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仪式大多是一样的。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订婚,邱鹏熹的父亲还专门请来了一位证婚人。

  当这个证婚人从包厢里出来的时候,欢喜哥和安妮面面相觑。

  梁雨丹!

  他们请来的证婚人居然是环海集团的总裁梁雨丹。

  梁雨丹大概也看到了他们,对他们微微一笑,然后说了一堆祝福的话。

  当这些祝福的话说完后话锋一转又说道:“新郎的父母同样也是热爱慈善的,在经过我们商量后,为了把这次订婚仪式办得与众不同,所以我们将举办一个别出心裁的拍卖仪式。我想请今天来的客人每人捐献一样东西出来,价值无论高低,拍卖价无论高低,所得将全部捐献给‘小天使基金’。”

  接着,她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小天使基金,立刻引起了客人们的一片掌声。

  这是好事情,客人们也都纷纷慷慨解囊,拿出了自己身上的物品。

  有的是手表,有的是首饰,甚至还有一张某某饭店的VIP卡。

  东西不在乎贵重,在乎的是他们的这份心意。

  就连新郎新娘,也拿出了自己的订婚戒指。

  这样的事情安妮怎么肯落在人后?

  可是捐献点什么才能够表达自己的心意?

  身上最值钱的只有这条项链了,可这是欢喜哥送给自己的啊。

  欢喜哥却忽然拉住了她的手,朝她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交了上去。

  梁雨丹和邱鹏熹的父亲邱总是识货的人,看到这样东西都不禁呆了一下。

  拍卖很快就开始了。

  这只是一种仪式而已,大多数人都买回了自己捐献出去的东西。也没有人和他们竞价的。

  毕竟,这都是对那些患有特殊疾病儿童的一番心意。

  当介绍到新郎新娘那对戒指的时候,梁雨丹特别做了说明。

  这是新郎的父亲特别从国外定制的,价值50万。

  一开始竞拍,邱鹏熹的父亲邱总便一口报出了50万的价格。

  本来欢喜哥以为,以安妮的脾气,肯定要开始竞拍,以羞辱一下对方。

  可是安妮却什么动静也都没有。

  梁雨丹却在台上笑道:“邱总,为了小天使基金能够都筹集到一些善款,我可要和你竞争一下了。60万。”

  邱总也不在乎,“呵呵”笑道:“好啊好啊,正好想为梁总的慈善基金做些事情,70万。”

  欢喜哥大是奇怪,悄悄问道:“安妮,你不参加?”

  “谭雅珊虽然讨厌,可毕竟是她的订婚大好日子,不给她们添堵了。”安妮是这么回答的。

  欢喜哥不再说话了,只是握住了安妮的手。

  台上,竞拍一直到了100万,梁雨丹停了下来,笑着一拍台子:“100万成交,戒指的最后竞拍成功者是邱总。”

  邱总接过戒指,又乐呵呵的给儿子和媳妇戴上了。

  谭雅珊转过头来,炫耀似的朝安妮看了看。

  这可把安妮气坏了。

  自己不想给别人添堵,可别人偏偏要给自己添堵。

  早知道就参加竞拍恶心恶心他们了。

  所有的客人都认为,新郎新娘的这对戒指是这次拍卖中最值钱的了,也是压轴好戏了。

  可是谁想到,梁雨丹又拿起了一样东西:“下面这件最后拍卖品,可有些来历了。邱总,你给大家介绍一下?”

  邱总也没有客气:“这叫玉扳指,大家都知道这样东西,我也不重点介绍了。可我要特别说明一下这个玉扳指。我喜欢玩玉,也略略懂一些玉的知识。这个玉扳指有个名字,叫‘一丝血’。就这么看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放到阳光下,却看到在洁白圆润的玉中,有一丝殷红的如同血丝一样的印记,在玉扳指里是相当值钱的。而且根据我的估算,这个玉扳指起码有300年以上的历史了。而捐赠这枚戒指的,是我们的雷欢喜先生。”

  “刷”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邱总手指的方向落到了雷欢喜的身上。

  这个玉扳指同样也是欢喜哥从噶尔丹宝藏里带回来的。

  “不是我捐献的。”雷欢喜淡淡笑了一下:“是朱安妮小姐委托我捐献的。”

  这一来,大家又都看向了安妮,并且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安妮起初一怔,接着握住欢喜哥的手更紧了。

  “这个玉扳指的价格。”邱总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缓缓说道:“根据我的估算,保守价格在150万以上。”

  一片低低的惊呼在宾客们中响起。

  我们的欢喜哥却快要吐血了。

  有那么夸张吗?这也太过分了吧?

  送给安妮的项链价值在100万以上,现在这个玉扳指的价值居然在150万以上?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早知道这样,自己找个其它东西捐了不就得了?

  这可是150万的东西啊!

  算了,算了,给那些身患特殊疾病的儿童看病,自己这次也认了。

  几百、几千、甚至是上万的东西客人们都很踊跃,但这毕竟是上百万了,一时间居然陷入了冷场。

  “我出150万!”邱总第一个报出了价格。

  其实他是有私心的,这枚“一丝血”,本身的价值就已经很高了,而且在戒指的内侧,还有一个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的标记。

  别人不懂,邱总却懂。

  那是清朝皇家之物。

  邱总没有猜错,这是当年康熙还是小皇帝时候,当时并没有造反的噶尔丹进京觐见,顾命大臣鳌拜代替康熙赏赐给噶尔丹的。

  按照邱总的估算,这枚玉扳指加上它的特殊身份,价格至少在200万以上。

  而且这里肯定没有人和自己竞争的,花150万买下价值200万的东西,这买卖利润划算得很。

  果然,他一开口,宾客们根本没有跟进得。

  安妮是很想把这枚玉扳指拿回来的,但价格已经超出了她能够承受的范围。

  除非自己的爸爸来了。

  “150万,第一次……150万,第二次……”

  正当梁雨丹准备宣布成交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一个角落里传了过来:“160万。”

  那是一个估计岁数有5、60岁的老先生,穿的简简单单,也看不出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邱总同样不认识这个老先生,还以为是女方请来的客人。

  不过这枚玉扳指是自己志在必得的,而且还顶着做慈善事业的好名声,略一迟疑便报出了一个新的价格:“165万。”

  “170万。”老先生还是宠辱不惊。

  这次邱总迟疑的时间比较长一些了:“175万。”

  “180万。”老先生还是没有丝毫迟疑。

  快逼近自己的心理价位了。这老东西肯定也识货。

  邱总咬着牙道:“185万。”

  老先生笑了一下:“200万!”

  全场一片哗然。

  他居然直接跳到了200万!

  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有钱人啊!

  邱总急了。

  200万?这个老东西居然直接报价200万?

  自己继续竞价,意义已经不大了。

  他忍着怒气盯着老先生:“我们可都是直接付款的,你有200万吗?”

  “200万的现金我没有。”老先生笑着走了过来:“谁看过身边会天天带着几百万现金的?梁雨丹梁总是吗?请把你那个基金的账号给我。”

  梁雨丹也不太相信这个普普通通的老先生能够拿出200万,疑惑的将小天使基金的账号给了他。

  老先生接过了写着账号的纸条,掏出一副老花镜看了一会,拿出了一个电话,走到一边低声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

  接着,收好电话,重新来到拍卖台前:“梁总,请让人查一下账户吧。”

  不到5分钟的时间,梁雨丹难以置信地说道:“我确认,小天使基金已经收到了200万的善款!”

  “哗”。

  一片掌声响了起来。

  邱总目瞪口呆。

  这老东西真的那么有钱?真的说给就给?

  自己就算竞拍成功,还得考虑去哪调集这200万资金呢。

  刚才把结婚戒指得价格抬到了100万,那是自己有求玉梁雨丹,不得不咬牙花了2倍的价钱重新买回了戒指。

  至于这个玉扳指,那是自己纯粹准备转卖赚钱的啊!

  “老先生,请问您贵姓大名?”梁雨丹把玉扳指交给了老先生:“我们小天使基金会记下每一个捐款人姓名的。”

  “没有必要,没有必要。”老先生一边欣赏着玉扳指,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我这又不算捐款,只是花钱买了一样我认为值得的东西而已。真正的捐款人,其实是那位雷欢喜先生。”

  梁雨丹这才发现自己因为惊讶,的确把主次关系弄颠倒了。

  真正捐款的,还真的是雷欢喜!

  我们的欢喜哥心如刀绞啊。

  200万!

  200万就这么没有了?

  老先生来到了雷欢喜的面前,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他:“小朋友,以后有什么玉器想转手的话,找我,只要东西是真的,我一定会出一个让你满意的价格。”

  “孔文觉”。

  名片上就印着这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

  欢喜哥看了那么多也算是发现了,越是有钱的人越是低调,名片也越简单。不像有些名片,上面印着什么董事长、总经理、某某协会成员,恨不得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