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孔文觉的老先生,一问下来,居然既不是男方的亲戚朋友,也不是女方的亲戚朋友。

  问起工作人员,当时来的客人太多,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邱总的脸色顿时板了下来,叫过了两个部下:“去,追上那个老东西,看看他有没有偷走我们这里什么。”

  他这是存心在报复了。

  两个部下不敢怠慢,急忙追了上去。

  还好,追到大堂的时候,孔文觉并没有离开,正坐在那里仔细的品鉴着那枚玉扳指。

  “老先生,我们订婚宴上有东西不见,您走得那么急,又和谁都不认识,我们怀疑是不是您带走了。所以请您让我们搜一下身。”两个部下收了过去。

  “搜身?”孔文觉收好了玉扳指:“你们是警察吗?”

  “不是。”

  “那你们怎么可以搜我的身呢?”

  “因为你混入了婚宴。”

  “我不是混入的,我是想吃饭走错了地方,如果这样的话我很抱歉,但是搜身不可能。”

  “老先生,还是配合一点吧,我们不想伤了你。”

  “小伙子。”孔文觉一点都没有生气:“这样做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就算是警察也不能随便搜我的身。你听我说,我第一次来云东,不希望这座开放的国际化大都市给我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邱总的两个部下正想有进一步的举动,忽然三个彪形大汉走了过来,挡在了孔文觉的面前。

  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么站在那里,气势逼人,吓得邱总的手下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

  孔文觉却生气了:“你们来做什么?我告诉过你们多少次了,我是接到老朋友的电话来玩的,不是来寻衅滋事的,你们这么做吓到了人怎么办?”

  一个大汉赶紧客客气气地说道:“老爷子,是夫人和少爷不放心您,他们说您不认路,老走错。您又有心脏病,所以担心您出事,让我们悄悄跟着您的。”

  “糊涂!”孔文觉更加不开心了:“我是路盲,我是有心脏病,可我那么大的人了难道会出事?我和夫人说过多少次了,我那个老朋友不喜欢人多,回去,全部回去!”

  三个保镖迟疑了一下,只能无奈的走了出去。

  邱总的两个部下真的被吓到了。

  妈呀,这位老先生出门居然还带着保镖的?

  还好自己刚才妈呀动手啊,要不然就麻烦了。

  就自己这身板,在人家面前就和小鸡似的。

  急忙连声向老先生道歉,灰溜溜的跑开了。

  孔文觉根本就没有当回事,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在那等了一会很是不满的对着电话说道:

  “老乔啊,你在哪呢?我?我到了啊,我在溪海大酒店啊。嗨,你还说我路盲,你都是个路盲。你不会打个出租车啊?啊,没带多少钱?我告诉你怎么走啊……嘿,我哪知道怎么到溪海大酒店啊……”

  ……

  谭雅珊和邱鹏熹吃了个瘪,邱总也同样吃了个瘪。

  听部下回来一汇报,邱总想着自己别是惹祸了,惹到了个什么自己惹不起的人物。

  算了,算了,这次就当自己倒霉吧。

  梁雨丹却笑着朝雷欢喜和安妮走了过来:“欢喜,安妮,我就说我们有缘嘛,到哪都能遇到你们。”

  “梁总,你和他们是朋友啊?”

  雷欢喜指了指新郎新娘的一家人。

  “什么朋友。”梁雨丹鄙夷的看了邱总一眼:“邱总来向我推销他的高科技产品,说什么能够节省大量人力,我一看就玄。知道这次为什么他让儿子在云东重新半个订婚仪式吗?”

  雷欢喜和安妮同时一怔:“不是说谭雅珊要求来云东再办个的吗?”

  “这只是个借口。”梁雨丹笑着摇头道:“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和我拉近关系。我呢,就想我不来也不是,来了吧,也不能白出场是不?明星还有出场费呢。所以我就要求他举办了这么一次拍卖。你想啊,他要做成我的大单,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这不捐出了一百万?”

  雷欢喜和安妮笑了起来。

  别看梁雨丹平时那么严肃,可是好玩起来也是真好玩。

  就这么让邱总吃了个哑巴亏?

  “我看我们也别在这里吃了。”梁雨丹朝边上看了看,低声说道:“要不我们另外找个包厢吃?”

  这句话可是正合心意,安妮拉过了范昭芸:“梁总,还有我这个最好的朋友呢。”

  “好,好,一起去。”

  “慢着。”欢喜哥却忽然说道:“先说好了,谁买单,我今天损失了200万,心疼呢。”

  梁雨丹算是输给雷欢喜了,哭笑不得:“成,成,我买单,这总行了吧。”

  哼哼,当然得你买单,你可才从你家欢喜哥口袋里掏走了200万啊……

  ……

  四个人找了个包厢,气氛顿时就热闹起来了。

  梁雨丹还特意开了两瓶红酒:“欢喜,安妮,你看人家都结婚的结婚,订婚的订婚,你们什么时候啊?”

  “大丈夫功业不成,何来儿女私情。”欢喜哥慷慨激昂。

  “你听他的,他就是舍不得彩礼钱。”安妮白了他一眼。

  梁雨丹和范昭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欢喜哥大是尴尬,赶紧装出一副懂酒的样子品尝着杯子里的红酒。

  “还是你们年轻人好。”梁雨丹叹息一声:“这次我们在云东的公司招聘了一批人,都是年轻人,看着他们充满活力的样子,真是羡慕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范昭芸急忙问道:“梁总,你们环海集团在招人吗?”

  “是啊。”

  “我是学财经的,可以到你们公司应聘吗?”

  “你要来环海集团?”

  “啊,小芸,你要回云东了?”安妮一下变得兴奋起来。

  范昭芸点了点头:“是啊,我有了一些工作经验,我弟弟也长大了,可以照顾父母了,所以就想换个工作,多赚一点钱,毕竟在我们那个小城市赚钱不容易。”

  梁雨丹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实话实说的女孩子。

  她招聘的那批人,都是她亲自面试的,问他们为什么要来环海集团,一个个都说得很慷慨。

  其实她一直很想听到一句话:

  环海集团工资高、福利好。

  就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在那想了一下:“这样吧,本来招聘已经结束了,但我可以给你破个例。三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你把所有的应聘材料都准备好到我的办公室来应聘。如果合格,我要你。如果不合格,只能让你回家去了。”

  “是,是,谢谢梁总。”范昭芸一下变得兴奋起来。

  四个人的关系再度变得亲热了不少。

  其实如果不是在工作的话,梁雨丹这个人还是很好打交道的。

  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梁雨丹看了下:“客户打来的,你们先吃,我去外面接个电话。”

  站在饭店的窗口,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看着饭店的外面。

  这里正对着饭店的大门口,视野非常清晰。

  忽然,梁雨丹的眼神僵在了那里。

  她看到了一个即便在梦里也会时常梦到的身影正在走进酒店。

  急急的对着电话说道:“王总,我忽然有点急事,一会我再打给你。”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急匆匆的冲到了电梯边。

  见鬼的电梯,几部电梯都还有一段时候才能到这层。

  梁雨丹顾不得了,居然冲到了楼梯那里。

  高跟鞋爬楼梯实在太碍事了,梁雨丹干脆脱下了鞋子拎在了手里,光着脚不顾一切的冲了下去。

  可是当她冲大酒店大堂里,却没有看到那个人。

  她并不死心,抓住一个服务员就比划起了那个人的外形。

  “哦,那位老先生和另外一位老先生一起离开了。”

  梁雨丹慌里慌张的冲了出去。

  可是外面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她却再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她一直都在找他。

  可是如果他刻意想避开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就算是警察也没有办法找到他。

  不怪你,我想通了,那件事情真的不怪你。

  那个时候是我年轻不懂事,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你的身上。

  可你呢?忍受着我的任性和无理取闹,默默的用自己的肩膀承担着一切。

  你从来都没有责怪过我哪怕一句。

  眼泪,顺着梁雨丹的眼角缓缓的滴落下来……

  ……

  “老孔啊,你到底认不认识路啊?拿个地图装模作样的。”

  “急什么?我在看地图呢。你个老乔,刚才在酒店里也不问清楚了。”

  “你还怪起我来了?你那么大的老板出门不带钱的啊?”

  “我带?你什么时候看我带过现金?你呢?你怎么不带?”

  “我一开烟酒店的有什么钱啊?”

  “装,你给我死劲的装。”

  就在溪海大酒店的转角处,距离梁雨丹不到30米的地方,两个老先生开始争论起来。

  “车站?车站应该乘地铁啊,咱们要先找到地铁入口才行。”

  “那你倒是赶快找啊!”

  “催,催,你就知道催,也不知道你莫名其妙的要去什么仙桃村做什么。”

  “讨债!”

  “讨债?”

  “是啊,那有个小朋友欠了我一大笔债呢!”

  “还小朋友欠债?老乔你就给我使着劲的瞎吹吧!”

  “嘿嘿,可不,那个小朋友就叫我爱吹牛的老乔!”(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