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底宝藏的发现,让雷欢喜兴奋的情绪到达了顶点。

  在小胖的带领下,终于找到了那两块从阿尔泰山得到的黄金。

  不过和湖底宝藏比起来,这两块黄金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了。

  很想找到这些湖底宝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可惜找了很长一段时间也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不过这已经并不重要了。

  回到宾馆,祝南镇的访问代表团已经准确启程返回了,可是陈晨非常热情,特别和左书记打了一个招呼,再多留雷欢喜在这里住几天。

  左书记的心情同样不错,很快便答应了陈晨的请求。

  叮嘱雷欢喜在这再多逗留两天,但时间不要太长。

  兴冲冲的陈晨,立刻拉着雷欢喜到了一家酒馆。

  在蒙内,表达热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大口的喝酒大碗的吃肉。

  这次可是动真格的了,65度的烈酒闷倒驴。

  陈晨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的酒量在蒙内可是数一数二的,但和雷欢喜比起来还是差着好大的距离。

  可是这算什么?当朋友的,就要一醉方休。

  雷欢喜的心里却一直在想着那些宝藏的事情,喝了一会,忽然笑道:“陈大哥,我学到了几个蒙内字,我写给你看看。”

  “你还学会我们这的字了?”陈晨大是好奇。

  让服务员拿来了纸笔,也不敢把自己死记硬背下的蒙内文字都写出来,只选着当中的几个写了。

  陈晨只看了一眼仔细辨认了一下:“准……尔……博硕……汗?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猛的想起了什么脱口而出:“准噶尔博硕克图汗噶尔丹??”

  “准噶尔博硕克图汗噶尔丹?”雷欢喜一怔。

  “是啊,这是我们昔日蒙内曾经最大的一个部落。”陈晨笑道:“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噶尔丹叛乱就是这位博硕克图汗挑起的,他曾经带领铁骑一路威逼京师,最后康熙帝三次御驾亲征,这才彻底平息了叛乱,噶尔丹最后也自杀了。”

  有门!

  没准那比湖底财富真的和这个噶尔丹有关。

  “欢喜兄弟,你从哪学到的这几个字啊。”

  “那天我在听几个牧民闲聊时候听到了一些好玩的事。”雷欢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什么宝藏什么的,后来我好奇,就问什么噶尔丹,那些牧民都年纪大了,也不认得多少字,就教了我他们会的这么几个。”

  “嘿,又是噶尔丹宝藏啊。”陈晨很是不以为然:“这在咱们蒙内都流传了多少年了啊,根本就没影的事。”

  自己信口瞎蒙,还居然真的蒙准了?

  雷欢喜平静着自己的情绪:“陈大哥,反正咱们喝着酒也没有什么事,和我说说那什么准噶尔宝藏呗。”

  “这故事都在蒙内草原口口相传三百多年了,可是谁也没有能够找到过哪怕一丝一毫的线索,大家的热情也就渐渐淡了,现在的年轻人知道的可不多了。”陈晨喝了一口酒,然后把这个大草原上一直流传的故事说了出来。

  康熙三十年,康熙帝第三次御驾亲征,大败噶尔丹,从此后噶尔丹再也无法组织进攻,三十五年,噶尔丹主力被清军击溃,三十六年,噶尔丹服毒自尽。

  传说就是从康熙三十五年到三十六年这一年间开始的。

  噶尔丹纵横草原长达几十年时间,期间被他征服的大大小小部落无数,掠夺来的财富也不计其数。

  而更加重要的是,噶尔丹曾经一度霸占了“金山”阿尔泰山数年时间,从中开采出了大量的金矿用来维持自己的军费。

  据说在康熙三十五年,噶尔丹的主力被清军击溃后,噶尔丹知道自己的失败已经无可避免,就派自己最忠诚的手下乌克图兰带领一队士兵,押解着装满了金银财宝和武器装备的车队走进了阿尔泰山以图将来自己的后人有机会找到这笔财富东山再起。

  这支队伍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一直到了康熙三十七年,噶尔丹叛乱被彻底平息后的第二年,当地的牧民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神志不清的人从阿尔泰山里走了出来。

  被救醒后,那个人的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颠三倒西,牧民好不容易才弄清楚了他说的意思。

  原来他就是乌克图兰手下的一名进山士兵。

  根据他所说的,噶尔丹一共运送进山了100多口箱子,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武器,甚至包括一些当时非常珍贵的火枪火药。

  当乌克图兰带着他们进入死亡谷后,道路非常难行,而且不断的有猛兽袭击,这迫使乌克图兰不得不抛弃了其中大部分沉重的装着武器火药的箱子。

  但他们还是在死亡谷里彻底的迷失了。

  转悠了差不多30天的时间,他们来到了一条大湖前,只剩下了最后21名士兵。

  乌克图兰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走出去了,于是下令所有的士兵,将最后的35口箱子全部投到大湖中去。

  做完了这些事情,乌克图兰拿出了自己从进山开始就一直珍藏着的一袋子酒:“弟兄们,我们都没有办法活着回去了,可下辈子我们还是好兄弟,来啊,大家一人一口,喝光了这袋酒,然后,大家各奔东西,有命出去的别忘记将来有机会回来帮弟兄们收尸啊。”

  所有的士兵都默默的喝了一大口,只有一个士兵根本不会喝酒,只是装模作样的用嘴唇碰了一下酒袋而已。

  亲眼看着每一个人都把酒喝下去了,乌克图兰这才说道:“弟兄们,我告诉你们刚才扔下去的箱子里都有什么,其中一共有18口箱子里,装满了大汉毕生积累下的财富,谁要是得到了这笔财富,谁就比康熙还要富有。我们的大汉挖了这么多年的金山,有钱那,有的是金子啊。可惜谁也得不到了,因为刚才我给你们喝的酒里下了毒。”

  乌克图兰和他的士兵们几乎都死光了,除了那个没有喝酒的士兵。

  这个士兵挣扎着,在阿尔泰山里足足转了一年多的时间,他的命实在大,居然不但没有死,反而终于跑出了阿尔泰山。

  然后又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救他的牧民们。

  可惜他虽然活着出来了,但身体彻底的跨了,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两天终究还是死了。

  可是这个故事还是流传了下来。

  “这以后啊,草原上的人都好像疯了拼命涌进了阿尔泰山。”陈晨叹息了一声:“不光是我们草原上的牧民,就连其他地方的人也都蜂拥而来。可是别说找到宝藏了,绝大部分的人就连死亡谷在哪都找不到。当地官府眼看着牧民光顾着寻找宝藏,生产都荒废了,于是下了命令严禁再讨论宝藏的事情,再加上的确没有人能够找到任何的一丝线索,这个热潮之后也就慢慢的淡下来了。”

  雷欢喜的心中在那狂跳。

  18口箱子,18口装满了宝藏的箱子!

  噶尔丹的宝藏!

  自己找到的就是噶尔丹的宝藏!

  那个死里逃生的士兵没有瞎说,真的有噶尔丹宝藏的存在!

  那么多人没有找到,因为谁也想不到宝藏早就被冲到了一个人类根本无法企及的地方。

  而自己,居然被幸运之神眷顾,发现了流传已久的噶尔丹宝藏!

  陈晨在那继续说道:“一年一年过去了,还是有零零星星的冒险者,不顾被官府抓到的重罚悄悄的进入到了阿尔泰山里,可是却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出来的。这宝藏的传说也就淡了,但却依旧被一代代的流传了下来。其实我想啊,当时噶尔丹兵败,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哪有空去藏什么宝藏?这八成是有人胡编乱造出来的。”

  有!真的有!

  雷欢喜很想这么告诉他。

  “我们大草原上流传的这样的故事很多。”陈晨兴致勃勃:“还有人说,阿尔泰山的金矿被开采了那么多年,外面看起来像是空了,但其实在死亡谷的某处还有一个最大的金矿没有人能够发现。这也就是死亡谷遍地都是黄金的由来。”

  噶尔丹的宝藏都有,没准什么地方真的还有一处大金矿。

  只是这就不关自己的什么事了。

  噶尔丹的宝藏只要自己努力想,总有办法能够运出去的。但是就算真的还有一处大金矿的存在,难道自己还能取开采了?

  自己想,可国家也得允许啊!

  这些矿产资源可都是属于国家的。

  “欢喜兄弟,这些故事听听也就算了,可千万不要当真啊。”陈晨好心提醒着雷欢喜:“许多外地来的游客,也有人听到了这些传说,于是抱着发财梦,一头钻进了阿尔泰山。这阿尔泰山不是特别熟悉的当地人,谁敢轻易进去?还别说这了,就算当地人对死亡谷也是闻风丧胆的,平时根本没有想进去的念头。这运气好,进去了一次还能出来,但第二次恐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他这是好心。

  陈晨肯定不会想到,这死亡谷对于其他人来说就是死亡之地,但雷欢喜却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谁让他拥有一条别人无法拥有的神龙呢。

  只是目前来说雷欢喜根本就不想去动什么金矿的脑筋!

  有18口箱子的庞大财富就足够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