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泽香惠子?

  野泽香惠子失踪了?

  雷欢喜似乎很难相信这个事实。

  发生得实在太突然了,不久前大家还在飞机上谈笑风生呢。

  她吃饱了没事去阿尔泰山做什么?

  敖登书记打了几个电话,很快弄明白了状况。

  野泽香惠子受到她的父亲影响,爱好运动,不光曾经当过游泳运动员,而且还是个探险爱好者。

  这次野泽武之正好要来蒙内,对阿尔泰山心驰神往已久的野泽香惠子自然也就来了。

  她今年虽然才20岁,但探险经验已经非常丰富了,因为野泽武之丝毫也不担心。

  在香惠子出发三个小时后,野泽武之还和自己的女儿通过电话,一切正常。

  可是随即暴雨落下,野泽武之有些担心,又打了一个电话,当时香惠子告诉父亲自己正在准备转回。

  可这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通电话了。

  这以后野泽香惠子的所有音讯全部断绝。

  几个小时过后,依旧没有任何消息,野泽武之慌了,立刻报警。

  可是狂风暴雨,救援队根本没有办法进山。

  而在这样的天气里,每多耽误一分钟,野泽香惠子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可是任何的解决办法也都没有。

  只能期望老天爷能够大发慈悲,赶快停止暴风雨了。

  而且更加让救援队的担心的是,万一野泽香惠子迷失方向,走进阿尔泰山的深处那可就坏了。

  那里人迹罕至、气候极其恶劣,人一旦在那里迷失,在如此恶劣的气候环境下很难生还。

  雷欢喜虽然不知道情况恶劣到了何等程度,但从敖登书记、陈晨这些人的眼中也就能够大概得知一二了。

  “这个野泽武之的花源株式会社,正在和蒙内签署一项很大的合作合同。”敖登书记叹息着道:“如果他的女儿真的出事了,我看这次的合作也就玄了。难救啊,难救啊。阿尔泰山外面看起来非常美丽,但走到里面的深处,却根本别想活着走出来了。”

  陈晨也接口说道:“万一进了死亡谷就更加麻烦了。”

  “什么是死亡谷?”雷欢喜好奇地问道。

  陈晨和敖登书记互相看了一眼:“‘死亡谷,死亡谷,十人进去十人亡。都是遍地是黄金,谁见白骨堆白骨’……”

  阿尔泰山外号“金山”,而在很久以前一直都有个传说,在阿尔泰山的最深处有个地方,里面遍地都是黄金,一弯腰就能捡到一大块。

  这个传说刺激了无数心怀发财梦的淘金者前赴后继的去寻找这个神秘的地方,但却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的。

  于是这个谁也没有见过的地方就被命名为“死亡谷”。

  没有那么邪门吧?

  叹息归叹息,但是这里的人能有什么办法?一个个互相议论着,为那个日本小姑娘的命运叹着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雷欢喜关上了门,把小胖放到了床上。

  怎么办?

  环境如此恶劣,救援队根本无法进入,野泽香惠子的生命危在旦夕。

  可是,恶劣环境对于自己的影响肯定很小。

  为什么?

  小胖啊!

  有小胖在身边什么奇迹无法发生?

  虽然和野泽香惠子认识不久,但好歹也是一条生命。

  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不少约定呢。

  雷欢喜想到这里,猛的蹦到了床上,拿起床单朝身边一批。

  小胖被吓了一跳。

  做什么?脑子坏了?

  欢喜哥两手握拳,左手放在腰间,右拳笔直伸出:

  “外星人入侵地球,正义的超人出击吧!小胖,你任命你为我的副手。保卫地球,让欢喜超人的光辉遍布在地球的每个角落吧!”

  小胖目瞪口呆的看着,好半天才在心里浮现了对欢喜哥无限赞美的两个字:

  “傻B!”

  ……

  野泽武之急得快要疯了,不断的哀求着救援队无论如何都要把自己的女儿给救出来。

  救援队也是一筹莫展,他们很想冒险进入阿尔泰山,但是在如此的狂风暴雨中,根本就是拿救援队队员的生命开玩笑。

  “必须要等到雨小一些我们才能进去。”救援队队长安慰着野泽武之:“现在天气情况太恶劣了。野泽先生,你说香惠子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希望她能够自我保护等到救援队的到达!”

  野泽武之真的要崩溃了。

  原以为是一次轻松的探险,他也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谁想到却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啊,一旦出了事自己怎么和她的母亲交代?

  香惠子,挺住,一定要挺住啊。

  老天爷,求求你,求求你出现奇迹吧……

  ……

  “我是超人,我是超人!正义的奥特曼,打败一切小怪兽!地球的人类,我欢喜超人来啦!”

  小胖的脑袋都快要炸了。

  欢喜哥这个脑袋有病的家伙,自从一进入了阿尔泰山就在说着这些傻不拉几的话。

  你以为这就算完了?

  你真的以为这就算完了?

  你以为欢喜哥这个脑袋秀逗的人类这就算完了?

  “银河唯一的秘密,天际最强人物,正气朋友,性格忠实,英勇未变质。世界第一,打怪物。将恶人,重罚。厌恶邪恶,哪怕冲突。邪恶马上消失。护卫人类,挽救地球……”

  欢喜哥竟然开始唱歌了!

  欢喜哥竟然开始唱歌了!

  欢喜哥,他,竟然开始唱歌了!

  每一个欢喜哥的朋友都知道,欢喜哥什么都会,但唯独不会两样事情:

  一个是生孩子,另一个就是唱歌。

  可是今天他竟然在阿尔泰山高歌一曲。

  五音不全?公鸭嗓子?这算什么?

  这和我们的欢喜哥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欢喜哥这一曲,唱的是鬼哭神嚎、天崩地裂、万兽灭绝、飞鸟绝迹。

  雨越下越大了。

  为什么会下雨?其实早就已经有答案了:

  老天爷被欢喜哥的一首歌唱得是泪流满面、悲伤欲绝。

  居然能有唱歌唱得如此难听得人类?

  小胖的脑袋拼命的往树上撞着。

  求求你,求求你,欢喜哥,别唱啦。

  你放过我吧,从此后小胖一定老老实实的当一条听话的毛毛虫好不好?

  可怜的小胖身心都在受着折磨。

  雨大的根本收不住。

  欢喜哥哪里有方向感?自己都不知道该从何找起。

  恩?前面是什么?

  欢喜哥快步走了过去,拔出上面的泥土,露出了一张被石头压好的巧克力包装纸。

  而且仔细观察,这张巧克力包装纸还被折成了一个箭头的形状,被石头压的紧紧的。

  这肯定是人为留下的记号!

  野泽香惠子!

  欢喜哥精神一正,顺着箭头的方向看去,前面有一座小小的山坡。

  难道野泽香惠子在上面?

  下雨天爬山的危险性太大了,就连我们的欢喜哥也丝毫不敢大意。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的爬到山顶,羡慕的朝小胖看了一眼。

  还是会飞行的家伙舒服啊。

  擦了一把满脸的雨水,在山顶上看了看,却什么痕迹也都没有。

  来到山崖边,胆战心惊的朝山脚下看看,也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可标记明明标注的是这边啊?

  难道野泽香惠子失足跌下去,接着所有的痕迹都被雨水冲走了?

  欢喜哥不敢确定。

  电话响了起来。

  也不怕被雷劈的来到一棵树下,掏出电话一看,是左书记打来的。

  才一接通电话,左书记急切的声音已经传来:“小雷,你人呢?”

  “我在阿尔泰山。”

  “什么?你在阿尔泰山?你去那里做什么?”

  “我来找野泽香惠子。”

  “你胡闹!”电话那头,左书记一下就急了:“你去救什么人?你会救什么人?那是救援队做的事情,你瞎胡闹什么?你立刻给我回来!”

  “左书记,你让我回来?我都已经进山了。”欢喜哥冷冷一笑,那冷漠的眼神蔑视一切,那高傲的神情如同一尊天神下凡:

  “更何况,我,迷路了!”

  “噗”。

  左书记差点栽倒在地。

  你一个路盲自己都不认识路,进山去救什么人?

  这不是在添乱嘛?

  难道救援队还要分派人手来救你吗?

  “左书记。”欢喜哥的声音重新传来:“我一定要把野泽香惠子救出来。”

  “为什么?”

  “她的父亲是美国普罗曼实验室的资助者,而这个实验室就是专门研究尼曼匹克病的。只要能够救出野泽香惠子,晓婉的病就有希望了。”

  左书记的全身都是一颤。

  难道雷欢喜不顾生命的进山去救野泽香惠子为的竟然是晓婉?

  “更何况,左书记,我现在真的没有退路了,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碰运气吧,我的运气一向很好。”

  “小雷,我代表晓婉,我代表我全家谢谢你了,但是你不要动,我立刻告诉救援队,我不能为了晓婉而牺牲你。”

  “来不及了,左书记,我关机了。”

  欢喜哥关了手机,从树下走出,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站在风雨中,就如同一个真正的超人。

  他学着电影里的样子迎着风雨站立,潇洒的把手一挥,一样东西便被从山顶扔了下去。

  恩?奇怪,我为什么要扔掉手机呢?

  片刻,一阵凄厉无比的呼声在阿尔泰山中传出:

  “我的手机啊,快来人救救我的手机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