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的英雄之名,几乎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蒙内。

  这根本就是无法办到的事情。

  外面看起来美丽祥和的阿尔泰山,其深处根本就是遍布死亡的恐怖地狱。

  没有谁进去了还能够活着出来。

  可是现在偏偏有人做到了:

  雷欢喜!

  他不但走进了死亡谷,而且还带出了一个人。

  他是怎么做到的?

  当事的两个人,雷欢喜绝口不提,而野泽香惠子则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这个时候野泽武之的能力开始显现出来。

  一个私人医疗团队、一个公关团队在第二天就全部到达了蒙内。

  所有和媒体打交道的事情都被野泽武之的公关团队承担了下来。

  在得到雷欢喜的允许后,这个公关团队是如此回答媒体提问的:

  雷欢喜先生和野泽香惠子小姐是非常好的朋友,在得知野泽香惠子失踪后,雷欢喜很快自行进行援救工作。

  从救援一开始雷欢喜的手机便出于无法接手信号状态,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他经历了狂风暴雨、山体随时崩塌、豹子等凶猛野兽追赶种种危险,但却始终没有放弃,最终找到了香惠子。

  而在带领香惠子脱险的过程,也被公关团队做出了各种各样神奇的描述。

  尽管公关团队中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到,但他们描述得却是活灵活现。

  而对于记者想要采访雷欢喜和野泽香惠子的要求,公关团队却一口拒绝了。

  雷欢喜和香惠子被很好的保护在了医院中。

  最好的特护病房、最好的医疗团队。野泽武之竭尽了全力提供这些,来让自己的女儿尽快的好起来,以及表达自己对于雷欢喜的感激。

  其实雷欢喜一点事都没有。

  他就是太累太累了。酣畅淋漓的睡到第二天中午,身体已经复原了。

  “你的身体强壮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专门负责雷欢喜的医生告诉他:“身体内部一点问题没有,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你身体上居然一点外伤都没有。不,是连一点擦伤都没有,你是我从医生涯中见到的最不可思议的病人了。”

  难道这很稀奇吗?

  就算再重的外伤,自己的身体也都能够很快痊愈。

  他担心的可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还在那条大湖里的小胖。

  为了避免暴露,小胖并没有随自己一起上岸,而是呆在了那条大湖里等待和雷欢喜汇合。

  “医生,我可不可以出院了?”

  “以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当然可以,只是我个人建议你继续留在医院里做一下观察。”

  继续留在这里?我放在那条大湖里的金子被水冲走了怎么办?

  难道你赔给我啊?

  雷欢喜不顾医生的挽留,强行要求出院。

  医生没有办法,让他稍等一会,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不一会,野泽武之便走了进来。

  一看到雷欢喜,野泽武之立刻深深鞠了一躬:“雷先生,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也都无法表达我内心的感激。对了,您的手机请收好。”

  一部崭新的手机交给了雷欢喜。

  “我的电话号码已经存在上面了。”野泽武之非常认真地说道:“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您需要我的帮助,立刻可以按下电话号码,我将在第一时间来到您的身边。花源株式会社和野泽家族将全体为您效劳。”

  不用那么大阵仗吧?雷欢喜接过了手机想到。

  野泽武之迟疑了一下:“我,想请您吃饭,可以吗?”

  “当然可以。”雷欢喜想都不想便回答道:“别说,我肚子还真的饿了。”

  野泽武之请雷欢喜吃饭的地方,是医院附近的一家小饭店,整家饭店都被他给包了下来。

  甚至就连老板也都拿了1000块钱乐呵呵的出去闲逛了。

  你想啊,只要帮着客人切好大盘的牛肉羊肉,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这样的生意天天都可以做啊。

  “您可以喝酒吗?”

  “喝,喝。”雷欢喜饿得要命,抓起一大块牛肉就塞到了嘴里,狼吞虎咽,含糊不清。

  野泽武之在饭店里拿出了一瓶酒。

  蒙内人喝酒不用酒杯,都是用的碗。

  野泽武之倒了两碗酒:“这杯酒,我感谢您对野泽家族的恩情。”

  说完,喝了一大口,呛得连胜咳嗽。

  蒙内的酒本身就烈,这一口喝的急了,好半天野泽武之才恢复过来:“太凶了,真的太凶了。”

  “比你们日本的清酒厉害多了吧?”雷欢喜笑嘻嘻地说道。

  “是我,比我们得清酒真的厉害多了。”野泽武之放下了酒碗:“雷先生,有些事情您可能不知道,为什么救出了香惠子,不光我一个人感激您,整个野泽家族也都会把您当成大恩人的原因吧?”

  雷欢喜还真没有想过。

  野泽武之一点也都没有隐瞒,很快向雷欢喜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野泽家族的人,在几十年前简直就像受到了诅咒,主干系、支系、旁系都是人丁凋零。

  等到了野泽香惠子这一代,整个野泽家族她这一代居然只有她一个了。

  “啊?”

  雷欢喜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只有香惠子一个了?”

  “是的,只有她一个了。”野泽武之的语气中很是无奈:“我的堂哥堂弟堂姐堂妹、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要么无法生育,要么好不容易有了孩子,结果莫名其妙的又夭折了。我们找遍了全世界最有名的医生,也去了全世界最好的医院,用了最好的仪器,但始终检查不出任何的问题。”

  他苦笑了一声:“可能是渡边的诅咒真的生效了吧。”

  “什么是渡边的诅咒?”雷欢喜在那怔了一下。

  野泽武之一丝一毫没有隐瞒告诉了雷欢喜。

  野泽家族在两百多年前发家的时候,手段并不光明,他们夺取了一个叫渡边淳太郎的财产,并且迫使绝望中的渡边淳太郎自杀。

  在自杀前,渡边淳太郎就发出了日本赫赫有名的“渡边的诅咒”:

  “野泽家族会越来越富裕,成为全日本最富裕的家族之一。但他们的后代会越来越少,野泽家的血脉将最终断绝。而整个家族庞大的财富,都将落于外人之手!”

  起初野泽家的祖先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但后来这个诅咒却一点点的应验了。

  对于什么诅咒的,虽然雷欢喜一点都不相信,但却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诅咒其实很多,而且大多都很灵验。

  著名的埃及法老诅咒就不用说了,其它的还有印第安人对美国总统的诅咒,弄得从哈里逊总统开始,美国真的每20年就有一个总统不能活着离开白宫。

  还有摩纳哥王室,从13世纪被诅咒婚姻不快乐之后,历代的王室后代都是情路坎坷。

  甚至在国内也有成吉思汗的诅咒。

  成吉思汗陵墓位置700多年来一直成谜,陵墓得咒语保护,不会被人发现。日本探险队1993年到蒙内搜寻无功而还,美国探险队2002年挖掘怀疑地点时,发现一道满布毒蛇的3公里长护墙,挖掘工人皆被蛇咬,队伍的车又无缘无故滚下山坡,最后只好放弃。

  只有这个野泽家族也太悲催了吧?

  到了香惠子这一代真的要血脉断绝了?

  “我们请法师做过法,请过欧洲的星象师,甚至还请过巫师,但一点用都没有。”野泽武之叹息了一声:“所以香惠子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她一点事都不能出,她不光还是野泽家族庞大产业的继承人,而且还承担着要为野泽家族延续香火的重任,所以这次她出事后,整个野泽家族都乱了,我差点就要自杀以平息我的愧疚了。”

  慢着,慢着,雷欢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什么叫承担着要为野泽箭镞延续香火的重任?

  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难道你把这主意打到你家欢喜哥头上来了?

  种马?

  真这么做的话你难道把你家欢喜哥当成种马了?

  野泽武之沉默了一下:“您大概也知道,日本是一个很开放的国家,但是为了确保野泽家族的血脉能够延续,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对香惠子的要求非常严格,她至今还是一个……处.女。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无论在身体还是智力上都接近完美的男性,才能成为香惠子的伴侣。还是同样的原因,香惠子去游泳我们也是赞同的,这可以增强她自身的体质。”

  小胖如果在这里,一定会笑掉大牙了。

  身体,欢喜哥肯定没得说,被一条龙亲自调教出来的人类怎么可能差?

  但是智力就大有问题了,这个男人脑子可是时常短路的啊。

  雷欢喜正想说话,野泽武之已经抢先说道:“您听我说完,雷先生。当您把我的女儿救出来后,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您正是我们野泽家要找的人,您和香惠子的后代一定是非常完美的。只是昨天晚上我再陪伴香惠子的时候,她醒后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您已经有了自己的意中人了,而且对她也非常的忠诚。”

  他说这话的时候显得特别遗憾。

  但是野泽武之很快又说道:“然而我鼓励我的女儿不要放弃希望。一个像你这样如此优秀的男人,只要没有结婚,她总是还有希望的。”

  欢喜哥差点没有被一块牛肉呛到。(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