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妳閱讀到此章節,請您移步到雲來閣閱讀最新章節,或者百度搜索,雲來閣】

  乔远帆站在仙桃村外一直没有进去。

  他也接到了雷欢喜的请柬,甚至在开幕式的时候他就到了。

  只是他一看到有那么多的领导在,就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很不愿意和这些人打交道。

  自己交的朋友可是雷欢喜。

  算了,不进去了。

  可是给雷欢喜带来的礼物呢?

  他看到一个保安走了过来,急忙叫住了他:“你好,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我是你们雷欢喜的朋友,请把这件东西交给他,恭祝他生意兴隆。”

  说完,把一个小盒子往手里一塞就急匆匆离开了这里……

  ……

  “雷总,有人让我给您带来件礼物。”

  接过了一个小盒子,雷欢喜大是疑惑:“人呢?”

  “送了这个东西就走了。”

  “哦,知道了。”

  “成了,欢喜,今天客人多,你忙,我公司还有点事,先走了。”

  梁雨丹正想离开,迟疑了下:“欢喜,要不等几天来我家吃饭吧?”

  啊?去你家吃饭?

  梁总,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可看着梁雨丹,眼中居然有哀求的神色,想了想:“要不这样吧,我过几天要去日本,等我从日本回来后?”

  “哎,好,好。”梁雨丹一下变得兴奋起来。

  真是奇怪的人啊。

  送走了梁雨丹,雷欢喜连声嘀咕,打开了那个不知道谁谁谁送来的盒子。

  那是一块玉,雕刻成了兰花的形状。

  然后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

  “恭祝你发大财,可以让咱们下次再打个200万的赌。”

  雷欢喜一下就笑了:“这个爱吹牛的老乔,还想骗你家欢喜哥的钱啊。你说你个老乔,都到门口了也不进来,还当不当我是朋友啊?”

  恩?

  欢喜哥那颗鬼神莫测的脑袋忽然开始飞转起来。

  你说啊,老乔孤身一个人。梁雨丹也是孤身一个人,虽说两人年纪差了一些,可是老乔温文尔雅,天南地北上千五千年什么都知道。梁雨丹呢?年轻时候绝对是个大美人。要是把这两个人撮合在一起?

  不对,人家梁雨丹是个有钱人,老乔呢?就开个烟酒店啊?

  这身份相差得有些悬殊。

  也未必没有机会,看梁雨丹得样子也不像个嫌贫爱富的。

  嘿嘿,有机会。有机会。

  找个时间,让他们两个人见个面?

  恩,从日本回来就办这件事!

  自己也算是当个回红娘了。

  欢喜哥开始为自己的天才想法折服。

  自己真特么的是个天才啊。

  我们的欢喜哥为自己的绝妙主意嘿嘿傻笑起来……

  ……

  “梁总,小天使基金上忽然多了330万的捐赠资金。”

  “恩?谁捐赠的?”

  “这个人您认识,方寸公司的雷欢喜先生。”

  “什么?欢喜?”

  “我们也不太清楚,反正随着捐款一起来的留言就是这么写的。要不您问一下?”

  “不必了,欢喜最近很忙,等他从日本回来以后吧。”

  ……

  一辆车在乔远帆的面前停了下来。

  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人,乔远帆皱了一下眉头,随即用一口流利的英语问道:“康丝丽。你又来找我做什么?”

  车上下来的是一个27、8岁的欧洲金发美女,在乔远帆的面前非常客气:“乔先生,我们能上车谈吗?”

  乔远帆摇了摇头,可还是上了车。

  车子随即开动起来。

  “说吧,又有什么事了?”乔远帆板着个脸。

  “乔先生,您在IFO的总资金已经超过了……”

  “够了,够了,又是钱。”乔远帆明显的变得不耐烦起来:“我说过了,那是我祖上积累下来的财富,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康丝丽却表现得非常有耐心:“可是根据IFO的章程。您是这笔财富的唯一合法拥有者,您有权随时随地动用,如果您不使用这笔资金,我们会继续在全世界进行投资。所产生的利润,除了扣除必要的费用外,依旧会转入您在IFO的专用账户,并且我们每年会通知您一次,您也随时随地可以和我们进行核算。”

  乔远帆的脑袋都有些疼了:“康丝丽,你说钱是个好东西嘛?肯定是。谁不想自己是个大富翁?每天乘着直升机上班,每天喝着价值几万块钱的红酒。你知道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吗?”

  康丝丽摇了摇头。

  “在前面的桥那停下。”

  汽车在桥那停了下来,这里行人非常稀少。

  乔远帆从车上走了下来,听凭河面上的风吹拂自己:“我开了一个烟酒店,生意还算不错,如果我天天都开门的话,每个月大概能赚3000左右。我每天上午骑着自行车去菜场把一天的菜买好。和你说下我前天的菜谱吧。中午是一条鳊鱼,9块5,我和卖鱼的讨价还价,5毛的零头去了。买了两样蔬菜,一共是5块5,中午吃的就是这个。到了晚上,把中午没有吃完的菜热了一下。啊,对了,我前天兴致好,还开了一瓶15块钱的酒,分两顿喝了,所以我一天的开销就是29.5元,算30吧。”

  他忽然絮絮叨叨的和一个美女算起一天的生活费。

  可是康丝丽却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样子:“乔先生,您还有比账没有算。您要吃饭,买米的钱呢?您烟酒店的房租和水电费呢?还有您喝的肯定是烈性酒吧?那对您身体健康造成的影响呢?”

  “我都算过,除了健康费用不可算。”乔远帆出神地道:“我一天的花费大概最多在50元左右,算上额外开支,每个月至多有2000元就够了,还剩下的1000元我还可以去做些好事和我自己有兴趣的事。我的生活当然无法和那些超级富豪相比,但有一点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我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

  “您和他们不一样,据我所知,绝大部分的超级富豪每天都在忙碌着,他们没有您这样快乐。”康丝丽微笑着说道。

  “所以。我不想过那种整天为了财富计较而不快乐的生活。”

  康丝丽却忽然说道:“您的朋友卢卡斯先生一点都没有说错,其实您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您把钱放在IFO,让他们帮你去赚钱。让他们去头疼奔波忙碌,而您却什么也不用做却可以坐收巨额财富。”

  “他不了解我,他用他的思维在考虑问题。”乔远帆叹息了一声:“我在乎的不是财富,而是我丢失的一样最宝贵的东西,如果我能够找到他。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去交换。”

  康丝丽忽然听出了什么:“您说了‘他’,难道您丢失的是您的一个亲人吗?”

  乔远帆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很快转换了话题:“你这次不会是为了单独和我说我的什么什么财富的事情而来的吧?你可是IFO未来最有可能成为首席运营官的人选,那么多的事情要等着你去做。”

  “要想成为首席运营官,我还不够资格。”康丝丽笑道:“根据IFO的创立章程,必须年满40岁,以及得到七名最高评议会七大执委的认可,最终由首席执政官签字才能正式任命,我今年27岁,按照规则我还要再等13年。”

  “狗屁创立章程。”一贯温文尔雅的乔远帆却忽然爆出了一句粗口:“几百年前的制度现在还在执行。这已经是什么时代了?年轻人更有创造力,更有锐气,为什么一定要到40岁?我就不明白了,IFO里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超级富豪了吧?在自己的公司里他们可以大力提拔年轻人,为什么到了IFO就不行了?”

  康丝丽明显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修改章程同样需要得到最高评议会七大执委的认可,最终由首席执政官签字才行。更加重要的是,需要有人提案,而拥有提案资格的只有七大执委。”

  “好了,好了。这些我都知道,说具体的吧。”

  “这一次的IFO最高决策会议将在洛杉矶举行,所以我们来请您参与。”康丝丽收起了笑容,恭恭敬敬地说道。

  “我不去!”乔远帆想都不想:“谁爱去谁去。反正我坚决不去!”

  “您必须要去,因为您是IFO最高评议会七大执委之一。”康丝丽的态度恭敬而又坚决:“在过去一段很长的时间里,乔家拒绝和IFO联系,所以每次的最高决策会始终缺少一名执委,很多决议没有乔家的同意都被搁置在了那里。比如刚才我们讨论过的允许年轻人进入高管行列的提案,因为乔家的没有出现而始终未被通过。”

  乔远帆苦笑起来:“这么说责任还在我身上了?”

  “不。我不敢,任何指责执委的行为,都将被IFO开除,永不录用,并且还有很能遭到更加可怕的结果。”康丝丽明显变得惊慌起来。

  乔远帆一笑:“别害怕,我可不是那些不通人情世故的老古董。我就奇怪了,如果我坚持不去你能有什么办法?”

  康丝丽狡黠的笑了:“那么我会天天跟着您,您吃饭我跟着,您上卫生间我跟着,您洗澡我也跟着。如果有人问起我的身份,我会告诉他们我是您的女朋友。”

  “这不是在信口雌黄吗?”乔远帆差点跳了起来,但随即便丧气地说道:

  “好吧,我老乔算是服了,我和你去参加那个什么该死的会议!”(未完待续。)R1052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