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妳閱讀到此章節,請您移步到雲來閣閱讀最新章節,或者百度搜索,雲來閣】

  第一年,那些放在滴了小胖眼泪的土壤中的十枚桃子,一点问题没有。

  完全就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

  看来毕竟还是起到效果了。

  这点让雷欢喜还是比较兴奋的。

  但另一件事却又让雷欢喜感到沮丧:

  海葵海马和黑魔虾全死了。

  而且死的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加迅速:

  仅仅存活了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雷欢喜有些目瞪口呆。

  对于天下万物来说都有着莫大好处的龙之眼泪,居然成了三种生物的催命符。

  这是怎么回事?

  雷欢喜其实并不清楚,海葵海马和黑魔虾,对龙有着根深蒂固的恐惧,即便已经过去了那么多代,这份恐惧依旧无法消除。

  一旦察觉任何龙的气息,对于它们来说存活于这个世上的时间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雷欢喜有些无奈。

  这算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对这三种生物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实在无可奈何,正好看到安妮睡醒了出来,无精打采的欢喜哥让安妮把死了的海葵海马黑魔虾给扔了,自己便匆匆的朝桃园那里走去。

  今天曾建文和他的课题小组,决定去云东借调一批更加先进的仪器回来,以解决X元素自动消失的问题。

  趁着这个时候,欢喜哥也想把那间准备给他们当实验室用的小破屋给好好的修缮一下。

  安妮昨天晚上玩了一晚上游戏,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的,走出来的时候还是睡眼惺忪。

  打着哈欠,先把黑魔虾的尸体给处理了,接着正想端起漂浮着海葵海马尸体的鱼缸,忽然看到一只海马居然还没有完全死去。

  不过奄奄一息,也活不了几分钟了。

  “小东西,你的命怎么那么脆弱?”安妮用小鱼兜兜起了那只小海马,朝边上看了看,顺手扔到了另一只鱼缸里:“救你一命。一会再来帮你收尸。”

  海马的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按照之前的经验,估计顶多几分钟后这只海马就会死去。

  更加过分的是,那只鱼缸里养着的是欢喜哥从阿尔泰山带回来的透明鱼!

  透明鱼是生活在淡水里的!

  稀里糊涂的安妮。居然把海马扔到了淡水中?

  这不是加速海马的死亡吗?

  “安妮,白小飒那个马屁精给你带你最喜欢吃的手打糕来了。”

  “啊,真的?镇上的那个老板不是回家去了吗?”安妮一听,把鱼缸往边上一放,连蹦带跳的便冲了出去……

  ……

  这些做学问的啊!

  欢喜哥连连摇头。

  村子里有那么多地方可以住。偏偏要住在这么间破屋子里。

  这里能住人吗?

  欢喜哥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经进来过一次。

  在他的印象中,里面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别人不要的垃圾。

  一张用木板搭起来的床,还是爷爷为了看守桃园方便而放在里面的。

  欢喜哥就进来过那么一次。

  因为那次回去后,他就生了一场大病,整个人烧的糊里糊涂的,差点死掉。

  那年他才三岁。

  爷爷被吓坏了,去村里请了赤脚医生来,可是打针吃药挂水却一点效果也都没有。

  爷爷哭着陪伴着自己心爱的孙子,盼望着快点天亮。好呆着孙子去镇里的卫生院。

  不过奇怪的是,到了第二天上午,小欢喜的烧却奇迹般的退了,整个人生龙活虎的直嚷着饿。

  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且从这以后,小欢喜居然再也没有生过病,身体强壮的和一头牛似的。

  不过那以后小欢喜就再也没有去过这间破屋子了。

  20年过去了,这间带给欢喜哥不那么美好回忆的屋子依旧是破破烂烂的。

  村子也不是没有想拆过,可说起来也邪门了。

  有几次想拆来着,可是拆迁的村民今天来看了一下,当天回去就生病了。

  而且一病就是一个来月。

  于是仙桃村的人就说这间屋子撞邪了。有不干净的东西在里面。

  迷信的说法在哪都有,这么一来,再也没有人敢想着拆这间屋子了。

  甚至来敢进去的人都没有。

  也就是雷欢喜的爷爷雷福根,怎么都不信邪。偏偏愿意住在里面。

  说也奇怪,雷福根住着就一点事都没有。

  雷欢喜推开了门。

  按照一般电影电视里描写的,这样邪门的屋子一推开,肯定是一股阴风扑面而来。

  可是没有。

  相反雷欢喜还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在身体中升起。

  屋子里有10平方左右的面积,到处堆放着杂物:

  破桌子破椅子破箩筐。

  一角横放着一张床,是以前雷欢喜的爷爷休息的地方。

  曾经的回忆又回到了雷欢喜的脑海中。

  想起爷爷。雷欢喜的眼眶又有些湿润了。

  到处都是灰尘,这打扫起来可真麻烦了。

  一点点来吧。

  先把那些残破不堪的东西都扔了出去,屋子里一下空出来了不少。

  满是垃圾,雷欢喜拿过一把扫帚扫着。

  那是什么?一粒小小的东西?

  雷欢喜弯腰捡了起来,辨认了好大一会,才辨认出这曾经是一粒黄豆。

  恩,之所以说曾经是,因为现在这粒黄豆已经变得硬邦邦的好像石头一样。

  奇怪?看到这粒黄豆,雷欢喜的脑海中好像漂浮过了一些什么奇怪的回忆。

  是什么?抓不住想不到。

  但雷欢喜可以确定这个回忆对于自己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可是实在想不起来了。

  这粒黄豆都落在这里多少年了啊,连老鼠都没有发现。

  老鼠?

  雷欢喜忽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这里没有任何老鼠活动过的痕迹!

  不对啊,怎么练蜘蛛网都没有?

  有古怪,绝对有古怪!

  如果说没有老鼠还可以理解,在这里实在找不到什么吃的。

  可是蜘蛛呢?为什么不在这里结网?这里为什么什么虫子都没有?

  见鬼了。

  雷欢喜半死不得其解。

  把扫帚一扔,也不管床上全是灰,往上面一躺,拿着那粒早就硬的和石头一样的黄豆怔怔的看着。

  肯定有什么自己没有想起来的回忆。

  是什么?是什么!

  雷欢喜呆呆的看着,渐渐的,眼皮变得沉重起来。

  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宝贝孙子乖。在这里自己玩,爷爷去看看桃园里的桃子,一会就回来啊。”

  “爷爷,我自己玩枪。”三岁大的小孩子奶声奶气的举起了手里的木头枪。

  那是爷爷昨天帮自己做的。

  “叭、叭!”

  小孩子拿着枪嘴里发出声音。自娱自乐的在对着空气打着。

  玩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了。

  把枪放下,在屋子里那些破烂中到处翻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

  黑黑的、硬硬的?

  是核桃!

  小孩子想起来了,以前隔壁的伯伯曾经给自己吃过这个,还告诉自己这叫核桃。

  那里面的核桃肉可好吃了。

  他用力咽了一口口水。拿起核桃朝地上一扔。

  没有碎。

  他很清楚的记得要把外面的壳打开来才能吃。

  把核桃放在地上,拿起一块砖头用力一砸。

  也许是小孩子的力气太小了,根本就没有能够砸动。

  小孩子不甘心,还是不依不饶的拿着钻头砸着。

  但核桃依旧一动不动。

  砸得次数太多了,忽然一道不为人察觉的绿光从核桃里冒了出来,迅速的进入到了孩子的身体里。

  孩子打了一个哆嗦。

  “哼,破核桃,都砸不开的。”孩子有点生气了,不再去管那只核桃。

  可就在这个时候,核桃却滴溜溜的滚了几圈。

  “哎呀。你自己会滚啊?”孩子高兴的拍起手来:“我知道了,你不是核桃,你是一只小皮球。”

  滚了几圈,核桃停了下来。

  接着又是一道绿光出现,笼罩住了核桃。

  “真好玩,真好玩,小皮球还会发光。”孩子乐得连蹦带跳。

  不一会,一颗小小得脑袋却从核桃中出现了!

  孩子看得呆了。

  很小很小的一颗脑袋,两只小小的眼睛半睁半闭,好像被人从睡梦中刚刚惊醒一般。

  孩子到底是孩子。根本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他一点也不害怕的蹲了下来,好奇的看着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小东西:“你是什么啊?是蚕宝宝还是面包虫啊?你为什么住在核桃里?”

  蚕宝宝?面包虫?

  那是什么?

  核桃里的小东西同样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对于它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

  人家在核桃里睡得好好的,可是外面又是敲又是砸的,都被人家给吵醒了。

  你讨厌不讨厌啊?

  懒洋洋的钻出来一看:

  妈呀。这是什么怪物?

  它看到的是小孩子的脸。

  它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古怪丑陋的怪物!

  恩,人类在它的眼里就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外面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自己还是回到核桃里去吧。

  可是,它忽然闻到了什么味道。

  孩子的手伸了过来:“这是黄豆,爷爷给我的,我自己没有舍得吃。我请你吃好不好?可好吃了。”

  小东西警惕的看着孩子,然后试探着吃了一粒黄豆。

  “好痒。”孩子嘻嘻一笑,手一抖,一粒黄豆从他的手掌心里滚下,咕噜噜的不知道滚到什么地方去了。

  恩,味道好像不错,小东西品尝着黄豆的味道。

  孩子却变得更加高兴了:

  “我们做好朋友好不好?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名字叫雷欢喜!”(未完待续。)xh118R1052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