声。

  经理的笑容更盛:“麻烦您买下单可以吗?”

  “签单。”

  “签单?”

  “我以前不也经常签单?”江斌很是不满。

  经理满脸为难:“但那都是挂在溪海集团账上的,您看现在这个情况我也没有办法……”

  “那我还没有吃完行吧!”江斌吼了起来:“你们餐厅是客人没有吃完就来催饭钱的啊!”

  “哎哟,我还当您吃好了,对不起,对不起,您慢吃,您慢吃。”餐厅经理连声打着招呼,一转身,对服务员低声说道:“看紧了,上厕所也给我盯着,千万别让他跑了,这可是江总亲自吩咐的。他要是付不出钱,扒光他的衣服给我扔到大马路上去!”

  “服务员,上个澳龙,在弄份四头鲍给江少。啊,开瓶红酒,最贵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接着江斌的对面坐下了一个人。

  “朱晋岩,你来这里做什么?”当看清了坐下的是谁,江斌瞪着血红的眼睛:“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

  “一个人的笑话我会看,一条狗的笑话我没有兴趣。”朱晋岩淡淡地说道。

  江斌勃然大怒。

  这个病秧子,这个朱家最没有用最没有脑子的废物怎么也敢来嘲笑自己?

  朱晋岩却根本没有理他,而是看了看没有行动的服务员:“为什么还不去下单?”

  “先生,这钱您看……”服务员为难地说道。

  朱晋岩笑了,拿出一张黑卡扔到了桌上:“你说这钱有问题吗?”

  “是的,先生,对不起,我马上帮您去下单。”

  红酒很快拿了上来,朱晋岩拿过了江斌面前的杯子,把里面的啤酒全部倒在了菜里,给他倒上了满满的一大杯红酒:“我从欢喜哥那里学来的,红酒要这么喝才有意思,有几个人真的懂品酒?”

  又一次听到了雷欢喜的名字,江斌本就通红的眼睛更加红了。

  朱晋岩却慢吞吞地说道:“我姐常说欢喜哥是个大土鳖,可是这个大土鳖很有意思,把威风凛凛的江少弄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江少,你说你输给一个大土鳖丢人吗?”

  “我?我会输给他?”江斌咬牙切齿:“他算个什么东西?当初被我揍得像条狗!要不是江胜利,我会怕他雷欢喜?”

  朱晋岩摇了摇头:“可是现在这条狗却过得逍遥自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呢?堂堂的江少,未来溪海集团的掌门人,这日子过得比狗还不如,你说你和欢喜哥谁才像狗?”

  他一口一个“欢喜哥”,江斌怒气没有地方发泄,抓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正确的做法,当你听到我这么侮辱你,你应该有志气,不要喝我的酒,然后将整杯酒都泼到我的脸上。”朱晋岩说的非常从容:“但是你没有胆量那么做,为什么?因为我有钱,只要你这么做了,你的两条腿会被我出钱请人给生生的打断。”

  江斌的手在颤抖着,他真的很想这个做。

  可是终于,他的手却离开了酒杯。

  朱晋岩笑了,笑得非常开心:“这就对了,落魄了就要有落魄的样子,等到将来东山再起了,重新威风起来。”

  “将来?东山再起?”江斌苦笑了一下。

  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失去了江胜利的庇护自己还剩下一些什么?

  朱晋岩忽然掏出了三万现金扔到了桌子上:“看到那个餐厅经理没有?你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现在你就当自己还是过去的江少,拿着这钱,走过去扔到他的脸上。”

  江斌怔在了那里。

  朱晋岩叹了口气:“你怕什么?这家餐厅其实也是溪海集团的,经理不过是帮着江胜利打工的一条狗而已!”

  江斌迟疑着,然后拿起了这钱。

  他真的站了起来,真的走到了餐厅经理的面前,真的把厚厚的钱全部砸到了餐厅经理的脸上,然后在那大声咆哮着什么。

  经理陪着笑脸,一点不敢发作,还帮江斌把钱都捡了起来。

  当江斌重新回到座位上,又是一脸的意气风发。

  “找回当初的感觉没有?”朱晋岩抿了一口红酒。

  江斌用力点了点头。

  那一瞬间,他真的又找回了当初江少的感觉。

  可是他不太明白:“朱晋岩,你为什么要我这么做?”

  朱晋岩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因为我也需要一条狗。”

  江斌沉默在了那里,但这个时候他却已经失去了对朱晋岩大嚷大叫的勇气。

  “你现在过的日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和狗有什么区别?”朱晋岩淡淡笑着:“既然到哪都是当狗,为什么不在我身边当条狗呢?我天天给你骨头吃,只要你听话,我心情好了,还会给你一大盆肉吃。不用遭人白眼,不用整天像条野狗一样的东跑西窜,你说这样的日子,难道对你来说不好吗?”

  江斌的身子都在那颤抖着。

  怎么可以这么侮辱自己?怎么可以?

  可是他连掉头就走的勇气都没有。

  “你有一个敌人叫雷欢喜,但你斗不过他。”朱晋岩紧接着又换了一个称呼:“欢喜哥呢?我姐姐喜欢他,我爸爸也喜欢他,我感受到了威胁。君诚集团的每一个平方,每一张桌子,每一把椅子,都是属于朱家的,属于我的。雷欢喜夺不走,谁也夺不走!”

  江斌忽然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雷欢喜会抢夺你的家产?”

  “怎么会?欢喜哥那么好的人,我爸爸都说不会了。”朱晋岩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可是这份笑容很快便一闪而过,他冷冷地说道:“但我不信,人性都是谈论自私的,在巨大的金钱利益面前,没有人会不动心。他雷欢喜不是圣人,他故意接近我姐姐,让我姐姐喜欢上他,他为的就是我朱家的财产!”

  朱晋岩现在的样子,让江斌从心底里觉得害怕。

  “我的就是我的,谁要是想抢走我就要弄死他!”朱晋岩的目光重新落到了江斌面前的酒杯上:“你呢?到底愿不愿意当我身边的一条狗,帮我一起对付雷欢喜?愿意的话,喝光了面前杯子里的酒吧!”

  江斌没有任何的犹豫,举起杯子将里面的酒喝的一口不剩!(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