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先生,找您真是一件困难的事啊。”

  一个声音硬生生的打破了这个原本应该是美妙无比的场景。

  大叔,你谁啊?你贵姓啊?我认识你吗?

  难道你没有看到我和我的女朋友正在这里亲热吗?

  您找厕所?左转200米就到啊。

  欢喜哥心中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安妮心中骂了一万句“你妹的”。

  转头一看,是一个大概60岁左右的日本男人。

  这个日本男人汉语说的不错,而且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雷先生,我一直都在找您,我去过您住的宾馆,但您不在,我想,很快‘飞翔的盛宴’就要开始了,您一定会来这里的,果然没有错,我真的在这里找到您了。”

  “我很忙。”欢喜哥的情绪非常低弱:“你有什么事没有?”

  “先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山田恒次。”

  这个日本人一说完,然后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雷欢喜一定会目瞪口呆,哇,您是山田恒次?那个养鸟届消失了12年,杰出的无与伦比的山田恒次?

  然后山田恒次会非常谦虚地说:“让您见笑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怕就怕但是两个字。

  但是我们的欢喜哥依旧瞪大了两只眼睛:“我管你叫什么,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欢喜哥心中的愤怒完全可以想象。

  刚才那可是自己的初吻啊!老兄,你明白初吻的意思吗?

  第一次亲一个女孩子,更何况这个女孩子还是安妮?

  你妹的,欢喜哥从小就家里穷,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上自己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对自己痴情一片的安妮,你丫的居然来破坏?

  山田恒次?你大爷的,你是山田恒次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欢喜哥毫不客气的话,让山田恒次在那怔了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我想找您谈谈。可以吗?”

  “说!”

  “附近有一个不错的酒馆。”

  山田恒次的话才说出来,雷欢喜已经朝着不远处一指:“看到那里没有?那里就有啤酒卖。你给我买一打啤酒来,我们就在这里谈。”

  老实说,山田恒次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雷欢喜这样的人。

  自己到哪里不是受到尊敬的?

  看着满腹疑惑的山田恒次去买啤酒的时候。我们的欢喜哥又重新抱住了安妮,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安妮脸上还是带着那害羞的笑容,然后又一次的闭上了眼睛。

  欢喜哥的嘴唇第二次缓缓的探了下去。

  “雷先生,您需要喝什么牌子的啤酒?”

  山田恒次的话第二次打断了这浪漫的一幕。

  欢喜哥已经无语了,彻彻底底的无语了。

  大哥。你是猴子派来的逗B吗?

  我们的安妮大小姐一瞬间便陷入了暴走的状态,松开欢喜哥,一把拉住了山田恒次,一大串日语毫不停歇的蹦了出来。

  翻译如下:

  “我好容易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好容易了亲我,你是不是存心的?你是不是香惠子派来的?你要破坏了今晚上浪漫的好事,我一把火把你家烧的干干净净!你安妮姐扮淑女扮够了,你别惹我!现在乖乖的给我买啤酒去,半个小时之内你要是再出现的话,我让你变成猪头!”

  山田恒次被吓到了。

  妈呀。这么厉害的女人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个日本人老老实实的买啤酒去了。

  半个小时,这可是她安妮大小姐限定的时间!

  欢喜哥温柔无限的看着安妮。

  安妮温柔无限的看着欢喜哥。

  两张热情的嘴渐渐的又贴近到了一起。

  然后,我们的欢喜哥哭了。

  反正不知道为什么,在欢喜哥的一生里,让他去哪他都愿意去,就是不愿意去日本。

  外界的传说是这样的:

  因为在日本有一个一直都在痴痴的等着他的女孩子:野泽香惠子!

  欢喜哥之所以不愿意去日本,是因为不愿意让这个女孩子伤心。

  那么真相是这样的:

  就在两张嘴快要碰到一起的时候,一连串的日语忽然响起。

  接着一个日本警察出现在了面前。

  “欢喜哥,他说你的空酒瓶应该归还杂货店或者是扔到垃圾桶里,你这么放属于随意扔垃圾。”

  当听完了安妮的翻译。欢喜哥默默的拿起了空酒瓶,朝嘴里倒了一倒:“我的酒,还没有喝完,看到了吗?又是一滴落下来了。我扔你大爷的垃圾啊!”

  安妮翻译了欢喜哥绝大部分的话,当然那句“我扔你大爷的垃圾啊”并没有翻译。

  电视里全是骗人的!

  在电视里,这种场景下,男女主角应该是不会被任何人打扰到的,然后忘情的深吻在一起,忘情的交出彼此的心灵。最好再忘情的去滚一下床单。

  可是,为什么这美好的一幕轮到欢喜哥身上的时候就再也不美好了呢?

  警察终于被打发走了。

  欢喜哥又一次——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抱住了安妮。

  可是我们的安妮也想哭,她只问了一句:“欢喜哥,你还有兴致吗?”

  这个!

  欢喜哥真的没有兴致了,一点的兴致都没有了。

  多么美好的夜晚啊,可是却被硬生生的破坏了!

  “对不起。”安妮的头依偎在了欢喜的身上。

  “和你没有关系,可是山田恒次真的把我惹急了。”这是欢喜哥的回答。

  两个人就这么相依相偎站在了桥边。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山田恒次回来了,他的手里真的拎着一扎啤酒。

  而且他还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次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没有,什么样的事情都被你给打扰光了。

  欢喜哥强忍着悲愤的心情:“我现在连酒都不想喝了,你告诉我,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正好,我也不喜欢喝酒。”山田恒次客客气气地说道:“您大概听说过我的名字,山田恒次。而且我也确信您听说过我和容俊逸先生之间的赌局。我很好奇。容俊逸为什么会找您来当他的帮手?我不是一个喜欢说假话的人,在国际玩鸟届,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您的名字。”

  “然后呢?”雷欢喜继续忍者怒气问道。

  “容俊逸先生是一个谨慎的人,比任何人都谨慎。”山田恒次完全没有发现欢喜哥面色的难看:“他一共找了两个帮手。一个是展苑廷,还有一个就是您。为什么?我想以他的性格来说是信任您。您一定有了什么秘密武器。我已经输过一次了,这一次,我不想输。所以,为了避免发生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我希望您能够开出一个价钱,我想聘请您为我效力,雷欢喜先生。”

  山田恒次起码有一点没有说错:

  他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再输掉这一次的赌局,绝不!

  为了赢,他必须采取任何一切的手段!

  雷欢喜却忽然叹了一口气:“你要收买我?好吧,10亿。”

  “多少?”山田恒次一怔:“您说的是10亿日元吗?”

  “你脑子秀逗了吗?”欢喜哥的眼睛瞪得老大:“我说的是10亿美金!”

  山田恒次彻底的傻了。

  他很想认为自己听错了。

  10亿美金?这个叫雷欢喜的人居然开价10亿美金?

  是他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你有吗?你没有!”欢喜哥猛的咆哮起来:“那你和我谈什么条件?你家欢喜哥什么事情都无所谓,可是你今天打扰我却绝对忍无可忍! 你大爷的,本来你家欢喜哥只是来帮忙的而已,可是现在性质变了。你明白吗?性质变了!你惹毛我了,你得罪我了!”

  山田恒次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欢喜哥。

  可是欢喜哥决然的拒绝却让他的眼中产生了一丝阴鸷:“你真的拒绝我了吗?雷欢喜先生?”

  “你给我听着!”雷欢喜忍着怒气:“我,雷欢喜,云东市祝南镇仙桃村人,这次要不把你打的像个猪头一样,我也就不是仙桃村的村长了!”

  山田恒次一句也没有听懂,对方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呢?

  他忍着内心的不快:“那我愿意和你打一个赌……”

  “滚!”欢喜哥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容俊逸愿意和你打赌,是因为他有把柄在你手里,可是你家欢喜哥没有。打赌?你真想打赌?好啊!谁要输了就把自己的鸟亲手杀死,你敢不敢?”

  “好的。那么赌约就成立了。”山田恒次淡淡地说道。

  这次轮到欢喜哥怔在了那里。

  本来这只是自己因为被气糊涂了说出来的胡话,谁想到山田恒次真的答应下来了?

  养鸟的人最爱的就是自己的鸟,甚至有些人爱鸟胜过了爱自己的生命。

  可是山田恒次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欢喜哥竭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那么就说定了?”

  “说定了,我一定不会反悔的。”

  “那你可以滚了。”

  山田恒次差点骂了出来。。

  身为国际养鸟届宗师级的人物,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

  “雷欢喜,山田今天记住你了。”

  “要叫我欢喜哥!”欢喜哥今天的脾气特别的大:“你记住我,牢牢的记得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叫,雷欢喜!”

  我叫。雷欢喜!

  山田恒次这一辈子都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名字的!(未完待续。)

  【作者提醒您!百度搜索雲来閣,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小说章节,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