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于是听到了一个荒谬绝伦的赌约。◇↓,

  上田恒次约战容俊逸!这一个赌约期限为20年。在这20年里,山田恒次随时随地都可以向容俊逸发起挑战。

  如果是山田恒次输了,那么他会把他名下总价值约为1200万美元的所有产业全部输给容俊逸。

  而假如容俊逸输了,不用输掉什么产业。

  只有一个条件:

  把容俊逸的女儿嫁给他。

  雷欢喜算是听懵了。

  这算是什么赌?

  “你可以拒绝他啊?”雷欢喜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我当时也拒绝的,可是山田恒次却提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条件。”容俊逸苦笑了一声:“我的女儿患有很严重的肾病,到16岁的时候必须换肾,否则死亡将是唯一结局。但是你们也知道,换肾不但需要庞大的费用,而且还需要特定的肾源。可我呢?我所有的钱基本都花在了养鸟上。”

  当年容俊逸的女儿14岁,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山田恒次提出的条件就是,自己负责把容俊逸的女儿接到日本,全部的医疗费由他来承担,并且在日本所有的教育费、生活费也都由他来承担。

  条件只有一个:容俊逸必须接受这个赌局!

  “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容俊逸叹息着说道:“尽管他的人失踪了,但是我女儿的确接受了最好的治疗,也成功的换了肾,一直活到了现在都健健康康的,目前已在日本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且还有了男朋友。”

  恩,有了男朋友就比较棘手了些。

  雷欢喜抓了抓脑袋:“容先生。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啊,1200万美元,这位山田恒次绝对是个富翁啊,而且你们都有共同的爱好,变成你的女婿似乎你不吃亏啊。”

  容俊逸哭笑不得:“小雷啊,山田恒次的年纪比我还大10岁。而且他对养鸟的痴迷根本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更加要命的是,他看起来和气,但其实脾气非常暴躁。他曾经结过一次婚,你知道吗?日本女人以服从而闻名,但他的妻子却在不到三年的婚姻里报了10多次的警,每次警察到达的时候,他的妻子都是伤痕累累,有几次甚至被送到了医院的急救室,差点丢掉性命。”

  警方准备对山田恒次展开调查的时候。他的妻子和家人却都受到了来历不明的威胁,最终不得不撤销了自己的报案。

  “擦,这就是日本的黑社会啊。”雷欢喜自言自语地道。

  “你说得没有错。”容俊逸无奈地道:“他的家族本来就和日本山口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听说一段时间还是山口组名古屋分社的主要赞助人。所以你想我的女儿要真的嫁给了他能有好日子过吗?”

  雷欢喜微微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如果当时的自己要处在容俊逸的位置上,为了救女儿的命恐怕也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了。

  而且能够看得出,容俊逸对这次的比赛没有多大的信心。

  雷欢喜试探着问道:“容先生,您也是大师级的玩鸟人物了。按理说不应该会那么轻易的认输啊?”

  “我太了解山田恒次这个人了。你们跟我来。”

  容俊逸站了起来,把雷欢喜和娄书记带到了一个小屋里。

  一只遍体火红色。高度约为1米,神态威猛的大鸟正在那里来回走动着。

  一看到人类进来,立刻摆出了警惕的神色。

  容俊逸嘴里发出了几声古怪的叫声,大鸟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这叫大鹮,生活在柬埔寨北部,属于珍稀鸟类。”容俊逸说到这还不忘记解释一下:“不要误会。我是国际鸟类成员组织的会员,得到饲养许可的,而且这只鸟平时饲养在特定的地方,今天我是专门接回来的。大鹮非常难饲养,而且对人类怀着深刻的敌意。所以很难被人工饲养保护。但是我耗费了差不多10年的时间,从幼鸟期就开始和它接触,取得了它的信任。并且更加难得的是,还让它学会了许多动作。”

  说着,他坐了一个手势:“珍珍,蹲下。”

  大鹮果然听话的蹲了下来。

  雷欢喜想笑了,那么威猛的一只鸟居然叫“珍珍”这么一个名字?

  容俊逸却面露得色:“我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能让大鹮服从人类指令的了,而且这次我也尊卑带着我的珍珍参赛。可是当听到山田恒次也决定重新复出后,我一下子就没有底了。”

  他把雷欢喜和娄书记重新请到了客厅里:“当初我们的赌约约定,每人都可以请两个帮手,依次比赛,最终挑选出最优秀的鸟类成为胜利者。当听到山田恒次复出的消息后,我到处去邀请鸟类界的朋友,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听说对手是山田恒次,那些人居然都找到各式各样的借口拒绝了,只有一个我几十年的老兄弟仗义出手。”

  雷欢喜又有一些不太明白了:“输了也是你的事情,他们没有损失吧?何必那么不讲义气呢?”

  “因为赌约里还有非常苛刻的一条。”容俊逸苦恼地说道:“输的一方,要把自己的鸟给赢的一方。你们想,能够参赛的鸟,都是经过主人精心饲养的,其中付出了多么艰苦的努力只有自己才知道,毫不夸张的说,这些鸟都是我们的另一个孩子,谁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人?”

  雷欢喜这才恍然大悟。

  娄书记这时接口说道:“小雷啊,其实我也是个养鸟爱好者,但我的水平和他们不能比,我纯粹是业余爱好罢了。说起来,我和老容亦师亦友,他算是我养鸟的师傅了。这次他遇到了困难,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什么鸟可以助老容一臂之力啊?”

  娄书记,您不用那么看得起我吧?

  我就是云东市祝南镇仙桃村的一个代理村长而已!

  左书记也好,你也好,怎么什么事情都来找自己?

  我到哪去弄一只鸟啊。

  “小雷,娄书记对你非常器重。”

  容俊逸的话里充满了期待:“他说你也是个玩主,玩鱼、玩石、玩兰。说不定也玩鸟。你要是有办法的话,千万千万帮帮我。”

  别,高帽子别给我头上戴。

  那些什么鱼啊石啊兰啊的,我你家欢喜哥一点关系也都没有,全是小胖的功劳!

  鸟王?

  鸟王自己就没有了,可是如果日本av界举办一次“鸟王”大赛自己倒有兴趣参加!

  等等!

  自己好像不是没有办法啊?

  小公主!

  自己不是有一只小胖培养出来的小公主吗?

  那可是更加珍稀的波多黎各亚马逊鹦鹉啊!

  而且还是一只七彩的亚马逊鹦鹉!

  不过万一输了呢?

  听容俊逸的口气好像那个叫山田恒次什么的家伙非常厉害。

  输了自己的小公主就要赔偿给别人了啊!

  再看看容俊逸,满脸都写满了期待。

  一边是自己的小公主,一边是容俊逸的女儿。

  雷欢喜忽然一咬牙:“我是有一只不错的鸟,我也可以帮你。”

  容俊逸顿时大喜:“谢谢你。谢谢你。”

  “等等,先别急着谢我。”雷欢喜打断了他的话:“要我帮你有几个条件。”

  “你说,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护照方面的事情你们帮我办,我怕麻烦。”

  “这件事交给我了。”娄书记立刻大包大揽了下来。

  “第二,我帮你的是什么鸟,你不要问我,也不要去看。反正到时候我准时参赛就是了。”

  容俊逸却变得有些迟疑起来。

  连是什么鸟都不知道?

  可他随即看到娄书记对自己微微点了点头。

  当场就下定了决心:“好,我什么事情都不过问。”

  这件事雷欢喜算是应承了下来。

  “那具体的事情我和老容商量。”娄书记看了一下表站了起来:“我下午还有一个会。我先告辞了。”

  “我也走了。”雷欢喜也站了起来。

  送他们到电梯门口,电梯刚上来,容俊逸忽然想起了什么:“等等,我去拿张名片你,你也留给电话我,你看我那么急。这些事都忘记了。”

  说完急匆匆的回去。

  “小雷,我先走了,会议等着我呢。”娄书记的脚跨进了电梯。

  等容俊逸和雷欢喜交换了电话,雷欢喜说道:“那就这样吧,你回去吧。”

  “哎。那我就不送你了。大鹮喂食的时间也到了,这鸟金贵,一到了吃饭的点就一定要吃东西,要不然会让它们的脾气变得急躁起来。”容俊逸也没有客气。

  一个人在那等着,看着电梯慢慢的升到了21楼。

  电梯门一打开,修理工大叔熟悉的脸出现了,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电梯坏了。”

  “什么啊。”雷欢喜得嘴张的大大的。

  “什么什么啊,电梯不就又坏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你脑子坏的啊?我说电梯坏了。”

  “那我呢?”

  “走下去啊。”

  “大叔,这里可是21楼啊。”

  “你都能爬到21楼,难道还怕走下去?”

  “大叔,我是不是和你有仇啊?”

  “没仇,可是电梯真的坏了啊。”

  “为什么别人下去都是好的?”

  “我哪知道,大概是你品德有问题吧?”

  “救命啊,电梯坏了和我的品德有屁的关系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