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路1298号。

  这里就是和平路1298号?

  这是云东市最繁华的地段,全市最有名的恒鑫广场就在这里。

  这是各个国际奢侈品卖场聚集的地方。

  当初才认识安妮的时候,欢喜哥可是被她大小姐拉着逛商场苦不堪言的啊。

  难道自己家以前就是在这的?

  特么的,这算是拆迁吧?自己的房子肯定也在拆迁范围内吧?

  你拆迁款为什么没有自己的份呢?

  最大的问题是,现在自己到哪去找亲生父母的消息啊?

  “去找派出所吧,那里或许会有线索的。”林杨在一边说道。

  雷欢喜点了点头。

  “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忽然,一片嘈杂的声音响起。

  几个保安冲了出来,一个人在前面疯狂的跑着,手里还拎着一个包。

  跑的方向正好是对着雷欢喜这一边的。

  雷欢喜正想有所行动,林杨却已经抢先冲出,一个勾腿。

  “咚”。

  那小偷一下便摔了个狗吃屎。

  林杨一把按住了小偷。

  小偷一抬头,和雷欢喜四目相对。

  “是你?”

  两个人同时叫了出来。

  雷海叶!

  这个小偷居然是雷欢喜的“父亲”雷海叶!

  怎么变成小偷了?

  “欢喜,欢喜,救救我。”雷海叶哀求起来。

  这时候保安已经冲了过来。

  换上便服的林杨亮出了证件:“交给我们处理吧。”

  把包拿了回来,交还给失主,一个保安还怒气冲冲的朝着雷海叶踢了一脚。

  给他戴上了手铐,带到了一边。雷欢喜笑嘻嘻的:“哎哟,雷老板,您怎么做起这行来了?”

  雷海叶是真正的有苦说不出。

  自己怎么会做这行的?当小偷?

  但凡有一点办法自己能做这吗?

  购买明朝花瓶,最终只是一个骗局,自己可算是被坑惨了。

  不光辛苦那么多年的积蓄扔了进去,而且还欠下了一大笔高利贷啊!

  别的债可以赖。那些放高利贷的债务怎么赖?

  被逼得没有办法,雷海叶东躲西藏,身上得最后一点钱都用光了,到了后来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来人流量巨大的恒鑫广场来碰碰运气了。

  谁想到今天刚刚出手,就被保安给发现了。

  雷欢喜笑了:“你不是还有房子可以卖吗?”

  “哎哟,欢喜啊。”

  “叫我雷总。”

  “是,是,雷总。”雷海叶一点都不敢抗拒:“您是不知道啊。我的房子早就抵押给银行了,银行到处联系不到我,恐怕我的房子早拍卖了。雷总,帮帮我,帮帮我。”

  “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吗?”雷欢喜忽然问道。

  雷海叶迷茫的摇了摇头。

  雷欢喜指了指恒鑫广场:“当年你就是从这里把我劫走的。”

  啊?这里?

  雷海叶完全呆在了那里。

  这变化也实在太大了吧?

  难怪自己根本就认不出来了。

  “我今天啊,是来这里找一些线索的,可惜这么大的广场,和20多年前相比早就面目全非了。我怎么还可能找到我以前的家呢?”雷欢喜拍了拍雷海叶的脸:“大叶子啊,这一切都是拜你所托啊。”

  猛的好像想起了什么:“林警官。这个人就是酒瓮子交代出的大叶子。”

  一听到酒瓮子这个外号,雷海叶面色大变。

  酒瓮子?酒瓮子还没有死吗?

  林杨笑了笑:“这就是大叶子啊?大叶子,酒瓮子早就把你和潘招娣交代出了,拐卖人口,这可是不小的罪名啊。”

  “雷总,雷总。救救我,救救我。”雷海叶“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雷欢喜叹息了一声:“大叶子,别怕,那天在军哥那里我就答应过你,暂时不会把你弄到大牢里去的。因为你还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看看你穿的一副,啧啧,还挺新的。还能用上手机。这条金链子真大,居然还没有卖了?大叶子,我这个人说话算话,我一定要把你弄的什么都失去了,什么都没有了,然后才会让你蹲大牢。”

  一边说着,一边把他口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掏出来看了一遍。

  房卡、房费收据、皮夹子什么的。

  打开皮夹子看看,里面只有20块钱了。

  雷海叶的浑身都在颤抖。

  这是雷欢喜?这是自己的“儿子”吗?

  怎么会变得那么可怕?

  “林警官,放了他呗。”雷欢喜把属于雷海叶的东西都重新放到了他的口袋里。

  林杨也没有多说什么,掏出钥匙打开了雷海叶的手铐。

  “走吧,走吧。”雷欢喜挥了挥手。

  雷海叶不敢在这里多呆一秒钟,跌跌撞撞的跑离了这里。

  看着他的背影,雷欢喜掏出了电话:“军哥,刺猬正在到处找雷海叶吧?我有他的下落,红星旅店312房。对,你让刺猬快点,我估计他要退房了。”

  挂断了电话,看看林杨:“我们去派出所?”

  很可惜,在派出所里也一样没有任何的消息。

  当年可没有什么电脑登记,全是靠手工记录,然后归档。

  而且像孩子失窃案,在那个年代不算什么特别大的案件。

  更加重要的是,由于和平路派出所20多年搬迁了4次,所以一些档案都遗失了。

  林杨动用了不少的关系,找了整整一个下午,也都没有能够找到那桩失窃案的档案。

  这其实在雷欢喜的预料之中。

  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没有太大的失望。

  “真的太抱歉了,小雷,小林,没有帮到你的忙。”那个林杨的朋友徐警官说道。

  “徐警官。你已经很帮忙了。”雷欢喜笑着说道:“你知不知道当年住在和平路的那些人都搬迁到哪里去了?”

  徐警官一怔,他也菜20多岁,哪里会知道这些事情?

  找老警察问了下,才知道这些人住的挺分散的,有的根本就不知道住到哪里去了。

  正当雷欢喜大失所望的时候,一个老警察忽然说道:“对了。原本住在和平路的那些人,有些上了年纪的,每天上午都会去康山公园打拳聊天什么的,你到那里去找找看。”

  这句话又让雷欢喜燃起了希望。

  第二天一大早,便和林杨赶到了康山公园。

  这是一个完全对市民免费开放的公园,一大早,公园里到处都能够看到打拳、锻炼身体的老人。

  雷欢喜和林杨这两个年轻人那么早就来这里实在有些显眼。

  问了很多人,都不是当年住在和平路的。

  “和平路?”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正在打太极拳的老人停了下来:“去公园外的小饭店。那里总有几个老东西在那喝早酒,他们好像就是住在和平路的。”

  “真的?”

  “可不,他们酒一喝多就老在那里吹牛,说什么要是晚几年再同意拆迁的话,一个个的早就发大财了。”

  喝早酒是云东市许多老人的习惯。

  一大早,弄上一碟咸菜、一碟素鸡、炒上几个鸡蛋,就着酒能够喝上一个上午。

  到了中午,去浴室里洗把澡。睡上一个下午,这一天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小饭店里。小饭店外起码有七八桌老年人在那喝早酒。

  “大爷,您原来是住在和平路的吗?”

  “不是。”

  “大爷,您原来是住在和平路的吗?”

  “不是。”

  “谁找原来住在和平路的啊?”这时候边上一桌围着三个老人的地方传来了声音。

  “我们。”雷欢喜和林杨赶紧走了过去。

  “我们原来就是住在和平路的,有什么事情吗?”

  雷欢喜赶紧搬了张凳子坐了下来:“老板,再来个青椒肉丝,这桌的钱我来付。”

  三个老人立刻眉开眼笑:“这怎么好意思啊。小伙子,你找原来住在和平路的有什么事吗?”

  “大爷,是这么一回事,和平路那里,大概20多年前吧。有没有发生过一起婴儿失窃案?”

  “婴儿失窃案?”三个老人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其中一个这才忽然说道:“啊,有,有,对,对,啊,是有这么一户人家的孩子丢了。”

  雷欢喜的希望瞬间便被点燃了:“您知道那户人家的情况吗?现在搬到哪里去了?”

  老人一边咪着酒一边想着:“这户人家吧,特别的怪,整天都不出来,也不和邻居来往,男主人都很少看到,平时尽是女主人去买菜什么的。哎,别说,那女主人还挺漂亮的。更加奇怪的是,别人家丢了孩子,大哭大闹,可这家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那天上午吧,男主人出来了,嘿,我真是第一看到男主人啊,人很神气,风度翩翩的,但一双眼睛呆滞无光,一直看着远方。直到眼眶红的和核桃似的女主人出来他才进去。”

  那是自己的父母,雷欢喜在心里狂呼。

  可是,老人知道的只有这些了。后来男主人女主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离开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

  ……

  “老米,来晚了啊。”

  “家里有事。”

  “嘿,刚才来了两个小伙子,来问那年咱们和平路孩子被偷的事情。”

  “孩子被偷?”

  “可不,你不记得了啊?那时候你开的粮油店,不然怎么有外号老米啊。”

  “你们怎么告诉他们的?”

  “我们哪知道啊,那家男女主人叫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啊。”

  “嘿,我知道啊。”

  “你知道?”

  “可不是嘛,女主人一直来我店里买米的,每次买的很少。女主人姓梁,男主人姓什么来着?我想想,对了,姓乔。”

  “你也不知道早点来,那两个小伙子都离开一个多小时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