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没有特别大的帮助,只能起到一个辅助治疗的作用吧。”

  左书记的回答有些无奈。

  这个时候晓婉却忽然“哇”的一声把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全给吐了出来。

  安妮急忙奔了过去。

  左书记和巩玉秋却似乎已经习惯了。

  没有办法,患了这病的孩子本来就这样,呕吐频繁,而且目前晓婉病情加重,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

  再加上那些药材配制而成的“食物”,味道实在不怎么样,散发着一阵阵刺鼻的味道。

  别说孩子了,就算大人都未必能够承受得了。

  晓婉真的非常懂事,尽管她的智力只有5岁的水平,但却又勇敢的吃下去了小半碗“饭”。

  雷欢喜却陷入了沉思。

  这个用各式材料配制而成的东西,肯定是有效果的,但效果却不会很大。

  但如果把其中的药性放大呢?

  对晓婉会不会有帮助?

  这样的事情对于雷欢喜来说是手到擒来的。

  不过也有问题,药性一旦放大,小孩子的身体是否能够吃得消?

  有没有什么其它的办法?

  “走,姐姐带你试新衣服去。”安妮一拉晓婉的手。

  “我们吃饭,我们吃饭。”左书记来到客厅角落的柜子那,打开柜子,拿出了一瓶酒。

  雷欢喜眼睛尖:“左书记,边上那瓶好像是五粮液吧。”

  “嘿,你小子眼睛贼啊。”左书记啼笑皆非:“这可是当年老娄送给我的,一共就两瓶,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舍得喝。”

  一咬牙,拿出了两瓶五粮液:“豁出去了,今天解决了它们。不过我可有一个要求,喝了我的酒,就得把仙桃村的经济搞上去,不光是搞上去。还要有一个大的飞跃!”

  “放心吧左书记,这酒我绝对不会白喝。”

  雷欢喜心理想的却不是什么仙桃村的经济,而是其它的事情。

  左书记的酒量的确大,两杯酒下肚面色不变。

  雷欢喜也不差。喝酒就和玩似的。

  这次左书记喝酒可算是遇到对手了。

  酒一下肚,左书记的话就多了起来:“小雷啊,我也不怕和你说实话,我和老娄啊,是同学。好朋友,当年一起毕业,一起参加工作,但在仕途上他明显比我进步得快啊。所以要想追上他得步伐,我的脚步也必须要加快了。祝南镇上两个重点村,一个是雁湖村,一个是仙桃村,都是我特别重视的。”

  雷欢喜放下了酒杯,听左书记说了下去:

  “但是自从我上任后,雁湖村的发展很让我失望。缪易胜的工作态度也很让我失望。倒是仙桃村,虽然经济一直在全镇垫底,但是自从你担任代理村长后,发展速度还是很快的。不过光是自己致富可不行。小雷,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啊?”

  “把外出打工的人都给重新吸引回来。”

  左书记还想等着雷欢喜下面要说的话,可是等了半天也都没有等到:“就这些?”

  “就这些。”雷欢喜回答得非常肯定:“雁湖村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留在村里?因为它的经济,在村子比在外面打工要赚得多。仙桃村为什么留不住人?因为我们的经济结构单一,归根究底就是一个字,穷。要是大家都愿意回来了,不愿意再在外面打工了。这说明仙桃村的经济也就上去了。”

  左书记听的非常认真,频频点头:“你这个想法很好,我看值得推广借鉴。我虽然对缪易胜做的一些事情很有看法,但雁湖村老实说还是做得相当不错的。”

  雷欢喜觉得有些事情也该说了:“左书记。其实雁湖村后面一直有个推手。”

  “哦,是谁?”

  “江胜利。”

  “那个溪海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总裁江胜利?”

  “对,就是他。”

  “过去我也听说过一些。”左书记沉吟着:“都说缪易胜和江胜利的关系很不一般,多次在雁湖村需要帮助的时候,溪海集团都及时伸出了援手。”

  “不止这样。”雷欢喜终于找到机会出手了:“左书记,您来的时间不长。肯定有些事情还不太清楚。在我们祝南镇很多人都在说个笑话,缪易胜不过是雁湖村的第二书记,江胜利才是第一书记。雁湖村所有的重要决定,都必须要江胜利这个第一书记点头才能最终决定下来。”

  左书记的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

  这是雷欢喜的反击。

  缪易胜和江胜利不断的逼迫着仙桃村,仙桃村几乎就陷入了死地。

  而且这次,缪易胜居然用了下毒这样下作的手段。

  你能做初一,难道我就不能做十五?

  自己只不过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而已。

  而现在这个机会到了!

  “一个村干部,要对全村负责,对镇政府负责,而不是对一个企业老板负责。”左书记缓缓开口说道:“我们欢迎企业家来祝南镇投资,我们也会给予他们一切政策上的优惠,但是,绝不是让他们对我们的干部指手画脚,甚至取而代之,真的这样的话,还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啊?干脆请江胜利来替代了我这个书记不就行了?”

  起作用了,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全心全意负责的干部,而不是一个傀儡。”左书记的脸色有些难看:“我过去一直认为,缪易胜这位同志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能力还是相当强的,但是现在看来,我的这个看法也是错误的,犯了主观错误啊,光盯着经济指标看,却没有看到幕后的真相。”

  他倒也不是反对一个企业家对自己出主意,关键是他对缪易胜的态度已经先入为主了。

  一旦对某个人的固定思维形成,那么不管对方做什么事都是错的。

  如果真的如雷欢喜说的一样,缪易胜根本就是江胜利傀儡的话,那么这点事自己完全无法容忍的。

  自己制定的政策命令下达了,可是一回去,缪易胜居然要向江胜利请示,这点让自己怎么能够容忍?

  到底谁是祝南镇的书记,到底是谁领导祝南镇?

  是该好好的调查一下缪易胜的问题了。

  固定思维已经在左书记的脑海中形成了。

  “好了,小雷,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左书记却忽然如此说道:“来,我们喝一杯。”

  两个人碰了一下杯子,雷欢喜又是一口饮尽。

  他的酒量,连左书记看了都有一些惊讶。

  晓婉已经睡着了,安妮和巩玉秋脚步很轻的走了出来。

  “玉秋,赶快来吃饭吧。”看得出来左书记对自己的妻子非常好,给她端来了凳子,放好了碗筷:“这鲥鱼不错,真的不错,鲜美,细腻。”

  巩玉秋用筷子挑起了一点尝了尝:“真的,这都多少年没有吃到了?记得第一次吃还是你带我去的,那时候的价钱还不算贵,咱们还能吃得起。”

  “左书记,嫂子,你们怎么认识的啊?”安妮好奇地问道。

  左书记笑了:“我和你嫂子,也是大学同学,当年她可是我们的校花,追求她的人太多了,可我学习好,你嫂子她啊,就是跟定我了。”

  巩玉秋白了他一眼:“一把年纪了还说这个。”

  左书记一笑,随即又叹息一声,给妻子倒了一杯酒:“玉秋啊,这些年辛苦你了。你的工作前途那么好,可为了我们的孩子……哎,不说了,这杯我敬你。”

  巩玉秋的眼眶红了红,抿了口酒:“只要能把晓婉的病治好了,什么样的苦我都能受。”

  “晓婉的病真的没有办法了?”安妮还是不太清楚情况。

  左书记又大致介绍了一下胚胎肝移植技术。

  对于安妮来说,钱绝对不是问题,只要技术成熟,她肯定缠着爸爸把这笔医药费给出了。

  不是为了左书记,而是为了可爱可怜的晓婉。

  但可惜的是这项技术还处在试验阶段,而且以晓婉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了。

  这顿酒喝了有两个多小时,两瓶酒居然都见底了。

  左书记酒量虽然大,但却明显不是雷欢喜的对手,已经醉得口齿不清。

  巩玉秋打了个招呼,带着丈夫回房休息去了。

  雷欢喜和安妮走了出来,安妮不断的摇晃着雷欢喜的胳膊:“欢喜哥,你想想办法啊,你想想办法帮帮晓婉啊。”

  在她安妮大小姐的眼里,欢喜哥就是万能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医生都救不了,我有什么办法?”雷欢喜这次说的是认真的。

  自己都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奇怪的病呢。

  “我不管,我不管。”安妮耍起赖皮来:“你要是不想出办法来,我天天缠着你。要是晓婉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不理你了。”

  喂,大小姐,你得讲点道理是不?

  好像晓婉这病是自己害的。

  可是她安妮大小姐认准的事情,谁能够改变?

  被安妮纠缠得实在没有办法得欢喜哥,最终无奈地说道:“我只能试试,你先别高兴,我肯定没有办法治好这病,但我看看能不能缓解病情,延长晓婉的生命,等待特效治疗问世的那一天。”

  “欢喜哥,亲一个。”

  “一边去,还是老样子,我想办法,这当中的花费全部你来出啊!”(未完待续。)xh118

  【作者提醒您!百度搜索雲来閣,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小说章节,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