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到达仙桃村的不是安妮妈妈。

  而是……一张自动麻将桌!

  无语了,这是真的让人无语了。

  都知道安妮妈妈喜欢打麻将,可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人未到,麻将先到!

  服了,这次连欢喜哥也是真的服了。

  都在议论安妮大小姐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场。

  和电影电视里演的一样,一长串的奔驰前拥后簇,当中是一辆超级房车,等车队停下,保镖率先下来,警惕的看着周围,这才打开车门,然后一个贵妇缓下车?

  还是别的什么更加夸张的方式?

  郭宇康一直在朝天上看着。

  “看什么呢?”莫胖子也好奇起来。

  “我在想啊……”郭宇康一本正经:“你说安妮妈妈会不会是乘直升机来的?”

  #@#@¥@¥!¥@¥@¥……

  ……

  闲得无聊的一群家伙,正在那里打牌,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让欢喜哥插手的。

  这家伙的牌技太高了。

  不管是扑克还是麻将,欢喜哥都玩的出神入化。

  有的时候莫胖子这些人也好奇,问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可欢喜哥只是一笑,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

  “胖子,你这牌打的太臭了,明明知道郭宇康有张2,还走单的。”又输一把的安妮气哼哼的。

  “安妮,情绪,打牌一定要控制情绪。”

  就在这个时候,饭店外响起了一个声音。

  安妮一下跳了起来:“妈,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安妮的妈妈、朱家内当家的师若雅来了。

  郭宇康悄悄的朝窗子外面看了看,没有保镖、没有车队,更加没有幻想中的直升机。

  “妈,你怎么来的啊?”安妮发现妈妈车都没有开来。

  “中巴啊。”师若雅觉得女儿根本就是多此一问:“我一大早就到车站了,乘中巴来的。下了车,问下仙桃村在哪就行了,反正云东到这里又不远。”

  安妮和莫胖子,都知道她时常会做出些惊人的举动,和安妮的性格一样,也都不在意。可是其他人听了这心情就不一样了。

  一个堂堂的总裁夫人,居然坐中巴过来的?

  “阿姨。”欢喜哥看到师若雅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麻将桌呢?我的麻将桌呢?”一看到雷欢喜,师若雅的麻将瘾又被调起来来了:“赶快带我去,我最近一直在苦练麻将技术,今天好好的打上八圈。”

  这……

  还真是一点架子没有啊……

  ……

  在别墅里,麻将桌已经支开。

  欢喜哥、安妮、莫胖子加上师若雅,正好凑上一桌。

  安妮和莫胖子心里叫苦不迭,你让谁打不好,非让欢喜哥来打?

  这家伙的赌技太厉害了,简直就是出神入化。

  有的时候,他们甚至怀疑欢喜哥是不是在作弊。

  一般情况下坚决不和欢喜哥坐在一起玩牌。

  可师若雅却不死心,坚决的要和欢喜哥一较高低。

  可惜的是,在我们的欢喜哥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一副牌还没有打上几张呢,就看到我们的欢喜哥把牌一倒:

  “自摸清一色。”

  “对对胡。”

  “单吊9饼。”

  莫胖子哭丧着个脸:“欢喜哥,不带这样的啊,你一个人玩算了。”

  师若雅输的汗都出来了:“我就不信打不过你了,再来!”

  亲妈哎,你这是往欢喜哥口袋里送钱呢,安妮心里也是连连叫苦。欢喜哥也真是的,都不知道让让妈妈的。

  我们的欢喜哥却是眉开眼笑,怪不得一起来喜鹊就对着自己叫,原来是财神菩萨上门了。

  “欢喜啊,仙桃村的桃子该出了吧?”打着打着,师若雅却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欢喜哥也不知道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早呢,早桃要到5月才能上市,可是我们仙桃村的桃子,一直按照老祖宗传下来的办法种植的,基本要到7月底8月初才能够完全成熟。5月的早桃,又青又涩,不好吃。”

  “哦,这样啊。”师若雅好像刚刚明白过来:“可我听说现在有早桃品种啊,什么几号几号的,这桃子5月就可以吃了,而且甜得很。”

  欢喜哥“恩”了一声:“早桃5号和早桃7号都是很成熟的品种了,当初也有人建议引进过,可是我们徐村长说,什么早桃几号的,这桃子不到季节上市能好吃?结果这事就耽搁下来了。”

  说到这,欢喜哥就是满腹苦水:“可我们不种,不代表别人不种啊?远的不说,就说隔壁的雁湖村,早就引进了早桃5号,种植简单成本低,口感也相当不错,已经对仙桃村的桃子形成了冲击。听说他们后来引进的早桃7号今年也能够上市了。”

  他这是真的有些郁闷。

  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他得知了早桃技术的消息,趁着放假回来就和徐村长说了。

  但是却被保守的徐村长一口回绝。

  现在邻近几个村都纷纷在前几年引进了早桃品种,大有和仙桃村一较高低的意思。

  仙桃村桃子市场的固有阵地正在节节失守。

  当上这个代理村长后,欢喜哥也一直在考虑着怎么利用小胖的神奇,来帮助仙桃村重新稳固这个市场。

  爷爷留给自己桃园种的那几根桃树,因为小胖的缘故,已经长出了桃子,看那样子,甚至不用到5月就可以采摘了。

  可是其他家里的桃子却还一点动静也都没有。

  这怎么行?

  光靠自己一个人怎么对抗那么多虎狼之师的疯狂围剿?

  “欢喜啊,我倒想起一件事来了。”师若雅抓了张牌,停顿了在那里:“农科大研制的早桃8号据说已经获得了成功,无论生长周期、成桃期,还是口感上,都远远超过了之前的早桃8号……”

  “我也听说了,但这难啊,一是8号的技术还没有正式推广,二来这技术转让费估计也不是……”

  说到这里,欢喜哥忽然不再说下去了。

  不对啊。

  安妮妈妈来这里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打麻将?疗养?

  她一个大户人家的,怎么会对种植桃子的事情那么懂?

  难道她整天除了打麻将就是研究早桃几号?

  “东风。”师若雅终于把手里的牌打了出去:“欢喜啊,早桃8号的专利技术转让,已经被一家公司收购了,碰巧了,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我认识,我呢,让他把这项技术无偿转让给你怎么样?”

  “碰,糊了。”

  欢喜哥把牌一倒。

  “哎哟,又是你赢,没意思,不打了,不打了。”安妮把牌一推:“我出去转转,累死了。”

  “这牌品,这牌品。”莫胖子连连摇头叹息:“哎,你别走啊,上把的钱你还没有给我呢。”

  安妮跑了出去,莫胖子连声要债追了出去。

  欢喜哥也只有哭笑不得了。

  这两个家伙太聪明了,一听师若雅的这话,就知道她有事情要谈,居然找了个借口就溜了。

  “这缺两个人怎么打?”师若雅看着麻将:“要不我们打双人麻将吧?”

  “阿姨,你的麻将瘾真大,成啊。”

  摸了牌,师若雅又若无其事地说道:“欢喜,我刚才和你说的事怎么样?一分钱转让费不要。”

  “阿姨,打麻将这玩意,赌钱赌的太大吧,伤和气。不来钱吧,又没有意思。有的人打麻将老想一把成牌,可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啊。”欢喜哥笑了笑:“阿姨,早桃8号的技术是被瑞祥公司买走的吧?”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啊。”

  “我们家老朱老说你聪明,我之前还不相信……哎呀,你看我这牌真臭。”师若雅叹了口气:“可是这每张牌,都好像像自己的孩子,打哪张都觉得心疼。你看啊,这西风,像是自己的儿子,这红中,像是自己的女儿,这发财呢,像是自己的女婿,你说打谁好?干脆谁都不打,万一抓着抓着就成双成对了呢?这每张牌都有用了。”

  喂,喂,你们这些有钱人能好好说话不?

  先是朱国旭,然后是你师若雅,一个个都明说暗示的,生怕我会吞了你们的宝贝儿子。

  不过,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事十有八九都是朱国旭一手安排的。

  什么早桃8号,估计就是朱国旭买下来的技术。

  然后借着瑞祥公司的名字送给自己。

  更加准确的说,是借着朱晋岩的名义送给自己。

  这样一来,自己不但欠朱国旭的,可连朱晋岩的都欠上了。

  你们是不是还知道一些什么别的事情不肯告诉你家欢喜哥啊?

  玩绕口令是吧?你家欢喜哥也会玩啊!

  欢喜哥把玩着牌:“阿姨,原来西风在你那啊?我这两张呢。你不打,我也不打,大家都留着呗。可你留着没用啊,我留着就算碰不到,还能做七对子呢。”

  师若雅笑了:“欢喜啊,你要是真和我女儿结婚了,我也就放心了。西风也好、红中也好,或者是发财也好,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该亲亲热热,互相帮衬才是对吗。”

  “是啊,是啊,阿姨,我也觉得一家人就不应该隐瞒什么。”

  今天这场麻将打的真叫一个累啊。

  这只怕是欢喜哥打的最困难的一场麻将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