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书记已经确定参加祝南镇仙桃村仙女山的试营业开幕式了。

  而且就在开幕前的几天,娄书记还打了一个电话给雷欢喜,让他去城东区的绿梦苑一趟。

  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

  绿梦苑是一幢已经建成了10年的居民小区。当初建成的时候,居民一入住就发现了无数的问题,因此纠纷不断,住户拒绝缴纳管理费,几方扯皮不断,最后把市政府都惊动了。

  据说其中一项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电梯经常罢工。

  雷欢喜也就只能祈祷自己千万不要那么衰了。

  可是根据墨菲定律,越是害怕的事情就越是会发生:

  于是我们的欢喜哥到达绿梦苑小区182号的时候,电梯真的坏了。

  @#@……*(&……#*#!

  21楼啊!

  娄书记让自己去的地方可是在21楼啊!

  难道让自己爬上去吗?

  可有什么办法?

  我爬!

  我爬爬爬!

  体力好和爬山爬楼梯完全是两个概念。

  可怜的欢喜哥爬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就快要断气。

  好容易到了18楼,欢喜哥已经累得不行了。

  忽然,他的眼睛一亮!

  电梯门打开了!

  哇哈哈哈!

  就算还剩下三层,但能够乘电梯也是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在电梯行将关门前,欢喜哥以无比敏捷的身手一个健步便钻了进去。

  电梯里还有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大哥,不用说,肯定是电梯修理工了。

  “终于修好了。”雷欢喜长长舒了一口气,按下了21楼的按钮,对着修理工大哥说道。

  修理工大哥微微一笑。

  21楼。

  恩?电梯怎么不在上升,反而在下降?

  “喂,喂!”欢喜哥连连按着按钮,可是电梯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在继续下降。

  “电梯坏了,准备修理,只能下降,不能上升。”修理工大哥微笑着说道。

  “大哥,只能下降?”欢喜哥目瞪口呆。

  “恩,只能下降。”

  “大哥,下到几楼?”

  “1楼。”

  “大哥,我刚才已经爬到18楼了。”

  “我知道,可电梯就坏在了18楼。”

  泪水在欢喜哥的眼眶里打转:“大哥,你看到我进来也不告诉我?”

  “你也没有问我呀?再说,你一进来电梯就关上门了啊。”

  “大哥,你玩我啊?”

  “我没有玩你啊,谁让你们1年的管理费又拖欠着不交了。”

  “大哥,我不是这的住户啊。”

  “我哪知道。”

  “救命啊,放我出去!我不要再爬一次21楼了啊!”

  电梯里,传来了我们欢喜哥惨绝人寰的叫声。

  可是电梯不听使唤的在1楼停了下来。

  悲伤欲绝的欢喜哥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外面一对小情侣正在那等着电梯,看到欢喜哥悲哀的样子好奇到了极点。

  我爬!

  我再爬!

  有什么啊,不就是21楼?

  一转身,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修理工大哥和那对小情侣的对话:

  “那人怎么了?”

  “要去21楼,结果好容易爬到18楼又乘要修理的电梯下来了。”

  “傻x啊。”

  ……

  3楼、6楼!

  欢喜哥一口气爬到了6楼。

  “叮”。

  一声电梯停靠的声音传来。

  哼哼,又是在修电梯!

  又想骗我是吧?这都什么人啊!

  我爬!我爬!我爬爬爬!

  10楼、15楼、20楼!

  冲刺!

  欢喜哥一口气冲上了21楼,整个人双脚发抖,就快要瘫痪了。

  你来前后爬39层楼试试。

  “叮”。

  电梯的声音继续响起。

  那对在1楼的小情侣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欢喜哥的嘴张的老大老大。

  然后,他就看到了修理工大哥面无表情地说道:“小毛病,很快就修好了,我每层都在等你上来。到底是年轻人,体力就是好。”

  “大哥,我,我和你上辈子有仇!”雷欢喜的悲伤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然后他又听到那对小情侣的讥笑声传来:

  “真的是傻x啊!”

  ……

  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娄书记。

  一看到雷欢喜满头大汗,悲伤莫名的样子,娄书记有些吃惊:“怎么了,小雷?”

  “电梯,坏了。”

  “坏了?我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快进来吧。”

  屋子里除了雷书记,还有个50岁左右的中年人。

  好家伙,这哪里人住的地方?根本就是一个小型禽类展览馆啊。

  鹦鹉、画眉、红嘴鸟……

  粗粗算一下,起码有几十种的鸟类。

  一看到有人进来,所有的鸟都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就是我常和你提起的雷欢喜。”娄书记让雷欢喜坐了下来:“这位是国内著名的鸟类专家,大师级的玩家容俊逸先生。”

  “你好,雷先生。”容俊逸笑着和雷欢喜握了一下手:“大师级的玩家我当之无愧,可是鸟类专家就受之有愧了。我充其量就是个把玩玩到了炉火纯青地步的家伙。”

  鸟类玩家?娄书记居然还认识这样的朋友?

  可把自己叫来做什么啊?

  “老容,你和小雷说吧。”娄书记笑着说道:“你还真别老说我吹牛,我们小雷同志,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奇石、兰花,应有尽有。”

  呃,难道又要自己搞出点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来嘛?

  雷欢喜忽然有些猜到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容俊逸开口说道:“小雷啊,你了解日本名古屋吗?”

  日本名古屋我就不了解了,可是日本av倒可以和你切磋一下,欢喜哥不怀好意的想到。

  看对方摇了摇头,容俊逸继续说道:

  “那是日本的一个大城市,那些出名的景点我就不说了。在名古屋,每三年都会举办一个对于全世界的养鸟爱好者来说最盛大的节日,翻译过来大概就是‘飞翔的盛宴’的意思。简单的和你介绍一下吧……”

  在这一个节日里,全世界的养鸟爱好者都会聚集在名古屋,除了让自己精心饲养的宝贝鸟类给大家欣赏外,还会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

  有观赏鸟类的比赛,有猛禽类的比赛,每一项比赛都会决出冠军鸟。

  而最高潮的部分就是在最后一天:

  部分鸟类里的种类,所有参赛的鸟里都会混合在一起评选出一个最终的总冠军:

  世界鸟王!

  而这是所有养鸟爱好者梦寐以求追寻的荣誉!

  世界鸟王?

  欢喜哥情不自禁的低头看了一下。

  我擦!想歪了,想歪了,是飞禽类的鸟对吧?

  瞧自己这个思想,一说到日本,鸟王也会被自己龌龊的想歪了。

  好吧,世界鸟王,那又关自己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容俊逸接着说道:“我在12年前,夺取了世界鸟王的荣誉,当时我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名古屋当地人,也是国际鸟类界鼎鼎大名的山田恒次,他以一分的劣势饮恨而归。当时他就放下话来,如果不能找到一只完美的鸟类夺回世界鸟王的荣誉,他就绝对不会再次参赛。”

  这些人都是吃饱了撑的,不就是一个荣誉称呼吗,至于嘛?

  欢喜哥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却并没有说出来。

  容俊逸叹息了一声:“山田恒次真的说到做到,整整3届‘飞翔的盛宴’他都没有参加……”

  不光是没有参加,而且山田恒次好像彻底的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

  可是,就在左右人都认为玩鸟届再也没有这个人的时候,山田恒次又回来了。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他不是重新现身,只是让人带回了一句口信:

  他将参加名古屋第15届“飞翔的盛宴”!

  这个消息迅速轰动了国际养鸟届。

  12年音讯全无,他在做什么?

  “我太了解山田恒次这个人了。”容俊逸忧虑重重:“他坚韧的性格,不肯服输的品性,完全让你难以想象。在那次他输给我后,竟然当场把他那只珍贵的菲律宾鹰当场送人。”

  容俊逸解释了一下,菲律宾鹰被称为是世界上最高贵的飞翔者,全世界仅剩下250只。

  曾经还发生过一件事情,一个菲律宾农民因为不知情,捕杀了一只落在了自家农田里的菲律宾鹰并且将其吃掉,结果被判刑12年并且罚款2.2万美元。

  吃掉一只老鹰要坐12年大牢啊!

  山田恒次为了得到一只菲律宾鹰,费了无数常人难以想象的周折,并且付出了大量的金钱,才获得了菲律宾当局的许可。

  可就因为输了一场比赛,他居然就把这只珍贵无比,人人梦寐以求的老鹰送人了!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态啊!

  雷欢喜心里很是不以为然。

  容俊逸却显得更加忧虑了:“我很清楚的记得,那天他在把菲律宾鹰随手送给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后,对我鞠了一躬,然后说,‘容先生,这次我输了,我心服口服,我会跑遍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寻找更加好的参赛者。当我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打败你的时候了,我坚信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他太了解山田恒次的性格了,既然他隐忍了12年才重新出山,就一定有了必胜的理由!

  雷欢喜这才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可是他还是大不以为然:“不就是比赛嘛,输就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光仅仅这样而已,我还被迫和山田恒次打了一个赌!”(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