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东国际机场。

  娄书记今天亲自来送行了。

  做为一手包办运送小公主的他,其实已经知道雷欢喜带到日本去参赛的宠物是什么了。

  但是既然雷欢喜特别交代过,他也就没有把小公主的事告诉容俊逸。

  容俊逸还是非常紧张的。

  这可不仅仅是输了掉面子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了自己宝贝女儿的未来。

  可是雷欢喜满不在乎的样子,却多少又给了他一些信心。

  只是大概容俊逸怎么也都不会想到,我们的欢喜哥不管对什么事情都是满不在乎的。

  和容俊逸一起出现的,还有为他助战的一个好朋友,也是国际鸟类界很有名气的展苑廷。

  这位展苑廷被戏称为“万年老二”,指的是他在“飞翔的盛宴”中一连获得了三次第二名。

  他自己倒不在乎,甚至还说过:“这三次山田恒次都没有参加比赛,如果他来的话,我恐怕就是万年老三的命了。”

  其实仔细想一想,全世界的鸟类爱好者都聚集在了名古屋,能够连续三次获得第二名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这家伙今年51岁,一点都不看老,而且还是个老顽童,乐呵呵的,才见到面,便很快和雷欢喜、安妮、莫胖子这几个年轻人打成了一片。

  妙语如珠,经常逗得几个年轻人哈哈大笑。

  “好了,我就送到你们这里了。”娄书记停下了脚步:“你们在日本,我在云东等候你们的捷报!”

  容俊逸苦笑了一下,娄书记只怕是太乐观了。山田恒次失踪了12年,忽然出现,说明那是有备而来。

  展苑廷的实力自己是知道的,但是雷欢喜呢?到现在他到底拿什么鸟去参加比赛都保密得那么严格。

  这可不是开玩笑,一个弄不好真得要出人命的啊。

  可看娄书记的样子,却又偏偏对他非常信任。

  容俊逸也不知道怎么的,内心深处始终对山田恒次有着一种深深的畏惧。

  “老展,你这次拿什么鸟参赛啊。”已经和展苑廷混的很熟的安妮问道。

  “乌鸦。”展苑廷一本正经地说道。

  “啊?乌鸦?”安妮和莫胖子同时叫了出来:“黑不溜秋的,有什么好的啊?”

  雷欢喜也大是好奇,在国人传统的思想里,喜鹊是报喜鸟,乌鸦可满意多少人待见啊。

  “你们这帮小孩子懂什么?”展苑廷卖关子似地说道:“想不知道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乌鸦?”

  安妮和莫胖子急忙连连点头。

  “嘿嘿,想知道?没那么容易。”展苑廷露出了老小孩似的笑容:“那里有个咖啡厅,老贵了,我几次来都舍不得吃。想要知道啊,请我喝咖啡。”

  “成,我请。”安妮第一个答应了下来。

  来到咖啡厅,安妮爽快的让展苑廷尽管放开了点。

  展苑廷也没有客气,一口气点了咖啡糕点一大堆的东西。

  “老展,我说你也别太不客气了。”容俊逸笑着说道:“咱们两个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别让孩子们看笑话。”

  “学费,你懂什么叫学费吗?”展苑廷理直气壮:“安妮这小姑娘良心好,我今天就好好的教教你。在咱们的童话故事里啊,乌鸦就是个笨蛋,老是被狐狸骗。还有,咱们看到乌鸦就认为不吉利,其实这完全是我们人类的想象罢了。乌鸦的智商到底有多高?你们知道世界上最聪明的鹦鹉是什么吗?”

  小公主!

  雷欢喜在心里想到。

  如果比智力的话,天底下有哪只鹦鹉的智力可以比得上小公主?

  展苑廷哪里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世界上学习人类语言最厉害的是灰鹦鹉,最聪明的鹦鹉是新西兰的啄羊鹦鹉,这种啄羊鹦鹉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智慧,什么是具备了智慧?使用工具!啄羊鹦鹉不但会使用工具,而且竟然还懂得团队合作拿到食物。”

  安妮和莫胖子听得津津有味。

  就连雷欢喜也被吸引住了,全神贯注的听着展苑廷说了下去:

  “可是这些啊,最普通的渡鸦就会,更加不用说智力爆表的新喀里多尼亚乌鸦了,这种乌鸦的智慧已经可以和猴子猩猩媲美了。它不但能够使用工具,分辨现场情况,甚至还能够进行推理!而且乌鸦是全世界的鸟类里,最会使用工具的,在野外,它必须要用木棍确定没有危险后才会取走食物!”

  “真的假的啊?”安妮失声叫了出来:“乌鸦还会推理?”

  展苑廷得意洋洋:“这有什么稀奇的?玩鸟的大部分都懂。所以一只鹦鹉,一只乌鸦,玩鸟的要想取得好名次一般都会选择乌鸦。为什么呢?因为乌鸦出彩啊。”

  “黑不溜秋的,再聪明也难看。”安妮嘀咕了声。

  展苑廷和容俊逸相视一笑。

  小姑娘就是爱美,连养只鸟都是如此,可她要是看到了展苑廷精心饲养的乌鸦保准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那波多黎各亚马逊鹦鹉呢?”雷欢喜忍不住问道。

  “亚马逊鹦鹉?”

  容俊逸接口说道:“这鸟啊,挺漂亮,也非常珍稀,但它唯一最有价值的地方就在于它的珍稀上了。如果真的要参加比赛的话,嘿嘿,难。”

  听他的语气对亚马逊鹦鹉大是不以为然。

  容俊逸猛的察觉到了什么:“欢喜,你参赛的不会是亚马逊鹦鹉吧?”

  “不是,不是。”

  雷欢喜倒没有在瞎说。按理说小公主的确是属于亚马逊鹦鹉种类的,但是在小胖的调教下,现在它已经从外形上完全彻底的改变了。

  那是一只七彩鹦鹉!

  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鹦鹉!

  容俊逸松了口气:“那就好。亚马逊鹦鹉通过预赛复赛是没有问题的,但要想再进一步的几乎没有可能。”

  “啊,还有预赛复赛?”雷欢喜张大了嘴。

  开什么玩笑,这得多麻烦啊!

  还好,容俊逸随后的话让他放下心来:“组委会给我来过电子邮件,这次的比赛,我和山田恒次都不参加正式比赛,而是以特别对决的形式出现。三对三,一直都最终胜出的那一只!”

  展苑廷也不再开玩笑了:“不客气的说,在世界养鸟届,山田、老容和我是当之无愧的前三,我们不参赛,就算取得了第一名的也不能被叫做鸟王。我们和山田的对决,最终的胜出者那才是真正的鸟王!”

  听起来非常自负,但雷欢喜可以确定他没有在吹牛。

  “老容,山田到底选择的谁当自己的助手?用的什么鸟啊。”安妮也从雷欢喜那知道了一些这次对赌的事情,好奇的问了一声。

  容俊逸的面色却一下变得严肃起来:“这点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刚才老展已经说过了,不客气的说,我们三个人就是全世界的前三,山田恒次还可以找谁当自己的帮手?那些比较有名望的,这次都已经确定参赛了,他根本没有帮手啊。再说一句夸大的话,我的大鹮已经是顶尖的鸟类了,他还可以选择什么鸟类来和我比赛呢?”

  “你们已经输了一半了。”

  就在这个时候,莫胖子却忽然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什么?”容俊逸和展苑廷同时失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莫胖子笑嘻嘻的。

  “死胖子,有话就说。”安妮太了解莫胖子这个人了。

  这个胖子,别看他外表憨厚老实,可是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太多了。

  他不太会轻易发表意见,可是一旦说了那就一定有了自己的想法。

  莫胖子吃下了一大块蛋糕:“我喜欢看武侠小说。一个绝世高手在深山里闭关了12年,重新出山挑战,肯定有了必胜的把握,尤其是这个高手心高气傲。山田恒次就是这样的高手。可是你们呢?连对手用的什么武器,会什么武功根本都不知道。老容,老展,山田恒次对你们狠了解吧?”

  看到两个人点了点头,莫胖子长长的叹息一声:“那不就得了,你们的武功招式山田恒次全都知道,他的你们一窍不知,这比武还怎么比?”

  展苑廷有些不太服气:“但这次我们用来比赛的鸟类一样也是严格保密的。”

  莫胖子笑了笑:“老容,老展,你们每次都参赛,也许每次参赛的鸟类都不同,但毕竟都有自己根深蒂固的习惯,改不了了。如果我是山田恒次,12年来我虽然一次都没又露面,但却会在暗中观察。你们的习惯,你们的喜好,你们擅长使用的路数,我心里和明镜似的。我会针对你们的弱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致你们于死地。”

  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我还和你们打个赌,山田恒次根本就没有打算请帮手,他一个人就能够对付你们!仗还没有打你们就在到处打听他请谁当帮手了,如果真的有信心,无论对方请的帮手是谁,你们根本不会在乎。山田恒次已经做到了,你们呢?你们没有做到!”

  容俊逸和展苑廷一瞬间就沉默在了那里。

  这个胖子说的话虽然尖酸刻薄,但仔细想想却未必没有道理。

  雷欢喜的内心却完全赞同了莫胖子的话!r1152

  ...

  【當妳閱讀到此章節,請您移步到雲-來-閣閱讀最新章節,或者百度搜索,雲-來-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