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大部分的观众都觉得山田恒次言过其实,鸡蛋里挑骨头,但雷欢喜隐隐觉得山田恒次的话未必没有道理。

  这就好比小狗跳舞、老虎钻火圈这些马戏表演一样,无非就是熟能生巧,在长久的训练下让动物具备一种本能。

  展苑廷的乌鸦表演虽然让人眼前一亮,但远远称不上“神奇”二字。

  普通的观众能觉得惊讶,但真正有经验的训鸟师只要给他们一定的时间未必便不能够做到。

  可是山田恒次呢?他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

  山田恒次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名花之里,这里不但是花的海洋,也是鸟的天堂。看,不光有你们带来的鸟,还有许多野生的鸟也光临到了这里。”

  观众们都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

  果然,在附近能够看到不少被吸引来的野生鸟类,其实许多都是麻雀。

  山田恒次两片嘴唇抿在一起,发出了一声短暂而尖利的唿哨。

  一只麻雀竟然“扑棱棱”的朝他飞来,停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

  就如同一只老鹰一般!

  山田恒次又是一声唿哨,这只麻雀很快从他的左肩飞到了右肩。

  接着右手伸出,合并四指,只露出食指。

  那只麻雀又在唿哨声中飞到了他的食指上。

  然后呢?

  没有然后呢?

  “结束了。”山田恒次一笑。

  这就结束了?这算什么?

  观众们面面相觑,就连许多养鸟的人也都面面相觑。

  可是容俊逸、展苑廷、麦克莱这些真正的玩鸟大行家的面色却开始变了。

  “展先生,看看吧。”山田恒次将麻雀递了过去。

  展苑廷的手有些颤抖。

  麻雀到了他的手中,依旧一动不动。

  容俊逸、麦克莱这些人凑了过来,他们看到麻雀的脚上绑着一个精巧的识别环。

  山田恒次又给了他们一个放大镜。

  借助着放大镜,他们看清楚了。上面用汉、日、英三种文字写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山田恒次!

  “不可能,不可能。”展苑廷面色惨白,嘴唇哆嗦:“你不可能做到,你不可能做到!”

  山田恒次淡淡的笑着:“我做到了,那么展先生,请你大声的告诉所有人,你的乌鸦,和我的麻雀,谁赢了。”

  展苑廷颤抖着,好半天才艰难地说道:“你,赢了。”

  你,赢了!

  观众们怎么也不明白,山田恒次怎么就赢了?

  展苑廷的乌鸦毛色发亮,没有一丝一毫的杂毛,而且还会写字。

  可是山田恒次的麻雀呢?

  平淡无奇,就是到处都能够看到的普通麻雀,而且就这么在山田恒次的肩膀上跳了几下,这就算赢了吗?

  这也太简单了吧?

  山田恒次的面目却一下变得狰狞起来:“展先生,他们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赢了,告诉他们,你输得心服口服!”

  “我输得心服口服!”展苑廷嘶哑着嗓子:“我的乌鸦是哗众取宠,你才是真正的养鸟大师!不,你是宗师级的人物!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他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这次的打击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容俊逸叹息一声,替自己的好朋友说了下去:“麻雀是最难养的鸟,8只雏鸟里只有一只能够活到传代,纪录中最老的麻雀也不过只有活了11年,所以要想长期间的训练不太容易。而且麻雀的智慧极低。在我国古代,有一些算命先生,用麻雀来叼签测字,无非是使用了一些小小的手段而已,算不上真的训鸟。”

  他看了一眼那只麻雀,不可思议、震惊的神色在他脸上一一闪过:“几乎没有人会去训麻雀,因为以麻雀的智慧只能做一些最简单的动作。可是山田恒次先生的麻雀。它隐藏在普通的麻雀里,就在附近等待着召唤,一旦山田恒次先生发出召唤,立刻会闻讯而来,并且做出如此多的动作!不可思议,我想了许多词汇但还是只有不可思议才能表达我的心情。除了山田大师,没有谁能够把麻雀训成这样,我不能,任何人都不能!这一场,我们输得心服口服,我们找不到任何狡辩的借口!”

  围观的人这才恍然大悟。

  山田恒次脸上又重新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么按照之前商定的,展先生,您的乌鸦小黑现在是属于我的了吧?”

  展苑廷面色惨白。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愿意帮容俊逸的原因。

  他咬了咬牙,把小黑小心的放回到鸟笼子里,认真的把黑布遮好,然后交给了山田恒次的助手:“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对待它。”

  “我会的。”山田恒次看都没有看:“我还从来没有吃过乌鸦的肉,我想展先生乌鸦的肉一定非常特别吧?”

  “你!”

  展苑廷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一张脸白得毫无人色。

  这可是他耗尽了心血才养出来的乌鸦啊!

  山田恒次,他居然要把自己心爱的小黑当成食物?

  他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老展,老展!”

  他的几个朋友急忙冲了出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展苑廷。

  “安妮,胖子,扶老展下去休息一下。”雷欢喜看了看山田恒次,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山田,何必赶尽杀绝。”容俊逸面色铁青:“你我都是养鸟之人,知道对待鸟的这份心情。老展既然输了,那你就把小黑拿去就是,何必又要这么刺激他呢?”

  山田恒次笑了:“容先生,我没有瞎说,我真的是准备把小黑杀了吃的。一只乌鸦而已,算不了什么珍贵的鸟类。现在到你了,容先生。”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山田恒次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了一句:“啊,忘记告诉你了,这只麻雀是我训练的失败品,拿来当正餐前的开胃菜的而已,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你。”

  容俊逸难以置信。

  那么神奇的一只麻雀,居然只是山田恒次嘴里的失败品?

  山田恒次却真的召唤回了那只麻雀,然后在观众里随便找了一个孩子:“送给你。”

  “真的?”孩子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

  “当然,如果你玩腻了,就杀死它!”

  容俊逸无语了。

  山田恒次真的就把这只养鸟之人人人梦寐以求的麻雀送人了!

  这就代表着他随时随地可以训练出这样的麻雀来,他的养鸟技巧已经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大鹮!自己还有大鹮!

  山田恒次还有什么?

  一个一人半高的大笼子被推了过来,同样用黑布蒙着,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毫无进步,毫无进步!”山田恒次满脸失望:“12年了,展苑廷毫无进步,你也同样毫无进步!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我给了你们12年的时间啊!我希望这次是棋逢对手的一次较量,可是你们却带给我的只有失望。还用黑布蒙着鸟类?为了避免你们的鸟受惊受寒受风?一只能够让你们真正有信心的鸟是不用顾忌这些的!”

  容俊逸咬着牙:“等比过以后再说吧!”

  山田恒次忽然厉声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比?12年了,我早就突破了你们能够想象的能力,你们却依旧还在原地踏步,你有什么资格当我的对手?那么高的笼子,你能够装什么?普通的大鸟不会在你的眼里,你只会选一种鸟,大鹮!对不对?”

  雷欢喜心里叹息一声,山田恒次竟然好像亲眼看到一般!

  “对,你猜对了!”容俊逸嘶声道:“这只大鹮是我精心培育出来的,你用什么来比过它!”

  “你的大鹮根本连出都不敢出来!”山田恒次猛的又发出了一声唿哨。

  接着,远处应和着传来了一声清脆的鸣叫。

  容俊逸已经掀开了黑布,露出了关在里面的大鹮。

  他打开了鸟笼的门。

  大鹮的脚本来已经迈了出来,可是一听到这声鸣叫,竟然好像受到了莫大的惊吓,赶紧缩了回去。

  怎么了?大鹮怎么对这声鸣叫如此畏惧?

  “出来,出来!”容俊逸连声发出命令。

  可是大鹮非但没有出来,反而还将自己庞大的身子缩在了一角,浑身哆嗦。

  容俊逸急了。

  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他甚至钻到了笼子里,用力拉动着大鹮:“立刻出来啊!”

  大鹮本来有些勉强动了,可是随即那声清脆的鸣叫再度传来。

  大鹮竟然一口啄在了容俊逸的手上。

  容俊逸惊叫一声,从笼子里钻了出来,一只手被自己亲手养的大鹮啄得鲜血直流。

  而大鹮却再次把身子紧紧的蜷缩在了一起。

  被自己静心饲养的鸟啄了一口,这对于容俊逸这些大师级的养鸟人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那声鸣叫到底是从什么鸟类的嘴里发出来的?竟然让大鹮如此害怕?

  而且不光是容俊逸的大鹮,在场的所有鸟类都变得惊慌失措起来,他们的主人根本无法控制住。

  雷欢喜口袋里的小胖,当听到这声叫声之后却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

  不错,不错,居然有人类可以驯服这种鸟,那也算是很了不起的了。

  这种鸟只要一出现在这里,在场的任何鸟谁敢与它争锋?

  它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是万鸟之王!(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