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的一颗心狂跳起来。

  自己是从哪里被劫持走的,林杨知道?

  那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自己有可能找到那里,有可能找到自己的父母。

  那是一条无比重要的线索。

  可是雷欢喜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居然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

  那意思就是知道了,就这样吧。

  他的反应大大出乎了林杨的预料。

  原本在他的设想里,雷欢喜听到了和自己父母有关的消息,一定会欣喜若狂。

  而且还会迫不及待的追问。

  可是他只有简单的一个“哦”字。

  “你不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林杨好奇地问道。

  “想啊。”雷欢喜笑了笑:“你愿意给我就给我,不愿意给我难道我还能绑架一个警察逼问吗?”

  林杨沉默了下来。

  “你被抱走的地方在和平路1298号。”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接着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人走了进来。

  陈佳豪。

  陈佳豪在雷欢喜的对面坐了下来,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和平路你肯定不会陌生的,云东市的繁华商区,无数奢侈品牌聚集的地方。那里就是你原来家的所在。有了这个地址,你就可以找到当时的派出所,然后调出原来你亲生父母报案的档案了。”

  “谢谢。”雷欢喜平静地说道:“真的非常谢谢你提供给我这么有价值的情报,你需要我的什么回报?”

  自己和陈佳豪并不熟,甚至只见过一面,而且他和朱家的关系也非常的微妙,不会无缘无故送给自己这么一份大礼的。

  不过如果他狮子大开口,自己断然拒绝的话他又该怎么办?

  反正情报都已经给自己了。

  “什么都不需要。”陈佳豪却出人意料地说道:“这个情报是送给你的。失去孩子的父母,失去父母的孩子,内心的那份痛苦绝望,我想我能够品味得到。”

  雷欢喜摸不清他说得是真的假的。

  反正自从朱国旭事件后,他对人的看法就已经产生了很大的改变。

  谁能知道那张面具后的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

  雷欢喜想了想:“我觉得你还是提出一些条件来比较好。比如,你需要多少钱?”

  陈佳豪笑了:“好吧,既然你那么热情,我想想看我需要些什么。”

  他在那里转动着酒杯,过了一会之后说道:“我在火车站的工作丢了,现在成了无业游民。我听人说你不管是种桃子还是养鱼都很棒,我想当个鱼贩子,卖鱼,你能够帮我吗?”

  鱼贩子?卖鱼?

  就这个条件?

  雷欢喜迟疑着点了点头:“你真想做,我鱼塘里的鱼都可以以最优惠的价格卖给你。对了,现在最大的水产市场就是环海城,我和那里的老总认识,需要我帮你去找一个摊位吗?”

  “好。”陈佳豪也没有客气:“价格一定要优惠些,条件也要优惠些。我听说环海水产城的价格都必须是一样的,我要是卖低价,怕对方没有那么容易答应吧?”

  “我来想办法。”

  雷欢喜皱着眉头。

  陈佳豪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的确,以梁雨丹的性格来说,绝对不会允许在环海水产城里出现一个低价破坏规矩的人。

  可是还有什么办法?

  “我的事情,能办就办,不能办就算了。”陈佳豪却似乎并没有太在意:“我还有另外一件事要求你。”

  他说着指了指林杨:“我的这个兄弟想换份工作。”

  啊,林杨还真的不想当警察了?

  本来自己还当他是开玩笑呢。

  “想来仙桃村吗?”雷欢喜试探着问了一句。

  林杨却笑着摇了摇头:“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仙桃村离我家太远了,不方便。雷总,云东希望水处理公司正在招人,我想去那里。”

  希望水处理公司?

  自己不认识那里的人啊?

  “和新加坡方面合作的那个水处理项目。”陈佳豪特意提醒了一下。

  雷欢喜恍然大悟。

  明白了。

  君诚集团!

  那是君诚集团的下属企业!

  陈佳豪知道自己无法进入君诚集团的任何下属企业了。

  但他一直都在想着报仇。

  而林杨根本就是陌生的面孔。

  “你想对付朱晋岩?”雷欢喜凝视着对方。

  陈佳豪笑着摇头说道:“你在胡想什么呢,我一个瘸子,凭什么去对付财大气粗的朱家?人家一根小手指就能把我捏死了。真的,我这位兄弟真的是干警察腻味了。希望水处理公司的待遇高啊,工作环境又好,比一辈子当警察有前途多了。”

  他的话,雷欢喜连一个字都不相信。

  “我们不是朋友,也绝对不是敌人。”陈佳豪淡淡地说道:“你和我之间也永远成不了朋友。你有安妮,早晚成为朱家的女婿。可是我不一样,我什么都没有,一个废物一样的瘸子。就算我真的要对付朱晋岩,是死是活和你一点关系也都没有。再说了,我给朱晋岩捣捣乱,起码你还能省心上一段时间对不对?”

  对!

  雷欢喜已经在心理承认了。

  他们之间的恩怨,其实和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朱晋岩对待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自己已经无法把握了。

  仙桃村和方寸公司的一切都正在走上正轨,他不希望再出现除了江胜利之外的第二个敌人。

  起码别给自己来捣乱。

  他有些羡慕陈佳豪有这么好的朋友了,为了他,连警察都不愿意做了。

  “我帮你想想办法。”雷欢喜终于开口说道。

  “瞧,我们达成共识了。”陈佳豪举起了酒杯:“谢谢你。”

  两个人碰了一下杯子。

  陈佳豪喝了一大口,放下酒杯:“放心吧,你和朱家的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将来我做我的水产生意,你当你的雷总,就算路上见到了都不用打招呼。如果朱晋岩那边有什么动静被我们知道的话,我保证第一时间通知你。”

  “我不和你当盟友。”雷欢喜连连摇头:“我喜欢过太太平平、简简单单的生活,其他人的事情我不想管。你和朱家打得热火朝天,我带着安妮一起在仙桃村平平静静的过日子。真的,我这个人胸无大志,得过且过。”

  陈佳豪又笑了:“万一你是想等我们打得两败俱伤了呢?”

  雷欢喜沉默了下,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你有什么资格?”

  你有什么资格当朱家的对手?

  这句话听起来很不客气,但却问到了点子上。

  朱晋岩的背后是什么?

  君诚集团!大财团!

  你有什么?一无所有,仅仅靠着一个好朋友吗?

  很多事情光凭借着一腔热血是没有用的。

  “我什么都没有。”陈佳豪耸了耸肩:“没有一个有钱的老爹,没有很大的后台。不,是根本没有后台。可我有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就叫一无所有。”

  雷欢喜似乎有些明白了。

  一无所有,代表着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了。

  一无所有,代表着陈佳豪已经不怕失去了。

  一无所有,代表着陈佳豪已经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了。

  再坏的结果难道还能坏过一无所有吗?

  “我看我以后还是少和你们这些人接触的好,地球上实在太可怕了。”雷欢喜嘀咕着道。

  陈佳豪和林杨面面相觑。

  这话居然是从雷欢喜嘴里说出来的?

  他们一直以为雷欢喜是个挺严肃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做到今天这一步。

  可是现在看起来这性格不太像啊。

  “成了,你们拜托我的事情我会尽早去办的。”雷欢喜唉声叹气:“办完了这些事情,我欠你们的人情也算是还给你们了,以后我们能不见面还是尽量不要见面的好。”

  他嘴里是这么说,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

  今天这一见面,将来双方的牵牵扯扯恐怕就会斩不断理还乱了。

  “不过你暂时还需要我们。”林杨笑了:“现在和平路那里都大变样了,你还能找到那些老宅子吗?你别忘了,我暂时还是个警察,在这方面还是有些特权的。”

  雷欢喜重重的叹了口气。

  林杨说的没有错,他身上的这身警服很多时候都能够起到大作用。

  可是自己明明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纠葛的啊?

  没办法,这算是上了贼船了?

  林杨看了看时间:“喝了这杯酒咱们走?”

  不走还能怎么样?

  起码雷欢喜现在对重新寻找到父母又升腾起了希望。

  “雷欢喜,最后这杯酒我敬你。”陈佳豪又一次举起了酒杯:“我们是两条路上的人,你的前途一片光明,我的前途却天知道在那里,可现在两条路上的人,却奇妙的交汇到了一起,我想这就是缘分吧?”

  “我宁愿不要这样的缘分。”雷欢喜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其实,你完全有机会换一条路,明明知道前面就是悬崖,又何必要不顾一切的跳下去呢?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其它更加好走的路,咱们可以换一下道路啊。你说呢?”

  你说呢?

  陈佳豪笑了笑,但却什么也都没有回答。

  雷欢喜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劝说他了。

  他早就帮自己选好了道路,而且绝对不会再回头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