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信息传播最快速的途径之一,恐怕就是口口相传了。

  嘉德利超市即将出售一种暂时还买不着的水果的消息,很快便率先从那些老头老太的嘴里传出。

  接着,无数的人都知道了。

  甚至这个消息也通过江胜利的嘴传到了缪易胜的耳朵里。

  又是仙桃村开发出来的新产品。

  仙女果是什么之前没有人能够知道,口味等各方面也被嘉德利超市保守着秘密。

  这么郑重其事的保密,也很容易把其他人的好奇心给勾引起来。

  这个时候的雷欢喜,已经开始采摘仙女果了。

  很偶然的一次机会,让他发现仙女果只要在常温下保藏就足够了,丝毫不会影响口感。

  这是个相当不错的消息。

  嘉德利方面的电话已经来了,周六前先送100斤的仙女果去。

  采摘下来的仙女果整齐的堆放在了那里,就等着运输车过来了。

  “安妮,老大,给我吃个呗。”看着安妮一颗一颗吃着仙女果,莫胖子的口水都快要下来了。

  “不给。”安妮赶紧一侧身子:“讨了好半天就讨到这么几个,欢喜哥小气死了。”

  莫胖子努力咽着口水:“听欢喜哥说很快就要大规模种植了,除了桃子和兰花外,看来仙桃村又可以多一个品种了。哎,安妮,发现欢喜哥正在积极让仙桃村转型没有?”

  “早发现了。”生怕还有不轨之徒来打自己仙女果的脑筋,安妮把最后一个塞到了嘴里,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光是靠桃子支撑村里的经济撑不下去,又是和以前一样死气沉沉。现在多种种植,只要收入大幅度提升,还怕那些在外面打工的人不回来?”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咱们这些元老级的人物就算是出头了啊。”莫胖子无限憧憬:“大把大把的票子漫天飞舞,然后咱们再包装上市,我就到加勒比海去买个海岛去……”

  “哎,哎,醒醒啊。”安妮好像在看着怪物一样看着胖子:“加勒比海买个海岛?你当海盗去啊?对了,胖子,你一手玩的漂亮啊,硬生生让江胜利和江斌断绝了父子关系。”

  莫胖子连连摇头:“和我没有关系,和我没有关系。”

  “你拉倒吧你,江斌要不是你坑成这样的,我让欢喜哥.裸.奔去。”安妮鄙夷地说道。

  三月的田里,一片忙碌的景象。

  民房的改造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自从雷欢喜回到了仙桃村,这个历史悠久的村子正在逐渐恢复她的生气。

  尽管速度看着还是有些慢了点。

  关宝方向雷欢喜请了个假。

  他的亲戚不多,平时也很难得挺他说起过自己的亲戚,除了偶尔会说起一个姑妈。

  这个姑妈和他感情最好,这次打来电话,说重病住院了。

  其他人关宝方可以不管,但这个姑妈是无论如何要去看一下的。

  只是实在放心不下自己的那些宝贝兰花。

  对雷欢喜交代了又交代,及时洒水、多观看、多照顾,除了他雷欢喜,别人严禁进入他的兰花园等等之类。

  雷欢喜被他说的脑袋都大了,拍着胸脯保证,只要兰花出现任何问题,自己一定割下莫胖子的脑袋给他花疯子当夜壶。

  关宝方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雷欢喜就弄不明白,怎么有人会对兰花如此痴迷的。

  “雷总。”保安队长屈突通找了过来:“有个叫麻荣发的想要见你。”

  麻荣发?不就是缪易胜手下,雁湖村保安主管吗?

  他来这里做什么?

  一看到雷欢喜,麻荣发赶紧满脸讨好之色的递上了烟:“雷总,抽烟。”

  “不会,真的不会。”雷欢喜摆了摆手:“麻主任,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找碗饭吃。”

  “找饭吃?”

  麻荣发深深叹息一声:“雷总,你是不知道啊,缪书记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脾气越来越大动不动就发火骂人,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前天,我不就犯了一个小错误吗?好家伙,居然立刻就让我卷包袱滚蛋,我怎么哀求都没有用啊。雷总,我忠心耿耿的跟着缪易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他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雷欢喜这才明白,麻荣发是想跳槽到自己这里来了。

  “欢喜……您容我放肆一次,叫您一次欢喜……”,麻荣发愁眉苦脸:“这工作没有了,家里老婆孩子都等着吃饭呢。你小时候可没少到雁湖村来玩,你还在你叔家里吃过饭呢,记得不?无论如何你高抬贵手,赏你叔一口饭吃。”

  他不说,雷欢喜还真没有想起来。

  是啊,自己小时候有的时候调皮,总会去雁湖村玩,还真在麻荣发家里吃过饭。

  那时候的人多淳朴啊,大家彼此之间都没有什么心机。

  想到这,让屈突通把宏哥叫了过来。

  “你,麻子?你要到我们仙桃村来?”

  宏哥可没有雷欢喜那么客气了,上下打量着麻荣发:“麻子,那次你可嚣张得很啊,怎么着都要把我往外轰。嘿,你现在落到我手里了?”

  “宏哥,您大人有大量。”麻荣发陪着笑脸敬上了烟:“那时候没有办法,谁让我在帮缪易胜打工呢?现在混不下去了,来投靠你们了。两军交战,各为其主,您多担待着点。”

  “嘿,还会弄几句成语。”宏哥点着了烟:“麻子啊,你要做也只能做保安啊。我还告诉你了,这保安的事都是你家宏哥负责的,我这心可黑着呢,逢年过年的你这要是没有孝敬那可不行啊。”

  看着麻荣发的一张哭脸,雷欢喜笑了:“成了,宏哥,别开玩笑了,既然麻荣发来了,那就让他在这做吧。”

  “知道了。林奇,林奇,过来下,带麻子去做个登记,发给他两套保安服。”

  看着千恩万谢的麻子跟着林奇走了,宏哥还在那说道:“这个麻子,也有今天?”

  “宏哥,你说麻子为什么要到咱们村来?”雷欢喜却忽然问道。

  “混不下去了呗,缪易胜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

  “不对,这里面有问题。”屈突通却在一边开口说道:“要真和他说的一样,他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留在雁湖村?就不怕遭到缪易胜的刁难?肯定别有目的。”

  “宏哥,人家屈突到底是当过兵的,警惕性高。”雷欢喜笑了:“麻子那可是缪易胜的心腹,能因为一点小事就被开除了?这次来仙桃村,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宏哥一听就恼了:“那我把这小子轰走。”

  “别。”雷欢喜摇了摇头:“先看看他想要做什么。屈突,你给我盯紧了,一刻都没有放松。他想要弄什么小动作,别惊动他,立刻来告诉我。”

  屈突通立刻保证了下来。

  小样,玩无间道玩到你家屈突大哥的眼皮子底下来了。

  你这是电影看多了吧?

  “欢喜哥。”

  忽然,一声甜的发腻的声音传来。

  安妮!

  “不好!”雷欢喜一个哆嗦:“安妮用这调子叫我,十次里有九次没有好事。”

  宏哥和屈突通面面相觑,然后差不多同时说道:“雷总,我们那里还忙,再见。”

  说走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开玩笑,安妮大小姐的事谁敢管?

  “欢喜哥,吃中饭了。”安妮腻到了欢喜哥的身上。

  欢喜哥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郁了……

  ……

  一桌子的菜已经烧好了。

  “欢喜哥,吃鱼。欢喜哥,这是我让郭宇康特意给你烧的油焖茄子。你放心,都是我掏的钱,保证没有占方寸公司一分钱的便宜。”

  为什么欢喜哥觉得后背有冷汗流下呢?

  “欢喜哥,喝点酒。”

  安妮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声音要多甜美有多甜美。

  可是为什么欢喜哥的双脚在发抖呢?

  “安……安……安妮,有什么事乘早说……”欢喜哥的声音哆嗦着。

  “瞧你,欢喜哥,你最近辛苦了,又跑这又跑那的,我心疼你。”安妮说话的时候要多真诚有多真诚:“身为你的正牌女朋友,又是大家闺秀,做这点事你不用太感动,也不用给我磕头谢恩了。”

  喷!

  你少来了,这一套你家欢喜哥用在小胖身上的时候多了,现在和你家欢喜哥玩这一套?

  肯定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

  果然,安妮随后拉着欢喜哥的胳膊来回摇动:“欢喜哥,人家知道你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听到谁有什么困难了,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国之大侠、为国为民,你就是现今的大侠是不是?”

  来了,来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小样,还真当欢喜哥看不出你的那点小心思:“说吧,有什么事?”

  安妮对着坐在对面的莫胖子使了个眼色,莫胖子立刻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刚才安妮接到了个电话,有个人想要来仙桃村住上一个礼拜。”

  哦。原来就是这事啊,欢喜哥的一颗心放了下来:“谁啊,来呗,这有什么的。”

  “你未来的丈母娘。”

  “咚——砰——”!

  “欢喜哥,欢喜哥!”

  “欢喜哥,你醒醒啊,你不能离开我们啊!”

  “来人啊,欢喜哥英年早逝,大家分家产各奔前程啦!”(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