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提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请求:“左书记,我想去你家里看看你的女儿。”

  左书记一怔,他根本没有想到雷欢喜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他家里很少有客人,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朝雷欢喜看了看,却发现他一脸期待。

  在那想了一会,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但是很快又说道:“小雷啊,去就去,但我家里,尤其是我女儿的情况就不要特别和其他人说了。”

  “知道了,左书记。”

  左书记看了看时间,笑了:“你小子是故意的吧,这个时间点要去我家,这是摆明了要去我家里蹭饭啊。得了,我让我媳妇准备几个好菜,咱们喝两盅。”

  “左书记,从来没有听说你会喝酒啊?”

  “一般人喝不过我。”左书记笑道:“当年我和老娄毕业的时候,跑到湖边吃湖鲜喝酒,老娄被我灌得躺床上整整一天。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还是不要让部下知道自己会喝酒。”

  “对了,别让嫂子买菜了,我让安妮送点菜来。”雷欢喜想了起来:“我那还有鲥鱼呢。”

  左书记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他喜欢吃湖鲜河鲜,鲥鱼?这都多少年没有吃过了?以他现在的工资水准,和目前市场上的鲥鱼价格,再加上家里还有一个要大把大把花钱治病的女儿,吃上鲥鱼是没有指望的了。

  鲥鱼那种鲜美的味道,也只能停留在记忆力了。

  雷欢喜打了一个电话给安妮,让她带两条塘里准备自己吃的鲥鱼,再带一些蔬菜来。

  和左书记一起去了他家,是镇政府帮他安排的。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容貌清秀、端庄典雅的女人。

  “这是我的爱人巩玉秋……这是我常和你说的雷欢喜,小雷。”

  左书记一介绍完毕,巩玉秋大方的伸出了手:“小雷同志,我们家老左总是说起你,快进来吧。”

  “爸爸!”

  一个小女孩飞奔而来,一下扑到了左书记的怀里:“爸爸,你赖皮,你说过昨天要回来陪我玩的,我一直都在等你。”

  “爸爸赖皮,爸爸赖皮。”

  回到家的左书记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对女儿要多宠爱有多宠爱:“爸爸昨天忙了一个晚上,要不,我给你刮个鼻子好不好?”

  说着,笑着对雷欢喜说道:“这就是我的宝贝小公主,左晓婉。晓婉啊,叫叔叔。”

  “叔叔好。”

  “晓婉好。”

  雷欢喜第一次认真看了一下左晓婉。

  9岁的小女孩,皮肤却非常干燥,而且呈蜡黄色,人瘦得像片纸,而且两只脚似乎没有多少力气,刚才飞奔而来,现在居然已经要爸爸抱在了手里。

  “爸爸最喜欢抱晓婉了。”左书记亲了亲自己的女儿,对妻子使了个眼色。

  巩玉秋很快把左晓婉抱了过来:“晓婉,爸爸要陪叔叔,我们到里面去玩。”

  等到女儿被抱了进去,左书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尼曼匹克病的症状,肌肉无力,软瘫。跑两步不要紧,可是跑完很快就会瘫倒。”

  这么严重?雷欢喜小心地问道:“左书记,这个什么尼曼匹克病到最后会怎么样?”

  左书记让雷欢喜坐了下来,给他倒了杯水:“智力会不断的减退,慢慢的变成白痴。晓婉算是比较幸运的,9岁了,智力大概还相当于5岁的孩子。可是病症会越来越加重,最终会因为惊厥、痴呆、瘫痪,然后因为无法避免的感染而死去。”

  雷欢喜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这个病居然可怕到了这样的地步?

  死就死了,怎么还要把人弄成痴呆瘫痪?

  那还只是个孩子啊。

  “左书记,一点治疗的办法都没有嘛?”

  “如果是成年人患上,除了肝脾肿大,其它无论在智力还是在寿命上,都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但偏偏孩子得了这病就完了。”左书记叹息一声:“目前只能对症治疗,没有特效疗法,也就是说拖一天算一天。谁也不知道晓婉什么时候就会倒下了。”

  太残忍了,让孩子得上这种病实在太残忍了。

  成年人得了这病基本没事,但孩子一旦不行患病必死无疑。

  而且死得如此悲凉,毫无尊严可言。

  不光是一个左晓婉,据说得了这病的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有很多。

  “据说胚胎肝移植治疗法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也有了成功的案例。”左书记愁眉不展:“但目前这一治疗方法还在试验中,从正式宣布成功到进行推广,再引入到国内,还有漫长的时间需要等待,晓婉只怕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

  雷欢喜一怔。

  原来,从今年年初开始,晓婉的病情正在恶化中。

  原本她可以走上100多米的路才会瘫倒,但是现在顶多跑上10米就不行了。

  而且现在基本上吃什么吐什么,根本没有办法补充营养。

  左书记却束手无策,只能靠着药物勉强维持。

  要不是有基金会的帮助,光是医药费就能让他倾家荡产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对雷欢喜捐助“小天使基金”那么重视的主要原因。

  而且左书记还告诉雷欢喜,为了照顾女儿,自己妻子把工作都辞了。

  在那聊了一会,安妮来了。

  “财神爷的女儿来了。”左书记“哈哈”笑着说道:“安妮,你今天来我家吃饭,可不能白吃,得让你爸爸往我们祝南镇多投资。”

  安妮嘻嘻笑着举起了手里的菜:“左书记,我可不是来白吃的,我自己带着菜来的呢。”

  巩玉秋抱着女儿走了出来:“老左,你抱下孩子,我去做菜去。”

  “嫂子,让欢喜哥去做。”安妮急忙说道:“欢喜哥做菜可好吃了。”

  “这可不行,这可不行。”巩玉秋急忙说道。

  “有什么不行的。”雷欢喜已经接过了菜,钻进了厨房。

  “嫂子,没事。”安妮拍了拍手:“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左晓婉,阿姨。”

  “不许叫阿姨,叫姐姐。”安妮立刻跳了起来:“姐姐,叫姐姐,姐姐带你去买好吃的。”

  “姐姐!”

  一声姐姐,让安妮眉开眼笑,从巩玉秋手里接过了晓婉:“走,我们买好吃的去。”

  巩玉秋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安妮早抱着晓婉出去了。

  “让她们去吧。”左书记叹息一声:“晓婉都多少时候没有出去过了……”

  ……

  “姐姐,你的衣服好漂亮,比妈妈的衣服还要漂亮。”晓婉羡慕地说道。

  “漂亮吧,姐姐这件衣服可贵了。”安妮立刻得意起来:“要一万多呢。”

  “一万是多少啊?我有一个财神老爷爷储钱罐,里面有100块钱。”

  “要100个100块钱。晓婉,你怎么那么轻?”

  “我有病,我快要死了,那天我偷听到的,爸爸妈妈还哭了。”

  啊,安妮一下便呆住了。

  “姐姐,那天我还偷听到,我会变成白痴。姐姐,什么是白痴啊?”

  安妮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姐姐,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白痴是不是很不好?”

  安妮的眼眶红了。

  就在这个时候,晓婉的嘴角完全无法控制的流下了口水,滴落到了安妮的衣服上。

  晓婉一下慌了:“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弄脏你的衣服了。我,我赔给你,我拿储钱罐里的钱赔给你,可是我只有100块钱……”

  她慌张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晓婉,不用赔,姐姐这衣服和别人的不一样。”安妮悄悄说道:“姐姐告诉你一个秘密,姐姐这衣服为什么那么贵?就是有很多小朋友的口水流在了上面。”

  “真的啊?”

  “真的。”

  “那我再吐姐姐口水,让姐姐的衣服更加贵一些好不好?”

  “好啊,晓婉真棒……喂,喂,是衣服,别往我脸上吐啊……”

  ……

  等到打电话让安妮回来,可以吃饭的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安妮,那衣服上全是泥土。

  而且头发蓬乱,美女形象被完全破坏。

  “你们做什么了啊?”雷欢喜看得目瞪口呆。

  “姐姐说拿泥巴打她,她的衣服更加漂亮。”晓婉天真地说道。

  “哎,欢喜哥,帮我拎东西啊。”

  安妮手里大包小包的,全都是给晓婉买的东西。

  衣服、玩具、零食。

  一看左书记和巩玉秋要开口,安妮立刻抢先说道:“左书记,嫂子,我和晓婉私人的事情,你们可不要插手。”

  “妈妈,妈妈,快给我吃饭,吃完了我要去试姐姐给我买的心衣服。”晓婉蹦蹦跳跳地说道。

  巩玉秋无可奈何,拿出了一个用保鲜膜包好的小碗。

  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

  反正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不像好吃的样子。

  “这是专门给晓婉吃的,可以阻止神经鞘磷脂M所含不饱和脂肪酸的过氧化和聚和作用,减少脂褐素和自由基形成。”左书记指了一下那个小碗:“听起来玄乎,其实就是用富含抗氧剂的食物,像什么仙人掌果实,人参果实,还有五叶参啊等等之类配制而成的。”

  雷欢喜一怔,若有所思地问道:“左书记,这些东西难道对晓婉的病有很大帮助吗?”(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