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桌并成了一桌。

  老实说,这些人里就老米和梁雨丹算是比较熟的。

  当初梁雨丹住在和平路的时候,深居简出,一般不和邻居打什么交道。

  “小梁啊,你也老了,我们大家都老了。”老米叹息着说道:“这一晃得有20年了吧?嘿,你们说巧不巧,在这里又碰到了。”

  “咱们都是乡邻,那时候我年轻,也不爱和大家来往,可那么有缘,在这里见到,我在这里敬大家一杯。”梁雨丹笑着举起了酒杯。

  几个老伙计急忙也端起了酒杯。

  老米也不禁大是感慨,这时间真能改变一个人啊。

  当初的小梁,看到谁虽然都是面带微笑,但很少和别人说话,就算到自己的店里来,也是买了东西就走。

  再看看现在?人家这谈吐、这气质。

  还有当初小梁夫妻带的那个徒弟关宝方,也都人到中年了。

  “对了啊。”老米忽然想起了什么:“小梁,前段时候还有两个小伙子来打听过你和你先生的消息呢。”

  梁雨丹和关宝方都是一怔:“两个小伙子?”

  “是啊,我也不清楚,老余他们那天在那。哎,老余,你和小梁说说啊。”

  老余喝了口酒:“这么回事,那天我们几个老伙计正在喝早酒呢,就有两个小伙子来了,打听那次。小梁,我话说错了你别怪我啊。就是你们两口子丢失孩子的事情。”

  梁雨丹的一颗心跳了起来:“是警察?”

  “一个是,一个不是。”老余皱着眉头在那想了好大一会:“好像在走的时候,那个警察对另一个小伙子说了句什么来着?我想想。啊,对了,他说没事,今天找不到咱们在接着找。”

  梁雨丹隐隐觉得要发生什么事了,她的情绪一下变得激动起来:“老余,那个小伙子叫什么您知道吗?”

  “哎哟,这我还真不知道了,他们也没有告诉我啊。”

  边上他的一个老伙计却笑嘻嘻地说道:“你不知道,我知道啊。”

  “大爷,您知道。”

  “知道。”那个老伙计卖关子似地说道:“我特别喜欢看游泳比赛。那天吧,我一看到那个小伙子就觉得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回到家,我想了好久,这不一打开电视看到游泳比赛立刻就想出来了?你们猜他是谁?那个才冒出来的游泳明星。”

  人家急得和什么似的,他老人家却端起酒杯咪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雷欢喜!”

  “雷欢喜?”梁雨丹和关宝方同时惊叫出来。

  “可不就是雷欢喜!”老伙子得意洋洋:“他参加的游泳比赛我一场没有拉下。嘿,我想起来后那个懊悔啊,当时就认出来,我肯定得和他合张影啊。”

  梁雨丹难以置信,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老师傅,您真的没有看错?”

  “肯定没有看错。”老伙计拍着胸脯说道:“那些电影明星我不认识几个,可是有点名气的游泳明星我全部都认得。”

  “老米,这桌我请了,你们尽管点菜点酒。”梁雨丹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大把钱:“我公司里还有点急事,宝方,跟我回公司去。”

  ……

  一回到公司,关宝方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师母。

  梁雨丹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包女士薄荷烟,哆嗦着手给自己点上。

  她平时不抽烟,只有在生意上遇到特别让她焦虑的事情才会抽上一根缓解一下压力。

  她大口大口的抽着,一直到烟只剩下了一半,她才颤抖着声音问道:“宝方,你说,雷欢喜为什么要问老余他们和平路孩子丢失的事情?”

  关宝方一脸苦相,师母的脑子可比自己好使多了,怎么反而问起自己来了?

  在那不确定地说道:“师母,可能是他陪那个警察朋友一起去得吧?我想,我想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对,对,也许他真的是陪那个警察朋友一起去的。”在生意场上风云变幻也面不改色的梁雨丹这个时候完全失去了主意:“可,可万一不是呢?万一,万一他真的是?不会的,不会的,真的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可万一呢?”

  “万一”两个字被她颠来倒去了重复了无数次。

  “宝方,雷欢喜家里的情况你知道吗?”

  “不知道。”关宝方满脸为难之色:“师母,你了解我这个人的脾气,和师傅一样我只对兰花感兴趣,其它事情我根本不会去过问的。”

  梁雨丹按灭了烟,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安妮吗?我是梁雨丹。你好,请问你现在有空吗?啊,对,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找你。你能来我的公司一趟吗?你一个人来,不要告诉任何人,对,雷欢喜也不要告诉。拜托了,谢谢你。”

  等待的时间对于梁雨丹来说是如此的漫长。

  足足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办公室的门一下被推开了,接着安妮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梁总,什么事啊?咦,老关?你在这里做什么?”

  “安妮啊,坐,坐。”梁雨丹以从所未有的热情站了起来:“喝什么?我这什么都有。”

  做什么啊?安妮狐疑的看着梁雨丹。

  这位梁总怎么忽然对自己那么客气了?

  还有关宝方在这里做什么?

  “有,有一点小事。”梁雨丹显得心事重重:“安妮,你能和我说下雷欢喜吗?”

  欢喜哥?做什么?

  梁总怎么忽然关心起了欢喜哥?

  “我的意思是。”梁雨丹完全乱了:“我的意思是你能和我说下雷欢喜的家庭吗?比如他的父母什么的?”

  越来越奇怪了,居然问起了欢喜哥的父母。

  那可是欢喜哥的伤心事,绝对不能和外人说的。

  安妮大咧咧地道:“没什么,就是和普通人家一样啊。”

  梁雨丹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安妮没有说真话,她带着哀求的口气说道:“安妮,你告诉我好不好?雷欢喜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这对我很重要。”

  梁总的眼眶居然红了?

  安妮的心一下就软了:“梁总,按理说我不应该说的,可是。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吧,但你绝对不能再和别人说起这事了。”

  “我保证,我保证!”梁雨丹连声说道。

  安妮迟疑着,但还是说了出来:“欢喜哥其实是被抱来的。”

  “轰”的一下。

  就这么一句话,好像一声巨雷砸到了梁雨丹的头上。

  抱来的!抱来的!

  雷欢喜是抱来的!

  安妮把雷海叶夫妻怎么把雷欢喜抱来的前后经过大概说了一遍。

  眼泪,“噗嗤噗嗤”的从梁雨丹的眼中流出。

  孩子,那是自己的孩子!

  雷欢喜肯定就是自己的孩子!

  “梁总,你怎么了?”安妮被吓到了。

  梁雨丹捂着嘴匆匆走出了办公室,她生怕再这里她会失声痛哭。

  “安妮,是这么回事。”关宝方的眼眶也是红的:“梁总结过婚,而且还有一个儿子。只是这个儿子刚生下来的时候就被人给抱走了。梁总一直都在找自己的儿子。”

  安妮听的完全傻了,好半天才说道:“老关,你,你不会是说欢喜哥就是梁总的儿子吧?”

  “现在还无法确定,可是听你这么说很有可能。”

  安妮有些乱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梁总不光是欢喜哥的妈妈,同时也是自己……

  未来的婆婆?

  老天爷啊,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过了很长时间,梁雨丹才重新回到了办公室。

  她刚刚痛苦过一场,此时的声音依旧是哽咽的:“安妮,我想现在就看到雷欢喜。”

  “等等,等等。”安妮是最早冷静下来的:“梁总,虽然很有可能,但这个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万一不是呢?那不光你伤心,欢喜哥一样也会伤心。”

  “那你说怎么办?”梁雨丹的心完全乱了。

  好不容易有了孩子的下落,难道不去见吗?

  恩,这是未来婆婆的考验,自己无论如何要把这事办得漂漂亮亮的。

  安妮在那想了一下:“DNA啊,根据孟德尔分离组合定律,子代的基因必然是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只要确定了DNA,那不就能确定你们是不是母子了?”

  “啊,对,对。”梁总叱咤商场,现在却对一个小姑娘的话言听计从:“可是,我没有雷欢喜的DNA啊。”

  “我来想办法啊。”安妮狡黠地道:“要弄到欢喜哥得DNA太简单了。不过,梁总,我有什么好处没有?”

  我有什么好处没有?

  安妮和欢喜哥认识了那么长的时间,欢喜哥的本性可学了个十足十。

  梁雨丹一怔随即说道:“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就算是你要我的公司,只要欢喜真的是我的孩子,我全部都送给你了。”

  “不用那么麻烦。”安妮笑嘻嘻的:“要是这件事情真的办成了,梁总,你说我和欢喜哥在一起都那么长时间了。”

  梁总是个何等聪明的人,一听安妮的话立刻就明白了:“安妮,你就是我未来的好媳妇!”

  安妮一拍胸脯:“交给我去办吧,你未来婆婆的事就是我安妮的事!”(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