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好像有些闹大了。

  居然有人会在雷欢喜的果树上下毒?一旦被其成功,这批毒果上市,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仙桃村、祝南镇会面临什么样的严峻局面?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无论是祝南镇的前任娄书记,还是现任左书记,都把雷欢喜当成自己的心头肉。

  谁让他能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麻烦事情呢?

  还有,今年几个城市一致决定,将评选出三大明星村,云东市所属的村也在评选范围之列。

  左书记毫无疑问的是很看好仙桃村的。

  运动明星村长、最年轻的村长……一众光环加盖在雷欢喜的头上,大有希望能够成功。

  这也是给祝南镇争光,让他左书记脸上有光彩。

  万一被毒果事件成功了,会造成什么样恶劣的影响?

  别说明星村了,他左书记屁股下的位置还能不能坐稳都难说得很。

  也正因为如此,左书记亲自下达了命令:

  从速从快的侦破此案,牵扯到的相关责任人不管是谁,一律从严处理!

  不出雷欢喜所料的是,被警察带走的麻荣发,一口咬定了所有事情都是自己干的,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他不敢供出背后的真正主谋,自己一家大小还在雁湖村呢。

  后来因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影响,毒果并没有流到市面上,甚至没有生长出来,加上有人在为麻荣发四处活动,麻荣发被判一年有期徒刑,缓期两年执行。

  可是麻荣发不会想到,这事情对于他来说还远远的没有结束……

  “小雷啊,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怨言的,可是我们也要实事求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左书记安慰着雷欢喜:“那些富强1号会对仙女果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非常不好判断。再加上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嘛……”

  “左书记,没有关系,我相信我们的法律。”雷欢喜笑着说道。

  可是此刻的他心里想的却是。没关系,你缪易胜和麻荣发既然能做,那咱们将来的路还长着呢。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缪易胜和这件事有牵连,但其实很多人心里都已经隐隐的猜到了。

  但是缪易胜在雁湖村经营的时间长了,背后又有溪海集团撑腰。暂时他的位置还是很牢固的。

  暂时的……雷欢喜心里非常确定这点……

  而且他更加可以确定的是:

  缪易胜居然做出了这样龌龊的手段,他根本不配再当自己的对手。

  如果江胜利知道了投毒事件,只怕会气得暴跳如雷。

  这是最幼稚。也是最容易骇人不成反害己的做法。

  “小雷啊,你有这觉悟很好啊。”左书记放心了:“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雁湖村的缪易胜和麻荣发的关系不一般,这次事情可能也和他有关,你怎么看啊?”

  “左书记,我认为不可能。”雷欢喜立刻说道:“捕风捉影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去做的。缪书记是老同志了,同时也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长辈,我相信他绝不会做出如此无耻肮脏的事情的。”

  缪书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可随意又叹息一声:“如果我们每个同志都能和你一样的想法,那我们的工作就好做了。小雷同志,你虽然年轻,但思想觉悟比大多数的同志都要高。有人说我对你偏心,但我要告诉这些人,如果他们和你一样有如此高的觉悟,能够帮镇政府分忧解难,我也一样会对他们偏心的!”

  雷欢喜笑了笑,看起来听的非常认真的样子。

  左书记喝了口茶:“小雷,最近镇里招商办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接到了一张单子,但这并不在他们的职责范围内。是这样的,一位泰国商人,早年他父亲也是我们祝南镇人。后来移民去了泰国,一直念念不忘家乡的桃子。这次委派他的儿子前来,准备大量采购我们这的桃子,远销东南亚……”

  这是好事啊,雷欢喜一下提起了精神。

  祝南镇,准确的说是仙桃村的桃子。全国闻名,但却从来没有打开过国外市场。

  不是没有人考虑过,但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桃子保存的时间太短了。成熟的仙桃村水蜜桃,正常情况下必须在两天时间内吃掉,时间一长,尤其是温度偏高的话便会腐烂。

  所以一般桃商购买的,都是将熟未熟的桃子,采摘之下贩卖的过程中“捂”上几天缓慢成熟。

  但这么一来和正常成熟的桃子口味上便要差上许多。

  而冷冻更不可取,那会严重破坏水蜜桃的口感。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仙桃村的水蜜桃其实也是种娇贵的水果。

  这个问题不解决,出口就无从谈起。

  “这笔生意,我看就交给你的方寸公司去做吧。”左书记开口说道:“你有能力、有闯进,你就任仙桃村代理村长后,开始带领村民种植兰花,开辟新的致富道路,还培育出了仙女果这一新的品种,说明当初我一排众议,选择你还是正确的。”

  “是,左书记。”

  “不要光说是。”左书记提醒了一下:“要做好泰国客人的接待工作,到时候我会亲自出面的。还有,如何延长桃子的保存时间?这是要尽力想办法解决的大问题。我们眼光要放得长一些,要把这个生意长期的做下去。”

  雷欢喜有些纳闷了,这如何延长桃子的保存时间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吧?

  不过左书记说的也有道理,这生意可不是一笔做完就算的。

  “对了,还有个事。”左书记忽然说道:“我们和蒙内阿图恰尔旗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对方邀请我们下个月对阿图恰尔旗进行访问,你不是和蒙内有生意合作关系吗?你这次也跟我一起去吧。”

  陈晨的地方?

  也好,自己还从来没有去过蒙内,听说那里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草原,自由奔腾,再加上可以去陈晨的工厂看看,的确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

  “你真的是个狗东西,王八蛋!”

  雷欢喜猜测的一点也没有错,当听到了投毒的事件后,江胜利的面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那样子恨不得一口就把缪易胜吞了:“人身子上长了一个猪脑袋,这么荒唐幼稚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你当了那么多年的书记,不但一点没有进步,我看你的智商现在还不如动物园里的大猩猩!”

  在江胜利面前,平时在雁湖村威风八面的缪易胜是一句话也不敢反驳的:“我,我当时只想着给雷欢喜添点乱,让他的第二批仙女果上市的时候闹出点事情来。毕竟现在嘉德利超市已经大张旗鼓的在帮仙女果做广告了。”

  “说你的智商像大猩猩,简直就是侮辱了大猩猩。”江胜利不知道该拿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怎么办了:“就算被你侥幸得逞,仙女果吃出事情来了,又能怎么样?你当警察都是吃干饭的?还有,是个人就知道麻荣发是你的亲信,你居然派他去?你当雷欢喜的智商和你一样低?缪易胜啊缪易胜,你就庆幸这次没有闹出事吧,不然不光你脑袋上的帽子不保,监狱里都已经给你留好位置了。”

  缪易胜打了一个哆嗦:“没那么严重吧?麻子的嘴可紧着呢?”

  江胜利被气急了,反而笑了出来:“对,对,麻子的嘴紧,那是因为他不用蹲大牢了!你看着,如果要判他个十年八年的,他会不会出卖你!要不是我帮你多方活动,左书记早就找你去谈话了!”

  低垂着脑袋,缪易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左书记本来对你的印象就很差,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夹起尾巴做人,老老实实的做点成绩出来,你倒好,还嫌事情不够多?还嫌乱子不够?”江胜利叹着气坐了下来:“你现在开始,给我老实的呆在雁湖村,多考虑考虑雁湖村的发展,雷欢喜的事,暂时放到一边。”

  “就这么放过他了?”缪易胜有些不太甘心。

  自从雷欢喜这家伙出现后,自己的地位正在一点点的丧失。

  再过一段时候,他和他的仙桃村岂不是要爬到自己头上来了?

  “暂时的,暂时的。”江胜利喃喃地说道:“我和雷欢喜也有很多账要算,咱们一点一点的来,不要急,他不是什么圣人,总会露出破绽来的。这个破绽一旦被我们抓住了,千万不要放过,然后往死里打!”

  缪易胜点了点头,现在江胜利就是他唯一翻盘的希望了:“江总,我听说这次左书记要组织一个团队去蒙内的阿图恰尔旗考察?”

  “怎么,你也想去?”江胜利讥讽着看了他一眼:“缪易胜啊,你现在这个情况,难道还想左书记通知你,老缪啊,跟我一起出去访问吧?好好的做出一些成绩来,重新获得左书记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事情,我看你最近一个阶段就暂时不要想了。”

  “我知道了,我保证从现在开始夹起尾巴做人。”

  缪易胜从内心来说是不情愿的,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阶段,江胜利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还是尽量不要得罪他了!(未完待续。)xh118

  【作者提醒您!百度搜索雲来閣,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小说章节,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