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万!”

  左书记特别强调了这个数字:“这个数字对于一些大老板来说不值一提,但是对于我们事业刚刚起步的雷欢喜同志来说,却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一个人有一个亿,捐掉了一百万,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一个人只有一万元,却捐献了一千元,就很了不起了。这副画虽然画的幼稚,但确实无价之宝啊!”

  雷欢喜站了起来:“左书记,这副画对于我来说一样也是无价之宝,所以能不能给我?”

  “当然,这本来就是你的。”左书记把这副画郑重其事的交给了雷欢喜。

  目睹这一切的缪易胜也只有苦笑了。

  雷欢喜这个人运气实在是好得逆天了。

  左书记女儿患病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你说要是雷欢喜捐款给别的基金,对于左书记来说意义就没有那么重大。

  但他偏偏捐献给了关爱儿童特殊疾病的“小天使基金”。

  这一来,左书记心里的感动也就可想而知了。

  雷欢喜到底是早就调查好的,还是误打误撞?

  其实雷欢喜是真的不知道。

  而左书记大概很早就清楚了雷欢喜捐款的事情,当着雷欢喜的面他却一直没有说过,在这次会议中却忽然抛了出来。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

  在明星村的评选上,左书记是偏向于雷欢喜的。

  甚至在未来竞争资源的倾斜上,左书记也会明显的选择雷欢喜和他的仙桃村。

  左书记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同志们,感人啊。多出些雷欢喜这样的同志,祝南镇的精神文明建设必定在全国前列。好了,下面还有一个事情,可能有些同志已经知道了,祝南镇和阿图恰尔旗建立了全面合作关系,在下个月的时候,镇里会组织一个访问团前往阿图恰尔旗,跟随一起访问的名单已经定下来了。”

  这一下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如果能够进入这个代表团,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份荣誉。

  不但如此,在未来还能够更进一步的得到左书记的青睐。

  过去也有这样的访问团,一般都是论资排辈的。

  这次看起来也没有例外。

  一些老资格的村长、村支书都在其列。

  而出人意料的,是名单倒数第二个居然是雷欢喜。

  雷欢喜虽然大得前任娄书记和现任左书记的宠爱,很多事情上出尽了风头,但毕竟、毕竟、还是那句老话:

  太年轻了。

  访问的干部,到底还是应该以老成持重为主嘛。

  不过有什么办法,谁让左书记对他偏心呢?

  一直没有点到缪易胜的名字,这让他也有些提心吊胆起来。

  如果这次不能随着访问团一起访问,那自己的前途可就真的玄了。

  “最后一位同志。”左书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祝南镇雁湖村村支部书记缪易胜同志。”

  一颗始终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缪易胜长长的松了口气。

  雁湖村到底还是经济大村,左书记到底还是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可是这个时候,雷欢喜却忽然咧嘴笑了笑。

  缪易胜,你完了。

  你也许还可以继续干两年你的书记,可是你真的完了。

  你在左书记心目中的地位,从这个时候开始已经轰然倒塌。

  做为过去、现在,祝南镇的第一经济大村,在访问名单上居然排到了最后一位。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待遇?

  你居然还在那里沾沾自喜?

  自己毕竟资历浅,而且仙桃村的经济到现在为止在全镇还是排在倒数的,把自己安排在访问名单的倒数第二位无可厚非。

  但是你缪易胜呢?一个如此老资历的村书记?

  现在的雷欢喜可以确定,缪易胜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的地步,完全就是靠的江胜利,他本人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

  非但如此,甚至他会做些让自己的合作伙伴恼怒非常的事情出来。

  “名单上被点到名字的同志,可以回去做下准备了。交代一下离开后的工作,顺便问问老婆孩子要让你们带些什么当地土特产回来。”左书记笑着说道:“你们中的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祝南镇吧?还有的同志,最远就到过云东市,这次出去,一是访问,二是好好玩玩,将来退休了也有吹牛的资本。”

  一片笑声中,左书记让雷欢喜和缪易胜留下来有事情,宣布散会。

  来到他的办公室里,左书记开门见山:“老缪啊,麻荣发的问题你怎么看待的啊?”

  缪易胜心里一紧,到底还是说到这个问题了:“左书记,小雷同志,麻荣发犯的错误,完全是他个人的行为,和雁湖村没有任何关系。”

  一句话立刻让左书记的脸色沉了下来:“错误?他是在犯罪!”

  “是,是,犯罪。”缪易胜心里一惊:“我们将撤销他雁湖村保安主任的职务,并且对他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

  左书记冷冷的看着他,忽然说道:“老缪啊,最近雁湖村的工作忙不忙?”

  “忙,忙。”缪易胜也不知道左书记怎么就从一个话题忽然跳跃到了另一个话题上:“早桃就快要上市了,而且一个旅游的小高潮也快来了,忙得我是整天焦头烂额。”

  左书记“哦”了一声:“还是应该以工作为重嘛。一些对发展雁湖村经济不是特别重要的活动我看可以少参见一些,甚至不必要参加了。”

  “是的,是的,一切都以雁湖村经济工作为重点。”缪易胜连声应道。

  雷欢喜在边上听的哭笑不得。

  缪易胜啊缪易胜,你真是笨的连你家欢喜哥都为你着急啊。

  难道你听不出来左书记话里的意思吗?

  他这是让你不必去阿图恰尔旗了。

  你总不能让一个书记,直截了当的告诉你吧?

  左书记完全就是这个意思。

  麻荣发的投毒事件,以及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让左书记心中对缪易胜很是不满。

  这次访问名单里本来是没有他的,但考虑到雁湖村毕竟是祝南镇第一经济大村,直接不让他去方方面面都说不过去。

  最理想的局面就是名单上有他,但让他自己提出来不去。

  自己已经比较隐晦的提出了这个建议,可是缪易胜怎么一点都没有反应呢?

  不能准确领会领导意图的干部绝对不是一个好干部。

  “行了,行了,你去吧。”左书记也有一些无可奈何:“回去后好好工作,出去后,好好的玩,好好的玩。”

  “好好的玩”这几个字他特别加重了语气。

  可是,缪易胜却依旧没有能够听出来。

  他只是觉得太莫名其妙了,左书记这么郑重其事的把自己留下来,居然就是为了这么一点事情吗?

  “有些老同志啊,在位置上呆的时间太久,思维严重僵化,不知道他们的脑袋里整天在想些什么。”左书记调整了一下精神:“小雷啊,我听说你的人工喂养鲥鱼已经饲养成功,并且产生了很大的经济效益,这项技术能不能在全镇范围内进行推广?”

  雷欢喜摇了摇头:“没有可能。左书记,技术难度太大,稍有疏忽,就会造成鲥鱼的大批量死亡。而且即便我和老孙的饲养,也是充满了波折,鲥鱼实在太娇贵了。”

  他这是老老实实说的话。

  可不是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小胖的。

  不过说到鲥鱼的娇贵,现在我们的欢喜哥有了更加充分的体会了:

  自己那里还有更加娇贵的生物在呢。

  自己来开会前送到仙桃村的海葵海马黑魔虾,只怕开会这会又都死光了。

  左书记点了点头:“这个我也询问过老孙,他也是和你一样的意思。既然没有办法大规模推广养殖,我看可以把你的鲥鱼打造成祝南镇的一个知名品牌。我有一个构思啊。老孙是祝南镇的养殖大户,你呢,总能够养出最好最大的鱼来,我看你们可以强强联合嘛。”

  强强联合?怎么个强强联合法?

  左书记的想法让雷欢喜有些吃惊。

  他的意思是在方寸公司的经营范围内再加上一个水产养殖经营的范围,加一个水产部,然后将仙桃村和老孙的鱼塘整合起来,归方寸公司统一领导销售,在价格上可以达到统一。

  孙老板可以在这个公司出任水产部经理的职务。

  想法倒是不错的,本来雷欢喜和孙老板的水产价格就是商量着来的,现在合并到一起更加方便了许多。

  但是雷欢喜虽然能够养出鲥鱼这样的鱼种,但是在鱼塘的规模上来说,完全不能和孙老板那里相提并论。

  他可只有区区的十亩鱼塘。

  让孙老板变成自己的部下?变成方寸公司的一员?你也得问人家愿不愿意啊。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老孙那里的工作,我亲自帮你去做。”左书记大概心里已经下定了这样的决心:“共同富裕、共同发展祝南镇的经济,我看这也是好事嘛。”

  雷欢喜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左书记可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算了,等孙老板拒绝以后再说吧。

  雷欢喜定了定神:“左书记,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征得您的允许。”(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