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可以准备好迎接一切后果了!

  乔远帆这等于是在赤裸裸的威胁,所有的日本人顿时勃然变色。

  即便是筱田兴久,也禁不住面色一变:“乔先生,我是欠ifo一个很大的人情,但这只是我私人的事情。如果必须的话,我甚至愿意剖腹自尽以偿还我欠你们的。”

  “不用那么复杂。”乔远帆又笑了笑:“山火投资促进公司是属于山口组名下的产业吧?它向日本瑞穗实业银行、法国里昂银行两笔总价值2100万美元的贷款已经到期,你们不必再申请延期还款了,因为这两家银行一定会拒绝,而且会迅速的向你们追讨欠款。山火投资促进公司开设在两家公司的账户也会被立刻冻结,先生们,是立刻!”

  山口组的成员再次面色大变。

  山火投资促进公司是山口组主要负责财务以及投资的公司,相当于是山口组的经济生命线,一旦被冻结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再是像山口组、黑手党这样的黑~社会能够肆无忌惮横行的年代了,他们同样必须小心翼翼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更多的是急切的希望转入正行。

  而要进入正行大量的资金是必不可少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和银行之间的交道也越打越多。

  甚至在某些方面他们严重受制于银行。

  几个山口组的高级干部立刻开始窃窃私语,商量着如何应对这严重情况。

  乔远帆一点也不急,只是在那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足足有30分钟的样子,筱田兴久这才重新说道:“我知道,日本瑞穗实业银行、法国里昂银行一定和ifo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也会非常听你们的话。欠钱当然是要偿还的。山口组所下属的弘道会、章友会、大石组等等分社,将会用最短的时间筹措到2100万美元用来偿还银行欠款。乔先生,请不要忽视我们的决心,为此我们甚至不惜变卖自己的家产来维护山口组的名誉!”

  乔远帆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说。

  康丝丽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可以筹措到吗?弘道会?名古屋大田建筑公司的资金?很遗憾的通知你们,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将在两个小时后向你们发出律师函,你们去年的贷款将会被要求提前还贷,至于理由?协力银行会有各式各样的理由。章友会?美国db公司将全面中止和你们的合作,两个小时,也只需要两个小时。大石组?冈山县的手织花布将再也销售不出去一寸!”

  “八嘎!”高山一雄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难道ifo什么方面都可以插手吗?”

  “什么方面都可以插手。”康丝丽还是面无表情:“任何和经济有关的。从现在开始,ifo将全面封杀山口组,在日本,在欧洲,在美国!你们讲寸步难行,你们所有的账户都将遭到最严格的调查。你们必须祈祷千万不要出现任何问题。因为哪怕只要被查出一丝一毫有疑问的资金,你们的账户都将遭到查封!”

  高山一雄僵在了那里,过了一会,缓缓的坐了下来。

  不要得罪ifo!尤其是不要得罪一个ifo的执委!

  “乔先生,只不过为了一个年轻人而已。”筱田兴久的语气已经明显变得示弱起来:“何必这样赶尽杀绝呢?我们完全还可以继续商量。”

  “我很喜欢那个年轻人,甚至我想收他当干儿子。”乔远帆淡淡的笑着:“你以为这就是赶尽杀绝吗?不,这不是。两个小时后,你们的经济命脉将受到打击,也还是在两个小时后,日本‘雄鹰’反恐奇袭部队第1空降旅第101空降大队将会展开突击。第一、第二个目标将会是福井县和冈山县,相信我,他们会找到大量山口组和恐~怖袭击有关的证据的。”

  康丝丽接口说道:“如果在今天晚上10点前,我们还无法看到雷欢喜先生脱困,东京警视厅、大阪府警察本部、神户市警察本部,各都道府县公安委员会都将联合对山口组进行打击。香港新义安、14k,台湾竹联帮、天道盟这些你们主要的盟友,也将迫于强大的经济压力断绝和你们合作,同时对你们在香港台湾的会员进行追杀!如果说要赶尽杀绝,这才是真正的赶尽杀绝!”

  山口组的所有高级干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才是真正的赶尽杀绝!

  “这也是钱的魔力。”乔远帆叹息了一声:“我第一次感觉到金钱还是有很大作用的,它可以让人做到许多原本无法做到的事情。现在到你们选择的时候了,筱田先生。”

  筱田兴久沉默了一下:“乔先生,我们需要召开一个紧急会议,希望你们能够回避一下。”

  乔远帆微笑着和康丝丽一起走了出去。

  他很有耐心,而且他确信山口组一定会答应的。他们绝对不会为了一个人而彻底让自己的组织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ifo拥有着一个最大的魔力:

  金钱!

  而在很多地方这是战无不胜的力量!

  他忽然开口说道:“康丝丽,等到他们答应了,我会立刻去迈阿密。你留在这里看到雷欢喜脱险才离开。还有,不要告诉雷欢喜是我帮了他。”

  “为什么?”康丝丽有些奇怪。

  乔远帆笑了出来:“雷欢喜在很多事情上都是傻乎乎的,我特别喜欢他那个样子。而且最近我知道一个生病的孩子需要一大笔钱,所以我决定再坑一下雷欢喜。”

  康丝丽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印象中的乔远帆很严肃,可是只要说到雷欢喜,他总是会变得童心大起,人也年轻了不少。

  “坑雷欢喜的钱?”康丝丽笑着问道:“您有那么多的钱,只要您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动用,为什么还要去坑一个孩子的钱呢?”

  “你不懂,你不懂。”乔远帆也笑着说道:“那些钱不是我的,是我祖上的,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这笔钱总要找一个主人吧,尤其是在我死后。所以在我死之前,我会把我在ifo的全部财产都让雷欢喜来继承,他现在被我坑一些,将来会得到百倍千倍的回报。”

  康丝丽听的呆住了:“乔先生,您必须要考虑清楚。按照ifo的章程,您的财产和执委的地位,都可以由您指定任意一个人来继承,除非您没有特别指定,那么我们会寻找和您血缘最接近的家族成员。您如果把这些都给了雷欢喜,那么您的家人呢?您的家人知道了这些事情,他们将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无所有!”

  “我没有家人了,我最亲的两个家人都已经离我远去。”乔远帆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我的妻子和我的……算了,不说了,雷欢喜是个很好的孩子,如果将来能有我亲人的消息,他一定会代我好好照顾的……所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他,我放心。”

  康丝丽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雷欢喜到底和乔远帆是什么关系?值得乔远帆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

  “不过这些也先不要告诉雷欢喜。”乔远帆又笑了:“我就喜欢看到雷欢喜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心理上是不是有些问题?”

  “您真是个老顽童。”

  山口组的紧急会议已经召开完毕,乔远帆和康丝丽重新被请了回去。

  筱田兴久有些无奈:“乔先生,山口组从来没有被威胁吓到过,哪怕是在被日本政府大力围剿的那些年也没有害怕过。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次我们真的被吓到了,因为ifo有这样的实力,能够对山口组造成致命的伤害,所以我们退缩了。”

  这也许是山口组的历史上第一次承认自己退缩了。

  在金钱巨大的魔力下退缩了!

  筱田兴久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们会派高山一雄立刻赶往名古屋,寻找并且安全的把雷欢喜先生解救出来,同时,山田恒次如何处置,也都将由雷欢喜先生来决定。希望我们做的这些能够让您满意,并且我们也同时希望,能够修补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乔远帆淡淡地说道:“我只要雷欢喜能够平平安安的回家,只要达到了这一点要求,无论山口组在日本闹出了什么样的动静,都和我一点关系也都没有。我要先去迈阿密了,康丝丽小姐就是我在这里的全权代表。”

  “是的。”

  “康丝丽,记住我说的话。”乔远帆微笑着说道:“帮我好好的看着雷欢喜,一直把他送上飞机为止。”

  “您真像他的父亲。”康丝丽有些感慨:“只有一个父亲才会这样不惜一切的对待自己的儿子,可惜的是雷欢喜不会知道的。”

  “他不必知道,不必知道。”乔远帆的神态非常复杂:“我也真的希望他是我的儿子,可惜啊,他不是。哪怕他愿意当我的干儿子我也心满意足了。算了,算了,这些都不说了。”

  康丝丽又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连家人都没有呢!(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