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鸟类爱好者已经蜂拥而至名古屋,这座日本的古都一下子便变得热闹起来。

  此时的名古屋,不但变成了花的世界、灯的海洋,也成为了鸟的天堂。

  那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珍稀鸟类,此刻在这里随处可见。

  在开幕式的当天,做为上届“飞翔的盛宴”之鸟王的容俊逸,上台做了5分钟的祝贺。

  而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都在注视着周围。

  他在寻找山田恒次。

  雷欢喜清楚的看到了,他也忽然想起了莫胖子在机场说过的话。

  容俊逸输定了。

  不光光是莫胖子说的那些原因,更加重要的是,当容俊逸身为世界鸟王,被荣誉所包围的时候,山田恒次却12年潜心于养鸟之道,心无旁骛!

  这就好像古代的大侠一般,诚于武道,专心致志,而不是总是陷入到世俗的纠纷里。

  山田恒次呢?

  他并没有出现在开幕式!

  雷欢喜心中叹息了一声。

  他清楚山田恒次为什么这么做。

  和最终的决战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他都绝对不会参与!

  “小雷,小雷。”容俊逸带着一对青年男女走到了雷欢喜的面前:“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女儿荣倩玲,这是她的男朋友,日本警视厅的陆口兼雄。”

  男朋友?

  赌局还没有开始呢!

  一旦容俊逸输掉这场比赛的话,荣倩玲可要成为山田恒次的妻子了。

  “欢迎来到名古屋。”陆口兼雄鞠了一躬,让荣倩玲充当着自己的翻译:“感谢你们为倩玲的父亲帮忙,我很爱我的女朋友,希望你们这次能够成功。”

  “尽力了。”雷欢喜和展苑廷同时说道。

  “山田恒次和日本山口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边和他们欣赏着千奇百怪的鸟类,陆口兼雄一边说道:“警视厅曾经在很多年前就对他进行过调查,但这个人非常狡猾,很少亲自出面。可是我们知道发生的许多事情都和他有关。甚至在哈萨克斯坦,我们也发现了山田恒次的踪迹。”

  他仔细和几个人解释了一下事发的经过。

  4年前,山田恒次曾经出现在哈萨克斯坦,而没有过多久,当地的一个远离城市的偏远小小村庄就出现了一桩灭村惨案。

  在某个夜里,一群使用重型武器的歹徒冲进了这个村庄,全村192口无一生还。

  这伙歹徒去这个村庄为了什么?为何要屠村?没有人能够知道。

  “你们怎么认为这次屠村事件和山田恒次有关?”雷欢喜有些好奇。

  陆口兼雄面色严峻:“哈萨克斯坦入境处有山田恒次的入境纪录,在屠村惨案发生后的次日,他就匆匆离境。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哈萨克斯坦警方找到了一个目击证人!”

  “目击证人?”几个人同时惊叫起来。

  “是的。”陆口兼雄点了点头:“其实非常巧合,那个村庄非常偏远,和大城市的生活格格不入,村庄里的人基本不适用上网设备,平时和外界的联系基本靠通信,因此邮差隔上一段时候就会到他们那里去送信。大家知道,哈萨克斯坦的治安并不是特别稳定,那天的有差在听到枪声后,没有进村,而是立刻寻找藏身之处躲藏起来。他看到了一批歹徒离开村子,并且记住了一个领头歹徒的容貌。而且据他所说,那个领头歹徒的手里还拿着一只类似幼年老鹰一样的鸟类。”

  雷欢喜和容俊逸互相看了一眼。不用说,十有八九就是山田恒次了。

  难道他真的会为了一只鸟而屠村吗?

  “那么为什么没有抓捕山田恒次?”安妮追问了一句。

  陆口兼雄苦笑了一下:“消息不知道为什么泄露了,不到三天的时间,那个证人就遭到了杀害。最关键的一环一旦丢失,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山田恒次继续逍遥法外!”

  他这次来,也是听说山田恒次重出江湖,因此想看看能不能抓到他的什么把柄。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次赌赛还与他和女朋友的未来有着莫大的关系。

  只是谁都知道这样的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以山田恒次谨慎小心的性格来说,绝对不可能在这样的盛会上犯错的。

  莫胖子拉了一下雷欢喜,两个人不知不觉落在了后面。

  “欢喜哥,我看容俊逸这次一点机会都没有。”莫胖子低声说道:“山田恒次为了这次比赛,不惜屠村,他对比赛胜利的渴望已经到了非常可怕的地步。欢喜哥,输了的话还好说,反正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你要是赢了,我有些担心,我们不能活着离开日本。”

  雷欢喜知道莫胖子不是无的放矢,以山田恒次的性格来说很有可能做得出这些事。

  难道就这么认输?这可不是他欢喜哥的性格。

  算了,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

  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鸟类,都已经云集于此。

  雷欢喜、安妮和莫胖子三个人见到了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的那么多的鸟类。

  第一天的比赛是初赛。

  没有什么特别的规矩,无论是专业选手,还是业余爱好者一律都可以参赛。

  而评委也没有特设,哪一只鸟类赢得的掌声更多也就赢得了比赛的胜利。

  游戏娱乐的成分似乎更多一些。

  一个来自罗马尼亚的齐萨库皮奇是这次的种子选手,也是非常有能力竞争前三的选手。

  他带来的是一只罗马尼亚秃鹫。

  这只秃鹫体长120公分,通体乌黑,颈部长有白色的皱翎,神态威猛,不可一世。

  傲然站在那里,就好像是鸟中的王者一般。

  “好家伙,不训鹰训秃鹫。”展苑廷连连咂舌。

  “老展,这有什么区别?”雷欢喜在一边问道。

  “区别大了,区别大了。”展苑廷连声叹息:“老鹰易训秃鹫难养。秃鹫凶狠,野性难驯,其战斗力超过了绝大多数的鹰类,要想成功的驯化一只秃鹫,当中的艰辛恐怕也只有当事人才清楚了。也正因为如此,不少的训鹫人往往都被迫半途而废。”

  容俊逸接口说道:“看来四年时间,玩鸟届的水平突飞猛进,齐萨库皮奇上届取得了第四名,这次明显是直奔冠军而去的。”

  正在那里说话,就看到齐萨库皮奇嘴里发出一声唿哨。

  那只秃鹫展开巨大翅膀猛的飞去,好像一小片乌云一般遮挡住了天空。

  秃鹫的目标居然是安妮!

  眼看那么一只猛禽朝着自己飞来,安妮吓得花容失色。

  雷欢喜正想阻挡,容俊逸却一把拉住了他,朝他摇了摇头。

  秃鹫飞到安妮面前,安妮根本没有任何逃跑的时间。

  不过万幸的是,秃鹫的目标并不是人类,而是伸出利爪,一下就抓走了安妮手中的饮料瓶。

  接着飞到齐萨库皮奇的面前。齐萨库皮奇一伸手,便把饮料瓶接了过来。

  这顿时引起了一片疯狂的叫好声。

  平心而论,秃鹫的这一招神乎其神。

  体型如此庞大,爪子如此尖利,但是却轻而易举的夺过了安妮手里的饮料瓶,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丝毫都没有伤到安妮。

  齐萨库皮奇一边接受着观众的欢呼,一边微笑着来到安妮面前,递上了饮料瓶,大概意思是如果惊吓到了美丽的姑娘,那他非常抱歉云云。

  安妮这次真的被吓到了,接过饮料瓶,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齐萨库皮奇耸了耸肩,根本就不在意,而是转身和早就熟悉的容俊逸与展苑廷聊起天来。

  “你的秃鹫,能从我的手里把引饮料瓶夺走吗?”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几个人同时转过头来。

  雷欢喜弯腰捡起了被安妮扔到地上的饮料瓶,平摊手心,让饮料瓶竖立在自己的手心里:“你的秃鹫,我看其实一般,只能欺负欺负小女孩罢了。看到没有,从我的手里夺走这瓶饮料那才是本事。”

  安妮的眼中放出了光彩。

  欢喜哥帮自己出头了!

  齐萨库皮奇看了一下雷欢喜,叽里咕噜的又是一通。

  “废什么话!”雷欢喜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你到底来不来?看到没有?饮料瓶就在这里,我不捏着,也不拽着,你的秃鹫能够拿走,我就服!”

  太简单了,这是在侮辱自己吗?

  齐萨库皮奇感受到了一丝愤怒。

  这只秃鹫是他耗费了无数心血训练出来的,毫不夸张的说,早就已经和他个人融为了一体。而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居然只提出了那么简单的要求,难道自己的秃鹫连这也做不到吗?

  秃鹫大概也感觉到了主人的愤怒,早就在那里跃跃欲试。

  容俊逸和展苑廷也都觉得雷欢喜实在有些太孩子气了。这只秃鹫从安妮手中夺过拿着的饮料瓶毫不费力,现在雷欢喜手里的这只饮料瓶没有任何保护,这又有什么难度的?

  雷欢喜这么做不是在自取其辱吗!

  齐萨库皮奇也丝毫不客气,嘴里又发出一声唿哨,这只秃鹫立刻展翅高飞。

  雷欢喜的头顶顿时变得暗了下来,然后他看到那只秃鹫恶狠狠的朝他直冲而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